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6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6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6)     

一念永恒637 全身是寶

離開丁區牢獄后,白小純路上遇到了第九隊的其他魂修,相互笑談一番,他回到了自己的居所。 “距離本隊下次巡邏,還有一些時間,正好借助這些日子,把我身上能煉靈的,都煉一遍。”白小純想到這里,內心很是期待,他腦海里不由得浮現出一幅畫面,畫面里,自己全身上下,全部都是煉靈十四次的裝備,寶光閃耀。 想到興奮處,白小純忻忻得意的笑了起來,趁著心頭火熱,立刻就開始在居所內布置一番,確保無虞后,用魂塔里巨量的冤魂順利的煉出數份十四色火,隨即取出龜紋鍋,開始煉靈。 先煉的,就是永夜傘,這把傘此次被他接著煉靈到了十四次,模樣又都改變了一些,尤其是那個傘身上的鬼臉,似笑非笑,似哭非哭,極為瘆人,甚至在這鬼臉的眉心上,竟出現了一道豎痕,仔細一看,里面并非第三眼,而是隱隱的,似乎還藏著一張模糊的鬼臉,只是一眼看去,就算是白小純也都心神一震。 “怕是再進一步,煉靈十五次,就可以成為天人的法寶了。”白小純目光明亮舔了下嘴唇,他知道煉靈十五次后,法寶所散出的氣息,已經堪比天人一般,而這種寶物,就算是蠻荒,也都少見。 畢竟蠻荒雖有多色火,可煉靈的成功率一樣是不高,只不過是基數大,所以看起來似乎多一些而已。 但實際上,若白小純真的全身上下都是煉靈十四次的法寶,雖說并非蠻荒創,在他之前或許也有人能做到,可無論如何,這也都是一件震人心神的事情。 永夜傘煉完,白小純謹慎的左顧右盼一番,再次確定無礙后,快的取下自己的面具,將面具也煉靈十四次,然后又快的戴上,這才長松一口氣,隨后則是其他法寶,如周一星的弓,還有那些威力巨大的箭矢,甚至還有他儲物袋內的飛劍以及其他所有白小純能想到的法寶。 最夸張的,是白小純想到那位蔡家的紈绔身上的寶衣,他有些不服氣不說,更是覺得級拉風,所以他居然將儲物袋內的幾件皮甲,也都煉靈到了十四次…… 這種做法,極為奢侈,若是傳出去,必定讓人抓狂,直至白小純現,自己實在沒有能煉靈的寶物后,他這才結束了這一次的能讓別人瘋狂、甚至嫉妒而死的煉靈,此刻的他,全身法寶,俱都煉靈十四次……可以說他長這么大,如今才算是最驚人的,武裝到了牙齒的程度。 “如今,我就算是再遇到白家的天人老祖,他想殺我,也不是那么容易!”白小純哈哈一笑,現自己的魂,居然還剩下小半后,就更開心了。 “雖然修為無法提高,可我這身裝備,使得我的戰力,提高了太多,對……要盡快弄出十五色火,這樣的話,我全身都是煉靈十五次的……天人看到我,也要傻眼!嗯,最好能羨慕死他們,就不用打了哈哈哈……”白小純越想越興奮,不過他知道懷璧其罪的道理,雖說有面具的隱藏之力在,輕易不會暴露出去,可他還是將那些煉靈十四次的寶物,大都蓋住了金紋。 做完這些,白小純盤膝坐下,按照白浩的筆記,開始研究十五色火的煉制方法。 時間一天天過去,很快七天,這七天里,白小純很是愁,十五色火的配方,對于任何一個煉魂家族而言,都是至關重要。 白浩的筆記內,雖有十五色火的配方,可這配方不全,且十五色火的難度之大,在這七天中,讓白小純這里膛目結舌。 如果把煉制十四色火的難度比喻成數字十,那么煉制十五色火的難度,則是一百! 十倍的差距,使得這十五色火,成為了天地溝壑,不僅僅是阻擋在白小純的面前,也同樣阻擋在了整個蠻荒所有的黃品煉魂師面前。 一旦成功,就是玄品煉魂師,可這難度之大,使得整個蠻荒的玄品煉魂師,只有數十人罷了,由此可見,十五色火有多難了。 白小純愁起來,可也沒辦法,只能去繼續研究推衍,甚至時而還要嘗試煉一下,又過去了三天,這一天晌午,白小純正苦惱的抓了一把自己的頭,對于十五色火的推衍,到現在十天了,進展微乎其微時,突然的,他皺眉抬頭。 不多時,房門外就傳來了第九隊隊長喜不自禁的聲音。 “白浩,趕緊出來,有大事啊!” 白小純眉頭舒展了些,起身走出屋舍,一眼就看到了在房門外很是興奮的第九隊隊長。 “隊長,什么事啊?來新犯人了?”白小純有些懶散的問道。 “的確有新犯人,可不在我們丁區,而且不是我找你,是典獄長要找你啊。”隊長說著,一把抓住白小純的手臂,拽著他就走。 “典獄長?”白小純一愣,腦海里立刻就閃現出當日在護城河外,見到的李旭,內心一驚,暗道莫非是巨鬼王不管自己了,蔡家或者是白家找來了?可白小純看了看隊長,現隊長喜不自勝,又覺得似乎不是自己所想的樣子。 “隊長,到底什么事情啊。”白小純停頓了一下,趕緊問道。 “喜事,大喜事!”隊長哈哈一笑,看出白小純著急,于是沒繼續賣關子,而是拉著白小純邊走邊說。 白小純聽著聽著,總算是知道了事情的緣由…… 按照隊長的說法,在魔牢的甲區里,前段日子抓來了一個新的犯人,這犯人至關重要,似乎是上面指定的要撬開口的存在,以至于典獄長都極為重視。 可此人嘴硬,甚至四大區的黑鞭都出手了,也無法從其口中問出絲毫,偏偏此人又因特殊,一旦強行搜魂,因其是元嬰修士,搜魂很有可能毫無效果不說,而且立刻就會魂飛魄散,如此一來,就讓整個魔牢束手無策。 而典獄長那里也因此有了極大的壓力,甚至暴怒數次,可卻于事無補,魔牢的四大黑鞭用了渾身解數,依舊失敗。 就在眾人沒有辦法時,丁區的牢頭孫鵬提起了白小純,說在他們丁區,有個叫白浩的家伙,對于審問很有一套,整個丁區那些嘴硬的積年陳犯,不管之前有多么硬的骨頭,在那白浩面前,都全部開口了。 原本這種級別的事情,是輪不到白小純知曉的,可李旭也是沒辦法了,聽到孫鵬的話語后,也想起了白小純的身份,雖有遲疑,可因壓力太大,于是打算死馬當活馬醫,這才有了召見白小純之事。 “白老弟,這可是一次機會啊,你一旦撬開了那家伙的口,從此之后,你就是我魔牢第一黑鞭啊!”隊長振奮的開口,他對于白小純這里極為自信,在他看來,這世上就沒有白小純撬不開的口了。 “成為第一黑鞭,雖沒有職務,可按照我們魔牢的規矩,四大區你可以任意前往,地位之高,更是僅次于典獄長,與四大區的牢頭平等啊!” “這個機會,你要是把握住了,飛黃騰達,平步青云不說,其他三大區的積年陳犯,就可以給你帶來一大筆財富啊,到時候可別忘了我們,多多提攜才是。”隊長越說越是興奮,拉著白小純直奔甲區。 白小純心底也松了口氣,只要不是白家或者蔡家找來,他就沒什么怕的,尤其是這種審問之事,對白小純來說,更容易了。 “這點小事,隊長放心,還沒有我問不出的秘密。”白小純抬起下巴,得瑟的說道,很快的,他就在隊長的帶路下,到了甲區。 甲區的環境,大致與丁區相似,可仔細一看,這里卻龐大了數倍,且比丁區陰森不少,四周彌漫濃郁的陰冷氣息,獄卒居住的屋舍,更有陣陣魂的波動散出,顯然在這里修行,對于魂修而言,很是滋養。 此刻,在那甲區的廣場上,放著一個巨大的骷髏頭,里面關押著一個中年男子,白小純看去時覺得有些眼熟,這男子衣衫襤褸,目中露出鄙夷,此刻被一個背對著白小純的身影,抓著脖子,似在說著什么。 在骷髏頭外,已有不少人等在那里,白小純一眼就看到了丁區的孫鵬,在孫鵬四周,還有三位老者,一個個都面色陰沉,這幾人,正是四大區的牢頭。 而在他們身邊,還有四個修士,這四個修士年紀不同,有老的有青壯的,可每個人的身上,卻毫無例外的,都散出陣陣陰冷之感,似乎他們站在那里,如同四條隱藏在草叢中的毒蛇! 這四人,白小純只認識一個,那就是丁區的黑鞭,通過此人,他不難猜出,其他三人,肯定是各區的第一鞭手,黑鞭。 除了這些人外,白小純還看到了……那抓著犯人脖子的……典獄長李旭! 此刻的李旭,察覺到白小純到來后,松開了抓著犯人的手,側頭時,一眼看向白小純。 那目光如狼,帶著兇殘,更有犀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