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1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1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1)     

一念永恒592 我不懂
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最快更新!無廣告! “我都不敢相信,我居然這么厲害!”白小純激動無比,站起身時,雖因精力消耗太大,使得他頭暈目脹,可那種振奮的情緒,卻是強烈的很。 “我白小純,竟可以自創神通,這可是開山老祖才能做到的事情,我……我太佩服我自己了!”白小純仰天大笑,越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出色了,不由得陶醉起來,又想到陳賀天在長城上放棄自己之事,白小純立刻就覺得失去自己,是星空道極宗最大的損失。 “哼哼,總有一天,我要讓陳賀天后悔當日的決定,讓星空道極宗也都后悔……”白小純抑住激動興奮之情,盤膝坐下,恢復一番后,這才大搖大擺的走出去,準備回白家。 歸程順利,沒有遇到什么意外,畢竟白小純始終都將一具分身留在白家北區,也就沒有引起什么可疑之處。 數日后,周一星那邊也終于在李峰的配合下,購買到了足夠的煞魂釘以及傳送符,那些煞魂釘,白小純仔細的研究之后現,這是一種他所不了解的魂的運用,且凝聚煞魂釘的魂,都很特殊,煞氣極重。 這些煞魂釘,白小純琢磨了下,覺得如果現在就去布置,時間長了布置的煞魂釘有被人現的風險,于是打算等進入祖地前,再去布置,這樣的話,最為穩妥。 在等待之余,白小純一方面琢磨十三色火的煉制,另一方面則是在北區的屋舍內,修行自己的不死長生功。 時間流逝,又過去了半個月,這一天黃昏,白小純正盤膝打坐,沖擊體內最后一些經脈,要將這不死長生功第三層,不死筋徹底大成時,忽然的,他神色一動,抬起頭,看向房門。 在他的靈識中,他清晰的察覺到,遠處正有三道長虹,徑直奔自己這里而來,那三道長虹內是三個中年男子,衣著黑色,在胸口位置繡著日月。 這種裝扮,只有刑堂之人才可穿著,三人的臨近,在這北區立刻就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,北區之人地位卑微,此刻一個個都很是害怕,鴉雀無聲。 這三人神色倨傲,更有嫌惡之意,似覺得此地如同白家的毒瘤,很是骯臟,很快的,他們就到了白小純的居所外。 “白浩,出來!”在這居所外,這三位刑堂族人中的一個,不耐煩的冷聲開口。 屋舍內,白小純心中一跳。 “難道被現了?不可能啊……”白小純遲疑中,身體瞬間重疊,沒有親自前去,而是從他體內走出一個分身,邁步間,踏出屋舍。 而他的本尊,此刻氣息完全消失,外人已感受不到了。 眼看白小純走出屋舍,那三個刑堂族人冷冷的看了他一眼,之前開口之人,再次傳出話語。 “走吧,族長要見你!”三人沒再多言,似不愿在這里久留,轉身就走,白小純目光一閃,沉默中邁步跟隨在后。 “族長見我……這白浩的生父,見我有何事呢……也好,借此機會,可以去看看白浩的父親,對白浩到底是一個什么態度!”白小純一想到自己是分身前去,就覺得穩妥了好多,內心篤定后,隨著三人直奔遠處。 一路那三個刑堂族人,沒有與白小純說話,那種骨子里的倨傲以及輕蔑,白小純能感受的出來,內心冷笑,心中一樣自傲,大有一種對方是家雀,不識自己真龍的傲然。 “等我露出修為,準保嚇死你們三個!”白小純神思飄忽中,很快的,就隨著三人到了西區,此地與東區不同,安靜很多,平日里來人也少,大都是女眷所在。 白小純一看竟到了這里,心底也有驚訝,納悶中,漸漸到了西區角落里的一處宅子外,這宅子不大,可以看到里面有幾間屋舍,四周環繞著院子,地面很多雜草,顯然是很久沒人居住了,一股荒涼之感,很是明顯。 “進去吧,族長在里面等你。”到了宅子外,這三位刑堂族人,漠然開口,轉身就走。 白小純目光微閃,隱隱感受到在這宅子內,的確有一個似有若無的氣息存在,這種氣息,以白小純的修為,立刻就判斷出,那是一個元嬰中期的修士。 “在這里見我,難道要殺我?”白小純一驚,可想到自己這是分身,一旦出現意外,本尊那里也可以及時應對后,他這才思慮中,上前推開了宅子的大門。 “白浩,為師可是為了你,這才走入這等險地,我要看看,你父親對你,到底是何種態度!”白小純在走入宅子的瞬間,就看到了在院子里,有一個男子的身影,正背對著自己,在這男子的身邊,有一口枯井,他似乎在看著那枯井。 此人頭中有些白絲,雖看起來是中年,可顯然已有些蒼老了,而那修長的身影上,此刻透露出的,卻是一股肅殺之意。 整個院子在這肅殺中,顯得很是壓抑,仿佛風雨欲來一般,白小純目光落在這男子的背影上,又挪開看向四周,這一看之下,他愣了。 院子內的雜草不少,可卻掩蓋不住散亂在四周的一些用木頭釘在一起,做成的一些孩童的玩具,有小木馬,木人,以及幾個撥浪鼓…… 那些玩具很是巧妙透著秀氣,看起來不像是男人所做,更像是母親為了自己孩子,做出的玩具。 還有一些已經殘破的小孩子穿的衣服,被散亂的扔在了四周,這一切,讓白小純的內心,不知為何,升起了一股難以形容的感覺。 他雖不是白浩,面貌也是面具變化出來,可卻在看到這些小孩子的玩具時,心底出現了一些如同真正的化作了白浩般的感覺。 “這里……難道是……白浩長大的地方……”白小純站在那里,凝望著這些玩具,體會著白浩看到此情此景可能的一些情緒,心下戚戚。 “我聽齊兒說,你在家族的煉靈,魂藥以及煉火榜上……作弊!”就在白小純這里心底復雜時,那背對著他的身影,緩緩開口。 聲音冰冷,似乎沒有半點情緒波動,語氣冷漠,如在與一個陌生人談話,偏偏又有訓斥之意,如主人在訓自己的奴仆。 白小純沉默,他不知道該說些什么,此刻心中輕嘆。 “白浩,這就是你的父親么……” “這已經不是你次了,你不求上進也就罷了,偷取齊兒對十五色火的研究也就罷了,如今還要作弊!”冰冷的聲音,如寒風吹過,這白家的族長,白浩的父親,轉過來身,神色冷漠,面無表情,全身上下散出的氣息,如同寒冰一樣,看向白小純時,如看陌生人,淡漠開口。 這一句話,白小純就明白了,白浩死前,應該是說出了自身的煉火資質,想要去獲得其父的認同,可顯然……他太天真了。 這白家的族長,根本就不給白浩絲毫的機會,或許……一切事情,這白家族長是懂的,可卻依舊如此! “此事讓本座蒙羞,更是觸犯家法,按照家規,應收回你的修為,罰你入魂池十年……可本座念你流著白家之血,饒你一次,可若再有下次,那么我將親自出手,清理門戶。”白家族長目中已有了一絲殺機,聲音如隆冬之風,讓白小純這里,替白浩心寒。 看了眼白小純,這白家族長似有些不滿意白小純這種沉默的樣子,他皺起眉頭,目中閃過一絲憎惡,右手抬起指向身邊的枯井。 “你娘當年就是死在這里,她生是婢女,死也是婢魂,命運就是順從,而你身為庶子,我希望你也能學會,順從!” “你懂了么!”白家族長背著手,淡漠開口。 “我不懂!”白小純猛的抬頭,在這白家族長指著那口枯井后,他心中的怒意,此刻已有些壓制不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