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1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1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1)     

一念永恒586 我要他死

“這白浩露出了其在煉火上的驚人天資,遭人嫉妒,故而被滅殺!” “殺他之人,十有,就是那蔡夫人……可我還是有一點不明白,若白浩的父親知道了白浩的天資,是否會對他從此不同?畢竟對一個煉魂家族而言,這樣一個天才,才是真正的麒麟子啊。” “白浩……有沒有將他的煉火天資,告訴他的父親呢?若是沒告訴的話也就罷了,可按照白浩的筆記所寫,他是很渴望去告訴他父親的,他是要將十五色火配方研究出來后,拿給他父親的……” “可若他告訴了其父……依舊還是被滅殺……那么此事……”白小純沉默,他不愿去想了,想到最后,他的心里也都悲哀起來,越發覺得白浩可憐,那想要讓其父親,能多看自己幾眼的夢想,讓白小純只能輕嘆。 “白浩,我曾答應過你,我們既有緣,你的仇,我會給你報的……而如今,你的煉火之法,對我觸動極大,我也不占你便宜,你雖隕落,那我收你在冥間,作我的大弟子!” “我白小純至今還沒有任何弟子,你白浩是第一個,有此因果,哪怕我們生死相隔,可我依舊是你的師父!”白小純輕聲低語,一方面他覺得白浩可憐,另一方面,他也想給白浩一個名分,畢竟自己用了白浩的身份,也準備去拿走白浩的研究。 “那么現在,你就是我徒兒了,我倒要看看,是誰殺了我的徒兒!”白小純眼珠子一瞪,這么一想后,他越發看這白家不順眼。 “我越高調,殺機來的就越快!”白小純抬起下巴,冷然開口時,忽然覺得這么做或許有些危險,可一想到自己既然都是白浩的師父了,最重要的是他摸了摸水晶魂塔,這才放下心來。 “好頭痛,我這個人從來都不喜歡高調,不知道怎么才能高調啊。”白小純摸了摸額頭,嘆了口氣,走出屋舍后,打探一番。 知道了在這白家里,有那么幾處地方,是給所有白家族人準備的類似試煉之地,這種存在,于每個家族都有,白家這里,更為全面一些,分為煉靈,煉火,以及魂藥。 根據名次,還有獎勵,至于細節的地方,白小純沒去在意,這種事情,他在哪個宗門都看到過,已經很熟悉了。 “沒辦法,只能再去掃一掃這些榜單了。”白小純搖頭,大有一種自己堂堂金丹大圓滿,卻要與一群筑基小朋友玩耍的感覺,帶著這種感覺,他興致勃勃,甚至滿心期待的趕緊飛出,直奔距離自己最近的煉靈榜而去。 很快的,就到了這白家的煉靈榜,這里有一座石碑,上面列著名字,四周環繞一些煉靈房,與星空道極宗比較,這白家的榜單,在規模上小了太多,可白小純不介意,他看到在這煉靈之地的四周,有不少人要么觀望,要么在進去嘗試后,他就興奮了。 “我可不是為了來欺負人,我是為了引出殺機!”白小純干咳一聲,目光掃過后,直奔其中一處煉靈房。 白小純出手……尤其是在這筑基榜單上出手,自然不會出現意外,很快的,那石碑上就出現光芒,白浩的名字,瞬間就出現在了榜單排名上,剛開始還是一百開外,可很快的就直接躍起,到了三十,隨后再次一躍……直接成為了第一!! 這跳躍的速度太快的,四周眾人還沒等怎么察覺,就猛然間被那石碑的光芒晃到了眼睛,一個個都吸氣看去時,驚愕之聲,頓時傳出。 “白浩……第一?!煉靈七次!!” “天啊,這……這也太快了!!” “這白浩……他不是那個庶子么?怎么突然這么厲害!!” “怎么可能!!當年就算是白齊,在筑基時,也只是煉靈六次而已,這白浩居然可以煉靈第七次!!” 在這眾人驚呼時,白小純咳嗽一聲讓外面的人都能聽到,然后從煉靈房內走出,感受著四周眾人的目光與驚呼,他心底也美滋滋的,大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。 “哼哼,我可不是自己有這種感覺,我是代我徒兒去感受這世界的歡呼。”白小純畢竟還沒有腹黑到無視自己心態的程度,他也覺得自己一個金丹大圓滿,與一群筑基修士爭奪,實在是有些不好意思。 于是赧然中,這么安慰自己,可心中還是樂呵呵的,抬起下巴,袖子一甩,直奔另一處榜單而去。 那是魂藥榜,此地族人比煉靈榜要多了不少,畢竟煉靈太難,而魂藥相對來說,要簡單一些,畢竟白家是煉魂家族,在這方面的修煉上,有其不俗之處。 在這魂藥榜上,排名最高的,赫然已達到了一炷香內,煉制二十七份下品魂藥的程度,白小純看了一眼后,意氣昂揚的直奔魂藥房。 很快的,發生在煉靈榜的一幕幕,于這魂藥榜上,再次出現,當一炷香過去后,白浩的名字,瞬間就出現在了魂藥榜的第一位! 尤其是他煉制的下品魂藥數量,居然達到了五十份!! 這種程度,已經是駭然聽聞了,筑基中能做到這一點,在所有人看去,都是無與倫比,瞬間,在這魂藥榜四周的族人,全部都在看到后,不敢相信,驚呼之聲,猛的就傳遍四方。 “第一……五十份!!” “這不可能,這白浩我知道,他什么都不是,怎么會一躍成為第一!” “不一定,這才叫不鳴則已,一鳴驚人!!”眾人議論紛紛中,白小純也走了出來,看著四周情景,他心底有些快意。 “浩兒,你若有靈,能看到這一幕,不用太感謝為師了,你放心,一切有為師給你做主。”白小純內心念叨著,大搖大擺的繼續向著煉火榜飛去。 有關白小純在煉靈榜的排名,此刻也傳來過來,頓時這四周更是人聲鼎沸,甚至那些白家的族人,在這震驚中,紛紛將這消息傳出,很快的,整個白家不少人,都知道了此事,自然也傳到了蔡夫人的耳中。 “殺了他,一定要殺了他!!決不能讓他崛起!!”白家的東區,那高塔的下方,有大一片奢華的閣樓,其中一處閣樓內,蔡夫人目中露出強烈的殺機,一把將身旁的花瓶,狠狠的摔在了地上。 在蔡夫人的面前,有一個青年,這青年面色陰沉,衣著一樣華貴非凡,模樣更是俊朗,正是白浩同父異母的哥哥白齊,此刻他看了眼地上的花瓶,又看了看那目中殺機彌漫的母親,緩緩開口。 “母親大人息怒,區區一個雜種而已,不用放在心上。” “別人不懂,你還不懂么,他的煉火之法,你難道沒有看?”蔡夫人猛的抬頭,望著自己的兒子,怒氣依舊。 “若是讓你父親知道了他的天資,對你的威脅太大,此子必須要死!”蔡夫人咬牙,可那青年聽到后,卻笑了笑。 “母親多慮了,之前您派人滅殺白浩之事,不是天衣無縫,更無法瞞過身為族長的父親,可他事后說什么了么?事前阻止了么?”青年淡淡開口,他話語一出,蔡夫人愣了一下。 “這等小事,也不需要母親操心了,這白浩既要跳起來,我現在去把他壓下來就是。”青年搖頭,似很不在意,轉身離去。 直至青年走遠,蔡夫人才深吸口氣,若有所思,可還是覺得不放心,立刻取出玉簡,傳音一番。 “今天夜里,我就要他死!” 閣樓外,白齊嘴角帶著冷笑,手中拿出骨簡,自然有人告訴他白浩的方位,在得知白浩去了煉火榜后,白齊笑容里帶著滿不在乎的輕蔑與強烈的譏諷,向著煉火榜飛去。 “我會讓你知道,你的一切努力,一切要證明自己的行為,在我的眼中,不過是一巴掌,就可拍到腳底的小把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