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4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4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4)     

一念永恒551 我會乖乖的

白小純尖叫一聲,一下子就跳了起來,身體顫抖,趕緊回頭,又用手一頓亂抓,可依舊什么都沒有。 只是,那種背著一個人的感覺,卻越發的強烈起來,甚至白小純都感受到了背后那個人的重量,越來越重,壓的自己都要喘不過氣。 “一定有人!”白小純急的眼淚都要出來了,他怒吼一聲,立刻拿出符箓貼在身上,形成光幕后趕緊去看,可那光幕上什么都沒有。 只是他感覺中,那個似乎趴在自己背后的人,依舊存在。 “怎么不管用了……”白小純著急了,狠狠咬牙后,轟的一聲,竟施展了人山訣,隨著化作石人,又變換回來,他發現,背后的人,居然還在。 且更沉重了,尤其讓白小純這里慘叫的,是他此刻也察覺到了自己的生機,居然在被身后的人吸走。 “不……那是我的壽元啊,我是要長生的,你不要這樣,我們商量一下好不好,你先下來……”白小純哭喪著臉,哀呼起來。 他甚至都拿著永夜傘,在背后狠狠的捅了自己幾下,可感覺中,背后的人似乎賴上自己了,怎么也都不走。 漸漸地,白小純覺得眼前都昏沉了,他絕望中連水澤國度都施展了一次,可卻發現,還是不行…… “怎么辦,難道我白小純真的要把小命丟在這里!” “我不甘心啊,我還這么年輕,我還沒有娶媳婦,我還沒有后人……”白小純悲憤起來,越想越委屈,腦海的昏沉,也更多了。 遠遠看去,此刻的白小純,他神色茫然,腳步沉重,身體踉蹌,向前行走時,似乎不是自己的力量,而是背后有人在推著他前行。 而在他的身后,可以清晰的看到,那里有一個紙人,睜著眼,如長在了白小純的身上般,貪婪的吸收著白小純的修為與生機。 這紙人與其他紙人不一樣,它不是白色,而是……紅色! 尤其是在它的臉上,竟有六只眼睛,此刻這六只眼睛都在眨動,詭異無邊。 而這一刻的白小純,他也根本就發現不了,他這一路走去,四周也無聲無息的出現了一些紙人,正貪婪的看著他,可還沒等靠近,注意到了白小純身后的紅色紙人后,這些紙人一個個都顫抖起來,趕緊離去。 漸漸地,白小純四周,空無一物后,白小純的腳步也越發的沉重,他目中的茫然,更多了,甚至仔細去看,可以看出他的身體,仿佛正在衰老。 可就在這時,突然的,一只女子潔白如玉的手,似憑空出現,無視那紅色紙人的存在,拍在了白小純的肩膀上。 這一拍之下,白小純身體猛地震動,仿佛在沉睡中被人狠狠的推了一下,猛地驚醒,在醒來的瞬間,他想起了之前的一切,尖叫一聲猛的向前走出幾步,驀然回頭。 在回頭的剎那,白小純整個人愣了。 “公孫婉兒!!” 在白小純的前方,此刻站著一個絕美的女子,穿著長裙,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,嘴角上還有一些鮮血,似乎是吃東西時粘上的,忘了擦去,這女子……正是……公孫婉兒。 她的手中,此刻抓著一個紅色的紙人,這紙人正在凄厲的慘叫,不斷地掙扎,似想要掙脫出去,可卻根本就做不到,到了最后,它甚至目中露出哀求。 “竟敢欺負我小哥哥,好大的膽子呦。”但公孫婉兒看都不看那紅色紙人一眼,笑了笑,目中的瞳孔內,那小了一圈的第二瞳孔,散出寒芒。 輕輕一捏,那紅色紙人的慘叫驟然凄厲,慢慢的竟被公孫婉兒,一點點的捏碎! 在這紙人被捏碎的瞬間,一絲絲白霧散出,直奔白小純而來,使得他失去的生機,在這一刻恢復過來。 可白小純的面色,卻更蒼白了,下意識的退后幾步,望著公孫婉兒,這一刻的公孫婉兒,讓白小純有種強烈的陌生感。 甚至他仔細回想,對方似乎從很久之前,就讓自己有這種感覺了,仔細回憶,似乎是自己從血溪宗歸來后,這公孫婉兒,就仿佛變了一樣。 尤其是此刻她嘴角上的鮮血,不像是吐出的,更像是吃東西沾上,這一幕,讓白小純呼吸急促,那種毛骨悚然的感覺,更超以往。 而這四周的陰寒,在這一刻,也強烈無比,在白小純感受中,無論是紅帽子還是血饅頭,又或者是那紙人的老巢,與眼下的陰寒比較,都差距太大。 最讓白小純心驚的,是那小哥哥這三個字,讓他覺得有些莫名的耳熟…… “那個……婉兒,你……你怎么在這里……”白小純顫聲開口,再次退后幾步,目光忍不住又落在公孫婉兒的嘴角鮮血上。 公孫婉兒有所察覺,抬起手輕輕抹了下嘴角的鮮血,放在口中舔了舔,沖著白小純笑了笑,這一笑,笑的白小純覺得膽顫心驚,他不知是不是錯覺,仿佛看到了在公孫婉兒的口中,存在了……第二張嘴! 同時他也注意到了公孫婉兒的雙目瞳孔里,那存在的第二層瞳孔! 白小純身體一直哆嗦,直欲魂飛魄散,恐懼的感覺讓他覺得好似置身怒浪之中,嚇的汗流浹背,那全都是冷汗。 “婉兒,我……我還有事,那個……我先走了。”白小純哆哆嗦嗦的開口,猛的就要后退。 “小哥哥,陪我玩啊。”公孫婉兒掩口一笑,聲音也都改變了一些,成為了童音,在這一處迷宮通道內回蕩時,白小純全身陡的一僵,猛的睜大了眼,他之前就對小哥哥這三個字覺得耳熟,此刻又聽到了這童音后,他腦海里炸雷一般轟的一聲。 慘叫中,白小純猛的后退,眼中露出難以置信,指著公孫婉兒,失聲驚呼。 “你……你……你是誰!!” “小哥哥,你怎么把我忘了呢。”公孫婉兒輕聲開口,聲音溫柔,可落在白小純耳中,卻如一連串的驚雷,直接就將他的記憶轟開,仿佛回到了當年的隕劍世界,他的腦海里,瞬間就浮現出了在隕劍世界內,那成群的魂中,一個抱著似被剝去了皮的血色小熊的小女孩!! “這怎么可能!!”白小純口干舌燥,覺得整個人都要錯亂的瘋了,連連吸氣都難以平復下來,好似被重重的一棍掄在了腦袋上,到現在都是懵的。 看到白小純這個樣子,公孫婉兒笑了起來,笑著笑著,她右手抬起輕揮,立刻她的身邊出現了一團血霧,這霧氣急速凝聚,最終化作了一個高大的身影。 這身影,是一個強壯的男子,可卻恐怖無邊,他全身竟沒有皮,露出的是血色的紅肉,甚至連上面的青筋都看的清清楚楚。 白小純看著這強壯的大漢,看著對方的臉,腦海里一個名字,驟然浮現。 “雷山!!” 此人,正是當年玄溪宗的天驕,雷山!此刻的他,渾身上下散發出的修為之力,竟堪比元嬰,只不過他的雙目空洞,已沒有了絲毫神智,如同一個傀儡,默默的站在那里。 “小哥哥,在這里等我哦,我還沒吃飽,要帶小熊再去吃點,一會來找你玩兒,乖乖的在這里哦,不聽話,我會不高興的。”公孫婉兒童音開口,似很開心的樣子,轉身竟蹦蹦噠噠的遠去,雷山一樣轉身,邁著大步,面無表情的跟隨,腳步落地,傳出轟轟之聲。 眼看這詭異的一幕,白小純面如土色,只覺得渾身冷徹骨髓,他琢磨著自己死也不能在這里等著啊,此刻看著公孫婉兒與雷山的背影,回想這些年的一切事情,他已然明白了,知道隕劍深淵內的那個恐怖的小女孩,借助公孫婉兒的身體……出來了。 無論是逆河宗的鬧鬼,還是舟船上的死亡事件,顯然都是這小女孩干的…… 一想到這小女孩是吃了自己的丹藥才變成的這個樣子,白小純就心頭一顫。 “那個……你放心,我會乖乖的,哪里也不去……對了,有個叫周一星的,白白嫩嫩,一看就很美味,你可以去找他玩兒……”白小純高呼一聲,等了一會,確定那小女孩遠去后,白小純轉頭,嗖的一聲,急速逃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