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7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7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7)     

一念永恒550 我背后有人

白小純所在的紙球太大,遮蓋了視線的同時,周一星這里還要分心疾馳,所以沒有注意到這一幕,此刻他心中激動,不時打量白小純,很期待可以看到白小純那邊的紙球越來越小。 而事實也的確如他所預料的那個樣子,白小純所在的紙球,似乎有些補充不上,越發的縮小,已經從之前的十丈,減少了一半。 同時他的速度也漸漸慢了下來,似乎已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,周一星都聽到了紙球內白小純那仿佛絕望的怒吼與掙扎。 “白小純,你也有今天!”周一星暢快無比,一路狂笑,他覺得志得意滿,想著這一切是自己親手設計出來,他就激動的渾身顫抖。 “我要你死,你敢不死!”周一星狂笑時,眼看白小純那里的速度更慢,紙球竟變成了只有三丈大小,他更為確信,自己也慢了下來,他要親眼看到白小純被吸成干尸。 “周一星!”紙球內,白小純似氣急敗壞,怒吼不斷,速度也越來越慢,到了最后,似乎無力前行,在那里掙扎起來,他越是這樣,周一星就越是開心,自己也停頓下來,直勾勾的望著白小純,滿是期待。 “喊吧,你就算喊破了喉嚨,在這里,也都沒人能救你!”周一星春風得意,他只覺得全身上下,似有用不完的力量,眼看白小純身體外的光幕,已經到了一丈大小,他漸漸看不到了白小純的身影,能看到的,只是一個紙團! 到了這關鍵的時刻,周一星呼吸都緊張的凝滯起來,他腦海中甚至已經想到了接下來自己要看到的畫面,那畫面里,在紙球最終破滅的剎那,那些紙人一撲而上,在白小純凄厲的慘叫中,被吸的形神俱滅。 而自己,則可以記錄下這一切后,若有機會則取走白小純的遺物,若沒機會,也可發動最后一次星痕傳送,憑著這段記錄,就可以換取金木水火土五個天獸魂,湊成五行天獸魂! 可就在周一星沉浸在那腦海里的畫面中,激動振奮的瞬間,白小純所在的紙球,轟然碎滅,在這碎滅的一瞬,在周一星這里眼睛睜大的老大,興奮的看去的剎那…… 突然的,在那紙球碎滅的一刻,竟有一大團符箓,怕是足有千張之多,直接被扔了出來,這舉動很是突兀,周一星提前沒有半點預料,眨眼間,那上千符箓就落在了周一星的面前。 周一星一愣,下意識的就要阻擋時,轟的一聲,那些符箓自行的爆發開來,化作了大量的光幕,直接將周一星籠罩在內。 這符箓的光幕沒有殺傷力,而是防護,直接就將周一星防護在內,與此同時,白小純四周的那些紙人,竟一個個瞬間抬頭,居然不去理會白小純,而是目中帶著狂熱與瘋狂,直奔周一星身體外的符箓光幕而去! 這一切說來緩慢,可實際上從白小純這里光幕破滅,到符箓籠罩周一星,直至這些紙人撲去,也就是兩個呼吸的時間罷了。 周一星面色大變,腦海轟的一聲,這一切與他所想,差距太大,此刻尖叫一聲正要后退,可卻晚了,那些紙人速度太快,蜂擁間直接將他包圍,使得周一星這里,繼白小純之后,成為了一個紙球! “白小純!!”紙球內,周一星的聲音凄厲無比,他懊悔到了極致,此刻心神顫抖,整個人都要瘋狂。 “無恥,無恥!!” “白小純,你不得好死!!” 幾乎在周一星這里成為紙球的瞬間,白小純面色蒼白的急速后退,方才那一刻,實在是太危險了,眼看這周一星代替了自己,白小純慶幸之余,雖貪圖周一星的弓,可卻沒有半點遲疑,急速后退。 “與那弓比較,還是我的小命重要啊,這周一星……果然是我的福星啊!”白小純回頭看了看那急速縮小的紙球,生怕那些紙人再追來,轉身展開急速,剎那遠去。 在白小純遠去后,周一星所在的紙球內,他一臉憋屈,更有抓狂,看著四周越來越小的光幕,眼淚真的流了下來。 他覺得白小純是自己的克星,真真正正的克星……此刻來不及多想,他嗚咽一聲,流著眼淚,右手抬起在眉心狠狠一拍。 轟的一聲,他的四周散出星光,傳送開啟,在那星光消散的一瞬,他的身影也消失不見,在他傳送離去不久,這光幕就被那些紙人吞噬的干干凈凈,坍塌下來后,那些紙人撲空,一個個在這四周晃來晃去,找不到人影后,這才成群的向著遠處緩緩飄走。 迷宮內,另一處通道里,星光出現,周一星的身影在走出時,再次噴出一大口鮮血,沒有止住,又連續噴出幾口,扶著一旁的墻壁,他面色蒼白,慘笑起來。 他的眉心上,此刻有陣陣黯淡的星光散出,漸漸地熄滅后,連同那星痕一起,成為了飛灰…… “星痕沒了……”周一星悲憤,他回想與白小純之間的一幕幕,那種克星的感覺,再次浮現,讓他眼淚更多。 “我不殺他了,我……我只求這輩子,都不要再看到他!!!”周一星咬牙悲吼一聲,整個人似乎都一下子蒼老了不少。 身體的打擊,心靈的創傷,讓周一星這里,甚至都開始懷疑了人生…… 有人悲憤有人高興,此刻與悲憤的周一星比較,白小純就高興了,那種劫后余生的感覺,讓他覺得自己終于保住了小命。 一想到周一星之前的陰損,白小純此刻也不生氣了,他是真的覺得,這周一星對自己,真是沒話說了。 為了救自己,竟舍身取義。 “罷了罷了,周兄,我們有緣啊,估計你也死不了,希望我們下次還能相遇。”白小純心中充滿了對下次相遇的期待,美滋滋的向前疾馳而去。 可走著走著,白小純覺得有些不對勁了,猛的回頭看向身后,可身后卻什么都沒有,他又趕緊雙手抬起在背后一頓狂抓,依舊也沒抓到什么。 可他不知是不是錯覺,還是感覺有些不對勁,尤其是他一路前行時,遇到了一個長城修士,這修士一臉緊張,似劫后余生,正在小心翼翼的飛速奔跑中,與白小純相遇。 二人只是看了一眼,白小純就從此人的目中,看到了恐懼…… 而很快的,那修士就立刻低頭,竟給他讓開道路后,白小純狐疑,有心去問一問,可立刻就打消了這個念頭,因為他在這修士的背后,看到了一個紙人。 在看到這紙人后,白小純趕緊加速離去,可就在他從這修士一旁飛過后,白小純猛的回頭,這一回頭,他看到了那長城修士,竟正在沖著自己驚恐的點頭…… 察覺到白小純的目光后,這修士尖叫一聲,轉頭就跑。 白小純愣了,很快額頭出現了冷汗,他想起來了,自己當初看到有人背后背著紙人時,那紙人向自己噓了一下,自己也點頭了…… 想到這里,他腦海浮現出方才那個修士點頭的樣子以及目光,這一幕幕,細思極恐…… “我的背后……不會……也有紙人吧……”白小純腦海嗡的一聲,面色瞬間蒼白,他再次回頭,不斷地回頭,脖子都痛了,也什么都沒看到,而此地靈識被壓制,他無法散開察覺,用手去抓,也抓不到…… 最后他索性取出銅鏡去看,可無論怎么照,他背后都什么也沒有。 狐疑之下,白小純只能帶著驚疑,繼續前行,可漸漸地,他面色更難看了,他感受到了自己仿佛背后背著一個人! 這種感覺,立刻讓白小純魂飛魄散,毛骨悚然。 “我……我背后……有人!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