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5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5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5)     

一念永恒542 紅腦袋綠腦袋我們最喜歡白腦袋

這聲音似帶著攝神之意,傳入白小純三人耳中時,三人都心神狂震,頭皮發麻……尤其是此聲音并非一個,而是一片! 仿佛有無數小孩,在那里嬉笑開口,化作了無形的波紋,沖擊四方時,這四周的墻壁也都被改變了,竟開始蠕動…… 甚至在那墻壁上,居然幻化出了一張又一張面孔,這些面孔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可毫無例外,神色都露出恐懼。 “紅帽子來了!” “快跑……紅帽子來了……”那些在墻壁上浮現出的面孔,紛紛尖叫起來,似想要躲藏,更為詭異的,是這地面,居然也都出現了大量的面孔,一個個也在慘叫。 更為驚人的,是這里的墻壁,居然在這蠕動中,竟改變了方向,轟的一下,竟將三人身后的道路,徹底封死,使得他們所在的位置,成為了一個死胡同! 這一幕幕,讓白小純與周一星,神色陡變,還有陳玨也是如此,三人心神震顫,有種毛骨悚然之感。 這感覺,與修為無關,仿佛是來自靈魂本身,如同遇到了天敵一樣,使得三人全身內外,瞬間冰寒。 哪怕白小純修行的是寒門養念訣,可依舊在這冰寒中,身體控制不住的哆嗦了一下。 “怎么回事!” 就在三人神色變化,已然沒心情繼續廝殺的瞬間,突然的,在他們的前方道路的拐角處,看不到的地方,傳來陣陣凄厲無比,難以形容的慘叫,在這慘叫回蕩時,竟在那墻壁角的位置,有一只手猛的伸出,死死的扣在了白小純三人能看到的墻角上。 這只手鮮血淋漓,只是用力的抓著墻角,似在他的身后,白小純三人看不到的地方,有人在拽著此人的身體,可顯然那抓著此人身體的力量太大,轟的一聲,那只手無法堅持,被直接拽了回去。 緊接著,陣陣咀嚼聲,帶著某種難以形容的恐怖之意,傳入白小純三人的耳中,隨著咀嚼聲的傳來,歌謠消失了。 陳玨顫抖不已,急速靠近白小純,此刻他不在乎白小純的身份了,覺得與那未知的恐怖比較,還是白小純這里跟安全一些。 白小純面色也有蒼白,他身體也在哆嗦,睜大了眼,死死的盯著拐角的位置,膽戰心驚,有心退后,只是他們三人身后,雖還有路,可卻能看到盡頭,是一條死路! 周一星一樣面色變幻,呼吸不穩,他這一路走來,收了不少追隨者,甚至在埋伏下,也擊殺了不少人,于這迷宮多日,可卻從來沒遇到過這么詭異的事情。 那種來自靈魂的恐懼,讓他雙眼緊緊的收縮,盯著遠處之前伸出血手的拐角處。 就在這時,咀嚼聲消失,緊接著那歌謠再起。 “紅帽子,綠帽子,我們是一群小帽子……” “紅腦袋,綠腦袋,我們最喜歡白腦袋……”這歌謠再次詭異傳出,明明是歡快的歌聲,可落在三人耳中,卻是讓人頭皮都要炸開。 緊接著……從那拐角的地方,突然的……飛出了一頂紅色的帽子。 這帽子赤紅,甚至順著帽檐,竟有鮮血滴落……這帽子搖搖晃晃,在飛出后,突然一頓,似看到了白小純三人。 “白腦袋……”帽子內傳出童音,剎那飛出,白小純三人急速后退,可就在他們退后的剎那,立刻看出這紅帽子的目標不是他們,而是……站在他們前方,被白小純的寒氣冰封的那十多個魂修! 眨眼間,這紅帽子就落在了一個被冰封的魂修的頭頂,在落下的瞬間,冰層傳出咔咔之聲,竟直接崩潰碎裂,露出了里面那位魂修的身體。 這魂修還沒有徹底死亡,生命之火尚存一絲,此刻猛地睜開眼,神色扭曲,發出凄厲的慘叫,那慘叫讓人聽了后,會覺得骨寒毛豎,而更讓白小純三人觸目驚心的,則是接下來他們親眼看到的一幕! 只見那被紅帽子蓋在頭上的魂修,他的身體強烈的顫抖,陣陣咀嚼聲,赫然從他頭頂的帽子內傳出! “滾開,滾開啊!!”這魂修瘋狂慘叫,抬起手抓著頭頂的帽子,想要摘下來,可卻根本就做不到,也就是幾個呼吸的時間,他的掙扎慢慢停止,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后,紅帽子這才自行一路滴著鮮血離開。 在紅帽子飛離后,白小純三人立刻就看到了,這魂修的頭頂……成為了白色!!那是頭骨! 而這頭骨并非完整,而是少了一大塊,看去時,可以看到,這魂修的腦袋里……完全空了,什么都沒了。 “紅腦袋,綠腦袋,我們最喜歡白腦袋……”那紅帽子嘻嘻一笑,繞了一圈,又落在了另一個被冰封的魂修的頭頂,與此同時,從拐角處,有大量的嬉笑聲傳出,緊接著,竟從那里……一大群紅色的、綠色的帽子,竟瞬間沖出。 “紅帽子,綠帽子,我們是一群小帽子……”這些帽子足有數十,每一個都在滴著鮮血,飛出后,一邊唱著歌謠,一邊直奔那些被冰封的魂修,爭先恐后的去落在他們的頭頂。 可這里的帽子太多,魂修只是十幾人,根本就不夠,于是剩下的那些帽子,紛紛飄起后,似乎注意到了白小純三人。 在它們看向白小純三人的剎那,這四周墻壁上浮現的面孔,全部都慘叫起來。 “完了完了,它們來了!” 瞬間,余下的十多頂帽子,傳出歡笑聲,直奔白小純三人而來,三人已沒退路,在這危機關頭,白小純身體繃緊,發出一聲巨大的吼聲,右手猛的抬起,竟在他的手中出現了上千符箓,這些符箓被他一把扔給了陳玨。 “你自己逃命去吧!”白小純悲呼一聲,猛的沖出,在沖出時,他全身噼里啪啦一頓亂響,眨眼間,竟有十多套鎧甲出現,還有上萬符箓的光芒猛的爆發出來,極為刺目,更是有寒氣從他體內散開,寒氣遍布四周后,他竟一瞬消失,出現時已在更遠處,整個人如發狂般,疾馳沖出,在他身后,有七八頂帽子,急速追去。 陳玨狠狠一咬牙,將白小純給他的符箓貼在身上后,修為一樣爆發出來,拼了命般,施展術法,向前疾馳,同樣在他四周,也有五六頂帽子,死死不放。 周一星這里傻眼了,似要哭出來,他覺得不公平……追擊白小純的有七八頂,追擊陳玨的五六頂,可留在原地,向著他這里呼嘯而來的,足有十多頂……比白小純與陳玨那里加在一起還多。 “怎么會這樣!!”周一星面色慘白,悲呼一聲,咬牙之下,他眉心的星痕,在這一刻猛的閃耀,突然散開,星光覆蓋八方,幾乎在這星光出現的同時,那十多頂帽子已穿梭而來。 可竟直接穿透了星光,仿佛沒有找到周一星般,很快的,當星光消散后,周一星的身影,竟不見了。 那些帽子在這四周不斷尋找,也沒找到,于是成群的向著遠處飄浮而去,歌謠依舊…… 此刻,在這迷宮的另一處區域,一片星光憑空出現,周一星的身體踉蹌顯露,噴出一大口鮮血,面色蒼白如紙,他眉心的星痕,黯淡了不少。 “該死,竟逼得我用了家族星痕之力!!”周一星咬牙切齒,想到之前那些帽子的詭異,他心有余悸,趕緊看向四周,發現沒有帽子的身影后,這才松了口氣。 “搶我九色火,還要搶我寶弓……此人……寒氣……強悍肉身……該死的,此人怎么與白小純相似!!”周一星此刻回憶之前那一戰,結合他所了解的關于白小純的信息,立刻就鎖定了白小純的身份,雖不是非常確定,可心中至少有六成把握。 “若他真是白小純,竟可以改變氣息……此人身上一定有寶物!可該死,我這么一傳送,迷失了之前的路徑,又要重新去摸索了!”周一星嘆了口氣,一晃遠去。未完待續。、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