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0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0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0)     

一念永恒540 九色火

3004三位魂修中,其中二人掐訣間,立刻身邊的飛劍剎那掠過,直奔白小純而去,速度之快,掀起陣陣破空之聲,氣勢驚人。 這畢竟是煉靈六次的法寶,白小純知道其鋒利無比,雙目微微收縮。 與此同時,那假嬰修士口中傳出復雜難懂的咒語,其頭頂的寶珠顏色剎那改變,竟散出了黑霧,化作了一個虛幻的惡鬼身影,張牙舞爪,向著白小純這里獰惡而來。 三人顯然聯手不是一次兩次,此刻一出手,幾乎封鎖了白小純前方所有的位置,眼看就要臨近,白小純冷哼一聲。 “煉靈之寶……你們有,我也有!”白小純右手猛的袖子一甩,從儲物袋內,取出了一把黑色的傘! 正是永夜傘。 這把傘,已白小純當年的修為,施展不出全部威力,可他如今金丹大圓滿,再次展開時,不說游刃有余,可也不再如當年那么勉強。 傘被取出的剎那,白小純猛的向前一按傘柄,砰的一聲,在那兩把飛劍以及霧鬼來臨的剎那,這黑色的永夜傘,驟然打開。 在打開的瞬間,形成了防護,直接就與那兩把飛劍,碰到了一起,聲響轟鳴,回蕩四方時,那兩把煉靈六次的飛劍,竟無法維持飛行,直接倒卷而去,就連那霧鬼,也都慘叫一聲,想要后退時,這黑色的傘身上,居然浮現出了一張詭異的笑臉。 這笑臉猛的一吸,那霧鬼哀嚎一聲,居然無法后退,眨眼間就被吸入傘身中……這一切說來緩慢,可實際上都是電光火石間發生,傘開,飛劍倒卷,吸滅霧鬼的同時,那三位魂修大驚之下面色登時變得難看至極。 尤其是那位假嬰魂修,更是眼珠子都要瞪出來,他看到了永夜傘上的八道銀紋,呼吸急促,目中露出狠辣,竟趁著身邊同伴飛劍被卷,心神受創時,雙手抬起,在二人身上猛的一推。 那兩個魂修面色變化,沒想到自己的頭領竟會如此心黑,閃躲不及,被推的直奔白小純而去,與此同時,那假嬰魂修,身體急速后退,就要逃走。 他看出來了,那中年修士不但肉身強悍,修為不俗,法寶更是驚人,這就是一頭孤狼,難怪敢單獨行走,這是不怕其他人來殺人奪寶啊,甚至好像是在故意引人來從而反殺。 在這三人內亂的瞬間,白小純猛的收傘,一步走出,速度之快,化作殘影,直接就出現在了那兩個施展飛劍的魂修面前,右手抬起,如同閃電一般轟出,連續兩下,直接落在二人胸口。 慘叫傳出,這兩個魂修噴出鮮血,身體如斷了線的風箏倒退而去,還沒等落下,他們的身體就猛的顫抖,居然肉眼可見的急速枯萎,所有生機化作白霧,從他們的七竅內飛出,直奔白小純手中的永夜傘而去,剎那就被吸入其內。 永夜傘吞噬生機,此事白小純不陌生,尤其是煉靈八次之后,此傘威力已然更大,不過這種隔空吸走生機之事,白小純此刻看到,也很心驚,但卻無暇多想,眼看那假嬰魂修要逃走,立刻追去。 這假嬰魂修聽到了身后的慘叫,回頭后更是看到了那二人被吸走生機的一幕,他心神狂震,失聲驚呼。 “你不是魂修,你是煉魂師!!” 白小純略微一愣,故意的冷哼一聲,速度暴增,眼看就要追上,這假嬰魂修暗中叫苦不迭,他哪怕假嬰修為,可親眼看到了白小純的戰力后,他心知肚明自己不是對手,此刻眼看危機,他急忙高呼。 “大人莫要沖動,我愿成為大人的追隨者!!” “在這迷宮里,大人獨行,不如身邊有追隨者一起啊……”這假嬰魂修焦急開口,傳入白小純耳中時,白小純神色一動,覺得眼前這人說的有些道理,自己單獨的話,難免還會遇到這種事情,打斗起來,一旦暴露了神通術法就麻煩了。 而若是有人在自己身邊,就可以免除不少的事情……想到這里,白小純右手抬起一揮之下,一股大力爆發出來,直接落在這假嬰修士身上。 這魂修嘴角溢出鮮血,目中閃動后狠狠一咬牙,不再逃遁,而是停在那里,向著白小純抱拳恭敬拜下。 “陳玨愿意追隨大人!” 白小純一言不發,看了陳玨幾眼后,右手抬起一指陳玨眉心,頓時送出一絲寒氣,直接環繞在了陳玨心臟上。 只要他心念一動,立刻就能讓這寒氣爆發,瞬間碎滅陳玨的心脈。 陳玨身體一顫,不敢閃躲,任由白小純留下禁制后,這才松了口氣,知道此番可以暫時保命了,可感受到心脈附近的寒意,他心中又苦澀起來。 “走!”白小純刻意的沙啞開口,走在前方。 陳玨連忙稱是,深吸口氣,打起精神,守護在白小純四周,他知道自己若想要活命,全靠眼前這個煉魂師了,只求自己盡力后,離開這里時,對方可以放過自己。 白小純看似面無表情,可實際上偷眼掃了掃陳玨,心中很是得意,琢磨著自己果然是英明啊,走到哪里,都有人納頭來拜,哭著喊著要成為自己的追隨者,不同意還不行,不知道若對方知曉自己是白小純后,又會是什么表情。 白小純越想越覺得有意思,打定主意,這一次自己要裝扮成一個少言寡語之人,這樣的話,或許威懾力會更大一些。 “而且這陳玨說的有點道理,我身邊的魂修越多,則我越是安全……”白小純沉吟中,與陳玨向前疾馳。 這迷宮無論什么地方,看起來都是一模一樣,讓人分辨不清,也很難留下什么記號,白小純看著越來越暈,發愁之時靈機一動,索性將注意力分出一部分放在右側墻壁上,一路固定,順著右側的墻壁前行,遇到岔口則直接選擇右側。 時間流逝,很快過去了三天,在這三天里,白小純與陳玨碰到了不少蠻荒人與長城修士,在這些人身上,白小純發現里面有一些,竟選擇了與自己一樣的方法,固定了一個方向。 彼此大都是看了看后,就立刻避讓,顯然不愿輕易發生摩擦,即便是遇到了數量較多的蠻荒魂修,在看到陳玨對白小純的態度后,尤其是看到白小純取出永夜傘,注意到了那八道銀紋,都很心驚,隱隱猜出白小純似乎是煉魂師,于是也都不愿招惹。 就這樣,這三天中,一路上有驚無險,直至在第四天時,正在前行的白小純,忽然腳步停頓下來,看著前方,他目中精芒一閃。 “前面不對勁。”白小純沙啞開口,身邊陳玨一愣,立刻看去,可前方迷宮道路,看起來沒有什么出奇的地方。 白小純也看不出來,可自從當年落陳山脈一戰后,他就發現了自己對于危險,有種特殊的敏銳,且從來不會出錯。 此刻在他的感受中,前方那看似如常的區域,藏著殺機,沒有多停留,白小純立刻后退,陳玨雖不解,可卻不敢不從,也跟著后退。 可就在二人退后的瞬間,一聲冷笑從那看似如常的區域中傳出,眨眼間,那里竟出現了如水面般的波紋漣漪,一道道身影,竟從那漣漪中急速沖出。 竟有十多人! 一個個修為不俗,在出現后,立刻直奔白小純。 白小純眼中殺機一閃,轉身時右手抬起,永夜傘立刻出現,八道銀紋,閃耀刺目,更有那詭異的笑臉,似若隱若現,眼看就要一戰,突然的,從那漣漪內,傳出了一個聲音。 “不可無禮!” 隨著話語傳出,四周那些沖向白小純的魂修,全部腳步一頓。 與此同時,從那漣漪內走出一人,這是一個青年,面色陰沉,身上穿著華貴長袍,眉心上有一個星痕閃動,正是周一星! 一股強悍的魂力波動,在他四周彌漫,這魂力與魂修的魂力不同,似更為深邃的同時,還蘊含了某種壓制之感,讓人一眼就能分辨出來。 尤其是他的手中,甚至還有一團幽火。 此火顏色多變,仔細一看,居然有九種顏色,白小純只是看了一眼,就心神狂震,他馬上就看出,此火……居然是…… 九色火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