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1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1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1)     

一念永恒486 全世界通緝白小純

趙龍瞪圓了眼,劉麗也是目瞪口呆,其他人也都紛紛神色大變,怔怔的看著在那里狂笑的白小純。 “情丹?”白麟也愣了一下,可還沒等他們開口,白小純就猛的袖子一甩,將面前那七八個丹爐,全部卷起,身體一晃,雙腿不死筋力,轟的一聲拔地而起,卷著丹爐,直奔長城。 “大肚獸,我白小純來了!”白小純目中露出強烈的光芒,呼吸急促卻不亂,度飛快,一路轟鳴,距離長城越來越近。 白麟目光一閃,壓下內心的驚疑,立刻邁步追了過去,至于趙龍等人,也都遲疑了一下,趕緊飛出,要去看看白小純這一次在如此恐怖的狀態中,弄出的丹藥,到底有什么效果。 很快的,白小純就臨近長城,身體一躍而起,直接就來到了城墻上,大吼一聲,直接將手中的這七八個丹爐,向著外面狠狠的一扔。 此刻的長城外,蠻荒的土著部落,那些巨人正與無邊無盡地魂海一起,正在動攻擊,尤其是這段日子,隨著丹爐失效,冤魂在控時,因沒有了威懾,變的更加輕松,也就使得那些煉魂師,可以將精力放在那些特殊的冤魂上,使得這戰爭,比之前進展了不少。 每天的轟鳴之聲,也多了數倍,而有冤魂作為輔助,土著死亡的人數也都減少,反之……五大軍團的壓力,也驟增起來。 那七八個丹爐正是在這一刻飛出,散炙熱的高溫,通體赤色,看起來極為驚人,似乎其內蘊含了恐怖之力,一旦爆開,必定驚天動地。 幾乎在那七八個丹爐飛出的瞬間,那些土著巨人,一個個下意識的緊張,但卻沒有出現驚慌,而是目不轉睛的凝望,與此同時,在距離此地有些范圍的荒原上,黑色祭壇中的黑袍老者,以及其四周的那些煉魂師、各部落大酋長,透過水幕親眼目睹這畫面。 “黔驢技窮,這一招,已經沒用了!”黑袍老者淡淡開口,神色冷漠,右手抬起掐訣一指水幕,頓時水幕扭曲了一下,緊接著,在那長城外的戰場上,立刻有十多尊有著圓球般身軀的大獸,咆哮中飛起。 這些圓球大獸身體立刻膨脹,目中露出不屑,猛的張開大口,狠狠一吸! 隨著它們的吸扯,立刻這七八個丹爐不穩,還沒等落下,就直奔這些圓球大獸而去,在這些大獸相互爭奪下,很快的,就被七八個圓球般的大獸搶到,吞了口中。 那些沒有搶到丹爐的兇獸,似很不滿,低吼咆哮了幾聲。 這一切,落在荒原黑色祭壇的老者目中,他微微一笑,目中露出輕視,與此同時,丹爐被吞這一幕,也被五大軍團的修士,再次看到。 白麟沉默,五大軍團的修士,也都紛紛暗嘆。 唯獨白小純,他冷笑的看著那七八個吞下了丹爐的大獸,目中閃動冰寒的厲芒。 “吃吧,你們多吃點才好!” 就在這時,悶悶的轟鳴聲,從那七八個吞下丹爐的兇獸體內傳出,它們的肚子一下子膨脹起來,可很快的就重新縮回,一切如常。 甚至這些大肚兇獸,還威脅般的向著長城低吼了幾聲,這才扭著身體,就要退后,自然有大量的土著巨人飛出,守護它們四周,而譏謔之聲,也在長城外的戰場上,從更多的土著巨人口中傳出。 “就這點本事么,這法寶,已經對我們沒用了!” “長城上的豆子們,你們還有其他手段么,這幾個丹爐,還喂不飽我們養的這些寵獸啊!” “真是愚笨至極,之前就沒效了,今天居然又扔出來!” 笑聲刺耳,讓每一個聽到的五大軍團修士,都狠狠咬牙,若非是天人有令,五大軍團只能固守,不可大量外出,那么他們一定會殺出去,讓這些蠻荒土著,血流成河。 白麟深吸口氣,一晃出現在了白小純的身邊,正要開口。 “很快,他們就笑不出來了,我起火來,自己都害怕。”白小純瞇起雙眼,喃喃低語,聽的白麟一怔,可還沒等他問,就在這時,突然的,那之前吞下了丹爐的七八個大肚兇獸,在彼此后退時,竟猛的一頓。 這七八個兇獸似神色有了變化,它們的雙眼竟在這一瞬,直接成為了紅色,身體控制不住的顫抖,更是從口中不斷地噴出粉色的霧氣,甚至全身上下,在這一刻都仿佛透出紅芒。 粗重的呼吸,從它們口中傳出時,更有嗷嗷的嘶吼,一樣回蕩天地,在蠻荒土著巨人紛紛詫異的同時,這七八個大獸竟猛的掙脫出四周土著巨人的守護,狂一般,在嘶吼中竟直奔那些巨人沖去。 甚至還有兩個,竟是紅著眼,大吼著沖向同類,而其他的,則是在這戰場上,不管是土著巨人,又或者是其他兇獸,只要是看到的,就立刻嗷嗷大吼的撲上去…… 全部情!! 尤其是這情丹,因在這些兇獸體內爆開,氣流無法外散,從而如經歷了四次煉化,使得威力之大,難以形容! 不管這些兇獸雄雌,都如有火爐在體內燃燒,失去了神智,徹底情,若僅僅如此也就罷了,偏偏它們的口中還有粉色霧氣擴散出來,那霧氣所過之處,對冤魂沒有什么影響,可對土著巨人而言,影響極大! 他們往往只是聞了幾口,就面色潮紅,一個個目中露出茫然的同時,也瞬間赤紅,大吼起來…… 一時之間,長城外,戰場上,各種光怪6離的混亂,比比皆是…… 慘叫之聲,凄厲之音,還有陣陣……蕩氣回腸的嘶吼,讓這整個戰場,徹底改變了,似乎不再是戰場,而是成為了混亂之地…… 之所以效果如此驚人,還有很大的原因,是因這情丹內,白小純還加入了致幻丹的藥方,甚至一些主要材料,他都不惜代價的去煉靈,這才使得煉制出的丹藥,具備如此驚人之力。 這一幕幕,讓長城上的五大軍團的修士,都身體狂震,心神轟鳴,直接駭然,震撼無邊,每個人都呆了,望著戰場,呼吸紊亂,心神內似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滔天大浪。 “這……這……” “他們……該死的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 “那是……什么丹藥,天啊!!” 無數的喧嚷,從五大軍團的修士口中傳出,無論是尋常的軍士,又或者十夫長,百夫長,甚至千夫長以及萬夫長,都毫無例外,在這一刻被戰場徹底震撼的失去了冷靜。 哪怕身為將軍的白麟等人,也都一個個腦海嗡的一下,呆愣住了。 甚至……就連高塔上的巨目頂端,此刻也光芒一閃,三眼老者陳賀山,他的身影也都出現,以其天人之尊,在親眼目睹了這一切都,他都不由得吸了口氣,看向白小純時,露出無法形容的古怪神情。 “這里……還是長城么?”此刻,所有人的腦海里,都忍不住浮現出了相似的茫然,與此同時,對于這一切的創造者白小純,這一瞬,他的名字,已經深深烙印在了所有人心中! “此生,決不能招惹這……恐怖的白小純!”在這無數人吸氣的同時,戰場上那混亂不堪入目的畫面,也被荒原上祭壇中的黑袍老者,以及那些煉魂師,還有各部落的大酋長,親眼目睹。 祭壇內外,一片死寂,所有的目光,都直直的茫然的看著水幕,沒有人說話,連呼吸聲都沒有。良久才有輕微的吸氣聲,慢慢的傳出,這吸氣聲越來越多、越來越重,到了最后,甚至已經開始有人顫抖不已。 半晌之后,一聲聲憤怒到了極致的怒吼,從祭壇內外,滔天而起。 “白小純!!!” “我蠻荒與你勢不兩立!!” “天殺的白小純,你你你……你不得好死!!!” “通緝!整個世界通緝這白小純,此人一定要死!!他若不死,將是我蠻荒最大的恥辱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