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2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2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2)     

一念永恒473 你也欺負我

白小純耷拉著臉,看著白麟遠去后,又看向李宏明。 李宏明似笑非笑,掃了眼白小純,干笑一聲。 “小純,恭喜你被軍主看重,親自征來加入我剝皮軍,要知道能被軍主親自征用,這可是莫大的榮耀,多少年來,軍主也只征用過三個人而已,你是第四個。” 白小純心底悲戚,他不想成為第四個……可如今沒有辦法了,只能認命,苦笑的跟著李宏明離開了側門。 白小純一步一回頭,看著那近在眼前,可又遠在天邊的側門,他覺得自己失去了自由,失去了人生,失去了夢想…… “為什么會這樣……”白小純內心連連嘆息,自怨自艾的隨著李宏明去領取了一套紫色的戰甲,雖說穿在身上后,他整個人看起來英武了不少,可白小純依舊是開心不起來。 一路上李宏明更熱情了,不斷地介紹剝皮軍的歷史,說的極為詳細,白小純無精打采的聽著,直至來到了白麟要求白小純所去的……工甲閣。 這是一處足有上百個單獨的閣樓被圈在一起的區域,此地守護森嚴,李宏明身為千夫長,進入這里也要被層層審查之后,才被放行。 “工甲閣,是我剝皮軍的重地之一,只有煉藥、煉符以及煉寶方面的大師,才可以居住在這里。” “小純你很被軍主看重啊。”李宏明感嘆道,走入這工甲閣后,白小純也察覺到了這里與其他地方不一樣,更為幽靜不說,甚至靈力居然都隱隱蘊含。 這一幕,讓白小純很是驚奇,不過途中遇到了一些在這工甲閣內的修士,大都神情倨傲,李宏明上前拜見時,這些人如沒有看見一樣,毫不理會。 這就讓白小純生氣了。 “有什么了不起的!”白小純看到李宏明被冷落,說了一句。 “小純,這些人都是大師,戰爭一切所需,都需要他們來供應,無妨的。”李宏明哈哈一笑,安慰幾句,直至將白小純送到了工甲閣內的第七處閣樓后,李宏明笑著開口。 “小純,我只能送你到這里了,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,你有什么事,就來找我。”李宏明又叮囑了幾句,這才轉身離去。 白小純怏怏不樂的目送李宏明遠去,這才轉身,踏入這為他準備的居所,此地范圍不小,占地足有數千丈,除了一棟三層閣樓外,四周則是龐大的院子,這院子青石鋪路,很是整齊,散出微弱的靈氣,使得修士在這里,即便是天地靈氣稀薄的近乎感受不到,可有這靈石滋潤,會好過不少。 查看一番,即便白小純不想在長城駐扎,可還是覺得這居所非常不錯,甚至不遠處還有一片被開辟出的湖泊,湖水清澈。 這在長城內外,是很難見到的,與白小純這一路上所看到的黑水比較,這清澈的湖水,讓他不由得心神都安靜了不少。 “罷了,只能留下了。”白小純嘆了口氣,來到湖泊旁坐下,琢磨著自己未來的路,看著湖水內,有三條金色的鯉魚,正在游走,這些鯉魚須子很長,一看就活了不少歲月,且身體時而半透明,顯然絕非凡品,而是可以入藥之物。 “在這里養龍魚……此魚差不多有甲子歲月了,外面極為罕見,是煉制魚龍丹的主藥。”白小純多看了幾眼,想著一路走來看到的那些閣樓,都有牌號,數字越小,則院子更大,顯然環境與配備,也更齊全。 如他所在的這七號閣樓,應該是整個工甲閣內的頂尖庭院了,這龍魚,自然也是屬于這庭院所有,如今,可以說是屬于白小純了。 “不過按照記載,龍魚群居才對,怎么只有三條?”白小純有些詫異,也沒多想,繼續思索時,忽然他神色一動,猛的抬頭,立刻就看到在他隔壁的庭院內,竟有一道身影,呼嘯而來,不知用了什么方法,竟沒有觸發禁制,直接飛躍到了白小純的院子內。 那是一個神色高傲,模樣削瘦的老者,修為結丹后期的樣子,剛一踏入,他就看到了白小純,愣了一下,沒有說話,直接走到湖邊,當著白小純的面,竟右手抬起向著湖水內一抓,一把就抓起了一條龍魚,轉身就走。 白小純愣了,他從來沒見過如此目中無人之輩,明明看到自己在這里,居然裝作沒看到,當著自己面抓走寶魚。 他本就因被強行留下而郁悶,此刻起身怒道。 “你干什么!” “煉藥。”老者沒有停頓,繼續前行。 “被軍主欺負也就罷了,你也來欺負我?!”白小純心底的憤懣徹底爆發,目中露出冷厲之芒,右手抬起隔空一抓,眉心第三目瞬間打開,紫光轟的一聲擴散開來,那老者面色一變,想要后退,卻來不及了,勉強阻擋一下,轟鳴中,老者手中的龍魚,直接被白小純隔空一把抓了回來,扔回了湖水內。 白小純袖子一甩,他此刻也明白了,這里的龍魚之前必定不少,不過都是被人這么取走了,很有可能,都是這老者所為。 那老者面色難看,退后幾步,盯著白小純,忽然冷笑起來。 “老夫在地字八號庭院居住多年,還從來沒看到如此狂妄之人,這地字七號庭院的龍魚,老夫想取就取,至于你,區區小娃,我看你能在這里猖狂多久!” “聒噪!”白小純本就心煩,聽到這句話后,身體向前一步走出,寒氣猛然爆發,頓時這四周瞬間籠罩冰寒之中,湖水更是咔咔聲下直接冰封,他的身影如瞬移一樣,直接就出現在了老者的面前。 老者面色一變,想要后退,可白小純近乎瞬移,剎那出現后,右手握拳,直接一拳轟出,這一拳,甚至夾雜了白小純一縷人山訣之意,仿佛山峰壓頂,轟鳴間,那老者噴出鮮血,身體猛地后退,慘哼中,直接倒退出了數百丈外。 “滾,此地龍魚,從此之后,姓白了!”白小純冷聲開口,那老者目中露出怨毒,頭也不回,轉身就走。 打發了這目中無人更無理取鬧的老者,白小純的心情才舒緩了一些,坐在湖邊,時間慢慢流逝,很快就到了黃昏。 看著夕陽散發出昏暗的光芒,白小純皺著眉頭,正要起身時,忽然轉頭看向遠處天空,幾乎在他看去的瞬間,天空上有幾道長虹,如奔雷一樣呼嘯而來,直奔白小純所在之地。 剎那降臨,露出了三道身影,當首之人,正是穿著一身黑袍的白麟,他面無表情,走向白小純。 在他的身后,還跟著兩個老者,這二人身上煞氣彌漫,竟都是元嬰修為,隨著白麟走來時,目光落在白小純身上,不斷打量,似很驚奇的樣子。 “拜見軍主。”白小純眼看三人到來,立刻起身,眼巴巴的看著走來的白麟。 “可還習慣這里的環境?”白麟看了看白小純,淡然問道。 “那個……還好吧,就是太安靜了。”白小純眨了眨眼,小心的說道。 “林濤,安排一些侍女過來,負責白小純日后的起居。”白麟聞言,回頭看了眼身后左側的老者。 那老者點頭,立刻取出玉簡傳令下去。 白小純一怔,琢磨著自己一句話,居然這么好用,正想著再說些什么時,白麟看著眼前清澈的湖泊,緩緩開口。 “長城存在的歲月,比星空道極宗,還要久遠……你能想象的到,在這座城池內,在若干年前,有多少修士于此處征戰,于此處抵抗蠻荒么……” “太多太多了,鐵血堂五大軍團,也只是這幾萬年才駐扎在此地而已。” “一代代人來了,隕落了,離去了,可長城還在。” “如今的長城內,五大軍團,雖有競爭,可彼此還算和睦,分別負責不同區域,守護長城,阻止蠻荒踏入。”白麟目光從湖水上抬起,看向遠方的天地,悠悠說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