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1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1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1)     

一念永恒472 征你十年

這聲音充滿了威嚴,似帶著某種言出法隨之力,仿佛一言九鼎,讓人聽了后,會不由自主的撼動心神。 隨著聲音的出現,一個穿著黑色長袍的中年男子,前一刻似還在遠處,可下一瞬,似乎只是邁出一步,就直接出現在了白小純的面前,阻擋了他要離去的路。 “啊?”白小純睜大眼,呆呆的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這個身影,對方出現的太快,似乎聲音還在耳邊回蕩時,此人就極為突兀的,如生生擠入到了自己的視線里。 披肩的黑,俊美的容顏,雖是中年,可那一身奇異的魅力,不但沒有減少,反而更為沉淀,尤其是目中的深邃,仿佛蘊含了星空,使得白小純只看一眼,就內心震動起來。 此人看似衣著隨意,可他站在那里,仿佛與天地隱隱融合,雖不如真正的天人可以時刻都處于天人合一的狀態,但顯然也能揮動天地之力為己用,展現出威力無窮的戰力。 這不是天人境界,而是元嬰大圓滿后,又感悟了一定程度的天地法則,達到的一個階段……準天人!! 白小純呼吸為之一凝,愣愣的呆在那里。 這一切說來話長,可實際上只是一句話的時間,李宏明在看到這中年男子后,面色一變,神色瞬間肅然無比,甚至目中閃現著他自己沒察覺的狂熱,猛的抱拳,恭恭敬敬的深深拜下。 “拜見軍主!” 在聽到這四個字的剎那,白小純心里咯噔一下,內心頓時悲呼一聲,猜到了此人的身份,畢竟能被李宏明叫做軍主,且出現在這里的,顯然只能是……剝皮軍的將軍! 于是趕緊也抱拳一拜。 “拜見軍主。” “我問你,你真的想加入剝皮軍么?”黑衣男子平靜的看著白小純,再次問了一句。 白小純叫苦不迭,此刻內心糾結,心底對于自己之前的話語,后悔得不得了,眼下被對方這么盯著,他趕緊開口。 “那個……我不……”白小純還沒等說完,突然的,那黑衣男子眼中猛的露出逼人的精芒,炯炯的盯著白小純。 “嗯?”一股滔天的煞氣,從他身上轟然爆,如同化身怒浪,而白小純成為了這怒浪中的孤舟,似要被覆滅。 “想清楚,再回答。”黑衣男子平靜開口,話語卻如天雷,一字字轟入白小純心神內。 在這無法形容的壓力下,白小純身體一顫,這一下,是真的要哭了,眼圈都有些微微泛紅,他可以感覺到,若自己說不加入,那么等待自己的,很可能將是生死一擊。 “那個……我是質子啊……我的身份敏感……”白小純緊張的咽下一口唾沫,急忙開口。 “質子?”黑衣男子一怔,右手一翻,手中出現了一枚玉簡,仔細的看了看后,他沉思起來。 白小純心臟加跳動,暗自忐忑,琢磨著自己是萬萬不能留在這里,此地太危險了,若自己留下了,小命早晚會沒。 可很快的,白小純就絕望了,那黑衣男子沉吟少頃后,收起了玉簡,淡淡開口。 “無妨,既然你自己希望留在這里,那么質子的身份,白某為你解決,就這么定了,從今天起,你就是我剝皮軍的一員!” 白小純聞言頓時傻眼了,他眼看對方要走,連忙高呼。 “我是天驕,星空道極榜排在前十,我有自由……” “天驕更好!”黑衣男子頭也不回,聲音傳出,斬釘截鐵。 “我……我不想加入這里啊,我反悔了還不行嗎?。”白小純自怨自艾,不甘心的再次高呼。 “反悔也沒用,你被征用了,任期十年。”黑衣人腳步一頓,淡淡開口時,右手抬起一揮,立刻他的手中出現了一枚紫色的令牌,這令牌上赫然刻著剝皮的圖騰,看起來殺氣騰騰,很是恐怖。 “我身為長城五大軍團之一的軍主,有權利征用任何人,加入軍團,你的丹藥不錯,對長城有幫助,白某直接告訴你好了,白小純,今天你留也得留,不留……也得留!” 黑衣男子不容分說,袖子一甩,看向李宏明。 “李宏明!” “屬下在!”李宏明猛的抬頭,大聲開口。 “帶他領取軍甲,送他去工甲閣!”黑衣男子交代完,也不管白小純什么心情,轉身走向遠處。 白小純欲哭無淚,尤其是此刻隨著黑衣男子話語傳出,這四周居然快的出現了數十個殺氣騰騰的修士,這些修士一個個都經歷諸多戰役,每一個目中的深處,都有濃郁的紅芒,看的白小純心驚肉跳,不由得一個激靈。 顯然,若是白小純敢拒絕,那么下一瞬,這些人就會立刻出手,不死不休! 白小純內心悲憤,更有深深的后悔,知道自己這一次出風頭過頭了…… “若能有重來一次的機會,我一定不去出風頭……”白小純愁眉苦臉,看著遠處就要消失的黑衣男子,他狠狠一咬牙,似豁出去了。 “軍主!”白小純大吼一聲。 這吼聲如天雷轟鳴,讓四周之人都目光瞬間凌厲,李宏明更是焦急,生怕白小純這里冒犯了白麟,他了解白麟,那可是殺人不眨眼之輩,無論是對土著,還是對修士,都是如此,整個剝皮軍軍法極其嚴格,于是趕緊向白小純使眼色。 遠處的白麟,腳步第二次停頓下來。 “你有何事!”白麟緩緩轉過身,目光如冰寒,看向白小純時,白小純立刻心神震動,有種如置身隆冬之感。 不但他有這種感覺,李宏明與四周的那些修士,也都感同身受,忍不住心驚肉跳。 “你讓我加入剝皮軍可以,但要和我說說待遇啊。”白小純灰心喪氣,覺得對方那目光太可怕了,于是語氣一軟…… 聽到白小純語氣軟了下來,李宏明松了口氣,他了解白麟,深刻的知道對方喜怒無常,若真是白小純把他招惹了,不管白小純什么來頭,白麟想要滅殺,整個長城,只有天人可以阻止。 “征用十年,每年待遇是你在星空道極宗的五倍!至于其他獎勵,你拿戰功去換!”白麟冷冷開口,正要轉身。 “軍主!!”白小純再次大喊一聲。 這一次,李宏明都內心哀嘆了,他覺得白小純膽子實在太大了,這要是換了他自身,絕對不敢如此一而再的開口。 不但是他有這個感覺,四周其他的修士,也都如此,看向白小純時,都隱隱覺得……白小純的膽子,不小。 這一次,白麟深吸口氣,身上的煞氣,層疊爆,整個人頭飛舞,四周有氣浪轟鳴擴散,天地色變,風云卷動中,他緩緩回身,如同魔神一般,盯著白小純,一言不。 他越是這樣,那隆冬的感覺就越強烈,甚至剝皮軍所在的這片區域,似乎在這一刻都寂靜了…… 白小純內心震顫,他也不想喊,可覺得這個時候,自己要是不提出一些條件,以后就沒法開口了,于是硬著頭皮,趕緊開口。 “我還有兩個護道者,他們是我的好兄弟……負責保護我的安全,那個……他們孤零零的在外面很可憐,能不能把他們也叫來?”白小純眼巴巴的說道。 這番話若是能被宋缺以及神算子聽到,他二人必定噴出一口老血,咒罵不斷,這種加入軍團的事情,成為長城守衛,時刻面臨生死,他們但凡有些理智,都絕不會同意……也萬萬想不到,自己等人都已遠走高飛了,可白小純這里居然還這么牽腸掛肚…… 遇到這種事,竟還能想著帶著他們一起…… 可同樣的話,因他們對白小純不了解,此刻落入李宏明以及白麟耳中,意義就不一樣了,在他們感覺,這是白小純擔心自己留在了長城,無暇照顧他人,他的那些護道者般的好兄弟,因失去了他,在外會有麻煩,這是白小純重情的表現。 再聯想白小純這里,頂著如此大的壓力,甚至不惜在白麟的煞氣下,也要說出這句話,就更突顯出了白小純的重情重義。 想到這里,白麟的神色緩和下來。 “他們不可以,不過……白某可以給你一個承諾,你若立下大功,自己就可以去征用你的兄弟成為剝皮軍的一員!”說完,白麟一晃,不給白小純繼續開口的機會,剎那消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