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7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7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7)     

一念永恒470 誰說我怕了

在李宏明解釋魂修與煉魂師的同時,那黑色戰馬上的灰袍人,右手抬起,向著長城一指,立刻那十多個巨大的魂帝,就咆哮而出,直奔長城,與此同時,四周的兇獸,也都跟隨。 并非所有的魂都凝聚在了一起,還存在了大量沒有融合在一起的冤魂,簇擁著魂帝,一同沖出。 還有半空中的那些全身黑色,有閃電環繞的特殊之魂,以及手持法器之魂,盡數飛出,一時之間,大地震動,排山倒海! 甚至那些土著,也都一個個嘶吼中踏地而起,殺向長城,唯獨這灰袍人以及他身邊的那七八個魂修,一動不動,冷眼看著這一切。 戰爭,似有些升級,再次上演,轟鳴之聲驚天動地,殺戮之音回蕩四方,趙天驕看著戰場,耳邊回蕩李宏明的話語,對于蠻荒,他雖了解,可顯然不如李宏明這樣親身感受,且在戰場多年的修士,知曉的更多。 白小純舔了舔嘴唇,目光落在那幾個魂修以及灰袍人身上,與趙天驕不同,白小純對于蠻荒的接觸,在很早之前就有過,結合他所了解的事情,李宏明的話語,在他的心中,成為了另一個解釋。 “蠻荒內,無論是冤魂還是土著,都并非真正的主宰,真正的主宰……是當年那些被逼逃入蠻荒,修生養息的……所謂逆賊!” “這些人當初應該數量不是很多,可多少年來的繁衍,得到了很好的發展,且在這貧瘠的地方,他們只能吸收魂元來修行,所以才有了魂修之說。 至于煉魂師……這應該是魂修中的佼佼者,又或者是如煉藥,煉法寶一樣?”白小純若有所思時,一旁的陳月姍卻皺起眉頭。 “既然魂修強悍,而煉魂師又稀少,那么為何他們還會出現,就憑這幾個人,便敢與挑戰長城?他們就不怕我星空道極宗強者出手,將他們直接滅殺不成!” 這個問題,不僅僅是陳月姍有疑問,趙天驕一樣想問,白小純聽了后,也看向李宏明。 李宏明沒有說話,而是右手抬起,他手中拿著一枚玉簡,似下了一道命令,很快的,這一段長城區域內,有超過十個巨大的如長弓般的法器,瞬間散發出驚人的波動,轟鳴中,有十多道光柱呼嘯而出。 所過之處,虛無扭曲,直接穿透了幾個魂帝的身體,使得那些魂帝發出凄厲的慘叫崩潰后,這些光柱勢如破竹,摧枯拉朽般,又毀滅了幾個土著以及特殊的魂,最終凝聚在了那煉魂師的身邊。 巨響滔天,轟鳴回蕩,這十多道光柱之強,足以毀滅元嬰修士,可如今,卻碰觸那煉魂師時,這煉魂師以及其四周的魂修,他們的身影竟然模糊起來,如鏡面一樣,咔咔碎裂,最終消散。 可顯然,他們沒有死亡,更清晰的表明他們出現在這里的,竟不是真正的身體,而是一種術法的折射! 這一幕,讓陳月姍一愣,趙天驕目光收縮,白小純睜大了眼,覺得不可思議。 “曾經的我,在剛剛來到長城時,也有這樣的疑問,那個時候沒有人告訴我答案,直至我慢慢的自己明悟出來。”李宏明淡淡開口,沒有絲毫意外,似早就知道會是這個樣子。 “你了解蠻荒么?”李宏明看向陳月姍。 “蠻荒的范圍之大,比我們通天河的范圍,還要磅礴,你可知道,那里的冤魂無邊無際,累計無數萬年之久,那里的土著一個個從出生開始,就天生神力,成年后,有的可以高達千丈,如真正巨人!” “蠻荒內,兇獸之多,駭人聽聞,而你可又知道,蠻荒要面對的,不是我們星空道極一宗,而是……整個通天河流域的所有宗門!” “而天人……并不僅僅我們這里有!半神,也并非只有我們具備!” 白小純聽著李宏明的話語,又看著之前煉魂師等人所在的地方,還有此刻長城外轟鳴滔天的廝殺,他覺得外面太可怕了。 正心底唉聲嘆氣,覺得自己怎么到了這么一個地方而感慨時,趙天驕仰天大笑起來。 “蠻荒如弱,則外出歷練又有何意義,蠻荒內藏龍臥虎,對趙某而言,才可作歷練之用!況且,蠻荒雖強,有天人,有半神,可我們有天尊! 天尊在,蠻荒就永遠是蠻荒,永遠要被長城阻擋在外,休想沾染通天海!”隨著趙天驕開口,他的身上戰意盎然,前所未有的強烈起來,一身氣勢崛起時,李宏明也大笑。 “不錯,我們有天尊,蠻荒只能,也必然注定要被阻擋在外,多少年來,一向如此!”李宏明笑聲回蕩,看向趙天驕時,目中露出強烈的認同。 二人對望,紛紛大笑時,趙天驕側頭看了眼白小純,看出了白小純的緊張。 “小純,看見如此多的魂,聽到了蠻荒居然這么強悍,你怕了不成?修行本是逆天之事,我輩修士,就應該叱咤殺場,方可成就自身無上大道!” 白小純一聽這話,看到李宏明與趙天驕,似此刻都有了一些英雄氣概的樣子,他覺得自己不能慫了,于是一瞪眼,挺起胸膛,狠狠一拍,發出咣咣的聲音。 “我怕了?” “誰說我怕了,這些小小魂,我白小純要滅它們,輕而易舉!”白小純說著,看了眼長城外那些呼嘯而來,如排山倒海般的魂潮以及其中的那些咆哮的魂帝,為了讓自己的話語更有說服力,為了讓其他人知道,他白小純絕不是怕了,于是一拍儲物袋,直接取出了一枚凝魂丹…… 拿在手中,很是不屑的向著長城外,直接扔了出去。 “給我收!” 在扔出丹藥后,白小純站在那里,右手抬起掐訣,向著丹藥一指。 那顆丹藥飛出長城,落在了下方的魂潮之中,可還沒等落地,隨著白小純的一指,頓時這丹藥轟的一聲,自行的崩潰爆開! 在丹藥爆開的剎那,立刻就散出一股驚人的吸力,這吸力之大,剎那間就擴散四周,仿佛化作了一個黑洞,直接覆蓋了方圓數百丈的范圍。 這數百丈范圍內,那些冤魂正在嘶吼著要沖向長城,可它們的嘶吼眨眼間就扭曲,這一段長城上,此刻所有的剝皮軍的修士,一個個都睜大了眼,看到了讓他們覺得不可思議的一幕。 只見那數百丈范圍內的所有冤魂,竟全部都身體不受控制般,直奔丹藥爆開的地方呼嘯而去,一縷縷冤魂,似乎還沒等它們自身反應過來,就剎那凝聚到了一起,眨眼間,這數百丈內,居然……空了! 遠遠一看,在這密密麻麻的魂潮中,這突然出現的數百丈空曠,極為顯眼,使得此地所有人,全部注意到。 他們一個個瞪大了眼,更是看到那些冤魂被吸走后,凝聚成了一個頭顱大小的魂球,掉在了地上時,還可以看到足有上萬的冤魂,被擠壓在那魂球內,正在發出凄厲的嘶吼,試圖掙扎,但卻于事無補,根本就無法逃出絲毫。 這一幕,不但讓這段長城上的修士愣住,就連戰場上的那些土著,也都一個個大吃一驚,倒吸口氣,甚至四周其他的冤魂,也都紛紛本能的停頓下來。 即便是那幾個龐大的魂帝,也都呆滯了一下…… “這……這……”李宏明腦海嗡的一聲,白小純之前取丹的舉動在他看來就是死要面子,但此刻卻令他目瞪口呆,整個人都有些懵了。 趙天驕也是眼睛睜的老大,呆呆的看著那數百丈空曠的區域,看著那上萬冤魂的掙扎,他不禁吸了口氣,扭頭看了眼白小純,神色有些意外。 陳月姍,還有另外那幾個追隨者,也都內心狂震,尤其是陳月姍等人不由得想起了白小純當日在青色彩虹上的一幕。 “天啊……這是怎么回事!” “方才……方才他扔出的是什么法寶!!” “前所未見,聞所未聞,居然能對冤魂起到如此驚人的作用!!” “他是誰!!”這段長城上的剝皮軍修士,在短暫的死寂后,頓時嘩然起來,紛紛看向白小純,目中露出探究之芒,更多的是不可思議。 眼看自己隨手扔出的丹藥,不但具備效果,而且還引起了四周人的轟動,白小純頓時精神一振,財大氣粗的索性拿出一大把聚魂丹,天女散花一般,大吼一聲,直接扔出同時掐訣。 頓時戰場上轟鳴之聲不斷傳出,很快的,大量的冤魂凄厲的尖叫中,一片片區域空曠了……就連一個魂帝,也被丹藥轟在身上,直接被吸干了…… 這一幕幕,讓所有人,立時靜默隨即嘩然再起,震撼驚天。 眼看效果如此之好,白小純頓時抖了起來,干咳一聲,美滋滋的抬起下巴,小袖一甩。 “誰說我怕了?我白小純彈指間,就可讓這些魂灰飛煙滅!我怕它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