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8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8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8)     

一念永恒436 戰公孫婉兒

這一按之下,白小純寒門養念訣立刻運轉,從他體內的金丹中,立刻迸發出了濃郁的中寒之氣,這寒氣扭曲了虛無,驀然散出,直奔來臨的四色冰花而去。 剎那碰觸,轟鳴之聲立刻傳遍四方,冰花的花瓣有三片,直接成為了飛灰,可那最后一片,卻龐大了數倍,如同冰刃,直接撕開了白小純的寒氣,直奔他呼嘯而來。 速度之快,剎那臨近,白小純面色變化,他的中寒之力,竟在碰觸冰花后,被吞噬了小半過去,此刻那冰刃剛剛靠近,散出的寒意就讓白小純全身血液都要冰凍,好在白小純體內除了天道金丹外,還有不死金剛丹,此丹猛的震動,激發了白小純的肉身之力。 在那冰刃臨近的一瞬,白小純低吼一聲,右手握拳,向著來臨的冰刃,直接一拳轟出。 巨響滔天,冰刃咔咔聲下,直接碎裂開來,四散時,白小純噴出一口鮮血,右手顫抖,血肉模糊,可他知道自己不能后退,身體一晃,竟直奔公孫婉兒雕像而去,與此同時寒氣散開,籠罩四方,白小純邁步間,剎那借助寒影,直接瞬移。 出現時,赫然在了面無表情的公孫婉兒的身邊,左腿抬起,不死筋凝聚肉身之力,轟的一聲,狠狠的一腳掄過。 可就在白小純出手的瞬間,公孫婉兒看都不看一眼,只是左手抬起掐訣,向著眉心一指,這一指之下,頓時一股比之前還要驚人的寒氣,從她身上轟然爆發,向著四周瘋狂的擴散。 所過之處,似乎虛無都被冰封,咔咔聲下,如同這天地都要成為冰塊,更是在公孫婉兒雕像身后,凝聚出了一只巨大的冰手,向著白小純一把抓來! 使得白小純掄起的一腳,其肉身之力提前爆發,巨響驚天時,那冰手竟只是崩潰大半,沒有完全碎開,依舊一把抓來! 白小純被反震,鮮血噴出,他目中露出兇殘,竟不顧自身傷勢,再次依靠寒影瞬移。 可剛剛展開,白小純面色一變,察覺到隨著公孫婉兒的寒氣散開,這天地間形成了一股封印之力,如被阻隔,連同他的冰寒之影,也都在這一刻,似被封印,無法瞬移。 與此同時,那并未完全崩潰的冰手,竟飛速的恢復,甚至不斷的擴大,眨眼間,竟化作了百丈大小,向著白小純這里,轟轟而來。 至于公孫婉兒,從始至終,白小純這里竟都無法靠近絲毫,此刻她站在那冰手后面,正冷冷的看著白小純。 眼看這冰手臨近,甚至僅僅是呼吸的時間,竟擴大到了千丈,白小純雙眼收縮,他知道這么下去不是辦法,這場斗法從開始,他就落在了被動,若無法逆轉,這一戰必定失敗。 “比寒氣么……我就和你比一比!”白小純焦急張大胖的安危,若是他無法戰勝公孫婉兒的雕像,就無法踏入紫色彩虹,此刻整個人低吼一聲,深吸口氣,立刻他體內金丹的寒氣,被大量的抽出,直接涌現全身,凝聚在他的右手上。 使得他的右手,幾乎成為了深藍色,向著地面狠狠一按! “寒,山!!”白小純咆哮一聲,轟鳴間,他體內的寒氣直接爆發出來,涌入地面后,一座冰山在他的面前,驟然凝聚,四周的寒氣更是冰封一切。 在那冰手來臨的一瞬,那座冰山也到了數百丈的高度,直接就與冰手撞到了一起。 “爆!!”白小純眼睛赤紅,體內的寒氣在這一刻全部都釋放出來,他的經脈都在刺痛,他的身體似乎沒有了知覺,積累下金丹內的寒氣,此刻轟然擴散,這是不惜代價,這是不遺余力,這更是一種類似同歸于盡的瘋狂! 使得那冰山瘋狂的膨脹,直接到了千丈,在與冰手碰觸后,傳出了一聲震動這片世界的滔天轟鳴。 轟轟轟! 冰手崩潰,冰山碎滅,一股沖擊之力向著四周轟隆隆的擴散,白小純首當其沖,噴出鮮血,身體倒卷時,公孫婉兒的雕像,第一次的……在白小純這近乎瘋狂的舉動下,被波及到了身軀。 她全身一震,咔咔聲中,身體上赫然出現了一道觸目驚心的裂縫,這裂縫從眉心開始,蔓延到了嘴角,看起來很是恐怖。 這一戰,只是剛剛展開,可二人之戰的驚心動魄,讓外界觀望之人,全部都凝重無比,尤其這是公孫婉兒剛剛成為前十不久,正是風頭正盛之時,而白小純已金丹中期的修為,竟只是略落下風,這一幕,立刻讓外界,全部轟動不已。 “金丹中期與后期一戰!這白小純……藏的真深!” “他是寒氣,公孫婉兒也是寒氣,這二人之戰,相互難以克制,就看誰更高一籌了!” “沒想到,這白小純……竟能走到這一步!” 甚至星空道極榜上,排名在前百之人,也都在聽說了此事后,紛紛動容,全部都放棄了自身的修行,立刻觀望起來。 畢竟這種程度的斗法,平日里不多見,甚至排名在前十之列的巨擘之修,也都有那么幾人,在各自的洞府內,凝神關注。 藍色彩虹戰場上,白小純氣喘吁吁,擦去鮮血,盯著公孫婉兒的雕像,當年在靈溪宗時,白小純曾與公孫婉兒交戰,當時對方也曾施展寒氣,只是如今再戰,對方的寒氣之鋒,讓白小純這里很是心驚。 他不知對方的寒氣是如何修行,可不管過程如何,從結果來看,竟隱隱超越自己的中寒,除此之外,二人修為也有很大關聯,畢竟自己只是金丹中期,雖距離后期只差一絲,可依舊還是中期。 而公孫婉兒的雕像此刻展現出的修為波動,赫然是……結丹后期! “不管如何,這一戰,我一定要勝!”白小純目中寒芒一閃,他的寒氣此刻已全部展現,借助那類似同歸于盡般的瘋狂行為,終于傷到了對方,改變了之前的被動局面,此刻要去搶奪先機。 他身體一晃,左腳在地面狠狠一踏,肉身之力轟然爆發,化作了極致的速度,直奔公孫婉兒雕像,同時右手一拍儲物袋,立刻一把把飛劍呼嘯而出,這些飛劍都是煉靈數次之寶,在飛出時,更有一道烏光閃耀,正是逆龍角! 以逆龍角為中心,其他飛劍輔助,形成了劍雨,彼此交錯,如同劍陣,直奔公孫婉兒雕像,白小純速度極快,右手兩指已伸開,有黑芒閃耀,正是他的碎喉鎖! 可就在那劍陣臨近公孫婉兒雕像的剎那,這雕像雙目內幽芒一閃,竟抬起右手,抓住自己的后脖,狠狠一拽之下,竟從身后抽出了一把……仿佛脊柱般的……骨劍!! 這骨劍一出,仿佛有無數凄厲的魂在嘶吼,讓這整個藍色彩虹的區域都震動起來,更是讓白小純這里,剎那間就升起了強烈的生死危機。 外界眾人,更是驚呼嘩然。 與此同時,公孫婉兒雕像的右手,拿著骨劍,沒有半點遲疑,向著來臨的白小純以及那大量的飛劍,狠狠的一劍斬去! 這一斬,似要撕裂虛無,碎滅天地,一劍落下,仿佛這四周都成為了黑色,唯獨此劍的骨白之芒,成為這世界唯一的色彩。 那一把把飛劍,剎那間崩潰碎裂,就連逆龍角,也都只是堅持了一下,雖沒崩潰,可卻裂了一道縫隙,倒卷而去,雕像手持骨劍勢如破竹,帶著一股驚人之力,直奔白小純! “這就是你的殺手锏么!”白小純雙眼收縮,右手一拍儲物袋,立刻一枚黑色的鱗片,剎那飛出,阻擋在了骨劍之前,與此同時,他沒有半點遲疑,深吸口氣后,雙手猛的抬起,向著兩邊狠狠一按,目露奇異之芒,口中輕吐。 “水澤!”未完待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