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8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8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8)     

一念永恒400 缺兒是你

遺跡地宮的入口,存在了不少的碎石,與四周的沙漠不一樣,仔細一看,在那片碎石內,似乎存在了一個殘破的大門。 走過此門,就可以踏入地宮。 而在這大門外的旁邊,正是青龍會的客棧所在,數十個龐大的涼棚內,此刻熙熙攘攘,修士眾多。 有的正在計算收獲,有的則是買下靈茶后,直奔遺跡,畢竟此地的規則與天空會還是有些不一樣的,雖只是收取一成收益,可在進入時,還是需要花費十個貢獻點,去買一杯靈茶。 雖是如此,可總體來說要比天空會良心太多,所以空城的修士也都沒有排斥,更重要的是,能有自己的私人之地,這本身就是一種威懾。 而關于青龍會魁的種種傳聞,也都讓很多人內心敬畏,不愿得罪。 此刻,在這數十個涼棚都忙碌時,宋缺從遠處從容而來,神色冷漠,全身上下煞氣彌漫,這是他這一年來外出形成的習慣,往往自己這個樣子時,很多事情都會好辦一些。 他沒打算踏入涼棚,而是準備進入遺跡內考察一番,可剛一靠近,正要繞過涼亭時,立刻就被青龍會的一位修士,上前攔住。 “這位道友,還請買一杯靈茶。”這青龍會的修士是一個青年,此刻含笑抱拳,客氣的開口,此事是陳曼瑤定下的規則,讓所有青龍會的人,都要對來往修士客氣一些。 畢竟他們占據這里,本就是會引起別人眼熱,哪怕是減低了收益,也需客氣,當然了,若是遇到那種不開眼的,青龍會也讓他們知道,不是什么人,都可以來鬧事的! “買什么靈茶?”宋缺一愣,隨即不悅,可一想到天空會的勢力,便忍了下來,右手抬起一揮,將天空會的令牌在對方面前一晃。 “看到了么,我有令牌!”他話語一出,四周一些來往之人也都聽到,紛紛看了過來,一個個神色古怪。 青龍會的青年,聞言一笑,沒有介意,他們青龍會占據這里后,如眼前這樣的明顯是剛剛從外面回來,還不知道狀況的修士,遇到了不少,此刻他含笑抱拳,溫和的解釋。 “不好意思道友,這枚令牌是天空會的,可此地已經不屬于天空會了,而是屬于我們青龍會,規則也都改了。”青年不厭其煩的將規則重新說了一遍后,宋缺這里面色漸漸變化,他的目中更有一絲錯愣。 這令牌,是他花費很大的代價買來,其作用是天空會免除幾次三成收益的收取,可眼下,他一聽到這令牌居然無效,宋缺頓時傻眼。 “這怎么可能,天空會如此龐大,你們……這里……”宋缺呼吸急促,很是焦急,若是這令牌無效,那么他的損失就太大了,甚至對這一次的黃袍弟子的晉升,都有影響。 “你們不能這樣,這枚令牌我花費了極大的代價!!”宋缺著急,全身煞氣轟然散出,他本就脾氣不小,此刻這么一急,言辭也都凌厲起來。 四周的修士紛紛讓開,有不少都露出看熱鬧之意,更有一些天空會隱在人群內中的修士,一看此事,立刻就起哄。 “青龍會要給出一個說法!” “沒錯,我的令牌當初也花費了不少的代價,豈能說無效就無效!” 眼看如此,青龍會的青年面色立刻陰沉下來,冷哼一聲。 “滾出去,再鬧事,休怪我青龍會不客氣!” 宋缺這一年來出生入死,殺機稍碰就出,此刻眼中寒芒一閃,假丹修為頓時散開,形成了一股風暴在四周橫掃時,他的目中露出精芒,向前一步走出。 青龍會青年面色一變,此地吵鬧之聲頓時高漲,眼看一觸即,可就在這時,突然的,一個詫異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。 “宋缺?”隨著聲音的出現,神算子與許寶財二人的身影,走了過來,他們在看到宋缺后,都是一愣。 宋缺原本煞氣騰騰,在看到了神算子與許寶財后,也愣了一下,尤其是看到二人滿面紅光,而四周青龍會的修士包括之前喝斥自己的青年,居然對神算子二人很是恭敬后,宋缺更是睜大了眼。 “你們……”宋缺覺得此事有些不對勁,可還沒等他反應過來,白小純在房間內整理了衣衫后,也聽到了外面的吵鬧,靈識一掃,在看到宋缺后,白小純眨了眨眼,臉上露出笑容,身體一晃,直接走出。 他的出現,立刻就讓茶館內所有的青龍會修士,全部神色狂熱,恭敬的跪拜下來。 “見過魁!” 這上百人的拜見,形成的場面不小,立刻就引起了轟動,當此地修士看清了走來之人是白小純后,一個個都吸了口氣,各自低頭,迅抱拳。 “見過青龍魁!” 這樣的聲音6續傳出,很快的,這數十個涼棚內的所有人,都如此后,宋缺呆呆的看著走來的白小純,腦海在這一瞬轟鳴滔天,徹底傻眼。 “缺兒啊,你終于找來了!”白小純一臉心疼,快走幾步,高聲喊道。 “缺兒,你怎么弄的這么凄慘,我以為我就夠慘的了,沒想到你比我還慘。” 他這么一出口,四周人都深吸口氣,齊齊看向宋缺,更有不少直接露出羨慕之意,他們此刻已然明白,青龍會魁與這叫做缺兒的修士,關系必定非同尋常。 且看著稱呼,似乎……這缺兒還是那青龍會魁的晚輩。 宋缺面色蒼白,腦海泛起驚天大浪,整個人如傻了一樣,只覺得整個世界都逆轉了,他看著眼前的白小純,那全身的珠光寶氣,那全身掛著的無數的玉佩,僅僅是這一身行頭,他粗略一算,就至少值上百萬貢獻點。 尤其是在白小純身后,此刻呼呼啦啦的居然有十多個傀儡侍女跟隨出來,甚至每個侍女都牽著不同的靈獸,這些加在一起,幾百萬貢獻點都有了。 而他這里辛辛苦苦一整年,省吃儉用,九死一生,眼下距離黃袍弟子還差一些,這么一對比,他整個人都要崩潰了。 “你……你……青龍……魁?”宋缺眼前有些模糊,他覺得這一切太匪夷所思,說什么也都無法置信。 與此同時,張大胖與陳曼瑤也都走了出來,在看到宋缺后,都彼此看了一眼,他們在看宋缺,宋缺的目光一樣艱難的從白小純身上挪開,看到了其他幾人一個個富貴逼人的模樣,宋缺整個人都不好了。 “你們……” 許寶財在一旁干咳一聲,看了看宋缺后,目中帶著同情與可憐。 “宋缺,這里是我們的了,青龍會就是少祖建立的,這客棧是我們的,這里的地也是少祖私人的,你的令牌的確是不好用了,不過你是少祖的侄兒,咱們吶都是自己人啊,什么令牌不令牌的,你扔了吧……這里從此之后,你隨意進出,是不是少祖?”許寶財嘆了口氣,看向白小純。 白小純神色肅然,拍了拍傻在那里的宋缺的肩膀,擺出一副長輩的樣子,老氣橫秋的點頭道。 “缺兒,我來的時候,你小姑把你托付給我,我身為長輩,就要對你負責,雖然你當初無情的把我拋棄了,可姑父還是很大度的,這樣吧,你去遺跡,太危險了,姑父不能眼睜睜看你去冒險,你還差多少貢獻點,過來陪姑父敘敘舊,姑父給你補滿,想成黃袍,不就是姑父我一句話的事兒么。” 這話語一出,四周頓時傳來無數吸氣聲以及大量的狂熱的目光,對于這里的修士而言,成為黃袍弟子,是他們畢生的夢想,眼下……親眼看到,親耳聽到,居然有這么一個機會,被白小純送給了宋缺時,這些人看向宋缺的目光里,羨慕之意極為明顯。 可宋缺這里心高氣傲,這句話傳入他的耳中,他整個人腦海嗡的一聲,那一口一個姑父不說,一口一個缺兒也不說,僅僅是二人之間強烈無比如同天地的差距,就讓宋缺這里心火攻腦,噴出一口鮮血,竟被氣的直接昏了過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