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4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4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4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76 不請自來

“一定要特別能打,守護我們安全的打手才可以,這樣的打手,本身需要不俗的修為,更重要的,是要有很驚人的成長性!”神算子嚴肅說道。 許寶財在旁邊不斷點頭,白小純也是看向神算子。 “畢竟這一次我們不知要在星空道極宗多少年,所以這打手的人選,萬萬不能草率,最好是跟著我們去了后,用不了多久就可結丹的。”神算子搖晃著頭,分析道。 “你說的太對了!”白小純眼前一亮,哈哈笑道。 “少祖,我有個提議,你看宋缺、鬼牙、九島,北寒烈這幾個人,哪個最適合?”神算子眼看白小純開心,暗中松了口氣。 “這幾個人都可以,好難選啊,不過宋缺畢竟是我的侄兒,去星空道極宗這么好的事情,哪怕有外人說我,我也要把這個機會給我的侄兒才對。”白小純想了想后,幽幽道。 神算子與許寶財彼此看了看,都神色古怪,可卻不敢多言,連忙稱贊白小純對于晚輩的愛護有加。 就這樣,宋缺作為打手的事情,便被定了下來,三人沒有一個去找宋缺的,白小純索性召喚來了一個血溪一脈的弟子,讓他去通知一下宋缺。 “我能帶五個人過去,現在才三個……恩,我還需要一個心腹!”白小純若有所思,很快腦海里就浮現出了張大胖的身影。 “大師兄那邊,作為我的心腹,是最好的人選了,星空道極宗雖陌生,可畢竟是源頭宗門,此事對于大師兄而言,或許也是一場造化。”白小純內心思索后,一揮手,讓許寶財與神算子準備一番,定好三天后離去的時間,白小純一晃之下,化作長虹遠去。 直至他離開,許寶財與神算子二人相互看了看,都苦笑起來,對于未來,此刻都很迷茫。 當白小純來到張大胖的洞府時,張大胖正在煉靈,白小純在外等了一會,張大胖的洞府大門打開,看到白小純后,張大胖哈哈一笑,拿著一把飛劍,得意的晃了幾下。 “怎么樣,三次煉靈!” 白小純看了那把飛劍一眼,內心微震,覺得張大胖對于煉靈,的確是有驚人的天賦,于是趕緊一頓贊賞,聽的張大胖心花怒放。 “說吧,你來我這里什么事,只要是我張大胖能做到的,一定不皺眉頭!”張大胖得意的開口。 白小純卻遲疑了,他雖覺得去星空道極宗,對張大胖而言或許是一場造化,可畢竟在逆河宗更安全一些,遲疑之后,白小純簡單的將事情描述了一下,將選擇權給了張大胖。 張大胖一聽此事,眼睛剎那就亮了,呼吸急促,一把拉住白小純的手。 “去,一定要去,星空道極宗啊,那是源頭宗門,我聽我師父說過,星空道極宗的煉靈,是東脈修真界內,唯一可以達到十五次的!!” “而且其內專門有煉靈的傳承之法,九胖,你一定要帶我去啊。” 白小純看到張大胖這個樣子,也松了口氣,又問了幾句,確定了張大胖的決心后,白小純立刻點頭。 “行,大師兄,三天后,我在逆河山大殿外等你!” 從張大胖那里離開后,白小純回到了逆河山他的洞府廢墟處,在那里盤膝坐下后,白小純琢磨著最后一個護道者的人選。 “小妹與宋君婉……好頭痛,現在只有一個名額了,兩個人只能帶一個……這可怎么辦,帶誰都不好。”白小純有些發愁,若是兩個都帶,先不說名額的問題,白小純自己這里都不同意。 想了半天,白小純也沒有頭緒,索性不再去思考,而是閉目打坐,可心卻不靜,一想到要去陌生的星空道極宗,白小純總是患得患失。 直至深夜,他睜開眼睛,看著四周,長嘆一聲。 “舍不得走啊。” 白小純搖頭,再次琢磨最后一個人選時,忽然神色一動,抬頭看向遠處,面色更是直接肅然,一股凌厲之意,在他身上散出,鎖定了一個方向。 很快的,在他看去的方向,虛無扭曲,一個苗條的身影,無聲無息的走出,快速靠近,沒有在意白小純身上的凌厲,都是直接走到了白小純的面前。 香風撲面,來人正是陳曼瑤! 她穿著緊身的黑色衣褲,與那絕美的容顏融在一起,使得她整個人從內到外,在這月色下,散發出驚人的誘惑。 尤其是她的秀發隨風而動,還有那深邃中似有一絲楚楚可憐的目光,更是將她女性的魅力,展現到了極致。 “干嘛這么兇狠的看著人家。”陳曼瑤輕聲開口,聲音帶著軟弱,更有一絲魅惑,讓人聽了后,會從腹部升起一團火,恨不能將她一把撲倒,狠狠蹂躪一番。 白小純皺起眉頭,對于這陳曼瑤,他知道宗門與其背后的勢力,達成了一些約定,所以此女才可以安然的留在逆河宗。 可他心底,對于此女始終帶著警覺。 “你有何事!”白小純平靜開口。 “沒有事就不能來找你么?”陳曼瑤目中帶著深情,更有一絲幽怨,一掃之下,發現白小純這里目光似跳了一下,頓時心中有些得意,正要繼續時,突然的,她的身體猛地一僵,看到了白小純眉心,在這一刻,出現的第三目! 這紫色的第三目,似帶著某種驚人之力,在陳曼瑤看去的剎那,她駭然的發現,自己居然失去了對身體的操控,她的右手竟不受控制的緩緩抬起,居然放在了衣衫上的卡扣上,在她的緊張與駭然中,解開了第一個扣子,使得緊緊包在內的洶涌,在這一刻釋放出了一些。 好在解開第一個扣子后,白小純眉心的第三目,慢慢閉合,陳曼瑤身體恢復正常,她呼吸急促,額頭彌出冷汗,下意識的退后幾步,面色青紅變化。 “白某不是那種送上門,還不吃的人,再問你一遍,你有何事!”白小純望著陳曼瑤,卻模仿宋缺與人說話時的語氣,不但惟妙惟肖,甚至更勝一籌。 陳曼瑤略為平復了下呼吸,不敢繼續造次,退后幾步,向著白小純抱拳深深一拜。 “還請少祖同意,將你最后一個名額,給我。” “不行,你走吧。”白小純斷然拒絕。 “少祖聽我一言,有我在身邊,你可以隨時溝通蠻荒,可以知曉你想要知道的任何事情,除此之外,星空道極宗內,還有一艘戰舟,這艘戰舟可以通往蠻荒!” “只要你同意,我更可以將蠻荒內的一些秘密,與你分享,甚至星空道極宗內,我的了解也很多,能……”陳曼瑤連忙勸說,可話語還沒等說完,白小純袖子一甩,一股狂風橫掃,直接將她卷起,就要扔出此地。 “白小純,星空道極宗內,有杜凌菲的線索,你帶我去,我必定幫你找到這個線索!!也只有我能做到,因為我來自蠻荒,星空道極宗內的暗子,認我,不認你,我以生命發誓,一定能幫你找到!”陳曼瑤急速開口,她話語傳出后,狂風微微一頓,但很快就繼續卷來,將她直接卷下逆河山。 陳曼瑤焦急,正不知如何時,她的耳邊,傳來白小純冰冷的聲音。 “兩天后,逆河山大殿見。” 卷走了陳曼瑤,白小純默默的坐在洞府廢墟外,他抬頭望著星空,如果不是陳曼瑤說起那個名字,白小純以為自己已經不會再去思索了。 可當那個名字傳來后,白小純還是內心一澀,他也分不清對杜凌菲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心態與情感。 似乎,除了落陳山脈外,再沒有其他了。 “或許,我想要知曉的,也僅僅就是一個答案與真相……”白小純輕聲喃喃,月光下,他的目中,慢慢流露出了回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