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7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7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7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68 我給你們解釋一下

“你們逆河宗,到底用的什么手段,此事不對!”星河院赤老者,他此刻內心顫抖,這一次的事情太大,他們星河院承受不起道河院與極河院的怒火。 甚至他此刻都能感受到來自其他二宗的憤怒,這憤怒有三分在逆河宗,可卻有七分在星河院! 所以,他只能禍水東引,要將逆河宗拉下來。 可就在他話語出口的瞬間,突然的,整個蒼穹轟鳴,一個巨大的光人,居然從虛無中走出,這光人剛一出現,威壓滔天,使得整個大地都顫抖起來,讓此地所有元嬰修士,都面色變化,立刻拜見。 “拜見使者!” 這光人目光深邃,看了一眼巨石陣內的廟宇,以他的修為,也看不透這廟宇內傳承之地的畫面,不過對他來說,此事不重要,只不過是一道秘傳神通而已,星空道極宗內,有三百秘傳,從某方面來說,任何一道秘傳,都有驚天之力,除了那有數的十幾道秘傳外,其他秘傳神通,難以分出強弱。 “這人山訣,我記得曾經也是排在前十的秘傳,可惜想要修成太難,故而絕響。” “算算時間,幾萬年來,也差不多有人可以感悟出如何修行這道當年鎮壓秘境時,留下的秘傳之法了。”巨人喃喃低語,右手抬起一揮,立刻蒼穹出現波紋,這波紋擴散四方,使得整個天空看起來,如成波瀾的海面。 “人山訣,今日有主,爾等四大宗門,一個月內,將此人信息,烙印玉簡,送至星空道極宗備案!” 光人聲音如雷霆,轟鳴四方后,收回目光,一晃之下,身影慢慢消失,他之所以到來,就是因感受到了人山訣的凝聚,此刻完成任務,回歸星空道極宗。 隨著巨人的消失,星河院的幾個元嬰修士,面色慢慢蒼白起來,他們此刻再沒有任何說法,可以去指責逆河宗作弊,不管在傳承之地內生了什么事情,使者的出現與話語,都定下了一個事實! 逆河宗的白小純……獲得了完整的印記,感悟出了……人山訣! 赤魂三人呼吸急促,相互看了看后,都看到了彼此的激動與振奮,甚至連腰板,此刻也都更直了起來。 道河院沉默,極河院苦澀,兩宗元嬰修士彼此看了看后,都主動地靠近了逆河宗。 “恭喜寒宗道友,哈哈,這一次貴宗的少祖,感悟出了人山訣,引起上宗關注,日后必定一飛沖天!” “赤魂道友,白小純此子如此不俗,我說你們之前怎么那么篤定,原來是這個原因,這白小純,老夫當年在你們宗門內看到時,就覺得此人是人中龍鳳了。” 兩宗元嬰真人,紛紛笑談,倒不是他們需要去追捧,而是此事他們難以交代,希望逆河宗不要那么完全的按照規則,拿走所有的資源…… “小純這孩子頑劣了一些,不知道在那傳承之地內,現在如何,我等也很掛念。” 寒宗三人老謀深算,對于這件事情的處理,自然老道,甚至他們都不用去索要星隕石,自然會有極河院與道河院,去為他們索要。 此刻他們三人壓著心中的激動,不談資源的事情,而是提起了白小純的安危,道河院與極河院一聽就懂。 “雖無法傳遞信息進去,也難以獲得里面的信息,不過寒道友放心,這印記已分配結束,一炷香的時間,里面的人就會被傳出了。” 寒宗三人聽后,這才略有放心,彼此寒暄,時而傳出笑聲,一旁的星河院眾人,則是面色蒼白中帶著難看,無人理會。 而此刻,在這傳承之地內,隨著白小純吸收了全部的印記,彌漫在四周的禁制術法,剎那間消失,隨著消失,威壓也好,天雷也罷,還有那黑風與火海,都在眨眼間,如被抹去。 白小純正沉浸在腦海中的人山訣中,突然身體被鐵蛋碰了一下,這才清醒過來,立刻就察覺到了四周的禁制消失,更是看到了三宗修士,在幾千丈外,那一個個目中的寒芒與瘋狂。 “禁制……沒了?”白小純身體一哆嗦,下意識的退后幾步,被三宗這數十人看的毛。 “諸位道友,那個……咱們都是中游的宗門,大家都是自己人……”白小純眼看這些人的目光不對,趕緊解釋,可隨著他的解釋,三宗的修士一言不也就罷了,可卻都向著他走來,那目中的冰寒,讓白小純內心一顫。 “在這里不能殺人啊,你們別沖動……千萬別沖動……”白小純趕緊退后,內心咯噔一聲,他看出來了,這些人有一部分純粹是被自己氣到了,要來泄憤,還有一部分,則是被龜紋鍋吸引,欲來搶奪。 “該死的,這禁制怎么說沒就沒啊。”白小純心底哆嗦,欲哭無淚,后退時再次解釋。 “諸位道友,大家分屬不同宗門,我是自己一個人來的,獲得印記,也是運氣,剛才是心里憋屈,可都是各憑本事啊,愿賭服輸,望各位道友冷靜。” “我真的不是故意的……”白小純呼吸急促,話語傳出時,也有一部分修士冷靜下來,畢竟此刻事情已經結束,再爭斗下去也于事無補,只是心中的氣,還是有些難以消散。 白小純一看有效,心底松了口氣,知道這個時候決不能招惹群怒,一旦這些人真的出手了,保不準把自己給滅了……雖然對方會有懲罰,可自己都被滅了,小命都丟了,不值當啊…… 正要繼續開口勸說時,忽然的,他身邊趴著的小烏龜,突然跳了起來,跳到了白小純的頭頂上,白小純內心咯噔一聲,有種不妙之感,可還沒等他阻止,小烏龜已干咳一聲,扯著嗓子大聲喊道。 “我看大家好像沒聽懂,這樣吧,我把我主人的話,解釋一下,直白一些和你們說說,其實他的意思就是你們這一群傻雞,菜鳥,也敢和我白小純來搶,既然各憑本事,就別在那里磨磨唧唧,還不快滾!” 這話語極為大,傳遍四方,之前三宗修士里冷靜下來的那部分人,頓時怒意爆,而那些沒有冷靜下來的,此刻更是全身怒火滔天。 尤其是星河院的眾人,更是此刻一個個都狂,陳云山第一個怒吼而出。 “殺了白小純,我們這么多人一起出手,將他滅殺,他死在我們所有人之手,宗門也都沒法調查!” “他那口鍋,是至寶!” “殺了他,說不定白小純一死,他的印記還會散出,被我們重新獲得!”陳云山話語一出,四周眾人哪怕明知不大可能,但一個個殺意都彌漫,對于白小純這里,他們之前已壓了很久的怒火,此刻在小烏龜的話語下,徹底點爆! 瞬間,嘶吼滔天,這數十個結丹修士,齊齊飛出,鋪天蓋地,直奔白小純轟鳴而來,遠遠一看,這些人氣勢驚天動地,掀起了蒼穹變化,形成了滅絕之威,向著白小純,直接碾壓而來。 “我不是這個意思啊!!”白小純慘叫一聲,玩命飛奔,他心肝都在顫抖,他不傻,他知道自己哪怕再強,哪怕有不死金剛丹,有天道金丹,可面對這數十個地丹天驕,他根本就不是對手。 對于坑了自己的小烏龜,白小純心底那個恨啊,他此刻眼淚都快要出來后,轟鳴中不斷逃遁,身后數十人瘋狂追擊,小烏龜時而出現在白小純的身邊,還扯著嗓子向著身后那些追擊之人大喊。 “你們這一群傻雞,弱鳥,來啊,我家主人一個能打你們一百個,來啊,有本事來打我家主人啊!” “你閉嘴!!”白小純要抓狂了,右手飛抬起,抓向小烏龜,向著身后追來之人,狠狠的一把扔了過去。 “你們殺了它泄怒吧,是它說的,不是我說的啊。”白小純尖叫,小烏龜被扔出時,還掀起了呼嘯之聲,度極快,讓人無法閃躲,砰的一下,拍在了一個星河院修士的臉上。 那修士的牙齒都被拍出了一些,悶哼一聲后退時,他的臉上,赫然多出了一個黑色的烏龜的痕跡,有四肢,頭顱,尾巴,龜殼,惟妙惟肖…… 小烏龜嗖的一聲,又回到了白小純的身邊,一臉炫耀的大聲喊了起來。 “怎么樣,龜爺我厲害吧,哼哼,被龜爺我拍到的地方,就算是半神也都抹不掉,哈哈,小子,你以后臉上永遠都要有龜爺的印記啦!” 這修士嘴角溢出鮮血,聽到了小烏龜的話語后,他連忙抬手去擦臉上的黑色印記,現居然真的無法擦掉,內心立刻緊張,怒吼一聲,向著白小純這里瘋狂的追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