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6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6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6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65 那是什么

“兩枚印記而已,你逆河宗不會連這點信心都沒有吧。”星河院赤發老者瞇起雙眼,陰冷的開口。 風神子沉默,赤魂老祖也不語,二人看向寒宗,這賭注一旦贏了,對逆河宗而言也有很大的作用,最起碼一枚星隕石,就可彌補這一次的損失。 只不過一旦失敗,通天戰舟的送出,會讓逆河宗的戰力,也下降一些。 而且這通天戰舟,屬于靈溪一脈,決定權,在寒宗手中,且對于白小純的了解,還是寒宗多一些。 寒宗抬頭看了看代表逆河宗的那條黯淡的光斑,沉默少頃后,他想起了在白小純身上出現的一次又一次奇跡。賭贏了的話,將極大的提升逆河宗的信心與士氣;輸,在另外三宗面前,不敢賭就是認輸。 賭注雖很重,但實際上逆河宗輸無可輸,“賭了!”寒宗狠狠一咬牙,驀然開口時,星河院的赤發老者哈哈一笑,這一次,他早就給進入傳承之地的弟子下了命令。 他們的任務,除了要獲得一定程度的印記外,更重要的是阻止逆河宗,讓逆河宗一個印記也無法獲得! “如此一來,一枚或許還是意外,可兩枚,逆河宗注定無法獲得!”赤發老者內心冷笑,他更是知道,這一次的傳承之地開啟,因不是固定日期,故而印記山四周的禁制之力更大,以逆河宗白小純一個人,根本就無法靠近。 道河院與極河院,也都關注了這個賭注,彼此看了看后,都看出了星河院的打算,這明顯是要借逆河宗剛剛站穩的局面,不但要讓逆河宗吐出空河院吃下的資源,更要讓逆河宗實力削弱,甚至可以想象,在之后的日子里,星河院的打算,就是要逐步蠶食逆河宗,進而壯大自身! 畢竟……星河院與逆河宗,彼此接壤! 曾經的星河院,被空河院壓制的死死,不說仰其鼻息而存,可在很多事情上,要看空河院的面色行事,而眼下,空河院的滅亡,對星河院而言,如同搬走了強鄰! 在這外面賭約成立時,傳承之地內,道河院的眾人,已走入一千二百多丈的范圍,這里幾乎就是他們的極限了,這還是依靠眾人合力形成的巨人,才可以如此,再向前,寸步難行的同時,稍有不慎,立刻就是滅亡。 而極河院也到了九百多丈的范圍,此地一樣對他們而言是極限,雖不如道河院,可道河院無法吃的下那么多的印記,也沒有那種實力,這樣的話,極河院就可確保,自身的印記不會少。 至于星河院最弱,只到了五百多丈的位置,哪怕如此,可在道河院與極河院之后,他們依舊能獲得一些印記,足以列為第三,瓜分逆河宗的資源。 而印記山的印記,此刻也陸續的出現,已出了十個。 此刻的白小純,正紅著眼,帶著鐵蛋去了另一個方向,與三宗遙遙相望,距離雖遠,可也能彼此看到。 這里是他通天法眼下,看到的遠離生機入口的絕地所在,只是靠近一些,他就感覺受到了若從這里踏入前方五千丈的范圍內,遭遇的禁制術法,其威力將遠遠超過生機入口那里。 “鐵蛋,變小,老爹我帶你進去玩!”白小純站在那里,看了眼三宗后,冷哼一聲,凜然開口。 鐵蛋一愣,眨了眨眼后身體一抖,不斷地縮小,到了最后化作了巴掌般大小時,被白小純放在了懷中,他深吸口氣,一樣身體抖了起來,發出咔咔之聲。 不死長生功配合天道金丹之力,使得白小純的身體,竟出現了收縮,如同縮骨縮肉,很快的,他整個人就小了一大圈,看起來仿佛成為了一個孩童。 衣服都大了,白小純索性一把扯下,右手突然抬起,向著地面一指。 立刻黑芒一閃,龜紋鍋……出現! “這是你們逼我的,我本不想作弊!”白小純咬牙喃喃,覺得很委屈,他也不想過分暴露龜紋鍋,可眼下沒辦法,他深吸口氣,整個人趴在了地面上,將龜紋鍋蓋在了身上。 這龜紋鍋本就不小,再加上白小純之前收縮身體,此刻被龜紋鍋這么一罩,直接就容納進去,遠遠一看……如同一只烏龜。 幾乎在化作烏龜的同時,他的儲物袋內,立刻傳出了興奮的聲音。 “哈哈,不愧是我的寵獸啊,小白你好樣的,主人看好你哦。”這賤賤的聲音,正是……小烏龜,砰的一聲,它竟也飛了出來,趴在了白小純的身后。 “你閉嘴!”白小純怒吼,不再理會小烏龜,而是頂著龜紋鍋,向前方五千丈范圍的禁制之地,慢慢的……爬了過去。 小烏龜笑聲傳出,跟在白小純后面,遠遠望去,一大一小兩個烏龜……正緩緩爬入禁制之地。 剛一進去,立刻天雷轟鳴,其威力比之前大了數倍,直接降臨,轟在了白小純的龜紋鍋上,此鍋堅不可摧,任憑那天雷如何轟擊,白小純在其內也只是受一些不小的震力而已,他皮糙肉厚,眼下全面施展不死長生功,配合天道金丹,這些震力,如今于他無有大礙。 此刻遠處的三宗修士,在爭奪印記的同時,也察覺到了白小純這里的異常,紛紛看去時,都看到了那一大一小兩個烏龜…… “那是什么……” “這是……烏龜殼!” “逆河宗的人,居然這么有想法,哈哈,這白小純不知從什么地方弄到的烏龜殼,以為這樣就可以抵抗此地的禁制之力?” “居然不是一個,看到了么,他后面還有一個小烏龜,有意思。” 三宗修士紛紛哄笑,就連道河院的眾人,也都越發輕蔑起來,星河院的笑聲最大,尤其是陳云山,更是嘲笑之聲傳出。 “白小純,你身為逆河宗少祖,為了印記,居然不惜變身烏龜,來來來,你若是給我磕個頭,我可以考慮送你一個印記,怎么樣。” 聽到三宗的嘲諷,白小純忿然的冷哼一聲,心底暗道你們給我等著! 隨著爬行,黑風呼嘯,火海阻擋,更有冰刃瞬間凝聚,可任憑這些禁制形成的術法如何強悍,竟無法阻擋白小純半點。 他頂著龜紋鍋,在這前行中,漸漸的竟爬出了上百丈。 這一刻,三宗的嘲諷之聲,慢慢的弱了,不少人都睜大了眼,呆呆的看著那一大一小兩個烏龜,更有一些人,甚至倒吸口氣。 “那是……什么龜殼!!” “這……這怎么可能,白小純所進入的位置,是絕地,那里的禁制之力比我們所在的地方要大了太多太多。” “天雷落下,火焰焚燒,黑風呼嘯,這龜殼居然毫發無損,啊……他速度快了!!” 在這陣陣驚呼中,三宗修士一個個都目瞪口呆的發現,白小純所在的龜殼,似熟悉了四周的環境,熟悉了爬行一般,居然在這一刻,速度快了起來。 二百丈,三百丈,四百丈……任憑天雷滾滾,術法轟鳴,這龜殼都沒有絲毫停止,越來越快,此刻已超過了五百丈。 “不可能!!”陳云山大吼一聲,呼哧呼哧的喘氣,他無法置信的看著這一幕,不但是他如此,極河院的眾人,也都一臉的不可思議。 他們已看到不下上百道天雷轟在龜殼上,可這龜殼的速度……卻更快了。 依稀的,仿佛可以感受到,龜殼下這一刻的白小純,那一臉得意的神情…… “哼哼,你家白爺一旦動手,我自己都害怕,你們居然敢欺負我!”白小純很得意,他手腳并用,在這地面快速爬行,漸漸地,六百丈,七百丈……直至到了一千丈! 在這個位置,道河院的人都不敢輕舉妄動,可白小純這里,卻歡快至極,甚至隱隱的,三宗修士還聽到了龜殼下,傳來的白小純哼著的小曲。 雷霆也好,狂風也罷,乃至火海,一切禁制術法,在那龜殼面前,都如陽光下的雪般消融…… “這……這……這……”道河院的眾人,也全部傻眼了。 最近要瘋了……痔瘡很嚴重,每天坐立不安,在考慮要不要去手術……可聽好多人說,痔瘡手術極其痛苦,甚至還要住院……我要抓狂了!未完待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