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7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7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7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61 只有一個

隨著白小純的上山,宗門內很多弟子也都出現,遙遙的望著逆河山上的白小純,他們也都知道了中游其他三宗一個月前來此的目的,心中憤憤憋屈的同時,也明白白小純……這一次是代表逆河宗去參與秘境爭奪! 一想到整個逆河宗,符合要求的弟子居然只有白小純一個人,此事讓每一個逆河宗的修士,都心中焦慮不安。 對于中游修真界而言,逆河宗是外來者,是陌生的,同樣的,逆河宗對這片修真界,一樣也是陌生的。 在這陌生的環境里,在沒有天人出現前,逆河宗看似風光,可實際上卻沒有根基,岌岌可危,隨時可以坍塌下來,被取而代之。 這種缺少安全的感覺,不僅老祖存在,所有弟子都存在,好在有血祖之身,有那顆空榕邪樹,更有之前曾出現了一次震懾其他三大宗門的女嬰。 這一切,也只是讓逆河宗勉強站穩而已。 這些事情,白小純都明白,所以他哪怕再不愿去,哪怕覺得其他三宗再兇殘,可還是選擇了同意,盡管心中顫抖,但依舊還是咬著牙,帶著鐵蛋,向著山頂慢慢靠近。 在那里,風神子、寒宗以及赤魂三位元嬰后期的真人,正在那里等待,他們要與白小純一起,去中游修真界的秘境之地。 此刻逆河宗所有人都在沉默,他們的目光凝聚在逆河山的身影上,凝聚在白小純的身上,鬼牙也走出了洞府,他望著白小純,目中有些恍惚,依稀間他想起了當年的靈溪宗,想起了與白小純之間的那場斗法。 那是他在同輩中第一次失敗,他看似沒有情感,可實際上心中的驕傲,讓他從那一次開始,始終都想要越白小純。 只是……不知什么時候開始,他猛然間現,白小純的腳步,居然快的讓人不可思議,已經將自己落的很遠很遠。 還有宋缺,在血溪一脈的山峰上,此刻也是握緊了拳頭,呼吸急促,他想起了隕劍世界,想起了天道筑基,想起了太多太多后,他的目中跳動著不甘心的火焰。 “我一定能越你!” 還有血溪一脈的其余血子,乃至眾多天驕,此刻的心情都不平靜,那種一方面擔憂宗門,一方面被生生比下,甚至連去秘境的資格都沒有的感覺,讓他們被深深的刺激了。 周心琪呼吸也不平靜,九島的雙眼出現了血絲,神算子,賈烈等人,也都心里不是滋味,還有曾經矚目,可如今卻漸漸黯淡,修為停滯不前的呂天磊,如今絕大多數的時候,都在沉默,不愿出現在人前,但眼下,他還是走出了洞府,怔怔的看著逆河山的身影。 陳曼瑤也是如此,還有公孫婉兒,她神色如常,嘴角始終帶著笑容,而與這些人相比,心中最復雜,甚至帶著一絲瘋狂的……則是上官天佑! 身姿挺拔,相貌俊朗的上官天佑,他不愿看到白小純,所以在洞府內沒有走出,可哪怕沒有看到白小純的身影,他的心依舊如被毒蛇噬咬,那種滋味,難以形容。 他的雙眼帶著血色,深吸口氣后,死死的握住了拳頭。 “沒有爹娘教育的賤種而已,我上官天佑,一定可以將你踩在腳下!” 有嫉妒的,有復雜的,也有祝福的,張大胖,侯云飛,許寶財,黑三胖,李青候……還有現在站在一起的侯小妹與宋君婉,他們在祝福的同時,也有擔憂。 在這無數的目光下,白小純帶著凝重的呼吸,與鐵蛋一起,慢慢走到了逆河山頂,來到了鐵蛋之前結丹的祭壇之上。 在這里,風神子三老,已在等候,幾乎在白小純出現的瞬間,三老齊齊看去,看到白小純的裝備后,三老也都愣了一下,面面相覷時,寒宗低咳一聲,沒有多說,右手抬起猛的一揮。 立刻一道銀光剎那從蒼穹轟鳴而來,銀紋閃耀,正是天角劍,此劍驀然膨脹,竟在眨眼間,成為了千丈大劍! “小純,我們走!”寒宗開口時,身體一晃直奔天角劍而去,赤魂與風神子幾乎同時走出,三人不分先后,全部都出現在了天角劍上,盤膝坐下后,白小純狠狠一咬牙,一樣飛起,鐵蛋在后仰天咆哮,跟著白小純一同飛出。 它的目中帶著振奮與期待,這是它第一次與白小純一起外出試煉,對它而言,只要白小純在身邊,那么這片世界就不是灰色。 “走!”寒宗聲音如春雷,炸開四方時,天角劍銀光刺目,轟的一聲,向著遠方急而去,度之快,眨眼間就消失無影,只有那音爆之聲,還在回蕩,以及天空上,似被豁出的一道波紋長虹,久久不散。 隨著白小純的離去,逆河宗內,傳出眾多的話語聲,九島,宋缺,鬼牙等所有天驕,此刻全部目中露出堅毅,各自回到了洞府內,竟全都閉關,他們誓,一定要縮短結丹的時間! 就連張大胖,也都咬著牙,開始了閉關。 整個宗門,與白小純一輩之人,全部如此。 中游修真界,范圍極大,難以用洲來劃分,只能用域來概括,逆河宗所在的范圍,原本被稱之為空域,眼下已改名成為了逆域。 而秘境所在之處,距離逆域較遠,屬于是道域的范圍內,靠近一片似看不到邊際的沙漠,那里也遠離了通天河,使得天地靈氣,也都稀薄了一些。 可就是在這天地靈氣稀薄的地方,卻存在了秘境,不能不說,這或許也是一種造化之功。 此刻,在這片沙漠上,有一座廟宇,這廟宇不大,看起來很是滄桑,似存在了不知多少歲月,此廟,正是傳承印記之地的入口,而傳承印記之地,又是秘境的入口! 廟宇的四周,擺放著上百塊足有百丈高大的巨石。 這些巨石樣子各異,看似錯亂的放在四周,可實際上若仔細去看,能看出每一塊巨石的擺放位置,都蘊含天地變化,這赫然是一處……強悍的陣法! 這種陣法,散出的波動,哪怕是元嬰修士也都心驚,能將其布置下來的,怕是唯有天人境的強者。 此刻,在這巨石陣法的四周,星河院以及極河院,都已到來,正各自打坐,這兩宗修士,每一宗竟都有二十多人的樣子,其中大半都是甲子年紀以下,有男有女,一個個神色看似平靜,卻仍能感覺到斂起來的屬于甲子結丹天驕的自傲與矜持,與眾不同。 也難怪他們如此,甚至不需要他們如何去顯露,僅僅是目光掃過,都可以看出他們與尋常修士的不同。 這些人,都是兩宗這些年,耗費極大的資源,專門培養出的宗門的種子,陳云山,赫然也在其內。 這兩宗修士盤膝打坐,涇渭分明的同時,彼此的氣息也不一樣,遠遠一看,星河院眾人的四周,虛無模糊,似有無數星辰閃耀,散出陣陣浩渺之意。 相比于星河院的那種浩渺,極河院內的天驕,每一個都煞意彌漫,看人的目光,似可以穿透對方的身體,所望之處,大都是可以一擊必殺之地,這種煞氣與銳利,使得極河院所在的范圍,被淡淡的黑氣彌漫,似在半空中凝聚出了一尊魔神之影。 僅僅是這種氣勢,就絕不是下游修真界任何一個宗門能具備的,由此也可見……中游四大宗門,名不虛傳! 就在這兩宗等待時,突然的,這兩宗的修士,竟所有人都6續的抬頭,看向天空,他們居然都能提前察覺天空的波動…… 幾乎在他們抬頭的瞬間,遠處的蒼穹上,銀光閃耀,天角劍,破空而來,呼嘯間直奔此地,借助天角劍十次煉靈之力,使得逆河宗在氣勢上,似也不遑多讓,眨眼間,就臨近巨石陣法,隨著靠近,星河院與極河院的修士,也看清了……天角劍上,那孤零零的幾個身影。 他們忽略了赤魂三人,目光直接就落在了……白小純的身上。 “只有一個?”兩宗內不知是誰開口,帶著嘲諷,更有詫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