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9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9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9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60 去去去我去

容不得寒宗三人面色不變,風神子,赤魂老祖,全部陰沉著臉,那赤發老者笑了笑,目中帶著一絲得意的輕蔑,甩袖離去。 轟鳴間,大殿外的三宗修士,各自飛上自身宗門的飛行法器上,在陣陣巨響下,極為囂張的呼嘯而去。 掀起陣陣風暴,橫掃四周。 “該死!”赤魂瞪著眼,咬牙怒聲。 “原來在這里……只怪我們不了解中游修真界,不知道這個規則……”風神子皺起眉頭,目光略有黯淡。 “甲子歲月結丹……此事對于中游修真界的宗門來說,有濃郁的天地之力,有海量的資源,也不是不可能,但對于下游修真界而言,太難太難……”寒宗苦笑時,似想起了什么,側頭看向白小純。 很快的,風神子與赤魂,都把目光落在了白小純身上。 白小純被三人看的有些發毛,下意識的退后幾步。 “那個,三位老祖,我……” “小純,都怪我們逆河宗太弱了,被人如此欺凌啊。” “是啊小純,整個逆河宗,甲子歲月結丹的,算來算去,只有你一個人啊……” “葬兒,你身為宗門少祖,此事代表宗門未來發展,至關重要!” 風神子三人言辭不同,神色不同,可目光的殷切,卻是一模一樣。 “我……”白小純口干舌燥,他覺得有些懵,原本聽的好好地,他心底也憤怒,可不知怎么回事,這三個老頭居然看向自己,尤其是聽到他們說的那些話,白小純就心里哆嗦起來。 他內心哀嚎,尤其是想到整個宗門就自己一個人是甲子歲月結丹,那么這一次去那印記傳承之地,別的宗門或許是七個八個十多個,而自己……就一個人。 一想到那個畫面,白小純就擔心害怕起來,尤其是他方才還那么囂張的讓星河院倒了霉,還威懾了極河院以及道河院。 “那個……老祖,我……其實我隱瞞了年紀,對……”白小純結結巴巴的說到這里,神色頓然嚴肅,目中帶著苦澀,沉聲繼續開口。 “事到如今,我身為宗門少祖,我決不能繼續隱瞞下去了,其實……我上山那年,不是十幾歲,那個時候,我已經快四十了!” “只不過我長的小,所以才隱瞞了年齡,這是我不對,我一定要和你們說實話,決不能耽誤的宗門的大事啊。” 白小純充滿悔意的開口,一副莫大的秘密被說出的感覺,說著說著,他抱拳深深一拜而下。 “老祖,我心里難受,一想到我這么大年紀了,一想到我對宗門隱瞞年紀,我就難過,我要去閉關……”白小純說著,趕緊就要跑出大殿。 赤魂皺起眉頭,風神子也有些焦急,二人正要開口時,寒宗突然使了個眼色,苦澀的說道。 “小純,你要不想去,就不要去了。” 白小純腳步沒停,直奔大門。 “誰讓我們逆河宗太弱了呢,一個甲子歲月結丹的都拿不出來,注定了要被其他三宗如此欺凌,怕是在這中游,也站不穩腳跟了。”寒宗繼續開口。 白小純聽到這里,腳步緩了一些,內心糾結。 “不過沒事,你才是最重要的,小純,宗門就是你的家,我們就是你的親人,我們不會強迫你的,哪怕我們受到了欺凌,我們也會保護你,保護所有的弟子!”寒宗似整個人都激動起來。 白小純此刻已到了大門旁,看著門外的天地,他的心中糾結更多。 “這一次,我們逆河宗,放棄好了,風神子,赤魂,你們不要勸我,就這么決定了!”寒宗是整個人似蒼老了一些,聲音里帶著疲憊與蕭瑟。 白小純整個人都不好了,他看著外面的天空,呼吸有了凝滯。 “什么,風神子你說什么,不行,決不能讓小純一個人去,雖然我們的想法,是知道自己輸定了,可只是希望能輸的有顏面一些……啊?我知道,我知道小純說過,宗門在,他就在,我知道我們對他很好,我都知道,可你不要再說了!” “赤魂你也不用給我傳音了,我意已決,雖然小純有至寶護身,又是天道金丹,更是修行了強悍的肉身,想要讓他死,除非元嬰,否則同境太難太難,另外傳承印記的爭奪,是不允許出現死亡的,這是星空道極宗定下的法旨,畢竟傳承印記從某方面來說,也算是星空道極宗在選擇弟子,可白小純是我們的少祖,哪怕沒有危險,我們也不能讓他冒一絲一毫的風險!”寒宗大聲說道。 白小純此刻狠狠一咬牙,猛的轉身,望著三位老祖,欲哭無淚,悲呼一聲。 “我去,我去還不行么,別說了……” 白小純話語一出,寒宗猛的站起身,一步走到了白小純身邊,激動的拍著白小純的肩膀 “好孩子,就這么定了!” “這是玉簡,有關傳承之地的一切事情都在里面,你仔細研究一下……” “然后做好準備,一個月后,老夫三人親自送你過去!”寒宗快速開口,說完后身體一晃,急速離去。 風神子與赤魂,更是贊賞的看了白小純一眼后,似生怕白小純反悔,眨眼間就原地瞬移而去…… 白小純傻眼了,呆呆的看著空空的大殿,他抬起手想要抓些什么,最終抓了一把自己的頭發,哀嚎起來。 “老奸巨猾,老謀深算,什么不知道規則,分明就是知道的,從讓我來開始,就已經挖坑了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白小純哭喪著臉,他覺得自己還是太單純了,郁結滿面的走出大殿,此刻外面的天空,似乎在他眼睛里也都晦暗起來。 他拖著身體,回到了洞府內,再次悲呼,一想到自己一個人,要面對三宗那么多人,他就覺得孤零零的可怕。 “就我一個……不對,還有鐵蛋,鐵蛋也算符合標準,可就算加上鐵蛋,就我們倆啊……” “怎么辦,他們要是欺負我怎么辦……”白小純發愁,垂頭喪氣的拿起玉簡,看了看后,對于這一次的傳承之地,了解更多了。 這玉簡上的資料很詳細,傳承印記一共100份,上一次空河院,出動了十三位符合要求的弟子,生生的爆發了一下,獲得了三十份印記,雖分散開來,沒有人能成功感悟出印記內的傳承功法。 可累計在一起后,卻使得空河院,獲得了三成資源的分配,也因此,使得排在最后的星河院,被壓縮之后,只拿到了一成。 且這分配以及進入傳承之地的規矩,是星空道極宗定下,無人可以更改。 白小純再次嘆氣,直至幾天后,他才勉強的接受了這個事實,于是一咬牙。 “他奶奶的,不就是去么,去去去,我去!!”白小純雙眼赤紅,一想到對方必定人多,他心里就沒有安全感,于是索性去換取了大量的符文。 這些符文,他沒有花費一個貢獻點,全部都是賒欠回來,想了想后,他還去了法寶閣,賒欠了不少法寶回來。 最終又準備了多件鎧甲,皮衣,甚至想起自己當年大黑鍋的好處,又搜刮了山門,終于找到了一口以非凡之鐵煉制的大鍋。 隨后他咬牙,憑著這一次的事情,向老祖開口索要多色火,生生的把自己的所有物品,都煉靈到了五次,甚至那口大黑鍋都是如此。 僅僅是這一個月,他耗費的資源就已不少,這才覺得心里安全了一些,于是又找到玄溪一脈去要陣法,去血溪一脈去要靈血,最后又去了丹溪一脈要靈藥。 這么一圈下來,已過去了半個月,余下的這半個月,白小純發了狠的修行,直至一個月結束后,在他的努力下,雖修為沒有突破,可卻精進了不少。 尤其是不死筋,居然把左腳大趾的筋,完全煉成,每次大趾一用力,他都能感受到一股比自己肉身還要恐怖的爆發力,從自己的左腳大趾上狂暴而出。 而他的鞋,每一次都崩潰。 為此,白小純還準備了大量的鞋……都是左腳的。 終于……最后一天到來,清晨,白小純背著大黑鍋,全身穿著數層皮甲,鎧甲,甚至還貼著無數的符文,帶著悲壯,走向逆河山頂,他的身后,是一樣全身符文彌漫,穿著鎧甲,古怪中透著兇殘的鐵蛋……未完待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