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5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5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5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57 惡意而來

蒼穹上你爭我奪,尤其是當逆河宗的那些元嬰修士出現后,更有一些扭曲的身影,從虛無內快出現,加入進來。 這些人毫無例外,都是隱藏了真正的氣息與身影,顯然是不愿讓逆河宗知道自身的真正身份,甚至看起來,似乎也不是一批人,而是分成了四批! 在這爭奪中,突然的,山門前血祖的雙眼,驀然睜開,其內露出白小純帶著瘋狂的目光,鐵蛋是他兒子,他身為鐵蛋的爹,看到這些人如此欺負鐵蛋,欲爭奪鐵蛋的紫丹,他不能忍! “給我滾!!”白小純大吼,他的吼聲通過血祖的身軀,轟然爆,越天雷,轟鳴九天時,血祖的右手猛地抬起,握住拳頭,向著天空,狠狠的一拳轟擊而去。 這一拳,是白小純全部修為的釋放,是他天道金丹與不死金剛丹的同時爆,借助血祖之軀凝聚了他的憤怒,在轟出時,立刻天地轟鳴,虛無震動,巨大的拳頭,如同一片大地,在轟向蒼穹的剎那,整個蒼穹似要崩潰,掀起了一股滔天風暴。 這風暴擴散四方,使得那些出現的窺伺之人,一個個面色急劇變化,急避開,更有幾個避之不及,頓時嘴角溢出鮮血。 而那條飛蛇,更是在靠近的瞬間,被白小純砸來的拳頭,狠狠的轟在了身上,出一聲凄厲嘶吼,頹然后退。 整個天空,在這一刻都安靜下來,所有人都看向血祖的身軀,神色動容的同時,更有人在不斷地分析,似要判斷這血祖身軀,到底有什么破綻之處。 風神子與寒宗對望一眼,他們原本是想要再等等,等更多的人被引出,可看到白小純竟不惜一切,獨自操控血祖,知道若再拖延下去,怕是會讓白小純對他們心生埋怨,于是彼此一點頭。 “該結束了,即便是沒有出現的,也可被震懾了!”寒宗一揮手,瞬間蒼穹上,云層之間,竟出現了一輪黑色的太陽,更是在這黑色的太陽后面,又出現了白色的太陽,黑白太陽重疊在一起,里面的黑白烏鴉,一樣重疊,雙眼忽然睜開,出一聲刺耳的嘶吼。 瞬間……沖出,與此同時,桀桀之音回蕩,稻草人也從虛無內一步走出,更有天角劍,化作一道金光,在云層內急而來,直奔眾人。 沒有結束,逆河宗的陣法,之前看似被開到了極致,可此刻隨著光芒閃耀,威力居然暴增三倍,化作了三把巨大的光劍,所過之處,虛無似被燃燒。 轟鳴間,天地震動,那些身影一個個拼命后退,可根本就來不及飛出太遠,很快的,就被天角劍追上,斬殺一人。 稻草人詭異閃爍,追上一人,趴在對方身上,竟在扒皮,可似乎對方虛幻,無皮可扒,但那殘忍的一幕,依舊讓人觸目驚心! 而那黑白太陽的光芒,更是讓人無所遁形,黑白烏鴉的極,所過之處,斬殺多人。 這還不算什么,最恐怖的,是那陣法化作的三把光劍,竟在這一刻猛的擴散開來,形成了三層劍網,化作了十萬飛劍,在這天空上呼嘯而過,形成絞殺! 唯獨那飛蛇,此刻落荒而逃,李子墨冷哼,徑自追去。 遠遠一看,整個逆河宗,炫目無比,如盛開了一朵絢麗的劍花…… 只是詭異的,有不少死亡之人,竟沒有太多鮮血流下,甚至尸體在落下時,都會模糊消散,只有部分人死亡后,露出了尸體。 很顯然,那些沒有尸體留下的,不是真人,而是精血煉制的法身降臨,就算是損失了,雖有消耗,可卻不會傷害根本。 這一切很快消散,隨著劍花的黯淡,紫丹毫無損,直接落在了鐵蛋的口中,被鐵蛋一口吞下后,它身上的氣息,驟然攀升。 白小純也從血祖體內飛出,面色蒼白,帶著疲憊,盡管雙丹之力,可他一個人操控血祖的身體,對他消耗極大。 此刻他目光幽幽的看著幾個老祖,刻意透露著些怨忿。 這幾個老祖面面相覷顯露尷尬,鐵蛋的結丹不在他們預料之內,原本是有另外的方法引出這些覬覦、窺伺之人。盡管如此,卻擔心白小純誤會,由寒宗出面對他解釋了一番。 白小純這才哼了一聲,又為鐵蛋索要了大量的好處,才算罷休。 “這群老頭兒……一個個老奸巨猾!”白小純噘著嘴嘟囔著,可看到鐵蛋那不斷攀升的氣勢,他便滿懷著激動與期待暫時原諒了他們。 王獸結丹,即便是成功后也需要溫養,這一次是幾大老祖一起護法,來保證鐵蛋萬無一失,白小純也跟在那里,盤膝打坐慢慢等待。 實在無聊,他又想起了真靈女嬰,想起了逆河丹,不由的再次研究與思索起來。 “逆河丹,內煉的話不行……除非有足夠的生機,可我生機不夠……而外煉的話,雖是正確的辦法,可卻太難了。”白小純不由得愁了。 “我雖獲得了真靈一滴鮮血,對于煉制逆河丹多了一些把握,可是……以我如今的丹道造詣,怕還是不夠。”白小純略有沮喪的嘆了口氣,那種知道了方法,可卻煉不出來的感覺,讓他郁悶。 “內煉最簡單了……只是生機……生機……恩?”白小純正頹唐愁苦時,他忽然雙眼一亮,呼吸微微急促,低頭快的掃了一眼儲物袋。 “小烏龜……是不死不滅之物,它的生機……應該夠了吧?”白小純想到這里,頓時心動,可卻不敢露出絲毫,擔心被小烏龜察覺。 “小烏龜太奸詐了,要想個辦法,讓它乖乖的去輔助才好……”白小純有些頭痛,他無比懷念當年還昏迷的小烏龜,正想到這里,白小純突然內心一動。 “昏迷……”白小純眼睛冒著壞壞的光,越想越覺得這是一個好主意,于是了狠,準備煉制出一種級迷藥! 七天后,清晨時,被幾大老祖守護的鐵蛋,突然睜開了眼,猛的抬頭,出一聲綿長的咆哮,在這咆哮里,它的身體散紫光,一股結丹的氣息與波動,轟然爆。 隨著爆,整個逆河宗的戰獸,全部歡呼,白小純更是激動,幾大老祖也都紛紛含笑,各自離去。 鐵蛋精神抖擻,在白小純身邊膩了幾天后,就又閑不住了,總是跑出去玩耍,好在它不會離開逆河宗,只是在宗門內與那些戰獸以及女弟子親密。 白小純沒法阻止,也就任由鐵蛋折騰,他此刻心神有大半,都放在了煉制那級迷藥上,整日盤膝坐在洞府內,不斷地研究藥方。 時間慢慢流逝,很快過去了兩個月。 白小純的藥方經過多次改良后,也逐漸的成型,好幾次小烏龜從儲物袋內露出頭,疑惑的看著白小純,可惜它看不到白小純的思緒,也不知道這幾個月白小純到底在思索些什么,不過白小純那紅紅的略帶一絲瘋狂的眼睛,讓小烏龜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。 至于修行,白小純也沒有丟下,每天除了思索藥方外,對于不死筋以及寒門養念訣的修煉,沒有間斷。 直至這一天清晨,白小純正完善腦海里的藥方時,忽然神色一動,從儲物袋內取出一枚玉簡,拿在手中握住時,他的腦海里傳來寒宗蒼老的聲音。 “小純,來逆河山大殿,中游其他三大宗門來訪,你來旁聽。” 白小純一怔,鐵蛋的事情之后,他也與幾個老祖談過,根據幾個老祖的猜測,當日窺伺出手的那些人,有的是散修,也有的是來自其他三宗的試探。 畢竟逆河宗初來乍到,其他三宗的試探,必定存在。 想起當日的事情,白小純冷哼一聲,沉吟片刻后,起身換上了少祖的長袍,擺出一副冷酷的樣子,走出洞府,直奔逆河大殿。 途中他看到不少逆河宗的修士,一個個都面色陰沉,時而看向山頂大殿時,都帶著怒意。 白小純目光閃動,繼續走去,很快就看到了大殿,更是看到了在大殿外,赫然有衣著不同的三組修士,正一個個帶著輕蔑之意,驅趕守護大殿的逆河宗弟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