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2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2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2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53 所謂莽荒

陳曼瑤俏臉更紅,似覺得自己如今的樣子,在白小純眼中與沒穿衣服沒有什么區別,于是向后退了幾步,嗔道。 “白師兄……” “有意思,可惜陳曼瑤你演的不像啊。”白小純搖頭笑道,目內凌厲明顯。 “無緣無故,居然送我手帕!” “沒有緣由,竟約我三更到來!” “空等一個月,也都沒有后續……陳曼瑤,你真的當本少祖是三歲孩童,又或者是那種看見女人就昏迷了頭的蠢貨么!怕是這一場情書事件,也是你暗中引起的吧,為的就是混淆其中,引我來此!”白小純聲音一句比一句冰寒,到了最后,他修為猛然散開,天道金丹之力,形成了威壓,化作了狂風,直接橫掃四方,使得陳曼瑤面色大變,身體瑟瑟發抖。 她畢竟……還只是筑基而已! “我本可以不來的,但我身為少祖,你這里既然有端倪,那么自然要來調查一番,看看你……到底有什么目的!”白小純背著手,抬起下巴,開口時一股肅然之意彌漫,整個人更是散出煞氣,尤其是目光,如同利刃,讓陳曼瑤呼吸急促。 “白師兄,我……”陳曼瑤向前走出幾步,正要開口時,白小純目中寒芒一閃,右手抬起時,立刻一根獨角匕首,驀然間飛出,在他的頭頂飄浮時,散發出陣陣至寶的威壓,這威壓一出,配合白小純的天道金丹修為,頓時形成了一股驚天殺機,鎖定陳曼瑤的身軀。 正是逆龍角! “別動,你只有三句話,剛才已說了一句,還有兩句,若我不滿意,我有擊殺任何弟子的權力。”白小純淡淡開口。 更是在這一刻,白小純看似如常,可實際上他的左腳大趾,已死死的摳在了鞋底,摳在了地面上,隨時可以爆發,一旦爆發,他可以用最快的速度,剎那間離開此地。 甚至那張九洲圖,也早已被他開啟,即刻就能施展。 陳曼瑤腳步猛的一頓,深深的看了白小純一眼,尤其是白小純此刻所在的位置,正是她曾經布置的陣法之外,很顯然,對方在到來時,就已經做好了十足的準備。 她的呼吸略緩,內心對于白小純這里,首次生出了忌憚,她凝望白小純,忽然笑了,收起之前的羞澀,而是目中蘊含詭秘之芒。 “難怪那群老家伙,對你如此在意……白小純,我沒有惡意,這一點可以發誓,讓你來此,只有一件事情,希望你能見一個人!”陳曼瑤笑著說道。 “我算你還有一句!”白小純淡淡開口,頭頂的逆龍角,吐出寒芒。 陳曼瑤面色微變,沉默片刻后,狠狠一咬牙,忽然開口。 “夜葬,面具,白小純,神秘勢力,暗子,不死不滅之物!” 陳曼瑤話語一出,白小純面色頓時陰沉,他雙眼猛地睜大,腦海嗡的一聲,沒有任何遲疑,頭頂的逆龍角剎那飛出,直奔陳曼瑤的同時,他的左腳大趾在地面狠狠一按,身體轟的一聲,驟然后退,甚至那九洲圖,也被白小純直接取出。 白小純心神動蕩,他猜到陳曼瑤有些端倪,可卻無論如何也沒想到,對方居然是那神秘勢力之人! 可就在這時,突然的,陳曼瑤的眉心內,直接出現了一個黑色的漩渦,這漩渦剛一出現,就急速的飛出了一縷黑絲,這黑絲在來臨的逆龍角上一繞,這蘊含了白小純金丹之力的逆龍角,竟在半空靜止不動。 與此同時,黑絲內傳出一個滄桑可卻焦急的聲音。 “道友相信老夫一次可好,老夫也是無奈,這才出此下策,甚至不惜暴露弟子瑤兒的身份,以她的生死為賭注,只為換與你交談一次的機會,你相信我一次行不行!!” “你現在隨時可離去,你聽我說幾句話,若是不滿意,你隨時可走!!”黑絲凝聚在一起,化作一個老者的虛影,他看向白小純時,有復雜,有深邃,更有客氣與恭敬! 白小純平復了下呼吸心神略定,此刻早已后退到了半空中,甚至此地的波動,都引起了逆河宗的注意,有數位巡邏的修士,甚至還有一位結丹后期的長老,快速飛來。 “少祖,怎么了?” “發生了什么事情!”這幾個巡邏的修士立刻開口,目光掃向四周,有些疑惑,似乎那黑絲所化老者所在的地方,很是詭異,他們無法察覺,注意到的只是到了半空中,修為散發出來的白小純。 對白小純下方的區域,視而不見。 “你們逆河宗內,除非有天人,否則無人能查看到老夫的存在,也看不到這四周的一切,不過你沒有進入這片范圍,所以他們能看到你!”黑絲化作的老者虛影,快速開口,聲音也只有白小純可以聽到。 白小純腳步一頓,面色陰沉,看了看四周警惕中帶著疑惑,四下查看的修士,低頭時,看了看下方的老者虛影。 這詭異的一幕,讓白小純沉默。 “通天大陸,范圍極大,以通天海為中心,蔓延出四條大江,擴散四方,形成了東西南北四脈修真大界!”眼看白小純沉默,虛影老者趕緊開口。 “這四條大江,各自分成四條大河,又分成四條溪流,以及無數末流,如樹一樣,散到極致,使得通天河的靈氣,可以覆蓋無窮范圍……可實際上,與真正的通天大陸比較,通天河的靈氣擴散區域,不足一半! 另一半,則是在這通天大陸的四周,沒有被通天河的靈氣覆蓋的區域,那里……被稱之為蠻荒!”虛影老者話語傳出,白小純聽到后,心神狂震。 他之前就有過一些猜測,不過得到的答案是,沒有通天河氣息的地方,是禁區,修士無法存活! 眼下,對方的話語,如天雷轟在白小純心神內,且他看向那老者時,能感受到,對方似乎在這方面的事情上,沒有說謊。 “如果把通天河靈氣所在的地方,把四大脈的源頭宗門比喻成世俗中的官府,那么……在蠻荒里存在的人們,而是被官府稱之為……叛黨!” “老夫,來自蠻荒,而血溪宗的血祖,一樣來自蠻荒!” “因一些特殊的因果,血祖的尸體,才會被留在那里!”虛影老者深吸口氣,凝重開口。 白小純目光收縮,對于當年這個神秘勢力,為何目標鎖定在血祖身上的不死不滅之物,此刻隨著老者的解釋,與白小純的猜測一一印證在了一起。 “那不死不滅之物,我們并非一定要獲得,你愿意收藏就給你便是,而老夫這里的態度,之所以會改變,甚至對你說出這些,就是因為……你傳承了血祖,你成為了二代血祖! 歸根結底,你與我蠻荒之間,已有因果!”虛影老者內心略安,只要白小純不立刻離去,給他說話的機會,那么一切都可以談。 他最擔心的,就是白小純如之前那樣,根本就不與自己交談。 “所以老夫幾次三番試圖通過那面具與你溝通,可你防備心太強,無奈之下才冒著巨大的風險與代價,讓瑤兒暗中催發這一系列事件,邀你來此!” “老夫代表蠻荒一部分城池的意志,希望與你保持長期的聯系,且這種聯系對你只有好處,我們的暗子遍布四大脈幾乎大部分宗門,可以為你提供無數便利的同時,更可以為你提供你想知道的,有關這世界的一切事情!” “不過,你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才可……”虛影老者長舒一口氣,向著白小純抱拳,深深一拜。 白小純心神震動,沉默中,他有心離去,可對方的言辭沒有任何破綻,更是解了他很多的疑惑,尤其是不惜暴露陳曼瑤的身份,這一切,的確是有很大的誠意。 尤其是……這老者所說的情報,似乎一切事情,只要自己想知道,他們都可以給出答案。 想到這里,白小純內心一動,他四周的巡邏修士,此刻也都查看了四周,一無所獲后,紛紛來到白小純身邊,疑惑的向他看來。 “你們先走吧,方才是我錯覺,麻煩諸位了。”白小純輕吐口氣,向著眾人一抱拳。 那巡邏者中的金丹后期長老,深深的看了白小純一眼,沒有細問,而是點了點頭后,帶著眾人離去。 很快的,此地恢復寂靜…… “任何事情,你都能知道答案?”白小純忽然開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