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2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2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2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49 一封情書

仔細的研究了寒門養念訣以及不死筋后,白小純對于未來充滿了期待,尤其是此刻感受了一下自己磅礴的生機,他盡管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壽元,但想來至少千年以上,就更為激動。 對于修行的枯燥,他也沒有不耐煩,而是沉下心來,修行寒門養念訣的同時,也在嘗試修煉不死筋。 關于不死筋,白小純思索良久,首先修煉的是自己的左腳大趾。 “一根根趾頭的修煉下去,才是最穩妥的!”白小純深以為然,腦海里幻想自己抬起腳,一指頭戳過去,對自己有歹意之人沒有任何防備被重創慘叫的畫面后,覺得自己的選擇沒錯。 “傻子才會選擇手指,手指有什么用處,是個人都會防備不說,危機關頭,總不能用手指逃遁啊,腳趾就不同了,不但可以出其不意的攻擊,更是可以用力一點地面,加速逃走,只要小命在,什么都在!”白小純想到這里,覺得自己實在是太英明神武了,不由得感慨,想要照照鏡子崇拜下自己,可四下看了看,發現自己的洞府里居然沒有銅鏡。 “這不行啊,居然沒鏡子!”白小純覺得掃興,忽然想起自己儲物袋內,之前擊殺那個空河院的女子時,收走了對方的物品,曾靈識一掃,似乎看到過一個鏡子。 于是趕緊打開儲物袋,翻出了一個巴掌大小的圓形鏡子,至于小烏龜,白小純找了半天,也沒看到,索性就不去理會,他早就習慣了小烏龜的神出鬼沒。 此刻拿著鏡子,白小純研究一番,忽然樂了,這鏡子也不是尋常之物,算是一件不錯的法寶,雖然無法與白小純的那三樣至寶比較,可也有其不俗之處,竟可以形成一具法身。 只不過這法身沒有什么戰斗力,只是作為迷惑而用,當初那女子被白小純連連克制,真身在通天法眼下無所遁形,也就沒有拿出使用。 “還算不錯吧。”白小純把玩鏡子,半晌后忽然輕咦一聲,將鏡子拿在手中仔細的看了看后,突然眉心的第三目,通天法眼,驀然睜開。 紫光瞬間籠罩洞府,白小純凝望片刻后,第三目閉合,他若有所思。 “此物怕是就連那女子也都沒發現,其最大的貢獻不是形成法身,而是……養魂!”白小純很是驚奇,他在這鏡子上,于通天法眼下,感受到了與神秘面具相似的波動,雖材質不同,可在作用上,似大同小異。 把玩一番,白小純將鏡子放在一旁,重新開始修行,時間流逝,很快又過去了半個月。 這一天夜里,白小純正修行時,忽然的,他全身汗毛聳立,猛的睜開眼時,他四周的地面出現了大量的波紋,這些波紋出現的速度極快,眨眼就覆蓋洞府大地,更有陣陣冰寒氣息籠罩四方,似要將這里分割出去。 與此同時,他儲物袋內紅光爆發,那面具再次飛出,有滄桑的聲音,帶著急促,快速的吼出。 “不……” 白小純深吸口氣,沒有任何遲疑,在對方說出一個字后,他一把取出更多的符文,天道金丹之力融入,全面催發,大把扔出。 噼里啪啦的聲音再次出現后,這面具內傳出怒吼,可卻戛然而止,面具掉在地上,地面的波紋也驟然消失。 假夜葬的魂,此刻才敢飄出,瑟瑟發抖,發出慘叫。 “完了完了,他們又來了!” “怎么辦,我們該怎么辦……” 白小純也很是恐懼,他方才隱隱覺得,自己若是慢了一些,一旦此地被隔離,自己就危險了。 “陰魂不散!!”白小純咬牙,看了眼假夜葬的魂,沉吟片刻后,他的雙眼有些血絲卻露出果斷,突然開口。 “假夜葬,我給你換個家,你要配合我,不然我就把你和這面具一起扔到通天河里喂魚!” 假夜葬身體又開始顫抖起來,想要說些什么,可看到此刻的白小純居然眼睛都紅了后,立刻就不敢開口,只能驚恐的點頭。 “我就不信了,連那老兔子我都能收拾,還收拾不了這小小面具!”白小純冷笑,立刻取出那面鏡子,仔細的研究之后,他雙手猛的掐訣,一指面具,立刻假夜葬發出慘叫,可剛傳出叫聲,在白小純瞪眼下,他立刻捂著口,不敢叫喊。 白小純全神貫注,體內散發出天道氣息,金丹翻滾時,修為擴散開來,使得他的右手,竟化作了金色,而他的眉心第三目,通天法眼,也在這一刻驀然睜開,修為凝聚,使得紫光比之前還要明亮太多太多。 一股恐怖的波動,在白小純的身上爆發,在這通天法眼下,那紫色的光中隱隱的甚至都出現了金色,一絲天道的氣息,也順著法目散出,落在這面具上時,白小純立刻就看到了一條若隱若現的絲線……連接了假夜葬的魂與面具。 在看到這絲線的瞬間,白小純沒有任何遲疑,右手倏的抬起,手上金光璀璨,向著面具與假夜葬之間的絲線,狠狠一斬! “給我斷!” 轟的一聲,白小純的右手直接斬在絲線上,這絲線顫抖,原本有韌性,難以斬斷,可在那天道氣息的碰觸下,沒有堅持太久,直接就融化開來,被白小純……驟然斬斷! 斷去的瞬間,假夜葬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,魂離開了面具,可就在其離開的同時,仿佛虛無中存在了一股吸力,居然要將其吸走。 嚇的假夜葬慘叫更為凄慘,白小純也一愣,好在鏡子就在他身邊,他趕緊袖子一甩,鏡子急速飛出,直奔假夜葬,在它的魂被那虛無吸走前,立刻融入到了鏡子內。 做完這一切,白小純氣喘吁吁,這一幕看似容易,可實際上他耗費的心力極大,此刻先是檢查了一下鏡子內的假夜葬,此人的魂比之前虛弱了大半,可好在沒有大礙,如今只是虛弱的昏迷而已,這才放下心。 隨后白小純狠狠的盯著面具,冷笑起來,取出了全部的符文,一張張貼上后,更是施展了自己所知道的不多的禁制,又再次烙印其上,直至將其層層包圍,徹底封印后,白小純這才放心。 “這一次,我看你還怎么作怪!”白小純得意,將這面具收起,心滿意足,繼續修行。 又過去了半個月,這半個月里,面具再沒有作怪,而白小純這里的修行,也慢慢有了頭緒,甚至他還抽出時間去研究逆河丹。 直至半個月后,白小純實在是坐不住了,。 “我都已經金丹了,很厲害了,要勞逸結合嘛,不能總是這么修煉。”白小純越想越覺得有道理,于是結束了閉關,打開洞府,走了出去 呼吸了一口外面的空氣后,白小純看著縱橫四方的逆河宗,內心深處有種驕傲之感,于是背著手,走下了逆河山,在這逆河宗內,一邊欣賞,一邊溜達。 “好久沒看到宋姐姐了,好想念啊……”白小純一想到宋君婉那火辣的模樣,就忍不住心頭一熱,眨了眨眼后,決定去找宋君婉說說情話。 一路走去,四周綠蔭成片,天空飛鳥盤旋,放眼看去,整個逆河宗內,靈氣濃郁,仿若仙境,途中還遇到了不少逆河宗的弟子,這些弟子有男有女,每一個在看到白小純后,都露出尊敬,還有不少都目帶狂熱,白小純的身份,使得他在逆河宗內,已成為了最矚目的存在。 尤其是玄溪與丹溪一脈,他們不了解白小純,所以對于白小純這里,狂熱最多,尤其是白小純白白凈凈,賣相也不錯,平日里又喜歡賣弄,于是暗中對他有好感的女弟子,也都不少。 此刻他正含笑與碰到的弟子打招呼,路過玄溪一脈時,忽然的,從玄溪一脈的山上,快速跑來一個女弟子,這女子相貌秀美,此刻滿臉通紅,飛奔到了白小純的身邊,在白小純詫異時,這女子咬著下唇,似不敢看白小純,快速的將一封信,遞給了白小純。 修士之間都用玉簡,這種直接用手寫的信,已不多見,白小純呆了一下,低頭看了眼手中的信,在那信封上,他看到了一個心的形狀…… “這是……”白小純睜大了眼,倒吸口氣后,忽然身體顫抖,激動起來。 “情書!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