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2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2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2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47 當學舌兔不再學舌

也正是在這一刻,白小純才知道,通天世界的修行體系,在凝氣、筑基、結丹、元嬰之后……是天人境! 天人境,極其可怕,似乎與天地融合,出手時不再是自身之力,而是天地萬物都可借用,那種揮手時以天地之力形成的壓制與神通,根本就不是元嬰修士可以比較。★ 整個通天河東脈中游,天人境的修士,原本只有四人,四大宗門,各有一位,而眼下,隨著空河院的天人死亡,只剩下了三人。 而一個天人境,就足以橫掃一個宗門,如眼下的逆河宗,若是有天人境殺來,那么逆河宗最終必定滅亡。 就算是白小純操控血祖,就算是空榕邪樹出手,結局也是一樣,除非是真靈女嬰再次蘇醒,可唯一的一枚逆河丹,已經被用掉了。 所以這一刻的逆河宗,看似強悍,可在巔峰戰力上,卻是有巨大的缺陷,實際上這也是四脈老祖可以對宗門的內部規則達成一致,甚至之前能一起同心協力殺入中游的原因之一,因為只有到了中游,借助這里的靈氣與資源,還有資格,他們才有可能晉升天人。 而如今最有可能晉升天人的,只有三位,風神子,寒宗以及赤魂! 這三人中的風神子與赤魂,在大典結束之后,就立刻選擇了閉關,其他老祖也都6續如此,每一個元嬰修士,都希望自己在有生之年,可以踏入天人! 而整個通天河東脈,算上星空道極宗,天人的數量,也都不過兩手之數!由此可見天人的強悍與罕見。 “這,就是天人境,不說與天地同壽,但卻可以引下天地之力,修為幾乎永不枯竭,戰力之強,可以橫掃一處修真界!”逆河山的大殿內,作為第一個二百年的執掌一脈,靈溪一代老祖寒宗,看著被單獨叫過來的白小純,緩緩開口,告訴了白小純有關宗門以及天人的事情。 “所以,之后老夫也要去閉關,爭取可以突破,踏入天人境!”寒宗望著白道。 “天人之上呢?”白小純呼吸微微急促,這是他第一次聽到天人境界,內心在這一刻,很是向往。 “天人境之上,則是半神!”寒宗沉默片刻,目中露出一抹精芒,聲音飄忽不定,可說出的話語,尤其是那半神兩個字,居然在出口的瞬間,讓外面的蒼穹憑空的出現了一聲雷霆! 這突如其來的雷霆,讓白小純嚇了一跳。 “這個境界,就算是說出口,也都會引起天地波動,半神境界……無法形容,或許真的如其名字所形容……半個神靈!”寒宗輕聲喃喃,顯然對于半神,他的了解也很少。 “整個東脈修真界,只有一個半神……他是星空道極宗的……活著的底蘊,唯一的老祖,也正是因他的存在,才使得星空道極宗,成為源頭宗門!” 白小純睜大了眼,這些事情,他都是次聽說,此刻腦海有些嗡鳴,半晌后他忍不住開口。 “半神之上呢?” “不知!”寒宗搖頭,沒有繼續這個話題,而是右手抬起后,在他的手心內,出現了三團璀璨之光。 這三團光內,分別是一卷畫軸,一枚鱗片,以及一把匕! 畫卷滄桑,似存在了很多歲月,散出陣陣古老的氣息,而那鱗片更甚,白小純只看一眼,就有種腐朽之感,分不清是什么兇物之鱗。 至于匕,甚至看起來不太像是匕,反倒像是一根黑色的獨角! “九洲圖,地品至寶,可容納萬千之物,將其生生煉化在體內,烙奴役之印,更可激急,短距離挪移傳送!” “古魔鱗,地品至寶,元嬰不可破其絲毫,可惜只有一枚,否則的話,制作成鎧甲,元嬰也奈何不了你太多!” “最后這把匕……則是逆龍角,一樣是地品至寶,可幻化出一條逆龍,威力極強!” “這些,都是給我的?”白小純聽著寒宗的話語,眼巴巴的看著面前這三團光芒,他的心臟怦怦跳動,咽下一口唾沫,這三樣物品,任何一樣他都心動不已,此刻很是振奮。 “你身為我逆河宗少祖,日后出門時代表逆河宗,這三樣至寶,自然是給你的,望你好好熟悉,日后揚我逆河宗威名!”寒宗笑了笑,白小純的重要程度,對于逆河宗而言,無與倫比,而他們又要閉關,所以一同商議后,決定送給白小純這三樣至寶,用來防身。 白小純激動,趕緊拜謝,一把抓住這三樣至寶,愛不釋手時,寒宗忽然干咳一聲。 “老夫要去閉關了,一會有一個老前輩要來找你,你在這里等等……對了,這是你結丹后修行的功法,此功來歷神秘,是曾經寒門秘傳之法!”說完,寒宗神色有些怪異,扔給白小純一枚玉簡,不等白小純抬頭,就一晃之下,消失無影。 “什么老前輩?”白小純一愣,接過玉簡抬頭時,現寒宗已經沒影了,他有些狐疑,但很快就又期盼起來。 “莫非是還有賞賜……”白小純越想越是振奮,他覺得自己身為逆河宗少祖,宗門對自己太好了,一會還有老前輩來送自己更好的東西,于是趕緊深吸口氣,站在那里,腰桿筆直,露出一副肅然的樣子。 心底卻美滋滋的,暗道自己這個樣子,應該是最討老人家喜歡了。 等了半晌后,就在白小純有些不耐時,忽然的,他覺得不對勁,隱隱好似有人在盯著自己一樣,于是下意識的轉身,看向身后時,白小純忽然瞪大了眼。 在他的身后,不知什么時候,竟出現了一只兔子! 這兔子居然不是趴在地上,而是兩只腳站著,雙手背在身后,如人一樣,正盯著白小純,那紅紅的眼睛,還有豎起的耳朵,雖看著滑稽,可在其目中露出的滄桑,讓人一眼就覺得這兔子絕非尋常。 “你……”白小純倒吸口氣,趕緊退后幾步,他差點一把捂住自己的嘴,這兔子或許別人認不出來,可白小純這里,就算是這兔子化作了灰,他想來也能一眼認出……對方正是那只該死的……學舌兔! 實際上,自從當日在雄城外,白小純看到了兔子與猴子的身影后,他就始終心底覺得不對勁,此刻看到這兔子后,白小純呼吸略急,好在他反應快,趕緊擠出笑容,小心翼翼的抱拳。 “那個……弟子拜見……前輩!” 兔子冷哼一聲,掃了白小純一眼,在它的身上,竟沒有了如以往那樣的學舌,這本應該是高興地事情,可白小純卻覺得越不妙。 “前輩……”白小純更緊張了,再次退后幾步。 “白小純,你當年追著老夫,追的很得意啊,不過我老人家不與你一般見識。”兔子淡淡開口,話語老氣橫秋。 白小純聽到這里,心底更緊張了。 “這一次我來找你,是要測試一下,你的那些至寶,是否有效。”兔子瞪著白小純,咧嘴一笑,那笑容落在白小純眼中,化作了恐怖,白小純尖叫一聲,沒有任何遲疑,瞬間后退,就要離去。 可他剛剛后退,這兔子一晃之下,度之快,瞬間追上白小純,右腿抬起,向著他身上狠狠一蹬。 轟的一聲,白小純慘叫中身體被直接踢了出去,到了半空時,白小純哭喪著臉,爆了全部度,急逃遁。 “殺人了!!” “兔子殺人了!!” “老祖救命,救命啊!”白小純一路狂奔,一路哀嚎,聲音凄厲,傳遍四方,被無數弟子聽到后,都詫異的抬頭看去。 很快的,他們就看到一只兔子,以更快的度,撞在了白小純身上,將白小純撞飛后,這兔子出桀桀之聲。 “叫啊,你叫的聲音越大,老夫就越舒服!當初你追著老夫暴打的時候你忘了?該死的,我當時都躲在萬蛇谷了,你居然還能找到我!! 我后來為了躲你,都回了血溪宗,你你你……你這小王八蛋,竟也去了血溪宗!!”兔子怒吼,眼睛更紅,追擊白小純而去。 白小純慘叫不斷,在這天空回蕩時,慢慢的血溪宗與靈溪宗的修士,有不少認出了這只兔子,頓時驚呼。 “那是……” “天啊,那是學舌兔!!” “這兔子怎么又出現了,居然沒學舌?!”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