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5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5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5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46 神秘勢力再次出現

之后的幾天,隨著山門的修建,倒也沒有再發生尸體被吸干的事情,原本也不會有人去提,只是……這幾天白小純每次出門,全身上下都是符文的樣子,卻是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。 尤其是許寶財等人,更是對白小純的這幅樣子詫異,追問之下,白小純又不好不說,于是隱晦的點出,逆河宗鬧鬼之事。 這頓時就把許寶財等人嚇到了,紛紛也學著白小純的樣子,換取辟邪符貼在身體上,只是與白小純比較,他們還是太弱了…… 白小純的符文,那是全身上下里里外外,幾乎都貼滿了,除了那張臉,他在糾結之下,沒有去貼外,其他全部區域,都是符文。 走出去,所有看到之人,都會目瞪口呆。 周心琪也好,鬼牙也罷,還有宋缺九島,一個個都被白小純這里,弄的愣住,甚至有一天黃昏,白小純正耀武揚威的溜達時,還遇到了公孫婉兒。 “小純師兄,你這是……”就算是公孫婉兒,也都被白小純的裝扮驚呆了,下意識的開口問道。 “原來是公孫師妹。”白小純看了公孫婉兒一眼,又看了看四周,上前幾步壓聲開口。 “我告訴你,你別告訴其他人啊,我們逆河宗鬧鬼,所以我才貼這么多辟邪符。” 公孫婉兒再次呆了,半晌后戲謔玩味的看著白小純,又看著那些符文,甚至還抬起手摸了一下,最終強忍著笑意,再三保證自己不告訴其他人后,這才離去。 白小純很是得意,繼續到處溜達。 慢慢的,有關逆河宗鬧鬼的事情,竟在不知不覺中,越傳越廣,等四脈老祖察覺時,已來不及去壓制,一個個看著白小純那副樣子,紛紛郁悶的搖頭苦笑。 “這都金丹了……居然還怕鬼……” “再說了,以那亡魂的恐怖,這白小純身上的符文,一點用都沒有。” 幾個老祖苦笑時,不再理會白小純,白小純這里在又過去了幾天后,發現什么事都沒有,尸體也沒有再次出現被吸干的事情,于是徹底放下心來。 “一切妖魔鬼怪,在我白小純的辟邪寶衣鎮壓下,都將灰飛煙滅,唉,我又一次保護了宗門,誰讓我是逆河宗的少祖呢,為了宗門的弟子,我做了多少他們不知道的事情啊!”白小純盤膝坐在自己的洞府,感慨的開口時,此刻外面已是深夜,他深吸口氣,正要打坐。 可就在這時,突然的,他四周的地面,竟出現了波紋,這波紋很是詭異,剛一出現,就使得四周仿佛與這片世界分割開,隱隱的有一股寒氣,擴散四方。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,讓白小純愣了一下后,倏忽發出一聲尖叫,身體猛地跳起,右手一拍儲物袋,頓時手中出現大把的辟邪符。 “走開,不要過來,我很厲害,我有辟邪符,我全身上下數百張!!”白小純顫抖開口時,正要后退,可他的儲物袋內,此刻有一道紅光,自行飛出,那紅光內,正是……白小純化身夜葬時,使用的那張面具。 此刻這面具震動,竟與地面的波紋回應,很快的,就有一個蒼老的聲音,也不知是從面具還是地面的波紋里傳出。 “你……” “你什么你!”白小純尖叫一聲,將手中的符文全部扔出,更是爆發自己的天道金丹之力,用了全部修為催發符文,他的那些符文里,有封印的,有辟邪的,有鎮壓的,此刻在他金丹修為的催發下,立刻爆發。 轟轟之聲回蕩時,面具顫抖,被大量符文貼上,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,很快的就被打斷了與地面的聯系,掉在了地上時,地面的波紋也快速消散,一切恢復正常。 白小純額頭冒汗,此刻他也明白過來,方才不是那亡魂出現,而是這面具背后的神秘勢力,再次出現了…… 與此同時,假夜葬的魂,也顫抖的從這面具內飛出,看著白小純,身體哆嗦,發出尖叫。 “來了,他們來了……” “完了完了,白小純,你將那不死之物拿走了,這個神秘勢力要來找我們了!” “我們死定了……他們對于叛徒,應該不會心慈手軟,說不定會扒皮種草,千刀萬剮……”假夜葬慘叫,恐懼的不得了。 “閉嘴!”白小純聽的心煩,更是心驚,立刻低吼,他有些心虛,畢竟自己拿走了小烏龜。 “該死的,我都不帶這個面具了,怎么還來找我!”白小純怒道,有心將這面具扔了,可覺得有些可惜,且假夜葬的魂還在面具內,白小純要是把面具扔了,就等于坑了假夜葬。 “白小純,我們……我們怎么辦。”假夜葬若不是魂體怕是已經哭了,眼巴巴的看著白小純。 白小純也一臉愁容,瞪了假夜葬一眼,冥思苦想,琢磨若實在沒辦法解決,就將這面具送給幾個老祖。 “就是可惜了這么一個可以改變樣子的寶物。”白小純有些糾結,好在又過去了半個月的時間,這面具再沒有出現異變,白小純這才心底略安。 而逆河宗的山門修建,也在這近一個月的時間里,接近尾聲。 且有關下游修真界的格局劃分,也出現了結果,包括對于逆河宗勢力范圍的管理,幾個老祖也商議出了答案。 最重要的,是對于逆河宗內部的規則,一樣達成了一致。 逆河宗,將以二百年為限,每一脈輪流執掌,而掌門之選,也是如此,第一次執掌的,將是靈溪一脈,而鄭遠東……不再是靈溪一脈的掌門,而是成為了逆河宗的掌門! 他的修為雖不夠,可他的資歷足矣! 甚至在四脈老祖的幫助下,鄭遠東愿意犧牲自己的未來,換取修為突破,固定在了結丹境內,甚至已內定了李青候,在百年后,將成為逆河宗的第二代掌門。 而二百年后,靈溪一脈不再執掌,會輪到血溪一脈,隨后是玄溪一脈,最后才是丹溪一脈。 對于這個安排,四脈老祖沒有異議! 很快的,隨著山門的最終修建完成,隨著血祖與空榕邪樹的屹立,隨著逆河山四周的四條山脈,轟轟而出,最終守宗大陣的開啟,使得這一切……徹底完成! 無數的歡呼聲,從逆河宗所有修士口中傳出,三艘通天舟,在一個月前曾回到下游修真界,如今也已歸來,將四脈修士那些不能出戰的弟子,都接了過來,分散在了四條山脈內。 整個逆河宗的人數,已近乎百萬之多,極為熱鬧。 而開宗大典,也被搬上了日程,送出了大量的請柬,邀請中游其他三大宗門以及一些古老的修真家族,前來觀禮。 這場觀禮,整整進行了七天的時間,星河院,道河院,極河院都派人恭賀,所有被邀請的家族,沒有一個不來,全部出現。 還有下游修真界的新出現的四大宗門,也都恭敬的送上賀禮,整個中游修真界,在這七天,幾乎所有人談論最多的,就是逆河宗之事。 而白小純作為逆河宗的少祖,他的身份之高,讓人眼熱。在這七天里,他穿著指定的衣服,出現在所有人面前,一身鐵血凌厲,形象閃耀無比。在白小純沉醉于其中之時,幾個老祖還有李青候,卻擔心他在眾目睽睽下露出真正的不著調的面目,倒是著實緊張了幾分。 走在哪里,都讓人看不出絲毫端倪,談笑風聲中,吸引了無數人的關注,尤其是他身上的煞氣時而散開,立刻讓那些沒見過他的人,都很心驚。 對于白小純的表現,幾個老祖都很滿意,白小純也很得意,他覺得這種事太簡單了,直至七天后,開宗大典結束,隨著各宗使者的離去,逆河宗,這才安靜下來。 而此刻,擺在逆河宗面前,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…… 逆河宗,沒有天人境! 中游其他三大宗門,每個宗門,都有一個天人老祖坐鎮,這才可以名副其實,而眼下,這是逆河宗致命的短缺之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