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6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6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6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44 百廢俱興

逆河宗,入主中游! 此事轟動中游所有修真家族與宗門,尤其是另外三個大宗的沉默后,使得此事在短短的時間內,傳遍八方。 這代表著整個中游區域格局的變化,代表著曾經的四大霸主之一易位,尤其逆河宗來自下游,這對于另外三宗的下游修真界而言,其勵志的程度,無法形容。 同樣,這段時間,也是逆河宗最為忙碌的時候,四脈弟子,無論什么修為,全部都被調動起來,加入到了修建宗門之中。 逆河宗,要在曾經的空河院舊址上,修建一處……屬于他們的山門! 這座山門的規劃,早就被四脈的老祖商議清晰,要同時能滿足四脈的需求,更是要兼顧攻守,畢竟這座山門,是需要能承受萬年以上歲月變遷,代表著逆河宗的榮耀與輝煌! 新的山門,其核心之處,是一座小半個山體在通天河下,大半個山峰屹立在通天河上的沖天之山! 此山之大,仿佛要斷絕了這條通天河水,可實際上卻有很多手段,使得通天河水依舊可以流淌而過。 這座山,直沖云霄,在通天河岸邊抬頭,根本就看不到山頂,只能看到云霧繚繞,氣勢驚天。 此山,將被稱之為逆河山!她將成為逆河宗的核心之山,也是老祖居住之地,以底蘊鎮壓,更是未來逆河宗的決策中心。 同時,以逆河山為中心,有四條磅礴的山脈,被移山倒海而來,橫去遠方,蔓延足有千里,每一條山脈上,都存在了八座矮于逆河山的山峰! 這四條山脈,在規劃中,將分配給逆河宗內的靈、血、玄、丹四脈! 而逆河宗正對著通天河的大門……在那里,左側屹立著一個巨人,這巨人全身血氣彌漫,如同沉睡,正是……血祖! 右側,則是那顆空榕邪樹,與巨人一樣,在那里守護逆河宗。 這兩尊驚天動地的參天巨物的存在,就是逆河宗對于中游其他宗門的一個強有力的威懾,這種威懾,足以讓絕大多數宗門,心生忌憚。 整個逆河宗的規劃,看似簡單,可實際上卻包含萬千,尤其是四周,更有山門大陣籠罩,其范圍的大小,比曾經的靈溪宗,大了數十倍不止。 這樣一個宗門,才符合中游大宗的氣勢,才可以讓其范圍內的所有依附者,不敢生出絲毫悖意。 與此同時,屬于逆河宗的下游修真界,逆河宗也派出使者,前去制定規則,使之競爭出新的下游四大宗門,從而使一切恢復正軌,如曾經的逆河宗四脈一樣,每年都要送出大量的資源,供奉逆河宗。 至于對外,逆河宗宣布封鎖其勢力范圍,在新的宗門沒有完全修建完畢前,不允許任何勢力踏入絲毫,更不允許有人外出。 挾著滅去空河院的威壓,逆河宗布的這第一道法令,其范圍內無人敢冒犯,就算是其他三個中游大宗,也都不愿在這個時候,去觸逆河宗的霉頭。 哪怕逆河宗與他們比較,是最弱的一個,可畢竟是被上宗承認,他們也不好在初期,就過于明顯的得罪。 如此一來,逆河宗勢力范圍內,一片平靜,在這平靜中,太多的人激動,同時也有太多的人緊張,可對于逆河宗而言,他們不在意這些。 他們有更多的事情要做,無論是修建山門,還是整合下游,又或者管理這比下游修真界要大了數倍的宗門范圍,任何一件事情,都需要詳細的準備與規劃。 好在逆河宗有四脈,在四脈老祖的商議后,立刻瓜分,每一脈都獲得一條山脈,按照各自的風格與需求,自行打造。 靈溪一脈因白小純的存在,直接占據了東脈,沒有太大的變化,依舊是曾經靈溪宗的南北七峰,只不過將第八峰作為了結丹修士所用。 血溪一脈占據南脈,這里最靠近血祖之身,使得血溪一脈在功法的修行上,不會受到影響,甚至還規劃出未來,將出現八峰血子,而身為血子,也必須是結丹修士才可! 玄溪一脈與丹溪一脈,同樣都有類似的規劃,其中玄溪一脈以陣法與分身修行為主,而丹溪一脈則埋頭在藥道內,如此這般,整個逆河宗在布局上,很是完善,完全符合一個大宗的定義! 在這修建中,一切都在緊鑼密鼓的進行。 無論是核心的逆河山,還是四周的陣法,都是如此,還有就是戰場的整理與打掃,在這曾經空河院的四周,存在了太多的尸體,先被整理的是逆河宗的戰死之人。 這些人,都會被送入指定的地方安葬,他們的名字會被記錄下來,成為逆河宗的英魂,被后代始終銘記與歌頌。 太多的事情要做,尤其是逆河宗內,如今戰爭結束,那么四脈之中以誰為主,掌門之選又會是誰,很多內部的規則,都需要在這個時候定制,好在這些事情都有四脈老祖去操心,白小純這里倒也悠閑下來。 每天看著四周所有人都在忙碌,白小純有些無聊,他無論走到哪里,都會遇到大量的逆河宗弟子崇敬的目光與拜見,剛開始的時候他還覺得舒服,可慢慢的,就沒意思了。 “罷了罷了,我去找小妹聊天吧。”白小純嘀咕著,在靈溪一脈的山脈中,找到了正在與一群人一起操控陣法巨人,移山倒海的侯小妹。 “小妹……”白小純剛一開口…… “小純哥哥,你別打擾我啦,我在忙。”侯小妹擦了擦汗,喊了一句后,繼續忙碌。 白小純有些尷尬,站在那里半晌后,忽然看到了張大胖。 “大師兄……” “小純,有什么事一會說,我要煉靈……”張大胖神色認真,看了白小純一眼后,隨后說了一句,又繼續與許媚香等人忙碌起來。 白小純赧然一笑,垂頭喪氣,正要離開時,忽然看到了侯云飛從遠處飛來。 “侯大哥……” “小純,你讓一讓,師尊讓我去整理法閣……”侯云飛腳步沒停,呼嘯而去。 白小純苦笑,看著忙碌的眾人,于是去了血溪一脈,剛一踏入,就看到了宋君婉指揮不少中峰弟子,正在修建新的中峰。 “宋姐姐……” “夜葬,一邊玩去!”宋君婉袖子一甩,很有氣勢的開口,又繼續指揮。 白小純有些傻眼了,正要說些什么時,他身后傳來一個顫抖的聲音。 “少祖,要不……要不你先走吧,你在這里,我緊張……” 白小純抓狂,長嘆一聲,默默離去。 他所熟悉的人,都沒時間理會自己,每個人身上都有任務,就連鐵蛋都被安排出去,指揮那些戰獸幫忙。 白小純覺得似乎整個逆河宗內,眼下只有自己一個人,無所事事……能給他安排任務的,只有元嬰老祖,而那些老祖們眼下都在商議大事,甚至時而還能聽到逆河山上傳來的他們的爭吵與咆哮。 “都說能者多勞,可像我這么厲害的少祖,居然會沒事做……”白小純實在想不出自己能干什么,于是感慨。 “罷了罷了,我還是去煉藥吧……”白小純有些無奈,到了通天河岸邊,找了個地方,盤膝坐下后,努力讓自己沉下心來,回憶之前真靈女嬰給自己的那一滴鮮血里,蘊含的關于逆河丹的真意。 “她給了我一場造化,那么我一定要為她煉出逆河丹!”白小純喃喃低語,漸漸地,他的心平靜下來,在這明悟中,于腦海里去琢磨與分析,逆河丹的煉制方法。 時間流逝,很快的,深夜到來……逆河宗的修士,雖都在趕工,可就算是再忙碌,于夜晚時也會休息,慢慢的,整個天地似乎都安靜下來。 四周的戰場上,逆河宗的修士尸體,都已被收走,空河院的那些死亡之人,尸體也被收走了大半,安排在了指定的區域,可還是有不少零散的尸體存在,需要在之后的幾天,被6續收走。 此刻,明月高掛,原本使得大地清澈,可突然的……不知什么原因,竟有一片烏云出現,將那明月……慢慢遮蓋,大地……一片漆黑中,似有一個白衣身影,從虛無里,緩緩走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