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2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2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2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41 真靈蘇醒

戰爭的進行,越發慘烈,相比于逆河宗的傷亡,空河院更為嚴重,看著一個個弟子的死亡,看著每時每刻都有人受傷,空河院內,一片沉默。 一個穿著白袍的老者,站在空河院的中心位置,那里有一顆樹上之樹,在這樹冠上,有一個木屋,此刻這老者,就站在木屋外,望著四周的戰爭,聽著來自八方的轟鳴與凄厲之音。 他的臉上露出疲憊,若仔細去看,還可以看到他的身上存在了濃郁的死氣,似殘喘著讓自己不隕落,可明顯他已堅持不了太久的時間。 老者的身邊,跟著一個童子,這童子唇紅齒白,很是漂亮,身上更有陣陣清香,衣著干凈,仿佛仙童一般,此刻正背著手,很有興趣的看著戰場,目光時而落在不遠處天空中的白小純身上,興趣很濃。 “李道友,夠了么”許久,老者沙啞的開口,疲憊之意更濃。 “還不夠。”童子聞言笑了笑,側頭看向老者,看著看著,忽然嘆了口氣。 “陳道友,早知如此,可有后悔” “如何才夠,死的人已經夠多了。”老者沉默,半晌后目光黯淡,緩緩說道。 “也罷,既如此,你將你們空河院的底蘊,拿出來了吧,早些被滅掉,也早些結束了這場懲罰。”童子想了想,笑著開口。 老者疲憊之意更多,很多人都以為他隕落了,可實際上作為空河院的真正老祖,作為一個天人境,他有太多的辦法可以維持生命的延續,哪怕是傷勢之重,已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,他依舊可以延續很長一段時間。 而星空道極宗,也沒有對他趕盡殺絕,而是讓他以這種狀態,親眼看到空河院的滅亡,他自身也明白,這是懲罰,只有死了足夠的人,才可以換來余下弟子的生機。 輕嘆一聲,老者目中露出一絲解脫,右手抬起,向著一旁的樹干,輕輕一碰。 在他碰觸這樹干的剎那,樹干顫抖,這顫抖急速蔓延,眨眼間就擴散整個空榕邪樹,隨著擴散,竟從這空河院的山門大樹上,無數的區域,從樹干內鉆出了一個個白色的蟲子 這些蟲子只有手指大小,可在出現后,卻發出凄厲的嘶叫,更有驚人的氣息在它們身上爆發出來,一個個剎那間飛出,直奔半空而去。 這一幕,立刻引起了驚駭嘩然之聲,更是讓這場山門戰,再次出現了停頓,這些蟲子太多了,密密麻麻,鋪天蓋地的從空榕邪樹內飛出,眨眼間,就數不清有多少,彌漫了蒼穹,使得所有看到之人,都忍不住毛骨悚然。 哪怕是空河院本身的修士,也都有不少在看到這些蟲子后,神色露出驚恐。 整個宗門,在這一刻,充滿了白色的蟲子,這些蟲子發出的嘶鳴,足以讓人心神顫抖,更是在這些不計其數的蟲子飛出后,在半空中,形成了一片蟲海。 若僅僅是蟲海也就罷了,這些蟲子竟相互凝聚在一起,最終出現在眾人眼前的,赫然是一只放大了不知多少倍的巨大的猙獰之蟲 此蟲顏色不再是白色,而是成為了紅色,足有千丈之大,身體外充滿了利刺,那一根根利刺都帶著黑芒,顯然蘊含了劇毒。 在組成之后,這巨大的蟲子身子抬起,從口中發出了一聲讓虛無扭曲的嘶吼,這吼聲化作音爆沖擊,所過之處,無數人鮮血噴出,不管是空河院還是逆河宗,都是如此。 兇焰之盛,足以讓所有人觸目驚心、膽寒。 就算是白小純,在半空中也都全身一抖,看向那蟲子時,目瞪口呆,這蟲子身上散發出的氣息,哪怕他此刻結丹,也都膽顫心驚,更覺滲得慌 “死亡之蟲” “空河院,兩大底蘊之一的死亡蟲”逆河宗的眾多元嬰修士,紛紛色變,靈溪寒宗與血溪風神子二人相互看了看,都看出了彼此神色的凝重。 這蟲子剛一出現,隨著嘶吼,身體猛地一甩,頓時從其口中,竟噴出了大量的綠色的液體,這綠色的液體如同雨水一樣,大范圍的噴灑開來,滴落在身體上,立刻就腐蝕穿透,哪怕滴落在地面上,也都飛快融化,灼出一個洞 一時之間,慘叫之聲不斷傳出,即便是空河院的修士,也都有不少被波及在內。 這種酸水的腐蝕程度,遠遠超過了白小純煉丹時的酸雨,嚇的白小純急速后退,連連吸氣。 “什么怪物” 就在眾人駭然時,這死亡之蟲身體猛地一晃,全身的利刺,竟在這一刻,瞬間向著四周而去,所過之處,厲嘯轟鳴,慘叫回蕩時,這大蟲子速度飛快,竟瞬間張開大口,將半空中一個結丹修士,剎那吞噬。 隨著吞噬,這大蟲子一個翻滾,竟直接砸在地面上,如打滾一樣,所過之處,將不少人碾壓成為肉餅 即便是元嬰修士出手,竟也無法阻擋太久,甚至若是眾人出手重了,這大蟲子會立刻分解,化作鋪天蓋地的白色小蟲,一哄而散后,再次凝聚,一時之間,竟在這戰場上,處于一種無解的狀態。 “好一個中品靈寶,死亡之蟲”小木屋外,那童子一拍手,目中露出贊賞,笑著開口。 一旁的老者沉默。 “逆河宗的底蘊雖不少,可都是人品靈寶,不過我之前看到那具血祖的身體,此物可是不俗只是可惜,老祖竟有法旨,不可動此身。”童子搖頭,很是遺憾。 “不過聽說這靈溪宗,來歷有些神秘,說不一定能有一些讓人大開眼界的靈寶”童子興趣起了不少,看了過去。 就在這童子看去的瞬間,那死亡之蟲肆虐八方,甚至憑著自身之力,竟將逆河宗的攻占,全部阻擋。 眼看若無解決的辦法,死傷會更慘重,逆河宗的幾個老祖紛紛看向靈溪寒宗。 “寒兄,你之前說過,這死亡之蟲,你會處理”血溪風神子焦急開口。 靈溪一代老祖寒宗遲疑,看了眼那肆虐的大蟲子,他狠狠一咬牙,沒有說話,而是轉身一晃,竟直接飛出,直奔山門下通天河上的靈溪一脈通天舟而去。 時間流逝,十幾個呼吸后,眼看那死亡之蟲再次噴出綠液,全身利刺又一次的爆發,隨著大量凄厲的慘叫傳出,隨著逆河宗這些元嬰修士出手阻擋也都沒有太多效果后,突然的一股驚人的氣息,竟在這剎那間,從通天河上,靈溪一脈的通天舟上,直接爆發出來 這氣息一出,那死亡之蟲全身猛地一頓,不但是它這里如此,整個戰場上,所有修士,不管是凝氣還是元嬰,都在這一刻,身體全部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,一個個面色大變,甚至修為都紊亂。 就連木屋外的那個童子,此刻也都神色剎那劇烈變化,前所未有的凝重,看向通天舟時,他的呼吸都急促粗重起來。 “這是” 一旁的老者,卻只是面色微變,只是目中也帶著不可思議。 “上品靈寶” 戰場上,公孫婉兒原本神色悠閑,可在這一刻,她身體猛地頓住,雙眼內露出幽芒,死死的盯著通天舟。 整個戰場,都靜了一下,哪怕那始終在掙扎,試圖從血祖雙手內掙脫出的空榕邪樹,都在這一刻一動不動。 通天舟內,一間被阻隔的極為嚴密的密室里,此刻寒宗正跪拜在那里,他的面前,有一口棺槨,棺槨內有一具女嬰的尸體,此刻,這女嬰的雙眼不再是閉合,而是睜開 之前的那恐怖的氣勢,正是在她雙眼睜開的那一瞬,爆發出來。 “請真靈出手,滅此死亡之蟲”寒宗顫抖,高聲開口。 幾乎在他開口的剎那,棺槨內的女嬰干尸消失了。 出現時,赫然在了通天舟外的半空中 半空中,女嬰的身體默默的站在那里,抬頭望著天空,目中露出一絲恍惚,還有一絲追憶,她靜靜的站在那里,萬眾矚目。 所有看到之人,都在這一刻,心神顫抖,甚至產生了膜拜之心,而那小木屋外的童子,此刻竟一樣顫抖起來。 “這是這是”童子呼吸猛的一滯,目中露出無法置信,更有震駭。未完待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