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6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6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6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40 一掌滅結丹

這一掌,掀起了一場金色的虛幻浪濤,更有天雷從蒼穹轟鳴而來,蘊含了白小純的天道金丹之力,更是蘊含了他得以觸摸第二層桎梏的肉身之力,凝聚在一起后,爆發出了……碾壓同境之人的無上霸意! 結丹青年發出一聲困獸般的嘶吼,那種生死危機,讓他心顫,讓他瘋狂,他知道自己逃不掉,知道唯一的辦法,就是承受這一掌不滅,為自己爭取救援的時間。此時,他和白小純的境遇與之前完全對調! 此刻來不及多想,在那嘶吼下,結丹青年一拍儲物袋,立刻取出了大量法寶,更是掐訣間向著白小純這里狠狠一指,甚至張開口時,還吐出了……他的地丹! “我就不信,你剛剛踏入結丹境,就可一掌殺我!!”青年咆哮,全力掙扎時,白小純的目中露出冷酷,右手如閃電般瞬息而來,直接碰觸了青年取出的那些法寶,這些法寶根本就無法抵抗,在與白小純碰觸的剎那,如摧枯拉朽紛紛崩潰爆開,使得白小純這一掌勢如破竹,剎那間,就穿透了所有,直接出現在了青年的面前。 一掌,落在了青年按來的指頭上,肉眼可見的,青年的手指如被抹去般,在那天道的金色之力下,成為飛灰,慘叫傳出時,白小純沒有絲毫停頓,手掌繼續推出,碰到了青年的地丹! 這一次碰觸,天地轟鳴,巨響回蕩時,地丹……直接崩潰,四分五裂,碎滅成渣,青年噴出鮮血,目中露出絕望,被白小純的手掌,直接按在了胸口! “想要我死,我讓你死!”白小純話語輕吐,卻充滿狠絕,冰寒心魄。 話音未落,慘叫戛然而止…… 結丹青年的身體,轟然倒卷,在半空時,竟無法維持完整,直接四分五裂,崩潰爆開,成為了一片血雨,灑落四方時,也落在了幾個急速而來,準備救援的空河院結丹修士的身上。 從出手,到擊殺,這一切只是一掌,只是一瞬,干凈利落! 這一幕,讓那幾個結丹修士,紛紛神色變化,腳步瞬間停頓,他們此刻才真正意識到,天道金丹的可怕! 剛剛結丹,居然就可以擊殺同境之人,尤其是這種擊殺,根本就是碾壓一樣,這一幕,豈能不讓人駭然心驚。 四周寂靜,短暫的沉默后,逆河宗的眾人,爆發出了強烈的歡呼,戰意都在這一刻爆發出來,而白小純這里,他站在半空,抬頭時,他的目光落在了兩宗的那些元嬰真人身上。 這是他首次覺得……自己距離他們,似乎……不是很遠了。 “嘿嘿,逆河宗的兒郎們,全力出擊,攻占……空河院!”血溪一脈風神子,此刻仰天大笑,笑聲沙啞,帶著森然,回蕩四方時,兩岸叢林內的逆河宗修士,一個個立刻低吼,全部殺出! 隨著風神子話語的回蕩,白小純深吸口氣,立刻比筑基時還要濃郁無數的血光,從他身上盎然爆發,驚天而起,這血光更是擴散,使得血溪一脈的修士,他們的戰力,竟出現了二次加持!! 轟鳴間,戰爭,似被加快了速度,以更為凌厲的方式,悍然撕裂! 從高空看去,可以清晰的看到,在空河院的左右兩岸叢林內,逆河宗的修士,如同兩把尖刀,正以飛快的速度,向著空河院山門,不斷地刺入。 空河院的抵抗,似也無法堅持太久,正在節節敗退,敗局……已清晰顯現! 就在這時,突然的,一個綠色的燈籠,從空河院山門內飛出,這燈籠越來越大,到了最后,竟足有數百丈大小,散出莫名威壓,更是在其四周,環繞了無數的冤魂之影,它們發出凄厲的嘶吼,帶著猙獰,伴隨燈籠,直奔左岸而來。 這正是空河院的至寶之一! 可還沒等這燈籠降臨,突然的,一輪黑色的太陽,直接從左岸升空而起,太陽內,有一只白色的烏鴉,猛的睜開眼,露出寒芒時,發出了一聲撼動心神的嘶鳴,直奔燈籠而去! 這場戰爭,隨著速度的加快,已經到了雙方動用底蘊的時候,對于逆河宗而言,這黑色太陽就是底蘊,可對于空河院來說,下游宗門的底蘊之力,只是相當于他們的至寶而已。 幾乎在左岸至寶與底蘊對抗的同時,一座足有數百丈大小的巨大墓碑,在右岸的半空中憑空而出,狠狠的砸落大地,這墓碑上散發滄桑的氣息,似存在了無窮歲月,剛一降臨,其所在的地面居然高高鼓起,似成為了一個巨大的墳包。 一只只枯萎的手,立刻從泥土中伸出,更有陣陣沙啞的嘶吼,回蕩右岸。 可逆河宗豈能沒有準備,幾乎在這墓碑落下的同時,一輪白色的太陽,從右岸升空,其內黑色的烏鴉,發出刺耳的尖鳴,直奔墓碑而去,隨著臨近,墓碑下的那些伸出的手,如融化一樣,紛紛成為飛灰,而墓碑本身,此刻也有怒吼傳出,一張巨大的面孔,在墓碑上浮現出來,向著白色太陽大吼時,直接飛出,要去吞噬。 雙方的戰爭,再次爆發,底蘊與至寶的轟擊,修士與修士的廝殺,傷亡慘重的同時,逆河宗的修士,也終于將戰場,在這不斷地推動下,在空河院抵抗力量的節節退后中,漸漸靠近了……空河院的山門腳下! 到了這個時候,戰爭已經進行到了第三個階段……攻占山門戰!! 隨著山門戰的進行,從左右兩個方向,大量的逆河宗修士,紛紛順著藤條殺來,在這空榕邪樹上,在這空河院的宗門內,廝殺慘烈! 轟鳴之聲,術法之光,慘叫之音,在這一刻,傳遍四方。 老祖之間的戰爭,也在這一刻激烈起來,彼此各有傷勢,可卻沒有半點后退,越發瘋狂。 金丹之戰,不限于戰場,無論是兩岸叢林還是山門內部,都在進行! 白小純已不再筑基修士中出手,而是在半空中,與空河院的結丹修士斗法,逆河宗的結丹修士本就占據數量的優勢,此刻在其中,自身危險的程度不大,更可以熟悉結丹修士的戰斗方式,他的明悟每時每刻都在增加,對于與結丹修士交戰的經驗,也在快速的增長。 這種增長,使得他的戰力更強,讓空河院的結丹修士,全部心驚。 在這戰爭中,距離空河院有些距離的一座高山上,此刻在那里,有三道身影,正屹立在其上,他們的目光遙望空河院的方向,在這個位置,雖有些距離,可卻能將整個戰場,看的很全面。 這三人,兩男一女,那女子相貌秀美,很是嫵媚,全身上下散發出陣陣星空的氣息,整個人看起來有些虛幻,時而真實,時而模糊,若是盯得時間長了,會讓人有種頭暈目眩之感。 至于另外二人,一個是中年修士,此人全身散發陣陣黑氣,這黑氣飄散開來,自行的凝聚出一個個骷髏頭的樣子,他的腳下地面,草木都枯萎,就連巖石本身,也似被腐蝕,這種黑氣,顯然具備很強的攻擊性,看起來,更像是魔氣! 最后一個是位老者,這老者穿著道袍,整個人仙風道骨,隱隱的似在其身上,有玄妙的氣息彌漫,距離近了,似乎還可以模糊的聽到陣陣似從虛無內傳來的道鳴之音。 這三人,正是中游四大宗門內,除了空河院外,其他三大宗門,星河院,極河院,以及道河院! 那處于虛幻與真實之間的女子,正是來自以星空之力著稱的星河院,全身魔氣縱橫的中年,則是來自魔宗……極河院! 至于那老者,則是來自中游第一宗門,道河院! “空河院……要敗了,有意思。” “看來我們這新的鄰居,倒也不是很弱的樣子……這樣才更好玩一些。” “天道金丹都出現了……此人怕是已引起了星空道極宗的關注……” “空河院既注定失敗,那么屬于他們的份額,也應該調整一下了。” 三人低聲開口,彼此看了看,微微一笑,心照不宣的樣子,似乎他們很樂意看到空河院滅亡……最好的結果,是兩敗俱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