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8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8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8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32 一定有人保護我

空河院右岸,此刻叢林內,有一個巨大的坑…… 坑中躺著一顆殘破的空榕樹,此樹已經徹底滅亡,好半晌,才從里面顫抖掙扎著的爬出一個身軀,這人正是方才那個叫囂的天驕。 他此刻臉上沒有任何狂傲,更沒有瘋狂了,而是布滿驚恐,猶豫了一下,沒有繼續去通天河,而是在這里盤膝打坐,心中對于白小純,已有敬畏。 白小純很是得意,他之前從血祖體內走出時,就已經現了,操控血祖的這段時間,對他的好處極大,尤其是不死長生功,更是在那吸收與滋養下,修羅身……已出現了第二具。 不過白小純知道自己在戰場上一定很惹眼,于是這才忍著沒展現,就是要等著有人算計著認為可以欺負自己時,爆出來,狠狠的打回去。 此刻眼看那之前狂妄的天驕,被自己直接撞飛,沒有了音訊,白小純心中的舒坦,都無法形容了。 “讓你再欺負人!” 白小純傲然開口,四周無數空河院修士的目光,紛紛帶著驚恐,的的確確……沒有哪個敢出現在他面前了,就算是那些空榕子樹,在見到了白小純的撞擊之力后,也都一個個哆嗦,紛紛避開。 只是空河院的這些修士,心中都憋屈,他們時而看向白小純時,都恨不能這陣法化身碎裂,白小純獨自走出,那個時候,他們會讓白小純知道,仗著陣法之力,不算本事! “該死的,我就不信,他能始終在這陣法內操控化身之力!” “哼,一旦他走出,我一定去看看,此人真正的戰力,能有多少!”空河院修士紛紛心中暗罵時,眼看白小純又沖來,一個個都憋屈的趕緊避開。 “不要怕,決戰到天亮!” “來啊!”白小純得瑟的大吼,看著自己所去之處,空河院眾人紛紛后退,他心中更美。 與此同時,在白小純這樣的攪和下,逆河宗四脈修士,也都有了緩沖,各自松了口氣,漸漸在這僵局中,越的穩固。 時間不長,突然的,半空中的金丹戰場,逆河宗的一方,終于將數量優勢化作了勝勢,又將這勝勢無限的擴大,直至此刻,數百金丹凝聚在一起,配合劍陣,狠狠的重創了空河院的金丹修士。 隨著空河院金丹修士開始逐漸出現死亡,很快的,整個空河院的金丹修士,紛紛后退,這一退……立刻氣勢就弱了下來,轟鳴中,所有人抬頭就可以看到,天空上,空河院的金丹修士,正在被人數比他們多了很多的逆河宗金丹修士,追著滅殺! 同樣的,也終于有逆河宗的太上長老騰出了手,直奔通天河面而來,逆河宗四脈修士頓時振奮,全力反擊。 就在逆河宗在通天河上反擊的同時,蒼穹上,逆河宗的那位只差半步就可以天人的元嬰老者,目中露出悲哀,大吼一聲,直接震開了逆河宗四脈風神子、寒宗以及赤魂等人的圍攻,袖子一甩,一指空榕邪樹。 “守護山門,開宗門大陣!”這位元嬰老者,聲音如天雷滾滾,轟鳴八方時,一道巨大的綠色光幕,瞬間在空榕邪樹那巨大的身體上擴散開來,籠罩四方的同時,也傳出了龐大的吸力。 這吸力只針對空河院的修士,眨眼間,一個個金丹也好,筑基也罷,都急的倒退,全部回到了空榕邪樹上! 陣法磅礴,竟直接將通天河封死,如斷去了逆河宗正面攻入之路,除非強行破陣,可這樣一來,也就給了空河院喘息的機會,對于戰勢不利! 且這空榕邪樹的陣法,也并非圓滿,而是在其上,赫然有兩道巨大的缺口,一道在左側,一道在右側! 顯然,之所以這陣法眼下才開啟,正是因這兩道缺口的存在,使得陣法被削弱了太多的同時,更是有了漏洞。 “放棄通天河,從兩側叢林,進行第二戰……一同殺上……空河院山門!”靈溪一代老祖寒宗,此刻驀然開口,聲音滾滾回蕩時,按照之前就吩咐下去的戰前安排,頓時最強的血溪一脈與最弱的丹溪一脈,融合在了一起,從左側岸邊,直接踏入,順著左側叢林,殺向山門。 而靈溪一脈與玄溪一脈,也在這一刻融合于一起,從右側岸邊踏上,沖入右岸的叢林內。 正是叢林戰! 只不過叢林內密密麻麻,不適合陣法巨人以及玄溪傀儡的行動,所以在這一戰里,需要的就是每個弟子的個人之力! 密密麻麻,上百萬修士,從兩側轟然殺入,一起向著空河院山門,疾馳而去時,空河院這里,來不及喘息,所有修士,哪怕金丹,也都擴散開來,在叢林內試圖阻擋。 而蒼穹上的元嬰戰,再次展開! 這一戰的兇險,在開戰前,逆河宗的老祖就交代了下去,所以那些內門弟子,大多數都是在通天戰舟上,沒有被安排出來。 只有筑基以上的修士,才有資格參與,畢竟沒有了陣法的保護,一旦受傷,不是眾人分擔,死傷一定會慘重。 可這……就是戰爭! 甚至為了鼓勵,逆河宗十多位老祖共同決定,在這場叢林戰內,所有收獲的物品,絲毫不用上繳宗門,全部屬于個人所有! 但卻嚴禁自相殘殺,一旦出現,懲罰之嚴重,足以讓所有人都心頭顫抖,不敢越線。 白小純的陣法化身,此刻也轟的一聲直接散開,他與其他八人相互看了看后,彼此都抱拳一拜,目中帶著祝福,沒有人說話,紛紛化作長虹,直奔叢林而去。 白小純深吸口氣,看著叢林,他的眼前浮現最多的,就是落陳山脈,這里的一切,與落陳山脈的叢林,很相似。 “我那么重要,一定有人暗中保護我……”白小純給自己打氣時,狠狠一咬牙,右手抬起一拍儲物袋,立刻手中出現了大把的符箓,在身上全部貼下,頓時噼里啪啦的聲音出現,他的身體外,赫然多出了數百層重疊在一起的光幕,只不過因太多了,看起來不是那么明顯。 做完這些,白小純這才一晃之下,肉身之力全面爆,度之快,瞬間就踏入叢林內,直奔遠處的空河院山門邪樹,疾馳而去。 叢林內一片潮濕,時而有慘叫聲從四周傳來,有的來自空河院,也有的來自逆河宗,白小純呼吸略急,疾馳約莫小半柱香的時間后,忽然神色一動,身體猛地停頓,向著旁邊立刻避開,幾乎就在他避開的剎那,四個空河院的筑基修士,身影剎那出現,雙手木化,有兩人直接一掌落在白小純之前的位置。 而另外兩人,則是轟在了白小純的防護罩上。 啪啪之聲回蕩,防護罩破碎了一些,可卻依舊存在,甚至還反彈了一下,讓那兩個筑基修士都氣血不穩,立刻后退時,白小純大吼一聲,身體度爆,直接沖出,竟一頭撞在了一個修士的胸口。 咔的一聲,這修士慘叫,鮮血噴出,就連內臟都碎裂吐了出來,被撞出數十丈外,眼看活不成了。 三人驚呼時,白小純右手成為黑色,剎那間直接伸出,更有吸力驟然爆,旁邊那個試圖逃走的筑基修士,在駭然的瞬間,身體不由自主的就直奔白小純而來,仿佛是主動送上來般,被白小純一把掐住了脖子。 碎喉鎖! 轟的一聲,隨著白小純狠狠一捏,這筑基修士睜大了眼,氣絕身亡! 另外二人,眼看這一幕,都睜大了眼,呼吸急促時驟然后退,他們原本是看準了白小純后,想要來絞殺,可卻沒想到,這白小純沒了陣法化身,居然還是那么恐怖! 可就在二人要逃走的瞬間,白小純右手抬起,血氣凝聚,向著前方狠狠一斬,轟的一聲,一道足有十丈長的巨大血光,如同刀刃凝聚出來,橫掃之下,一瞬消失。 那兩個要逃走的修士,此刻身體一頓,神色內露出無法置信,低頭時,身體轟的一聲,成為了兩半,攔腰而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