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5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5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5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29 攻空河院

整個通天河,似乎在這一刻也都寂靜下來,白小純操控的血祖之身,以及他身后的三艘通天戰舟,就這樣出現在了空河院的山門前。 雙方都沒有人說話,只是有目光在虛空中偶爾的碰撞,才會爆出陣陣冷冽的殺機。 沒有對錯,無論是空河院還是靈溪宗。 在這沉默中,一股壓抑之感,不斷的凝聚,漸漸地就連四周的空氣,也都仿佛要凝固了,還有在這空河院的四周,存在了其范圍內幾乎所有的勢力,都在這里觀望。 “風神子,拜見上宗!”許久,血祖的眉心內,血溪始祖風神子,緩緩露出虛影,向著空河院,抱拳深深一拜。 “寒宗,拜見上宗!”靈溪一代老祖,一樣走出,拜下。 “赤魂,拜見上宗!” “羅丹,拜見上宗!”玄溪宗與丹溪宗的最強老祖,紛紛走出,帶著感慨,拜見空河院。 空河院沉默,在那空榕邪樹上的無數目光,此刻有不少,都出現了復雜,半晌之后,一個沙啞的聲音,回蕩四方。 “風神子,寒宗,赤魂,羅丹……四位道友,好久不見……”隨著聲音的回蕩,一個挺拔的身影,從空河院內,一步步走出,站在了半空中,那是一個老者,白蒼蒼,可目中卻有邪芒,尤其是右側的臉部,還長著一個好似嬰兒頭顱般大小的肉瘤,看起來令人膽戰心驚。 在他出現時,他的身后,也6續走出了七八人,這些人,每一個都赫然是元嬰修士,可最強的,還是那位白蒼蒼的老者,此人全身大圓滿,甚至身上都有了一絲天道之意,似乎若給他足夠的時間,他將有幾分可能,進階天人。 “這一戰,不必多說,你們能有這一拜,老夫已知足,不過這是上宗定下的規則,對與錯,都不在你我二宗……”老者苦澀一笑,目中露出滄桑。 “但我只有一言相告,那就是你們……”老者神色帶著復雜,聲音略低了一些,使得風神子四人不由得仔細聆聽,可就在這時,突然的,老者臉上的肉瘤上,赫然露出了一只赤色的眼睛,帶著冰寒,藏著怨毒,更出著凄厲的瘋狂。 “……都要死!!”幾乎在這老者話語傳出的瞬間,突然的,在三艘通天戰舟四周,虛無赫然扭曲,竟有數萬身影,剎那間從虛無中走出,這些人一個個修為不等,可度卻是極快,更擅長空間之法,居然閃爍間,直接殺上了戰舟。 甚至在幾位老祖的身邊,這樣的虛影更多,煞意也更凌厲! 這顯然是空河院,借助這個機會,趁著逆河宗不備,出手偷襲,欲搶奪這一戰的先機! 可就在空河院起攻擊的剎那,天空上有轟鳴回蕩,一把巨大的劍,驟然間凝聚出來,眨眼就化作了無數大劍,足有數十萬之多,掀起滔天的尖銳呼嘯,直奔空榕邪樹而去! 正是玄溪宗的劍陣,這劍陣的布置,需要時間,眼下可以瞬間激,顯然是之前逆河宗四位老祖的話語,本身也沒有多少誠意! 正是你狠我辣,相互之間,在這場決定宗門命運的戰爭中,沒有道義存在,也不能有道義留下,因為一旦如此,將付出慘重的難以承受的代價! 轟鳴間,通天戰舟上有光芒閃耀,那些沖殺而來的空河院修士,全部被阻擋在外,而四個老祖的身邊,隨著白小純全身血光的閃耀,一樣如此。 至于空河院方向,轟鳴間,那參天大樹猛的有光芒閃耀,無數葉子憑空幻化,直接阻擋了劍陣,在這轟鳴中,雙方這偷襲的一擊,都難以取得先機,尤其是此刻臉皮撕破,彼此再沒有任何話語,戰爭……轟然爆! 空榕樹的無數枝條,在這一刻大量的掀起,仿佛化作了一條條蟒蛇,帶著兇殘,帶著嗜血,直接而來,一道道身影模糊的修士,伴隨在枝條的四周,直奔逆河宗。 空河院的修士,擅長空間術法,他們的度之快,出尋常修士太多,善于隱藏,且整個空河院,實際在這中游修真界內,最出名的就是其刺客之法! 甚至可以說,這空河院,就是一個刺客的宗門! 眼下爆,眨眼間就有十多萬空河院的修士,密密麻麻,鋪天蓋地的殺來,他們的身影似穿梭在虛無與現實之中,能看清時,似乎天空都要被他們占據,可下一瞬,卻又消失無影。 這種詭異的術法,在與逆河宗的修士碰觸時,占據了一定的優勢! 還有那一根根枝條,更是揮出不弱之力,所過之處,掀起陣陣呼嘯,更是在這一刻,兩岸上有大量的空榕子樹,一個個拔地而起,化作樹人,出一聲聲驚天嘶吼,直奔通天河而來。 這些樹人,有的數丈大小,有的數十丈,還有的數百丈之高,每一個里面都有數量不等的空河院修士打坐,以自身去催操控,形成驚人之力。 幾乎在他們到來的剎那,白小純操控血祖之身,身體一躍而起,掀開了大量的通天河水,如成了水幕,直接將不少空河院的修士,阻擋在外,還有一些,似閃躲不及,被大部分河水直接碰觸了身體,頓時出凄厲的慘叫。 而在他起身的瞬間,對于這血祖之身,空河院豈能不重視,甚至可以說重視的程度,已經是此戰的關鍵所在,于是立刻就有無數空榕樹的枝條,剎那間飛出,直奔白小純而來,要將其捆綁。 這些枝條上,散出強悍的力量,更有來自空榕邪樹的意志。 白小純雙眼一閃,沒有遲疑,全身血氣驟然爆時,右手掄起,狠狠一拍,轟鳴間,無數枝條崩潰,他的雙眼露出寒芒,這一戰,白小純知道自己的使命,那就是……這顆空榕邪樹! 在這前行時,他不斷地向著空榕邪樹靠近,越來愈多的枝條,瘋狂的出現,纏繞轟擊而來。 與此同時,十萬丈的通天戰舟上,此刻也有無數陣法的光芒,沖天而起,緊接著一個個陣法化身的巨人,帶著咆哮,驟然沖出,與空河院,殺在了一起。 后方第二艘戰舟上,此刻一樣如此,大量的傀儡,相繼沖出,在這通天河上,彼此直接就沖撞在了一起。 而天空的劍陣,更是不斷地爆,形成一波又一波的劍雨,形成蒼穹壓制的同時,丹溪宗內,一尊巨鼎被祭出,在天空漂浮時,灑落大量的柔和之光。 這些光芒似蘊含了一種特殊的毒,但凡是空河院的修士,都在碰觸后,身影顫抖,而逆河宗之人則是如沐浴在春光里,全身修為、傷勢恢復加快。 更有陳曼瑤的聲音,不斷地傳出,使得丹溪宗的修士出手,以毒為主,形成毒霧,擴散四方。 轟鳴之聲,眨眼間就滔天而起。 天空上,除了血溪宗外,其他三脈的老祖全部出手,與空河院的元嬰修士,直接開戰,巨響轟鳴間,彼此短時間分不出勝負,雖空河院元嬰數量少于逆河宗,可有那位只差半步就天人的老者在,甚至隱隱的,還有處于上風之勢。 半空中,逆河宗的太上長老,傳承,這些金丹修士,則成為了中堅的力量,在數量上,更是越了空河院,在這半空的激斗中,術法之光閃耀不斷,使得空河院的金丹修士,節節敗退! 若僅僅如此也就罷了,三艘通天戰舟,更是在這一瞬,散出驚人的光芒,竟從這三艘戰舟上,各自爆出了一道足有百丈粗細的毀滅光柱。 這光柱內蘊含了天人獸魂的威壓,在出現的剎那,直接轟出,所過之處,但凡有空河院修士被碰觸,立刻身體顫抖,直接就灰飛煙滅。 而這光柱轟擊的目標,正是……空河院的空榕邪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