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8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8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8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20 永夜傘

無奈之下,白小純只能繼續前行,一步一步,他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幸虧是以他如今筑基后期的修為,且第七層靈海,在這段日子,只差一絲就可以完全化晶,使得他靈力綿長,可以轉化內息。 最主要的,是他的肉身強悍,才可以在這里堅持下來,此刻忍著腐蝕之感,忍著這里的酸氣,必須咬牙前行。 “實在不行,就只能等救援了,那條老龍雖怕死,可一定會通知老祖們的……”白小純哭喪著臉,想到自己居然這么悲催,對小烏龜更恨了。 一路詛咒時,漸漸走到了深處,也看到了四周很多似乎難以消化的獸骨,看著那些已經被腐蝕的發黑的骨頭,白小純就心里哆嗦起來。 “我不想成為這些骨頭啊……”白小純趕緊加快了腳步,一點也不愿在這里多停留片刻,正前行時,忽然的,他的儲物袋內,小烏龜的頭,快速的露出,賊頭賊腦的趕緊掃了一下四周。 “真的進來了啊!” 它話語一出,白小純眼睛露出瘋狂,右手急速抬起,向著小烏龜的頭一抓,小烏龜瞬間縮頭,白小純一把抓空。 “你給我出來!”白小純怒吼著看向儲物袋,心中再次抓狂。 “你讓我出去我就出去,你當你家龜爺是個棒槌啊,我才不出去呢!” “你你你……”白小純發了狠,打開儲物袋,仔細尋找之后,絕望的發現,自己還是找不到對方。 “我錯了……龜爺……這么下去我會被你玩兒死的。”白小純眼淚在眼圈里打轉兒,他實在受不了了,這小烏龜的惹禍本事太大了,每次招惹的都是恐怖的存在,白小純有種預感,這么下去,自己一定會被玩死的。 “看在你這么乖的份上,龜爺就給你一場造化,你按照我說的走,會有大發現。”小烏龜的頭再次伸出,這一次只露出一個角,白小純有心再次抓去,可知道這小烏龜提防心很強,自己很難成功,此刻長嘆一聲,按照小烏龜的指點,在這蛤蟆的體內,七繞八繞的,很快就走到了一處偏僻的角落里。 “就是這里,快快快,這里最薄弱了,用你最大的力氣,在這里打開一個口,我感受到了,這里就是我之前溜達時,察覺到了的寶藏所在。”小烏龜頓時興奮。 “寶藏?”白小純一愣。 “廢話,要不龜爺我沒事閑的,去弄醒這個大蛤蟆,可惜上次那條金色鱷魚肚子里也有寶藏,怎么沒把你吞了呢。”小烏龜嘆息,隨后又催促起來。 白小純郁悶,看了看眼前的,咬牙之下,全身修為驀然運轉,靈海之力爆發的同時,他的身后,更是出現了天妖身,整個人的修為,在這一刻到了巔峰極致時,白小純低吼一聲,右手如閃電一樣,剎那伸出,食指與拇指成環,正是碎喉鎖,向著,狠狠一抓。 轟的一聲,裂開一道縫隙,同時老蛤蟆的身體猛地顫抖,似扭曲了一下,在它的體內,更是形成了無數的酸液,如同下雨一樣,瞬間落下。 這些酸液極強,一滴滴落在白小純身上,竟冒出白煙,更是讓白小純也都覺得刺痛,尤其是四周酸液越來越多,似很快就要化作大海,一旦到了那個時候,白小純無法保證自己能堅持多久,此刻嚇的尖叫一聲,用了全力,不斷地轟擊。 “快快快,加油!” “白小純,你是好樣的,你能行!” “我看好你哦!!”小烏龜興奮的叫囂時,白小純忍無可忍,大吼一聲。 “閉嘴” 說完后,他咬牙切齒,再次轟擊,終于將這的裂縫,逐漸的轟開后,他雙手猛的伸入里面,向外狠狠一撕。 咔嚓一聲,竟撕出一道可以鉆人的縫隙,白小純來不及多想,此刻外面酸液太多,他全身生痛,趕緊鉆入了進去。 這里是一條通道,四周竟不再是,而是出現了巖石,看的白小純詫異時,也察覺到此地竟沒有那種酸臭的味道,反倒有股清香,讓人聞了后,很是舒服。 正詫異時,小烏龜剎那從儲物袋飛出,直奔前方,神色內露出驚喜,更有興奮。 “哈哈,龜爺我終于又干起了老本行,好激動,這里到底藏了什么呢……”小烏龜雙眼冒光,速度極快,瞬間就到了這通道的盡頭,在那里,有一處巨大的石室! 白小純也快速跑來,到了這石室后一看,他大吃一驚,這石室足有百丈大小,四周存在了無數紅綠兩色的肉狀藤條,與石室連接在一起,蔓延到了上方,分散很廣闊。 那些紅綠兩色的肉狀藤條,時而顫動,看起來,似乎貫穿了整個老蛤蟆的體內。 “這里……”白小純呼吸急促,低頭時,看到在這石室的正中心,那里有一座石臺,上面放著一枚玉簡,還有一把黑色的傘。 “真有寶藏!”白小純倒吸口氣,那清香,就是從這傘上傳出,他還沒等仔細去看,一旁的小烏龜,已經雙眼冒光的尖叫起來。 “好大的手筆,這是以大神通之力,強行將這只本可以晉升為王獸的存在,生生限制住,使得其晉升緩慢的同時,將它的所有神經,全部抽出,凝聚在這里,通過這種不是封印,而卻比封印更真實的手段,操控此獸,使之成為……一個能移動的祭壇洞府!!” “這恐怕還只是一個半成品,這洞府的主人一定是出了意外,否則的話,等待他后續的改造完成,此獸必定會晉升王獸,以這種手段,操控王獸,不但使之成為洞府,更是依靠此獸成為王獸后,那種磅礴的生命力,來為自己續命……這是……遠古時期魔道修士的做法!” 小烏龜激動,在這洞府內飛來飛去,白小純也聽的心神震動,呆呆的看著這一切,小烏龜的話語他可以聽懂,只是聽懂后,他心中的震撼,難以形容。 “遠古時期的修士?操控王獸……”對于王獸,白小純不陌生,鐵蛋就是一個具備王獸潛質的戰獸,哪怕眼下還不算真正的王獸,可那種操控萬獸的手段,足以讓一個宗門轟動。 白小純吸氣時,小烏龜飛到了中心石臺的上方,盯著放在那里的玉簡與黑傘,雙眼光芒更為強烈。 “白小子,快去看看玉簡上寫了什么,一定有此人的身份,說不定還有傳承功法留下,發了,這一次發了。” 白小純也緊張起來,看了看玉簡,遲疑了一下后,小心翼翼的靠近,試探一番,確定沒有什么端倪后,這才拿起玉簡,體內靈力涌入后,他的腦海里,頓時有一個滄桑的聲音,驟然回蕩。 “祖欲戰,吾當助,此戰九死一生。傘名永夜,尚未成品,一旦完成,可成天品靈器,吾不舍帶走,留于此地,有緣得之。 獸為碧地,天生叛骨,需至少具備天人之力,方可暫時降服,如來者修為不夠,可以吾余留手段,直接抽其生機,以提高自身之力!” 聲音消散,關于如何吸收這只獸的生機之法,浮現在白小純的腦海里,白小純放下玉簡,還是有些發懵,看向那把傘時,他的目中露出火熱。 “完成后,就是天品靈器?靈器啊……那是一個宗門的底蘊之寶,而且它還是天品!”白小純呼吸急促,上前一把拿起黑傘。 在他與這把傘碰觸的瞬間,此傘光芒一閃,竟有寒氣撲面,讓白小純全身冰寒,仿佛全身血液都冰住,如置身生死危機,好半晌,才勉強承受,可卻無法將其打開,白小純雙眼冒光,盯著手中的傘,大笑起來。 可就在這時,在這把傘被白小純拿走的瞬間,似打開了某種封印,突然的,整個洞府猛的搖晃,一聲悶悶的低吼,似從外面傳來,更有一股擠壓之力,無形擴散。 似那只大蛤蟆,此刻有所察覺,正用自身之力,要將白小純連同這洞府,一同碾壓粉碎! 轟鳴滔天,咔咔之聲回蕩時,洞府外的通道,直接坍塌,大量的酸液,散發惡臭,直奔這里而來,與此同時,這洞府也支撐不住,不斷碎裂時,在那無形的擠壓之力下,白小純全身震動,如被百山壓頂,雙腿顫抖,嘴角溢出鮮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