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9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9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9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18 你全家都是小蝌蚪

白小純郁悶,狠狠的拍了一下儲物袋,對于那只小烏龜,他很頭痛,可卻沒辦法處理,此刻嘆了口氣,收回看向周心琪背影的目光,搖著頭,飛向北岸,去了百獸院。 鐵蛋不知去了哪里,對于白小純的到來,只是在北岸傳出吼聲,也沒有現身,白小純一看就連鐵蛋也都不理會自己,更郁悶了。 “孩子長大了,就不管老爹了!”白小純感慨,走入百獸院內。 百獸院對于白小純來說,就是他的家一樣,剛一進來,里面的那些戰獸,在看到白小純后,都紛紛出驚喜的吼聲。 “乖乖的,大黑,你不可以欺負小花!” “黑熊你在干什么,又在打架,我上次怎么和你說的,去,罰站一個時辰!” 白小純一路打著招呼,在此地戰獸的簇擁下,直奔天角墨龍所在的深淵而去,到了這里時,五位老祖,還有所有的傳承序列,都6續來臨,每個人都神色肅然。 白小純一看這個陣勢,自己是里面修為最弱的一個,不由得謹慎起來,揮散了那些戰獸后,到了深淵旁,向著下方看去時,看到了天角墨龍的身影,在深淵下若隱若現。 半晌后,當所有人都來齊后,一代老祖目光掃過眾人,緩緩開口。 “多年前,老夫在深淵內,曾現了一具天人級別的獸骨,可惜無力取回,這一次,征戰在即,需打造通天戰舟,而天人獸骨,是最好的戰舟龍骨!” “這一次我們五個老家伙,會合力將那獸骨取回,而你們,可以跟隨,也可以在深淵內散開,各自尋找自己的機緣造化! 深淵秘境,是一處寶地,甚至與遠古時代有些關聯,里面很多區域,老夫也沒有去過,存在機緣,也存在了兇險,所以你們切記不可走的太遠,一旦不妙,立刻捏碎玉簡回歸!”一代老祖肅然開口,眾人紛紛點頭后,一代老祖袖子一甩,一枚枚回歸玉簡飛出,一一落在眾人手中。 白小純接過玉簡,看了看后,感受到了上面的第九山傳送之力,這才安心,畢竟這秘境屬于靈溪宗所有,在里面布置陣法,也是應有之事。 交代一番后,一代老祖看向深淵,雙眼露出精芒。 “天角,開啟秘境!” 話語一出,深淵內傳來一聲如天雷般的咆哮,天角墨龍龐大的頭顱,直接抬起,目露奇光,向著下方狠狠撞擊而去。 轟鳴撼天,整個地面都顫抖了一下,百獸院內所有戰獸,全部寂靜,甚至北岸的戰獸,也都紛紛顫抖,鐵蛋正繞著一只如麒麟般的雌性戰獸轉圈,不斷地討好,此刻身體一震,立刻抬頭。 與此同時,一個巨大的漩渦,轟隆隆中,出現在了深淵下方,有狂風呼嘯間從漩渦內吹出,使得眾人衣衫都在狂舞,更有大量的黑氣,從這漩渦內鉆了出來,擴散四方時,一股滄桑歲月之感,撲面而來。 從這里,透過漩渦,可以隱隱看到,里面似存在了一個世界,那里有無數的大山,無數的草木,天空上有身體龐大如同翼龍般的兇獸,出凄厲的嘶吼,似被這漩渦的出現驚到,可卻沒有后退,而是帶著兇氣,撞擊而來。 可就在那只翼龍撞來的瞬間,天角墨龍,那比翼龍身體還要龐大的頭顱,瞬間從漩渦內伸下,直接一口,咔的一聲,那翼龍連慘叫都來不及出,竟被天角墨龍直接吞噬。 而它龐大的身體,此刻也順著漩渦,猛的一鉆,直接就飛入秘境內,在這秘境的天空上,它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,使得四周兇獸的嘶吼,瞬間寂靜…… 那種自在的感覺,足以說明,天角墨龍對于這片秘境的熟悉程度,畢竟它……就是來自這里! 白小純倒吸口氣時,一代老祖聲音回蕩。 “天角會始終守護在這里,此地開啟時間一個月,一個月后,你等必須回歸!”說完,一代老祖與其他四個老祖身體一晃,直奔漩渦飛去,剎那穿透,化作五道長虹,直奔一處方向,疾馳而去。 傳承序列的這十幾人,每個人都有自傲之處,對于白小純這里,他們雖尊重,可畢竟白小純是筑基,而他們則是金丹,此刻只是向著白小純點了點頭,就一晃6續鉆入其內。 “小純,進入后不可走遠,一旦不妙,立即捏碎玉簡!”李青候叮囑了幾句后,有其他傳承序列催促,他這才走入漩渦內,與約好的幾人,一起探尋,他們要去的地方,對于筑基而言兇險,不好帶著白小純。 況且這種機緣之事,也勉強不得。 白小純目送李青候遠去,站在深淵旁遲疑了一下,琢磨著自己要不就不進去了…… “白小子,來來來,這里安全的很,你只要在我千里之內,我保你安全!”天角墨龍在漩渦下的秘境內,笑著開口。 白小純干咳一聲,想了想后,覺得這里畢竟是宗門的秘境,而自己又有傳送玉簡,應該不會有太多的危險,況且對于這秘境,白小純也很好奇,于是磨蹭了一下,這才一躍跳入,穿過漩渦后,降臨在了這片世界中。 剛一進來,頓時就感受到了狂風,這里的風與外面不一樣,更大,更為狂暴,吹在身上都有些冰寒。 白小純深吸口氣,抬頭時,看到上方的蒼穹,一個巨大的漩渦,透過漩渦能看到靈溪宗,而天角墨龍,則是盤旋在漩渦四周,此刻正帶著笑意,看著自己。 “放心的去吧,這里我熟悉,只要不是招惹了那幾個恐怖的家伙,一切無礙,況且那幾個恐怖的家伙,每一個都在沉睡,你不要害怕,我再送你一縷氣息,保你在這里平安無事!”天角墨龍哈哈一笑,吐出一口黑色的霧氣,化作了一枚鱗片,落在了白小純的面前。 “多謝前輩!” 白小純一把抓住,立刻欣喜,向著天角墨龍抱拳一拜,這才轉身飛向遠處,心里打定主意,絕不走出方圓千里之內。 感受著此地吹來的寒風,白小純看向大地,整個地面都是綠色的,遠方無數的深山,似藏著未知的秘密,這片世界,在白小純感覺,如同大荒一樣。 天空灰蒙蒙的,沒有云,似乎連太陽也都看不到,可卻并不漆黑,白小純找了半天,最終才看到在那天空的盡頭,似乎存在了太陽的光源。 隨著風吹來的,是陣陣異味,仿佛是兇獸的體味與糞便混合在一起的氣息,雖很淡,可卻讓人有種說不出的緊張感。 這里沒有人跡,有的只是無數兇獸的氣息,甚至只是飛出了一百多里地,白小純就感受到了叢林中,一道道充滿了兇殘,可卻忌憚的目光。 顯然是白小純身上的天角鱗片,使得那些兇獸顧忌,不敢臨近,甚至這些氣息里,白小純都感受到了堪比金丹的兇獸。 他甚至看到一頭如豹子般的兇獸,竟突然血口大開,化身百丈大小,吞下了一頭數十丈大小的牛獸,甚至骨頭都不吐,身體又恢復如常,冷眼的看了白小純一眼,這才一晃,消失在了下方的叢林中。 “這里太危險了……”白小純身體哆嗦了一下,回頭看了看遠處天空上,隱隱能看到的漩渦,這才深吸口氣,又繼續前行,直至飛出了數百里后,白小純坐在一處山峰頂端的山石上,望著四周,從這里看去,整個大地起伏,很是壯闊。 “好沒意思,這里一點都不好玩……”白小純拿起一塊石頭,扔向山下的叢林,草木晃動,飛出一大片長著兩個頭顱,身體半人大小的兇殘飛鳥,這些飛鳥出刺耳的嘶吼,狠狠的盯著白小純,看的白小純心頭毛時,它們才帶著忌憚,于半空繞了幾圈,重新回到了叢林中。 “算了,我還是回去吧,這里的獸一個個都不友善。”白小純咽下一口唾沫,趕緊起身飛出,就要回天角墨龍那里。 可就在白小純飛起的瞬間,突然的,在遠處的一座山峰內,猛然間,傳來了一聲憤怒到了極致的嘶吼咆哮。 這咆哮,僅僅是一聲,就轟鳴了世界,讓無數山峰顫抖,無數兇獸出凄厲的慘叫,哆嗦的不敢抬頭。 甚至大地都轟鳴起來,白小純頭皮直欲炸開,腦海嗡的一聲,被震的雙耳欲聾時,看到了遠處,一個熟悉的身影,正尖叫的向著自己飛奔而來。 “不就是一個小蝌蚪么,有什么了不起的,敢這么兇我,你家龜爺上次蘇醒時,還看到了你爹呢,你是蝌蚪,你爹是蝌蚪,你全家都是蝌蚪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