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6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6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6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14 宗門在我在

逆河宗幾個老祖相互看了看,都神色激動,血溪宗始祖深吸口氣,抱拳深深一拜。 “我等接旨!” “關于你等的戰爭申請,我星空道極宗同意,準你逆河宗滅空河院,取而代之。”嗡鳴之聲,再次低沉的回蕩,每一個字都超越天雷,炸開八方后,隨著最后一個字說完,一道金光從那豁口內飛出,直奔血溪宗始祖而去,落在了他的面前時,化作了一枚金色的玉簡! 與此同時,蒼穹的豁口,消失無影,如那巨人,從來都沒出現過,四周短暫的寂靜后,血溪宗始祖拿起金色玉簡,高高舉起! 在他舉起這玉簡的時間,四周逆河宗的修士,還有大地上的無數觀禮之人,全部高呼! “逆河必勝!” “逆河必勝!” “逆河必勝!!!” 聲音超越天雷,在這片世界內滾滾擴散時,逆河宗的修士,尤其是原靈溪宗與血溪宗之人,也在激動的嘶吼,即便是玄溪宗與丹溪宗的弟子,此刻也被影響,似對于這個新的宗門,也有了自信與期待。 畢竟……最好的合并,最好的磨合,就是……戰爭! 在戰爭這個血肉磨盤的力量下,才可以讓這四個宗門,真正的融合在一起,真正的產生蛻變,形成新的輝煌! “白小純,上前聽封!”在這眾人的歡呼中,血溪宗始祖抬起頭,目光掃過四方,最終落在白小純身上,聲音壓過一切雜音,成為了所有人心神內的唯一! 白小純身體一震,在這樣的環境下,他全身熱血沸騰,深吸一口氣穩住情緒,向前一步走出,出現在了十七位元嬰老祖面前。 “弟子白小純,拜見諸位老祖!”白小純抱拳一拜,神色肅然,更有煞氣彌漫,整個人散發出鐵骨錚錚之意,如同百戰仙神,氣勢一時無兩。 他的臉棱角分明,似有冷酷蘊含在內,目光深邃,仿佛有星辰日月在其中運轉,尤其是血氣之力,更是在他四周彌漫,如形成了血色鎧甲,血色披風! 這一刻的白小純,在他的身上看不到絲毫的膽小,看不到半點的頑劣,顯露在眾人眼中的他,如同山峰一樣挺拔,如同大海一樣深沉! 這一幕,立刻讓所有看到之人,全部心神震動,尤其是那些首次看到白小純的修士,一個個都深吸口氣,目中露出敬畏,他們早就聽說了白小純這個名字,更是聽說了正是白小純……改變了東脈下游修真界的格局! 如今,親眼看到后,那些沒見過白小純的修士,紛紛在白小純身上,感受到了一股無雙天驕的凌然之意,心中唯一的想法,就是……盛名之下無虛士! “他就是白小純?!果然是天之驕子!” “這白小純我之前聽過一些傳聞,有人說此人英明神武,天生不凡,如同星辰一樣,璀璨無盡!可也有不少人說此人膽小貪生,卑鄙無恥……” “如此人物,難免遭人嫉,現在想來,我曾經聽到的一些關于此人不好的消息,都是虛假的。” 而那些認識白小純的,血溪宗還好一些,至于靈溪宗的眾人,則是有不少直接瞪大了眼睛,仿佛不認識一樣,張大胖呼出口氣,侯云飛笑著搖頭,許寶財等人,更是感慨萬千,覺得白小純對于表情的改變,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。 白小純心底得意,美滋滋的,滿腦子都在幻想自己成為少祖后的一幕幕炫耀與風光,心中很是期盼,可表面上卻不露絲毫,神色肅然,仿佛鐵血戰士一樣,冷漠的站在那里,擺出曾經夜葬的氣勢,引來無數喝彩的同時,也讓那十七個老祖,紛紛神色古怪,也在心底松了口氣,他們生怕在這隆重的典禮上,白小純露出當日在大殿內的一幕…… “白小純,成為我逆河宗少祖,代表要肩負起艱巨的責任,從此之后,你的一切,都要以宗門為核心,你的生命,你的榮耀,你的所有……都與宗門有著割舍不斷的聯系!” “宗門榮,你亦榮,宗門辱,你亦辱!反之也是如此!” “無論在任何地方,無論在任何歲月,你……你的家,你的根,你的一切……都與宗門同在!” “如果有一天,宗門不在了,你更要重建宗門,如果有一天,宗門前所未有的輝煌時,你同樣有責任,守護宗門,讓整個逆河宗,不會分裂,不會迷失本心!” “白小純,你……做好準備了,你能肩負這份責任么,回答我!”血溪宗始祖神色前所未有的嚴肅,聲音傳遍四周,掀起陣陣音爆,讓所有聽到之人,都心神震動。 白小純身體一顫,這一刻,他收起了所有的得意,收起了所有炫耀與風光的心思,他默默的站在那里,心中浮現出一股在他身上,很少見的真正的肅然。 他忽然發現,少祖這個身份,代表的不僅僅是風光,而是一份沉重的責任,從這一刻起,他與逆河宗,這一輩子……都無法割舍,也割舍不斷。 這里……將成為他的家,也是他心中,這一生最寶貴的地方,白小純目中有些恍惚,他想了很多,想起了東林山脈下的帽兒山,想起了村子里的鄉親,想起了爹娘去世前抓著自己的手,想起了自己一次次點香的過程,想起了靈溪宗內的所有,想起了血溪宗內的一切。 他下意識的回頭,看了一眼在傳承序列中的李青候,這一刻的李青候,心中充滿了自豪,他驕傲自己帶上山的白小純,終于……長大了,也走到了如此高度,在察覺白小純看向自己后,李青候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。 望著李青候的笑容,白小純長吸口氣,目中露出堅定,向著血溪宗始祖一抱拳。 “我……準備好了。”五個字,他說的很慢,因為這五個字太重太重,可他還是……將其說完,在說完的瞬間,無數人的目光,沒有讓白小純覺得風光,而是感受到了從這一刻起,自己的肩膀上,多了必須要撐起的責任! 血溪宗始祖凝望白小純,以他的年紀,以他的修為,看出了這一刻的白小純,他的回答,發自肺腑,來自真心,微微點頭后,他看向身邊的靈溪宗一代老祖,二人對望后,都看到了彼此目中的果斷與堅定。 “從今日起,冊封白小純,為我逆河宗……少祖!”血溪宗始祖再沒有猶豫,驀然開口后,整個天地,逆河宗所有修士,全部身體震動,齊齊向著白小純這里,抱拳一拜。 “拜見,少祖!” 這一拜,不僅僅是外門內門弟子,還有筑基弟子,還有金丹修士,少祖這個身份,代表的整個宗門內,僅次于老祖,凌駕于傳承之上! 宋缺等人,此刻也只能低頭,上官天佑握緊了拳頭,心中苦澀,一樣低下了頭。 聲音轟鳴,回蕩四方,形成無數的天雷轟鳴時,地面上,所有觀禮之人,都隨之一樣的拜見起來。 “拜見逆河宗少祖!” 聲音更大,超越一切,余音無盡,在這片天地間,不斷地擴散開來,一波波的強烈時,白小純呼吸略顯急促,他低頭看著這一切,心情激蕩,似有千言萬語在心中,可卻說不出來。 最終,無數思緒,只化作了一句話,沒有說出,而是在他的心中,成為了烙印,一生抹不去,也不愿抹去的烙印。 “宗門在,我在!” 這句話,他在心中喃喃,盡管沒有開口,可他的表情,他的心跳,他的神色,落在逆河宗元嬰老祖的目中,這些人的目中,各自不同,有的感慨,有的回憶,有的鼓勵。 與此同時,在雄城內,一處靈宅的房頂,此刻老猴坐在那里,抬頭望著天空的一切,臉上露出和藹的笑容。 “白小子,宗門……必不負你!”老猴輕聲喃喃,他的旁邊,趴著一只兔子,這兔子此刻一樣瞪著眼睛,呆呆的看著天空。未完待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