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2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2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2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12 此事弟子當仁不讓

白小純明白,那道疤痕,已說明了一切,自己在血子試煉的通道內,看到的……根本就不是血梅。 “當日,梅兒在進入通道后,立刻失去了全部知覺,等清醒時,已被傳送到了外面,也正是你成為血子的一刻。”無極子緩緩開口,神色內帶著凝重。 “她現自己沒有任何關于通道后的記憶,心中茫然,更有恐慌,這才立刻來找老夫,說明此事,老夫聽聞也心神震動,立即全力展開調查,可查遍了所有,也沒有絲毫收獲,你既認識那個人,告訴老夫,此人是誰!” 白小純張開口想要說些什么,可最終卻沒有說出杜凌菲的名字,他忽然現,自己……也不知道杜凌菲是誰了,甚至他都不知道杜凌菲這個名字,是真是假…… 杜凌菲的一切,如同一個巨大的謎團,讓白小純只能沉默,而有關杜凌菲的線索,在這一刻,也直接……斷了。 半晌后,白小純搖頭,向著無極子與血梅一拜,轉身默默離去,血梅輕嘆,她看出了白小純與那在通道內替換了自己之人,有著非同尋常的關系,也看出了白小純的難過。 無極子凝望白小純的背影,沒有去阻攔,眼下的白小純身份極為特殊,若他不愿說,就算是無極子也無法強迫。 走在街頭,白小純隨意找了一處空的靈宅,望著天空的月色,他腦海回憶與杜凌菲認識至今的一幕幕,最終,確定了無極子父女二人的言辭,許久,白小純輕嘆一聲。 “杜凌菲,你到底是誰……” 時間流逝,很快過去了一個月,在這一個月里,靈血二宗與玄溪宗以及丹溪宗,逐步的融合在了一起,以玄溪雄城,作為臨時山門,同時在這一個月里,靈溪宗與血溪宗的修士,因這場戰爭的配合,已經有不少弟子之間,成為了朋友。 彼此相處雖非完全融洽,依舊還有不少摩擦,甚至時而還有斗法之戰,可總體來說,卻是比曾經勉強融合時,要好了太多太多。 似乎每個人都在克制自己,畢竟……戰爭還沒有結束,即便是在下游沒有了對手,可所有的目的,都在中游! 只有成為了中游宗門,這一戰……才算真正結束! 有著這樣的目標,靈血二宗彼此之間,如同有了強力的粘合,無論是老祖還是金丹修士,都很明白,合則兩利,分則雙亡! 在這樣的前提下,又有白小純的存在,使得這兩宗,正向著完全融合,不斷地邁步。 而玄溪宗的赤魂老祖等人,也與靈血二宗達成了約定,全力配合融并,只是希望能在未來的宗門內,保留玄溪一脈的存在。 玄溪宗這一次,也算誠心誠意,畢竟他們已經戰敗,而如今一旦靈血二宗組成的新的宗門,可以入主中游,那么間接的,并入其內的玄溪宗,也相當于進入了中游宗門,那里的無限資源,甚至突破的希望,都讓玄溪宗,根本就無法拒絕,甚至還要傾力付出。 至于丹溪宗,也是如此,那些曾經叛變的丹溪宗修士,有部分內心羞愧,在丹溪宗諒解之后,重新回歸。 這兩個宗門,原本是生死之爭,可眼下,因這新的宗門內,明顯的靈血二宗勢力強大,他們勢弱,想要在未來有一定的話語權,必須要彼此緩和關系,只有這樣,才可以讓自身的這一脈,在未來的宗門內的資源分配上,不會減少太多。 這些事情,白小純只是關注了一下,沒有太去注意,自然有靈血二宗的老祖們去權衡,他在閉關了一個月后,也終于將杜凌菲的事情,完全的埋在了心底,恢復過來后,還沒等他走出靈宅去看看張大胖等人,就立刻被靈溪宗一代老祖的法旨,直接叫到了雄城中心的大殿內。 白小純有些不太情愿,可卻沒辦法,只能嘆了口氣,去了中心大殿,一路上不少弟子在看到白小純后,都熱情恭敬,紛紛拜見,白小純心中慢慢舒坦起來。 “師侄們,你們辛苦了!” “好好干,加油!” “我很看好你們哦!”白小純揮手,心里越舒坦,隨著這些話語與揮手,那層淡淡的郁郁全都消失了,尤其是在那大殿外,守護在這里的四宗弟子,全部向著白小純一拜后,聽著他們高呼的少祖之聲,白小純整個人都飄飄欲仙了。 “好好努力,早晚有一天,你們也可以成為少祖的!”白小純立刻擺出長輩的姿態,背著手,含笑時踏入大殿里。 剛一踏入,白小純立刻吸了口氣,這大殿內威壓極重,甚至四周的虛無都出現扭曲,他一眼就看到了,在這大殿,自己的前方,赫然坐著……一群老祖! 靈溪宗除了鐵木真人外,四大元嬰老祖全部出現,血溪宗內也是如此,除了宋家老祖,其他六人,都一個個端坐在上。 玄溪宗的四位老祖,包括赤魂在內,也是這般,還有丹溪宗的三位老祖,一共十七個元嬰真人,坐在這大殿后,一股讓人驚心動魄的威壓,在這大殿內充斥擴散。 幾乎在白小純進入的瞬間,這十七人的目光,剎那就凝聚在了白小純身上,這些目光各自不同,靈溪宗與血溪宗平靜,玄溪宗則是復雜,尤其是赤魂老祖,更是心中升起陣陣無力感。 而丹溪宗的三位元嬰修士,則是目中露出奇異之芒,似對白小純有很大興趣。 畢竟如今東脈下游修真界的局勢,可以說是全部因白小純一個人而徹底改變! 面對這十七個元嬰真人的目光,白小純哆嗦了一下,深吸口氣,滿腦子都是鳥盡弓藏,秋后算賬之類的不好的話語,面色都蒼白起來,睜大了眼,緊張的看著那些老祖,可心中還是覺得不大可能。 “幾位老祖,早啊……”白小純小心翼翼的開口,他話語一出,大殿內除了靈溪宗的幾人外,其他元嬰修士都一怔,可卻沒有說話,只是看向白小純的目光,更加深邃,讓人摸不清他們的思緒。 “白小純,有一件事情,需要……”靈溪宗一代老祖看了白小純一眼,緩緩開口。 白小純一看到這些人這么一副樣子,心里都打顫了,又聽到一代老祖的話語,琢磨著這些老家伙一定沒什么好事等著自己,眼下擺出這種氣勢,莫非是要自己去完成什么兇險異常的事情……一想到這里,白小純面色頓時變幻,他心跳立刻加。 他心想可千萬不能讓對方說完,不然自己拒絕起來就難了,于是一咬牙,沒等靈溪宗一點老祖說完,他忽然捂住胸口,慘叫一聲,整個人噴出一大口鮮血,踉蹌的退后幾步,面色煞白,沙啞的開口。 “諸位老祖,這一戰,我傷勢太重了,尤其是舊傷新傷一起爆,我要閉關,我要去療傷……那個,我就不打擾你們了。”白小純說著,趕緊就要后退。 可還沒等他退后幾步,靈溪宗一代老祖眼睛一瞪。 “站住!” 白小純腳步一頓,哭喪著臉,又強行溢出一些鮮血,可憐兮兮的看著一代老祖。 “老祖,我真的受傷了,很重很重,而且我名氣太大了,出去的話,很多人要殺我……而且其他弟子都有意見了,應該給更多的人一些機會,我不能繼續出戰了……” 靈溪宗一代老祖很是頭痛,哭笑不得時,他身邊其他的靈溪宗老祖,紛紛苦笑,他們也聽說過白小純的這幅性格,此刻看到后,很是無語。 血溪宗的眾人,紛紛愣了一下,尤其是無極子,更是不可思議,血溪宗始祖也是詫異,他們都尚且如此,更不用說玄溪宗與丹溪宗了,尤其是赤魂老祖,睜大了眼,一臉的不可思議,活見鬼了,他實在無法將眼前這個白小純,與之前戰場上自己看到之人,聯系在一起。 甚至他覺得,自己一定是出現了幻覺,要么就是……白小純被替換了。 丹溪宗的那三個老祖,也都呆了一下,看著白小純,聽著他的話語,此刻腦海也是嗡嗡的,有種匪夷所思之感,隱隱覺得,這樣的人……居然能改變了東脈下游修真界的格局……情何以堪啊 “不是讓你出戰!”靈溪宗一代老祖搖頭開口后,白小純眨了眨眼,再三確定一番。 “都說了,不是讓你出戰,是我們商議之后,準備按照你當初說的,成立一個新的宗門,這個宗門的名字,想問問你的想法。”靈溪宗一代老祖掃了白小純一眼。 “啊?宗門的名字……哪個,你們覺得不死宗如何?或者長生宗?不對不對,我們是要去中游的,要有河字……要不,逆河宗?或者烏龜河宗,烏龜河宗這個名字好,寓意深遠,我想想,王八……”白小純還是有些緊張,小心翼翼的開口,還沒等說完,眾人都瞪起了眼,靈溪宗一代老祖頭痛,趕緊打斷白小純的話。 “就叫逆河宗,同時在大典上,也要正式冊封你的逆河宗的少祖,宣告天下,這次叫你過來,除了宗門名字外,還要問問你對于少祖的想法!”靈溪宗一代老祖趕緊開口,全部說出,生怕繼續下去,白小純這里會爆出更多不著調的話語,說出更讓人無語的宗名…… “正式冊封我為少祖?”白小純愣了一下,這才徹底放心,確定了的確不是要讓自己去執行什么危險的任務,暗中松了口氣后,他立刻神色從緊張變成了肅然,嘴角的鮮血瞬間消失,面色更是剎那間從蒼白變成了威嚴,立刻昂抬頭,如同山峰,氣勢驟然爆,整個人頓時沉穩無比,化身英雄。 “此事,弟子當仁不讓!”白小純沉聲開口,一股鐵血無畏之意,瞬間在臉上露出,目光更是如閃電般,炯炯有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