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1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1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1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09 玄溪降
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最快更新!無廣告! “玄溪宗,降不降!!”血溪宗始祖深吸口氣,聲音一樣傳遍四方,轟鳴間,一道道封命被傳遞下去,很快的,靈溪宗的外門弟子組成的一個個巨人,帶著咆哮,轟擊陣法,與他們一起的,則是血溪宗的一個個外門弟子組成的血球,驚天砸落。 形成了……破陣的第一擊! 轟的一聲,陣法搖晃時,玄溪宗雄城內,那些維持陣法的修士,身體微微一震,雖是兩宗外門弟子的一擊,可外門弟子的數量……實在太多了,哪怕無法形成質變,可也一樣讓玄溪宗內的眾人,修為略有紊亂。 與此同時,兩宗外門弟子的聲音,也在這一刻滔天而起。 “玄溪宗,降不降!” 聲音如雷,撼動所有玄溪宗修士心神,還沒等他們吐納恢復,就在這時,所有的煉尸,魔頭,戰車,戰獸,形成了怒浪,驟然拍擊而去,他們是……破陣第二擊! 這第二擊,比之前要強烈數倍,形成的威壓與沖擊,一樣如此,使得雄城內的玄溪宗眾人,全身震動強烈,修為的紊亂,進一步撕開,一個個面色紛紛變化,那幾個老祖也是如此,他們明白,之后對方的進攻,將會一次比一次驚人! 可卻來不及去反應太多,幾乎在第二波沖擊后的剎那,兩宗的內門弟子,靈溪宗的陣法化身,血溪宗的蝗蟲之法,彼此凝聚在一起,好似化作了一把利劍,呼嘯間,直接撞在陣法上,這是破陣第三擊! “玄溪宗,降不降!” 聲響撼動天地,雄城震動,陣法扭曲,里面的玄溪宗修士,全部顫抖,他們體內的修為,在本就精疲力盡的情況下,又被這三波沖擊,此刻有不少,直接干枯下來,更有一些,面色蒼白。 可卻沒有時間讓他們去緩和與休息,破陣之擊,也沒有結束,在第三擊后,靈溪宗南北兩岸七座山峰,由掌座以及天驕,分別形成的陣法巨人,帶著咆哮,與血溪宗的四峰中堅之力一起,形成了破陣第四擊! 這一擊,與之前完全不一樣,如同是在垂死之人身上,狠狠的刺入一刀,陣法顫抖,內部的玄溪宗維持陣法的修士,全部嘴角溢出鮮血,腦海嗡鳴的同時,這陣法不得不再次收縮。 可緊接著,是包括白小純在內的種道山陣法巨人,還有血溪宗的其他三大血子,集合長老之力,彼此吼聲滔天,轟鳴而來,化作了破陣第五擊! 這一擊之力,比之前還要強悍數倍,轟在陣法上時,白小純的吼聲,也被淹沒在了轟鳴中,這陣法劇烈的搖晃,又一次收縮時,山脈坍塌,轟隆隆的聲響震耳欲聾中,雄城……如同危城! 而城池內的修士,這一刻不是溢出鮮血,而是大部分,都被這沖擊之力,撼動經脈,噴出大口鮮血,還有不少直接萎靡,立刻被人替換下來,勉強維持,他們的耳邊,再次回蕩靈血二宗修士的天雷之聲! “玄溪宗,降不降!” 這一次,玄溪宗眾人,心神搖晃更為強烈,可還沒等他們掙扎,第六次破陣之擊,驟然降臨! 那是雙方上百的太上長老,一個個不惜代價,展開各自的最強手段,形成了第六波轟鳴,落在陣法上! 陣法轟的一聲,直接碎裂了一道縫隙,再次收縮時,露出了雄城的邊緣,雖再次穩住,可裂縫卻永久的存在,且內部的修士,鮮血噴出更多,替換的更多,昏迷的一樣更多! 絕望之意,在城池內幾乎每一個修士心中,都在快速的滋生與彌漫,可破陣之擊,依舊沒有結束……所有血擘,傳承序列,全身修為直接爆發,各種殺手锏之力,毫不遲疑的展開,如同一道道星辰,隨之轟擊而去,他們是第七擊。 轟轟轟! 陣法裂縫,瞬間蔓延,雄城的外圍墻壁,直接崩潰爆開,露出了內部大量疲憊的玄溪宗修士,他們一個個慘笑,而那些還在陣法內的修士,此刻有一些,直接全身爆開,形神俱滅。 眼看陣法的蔓延,越來越快,不得不再次收縮,隨著收縮,更有不少修士,直接就被隔絕在了陣法外面。 這里面有玄溪宗的修士,也有曾經是丹溪宗的弟子,此刻沉默中,一個個咬牙散開,對于這場戰爭,既然他們已經被分離出來,沒有人想要繼續為玄溪宗而戰。 此刻,第八擊……驀然降臨! 那是血溪宗六個老祖,靈溪宗四個老祖的第八擊!十人如同十尊神祇,剎那間,各自爆發出了最強戰力,人還沒到,聲音先化天雷而過。 “玄溪宗,降不降!!”聲音所過之處,虛無碎滅,天地模糊,十大老祖一瞬臨近,在與陣法碰觸的剎那,陣法內的玄溪宗幾個老祖,全部大吼,齊齊維持,相互之間,驟然對抗。 轟轟之聲,直接讓這雄城坍塌的了大半,玄溪宗幾個老祖,全部噴出鮮血,一個個面色蒼白,全身萎靡,仿佛一下子蒼老了不少,就算是赤魂老祖,也都溢著鮮血踉蹌退后。 可就在他們退后的剎那,突然的,在這雄城后方,丹溪宗的殘余之力,此刻全面爆發,轟鳴間,有一尊巨大的丹爐出現,向著陣法,直接砸來,更是在這陣法之后,是如今丹溪宗的數萬人,全部戰力的凝聚,一個個不要命的撞擊陣法,更有聲音,驚天動地。 “玄溪宗,降不降!” 人群內,有一個帶著白色面紗的女子,這女子容顏模糊,可依稀能看到,似絕色無雙,驚艷絕倫,所過之處,更是被所有丹溪宗修士狂熱追捧,即便是在人群內,可依舊是……如同陽光下,沙灘上的明珠,璀璨多姿! 轟隆隆,陣法的顫抖,在那丹爐落下的剎那,直接就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窟窿,碎裂的蔓延,眨眼就擴散四方,赤魂老祖怒吼,雙手抬起,一身元嬰大圓滿的修為,全部爆發,與其他殘存的玄溪宗修士,一同試圖再次去維持陣法運轉。 可就在這時,突然的,白小純看到在陣法的半空中,竟在這一瞬,赫然出現了一個模糊的身影,那竟然是……一只讓白小純睜大了眼,無比熟悉的……猴子! 這是一只老猴,他的手中拿著一根巨大的棍子,直接掄起,目中露出滄桑的同時,更有一絲仿佛要撼動天地的威嚴,一棍……直接轟在了陣法上。 “玄溪宗,降不降!”蒼老沙啞的聲音,從他口中傳出時,陣法轟鳴,直接……四分五裂,崩潰爆開! 隨著陣法的崩潰,一股風暴滔天而起,向著四周橫掃時,赤魂老祖鮮血大口噴出,所有玄溪宗的修士,一個個都鮮血彌漫,與此同時,一道身影以無法形容的速度,幾乎沒有人能看清,甚至不知從何處而來,剎那就飛入雄城內,直接出現在了祭壇上,化作了一只……兔子! 這兔子雙眼閃動莫名的光芒,一把抓住正在燃燒的玄溪宗底蘊燃香,竟直接……熄滅! 隨著熄滅,半空中與稻草人交手的中年男子,身影剎那煙消云散,緊接著,稻草人低頭,來自底蘊的恐怖氣勢,直接降臨大地,鎖定了玄溪宗此刻重傷的幾個老祖,讓他們無法移動絲毫。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,從猴子出現,直至破陣,直至兔子熄滅燃香,稻草人氣勢降臨,只不過是幾個呼吸的時間而已。 白小純瞪大了眼,呆呆的看著殘破的城池內祭壇上的那只兔子,他覺得整個世界都不好了…… 可就在這時,白小純忽然看到,不少兩宗修士,居然爭先恐后的試圖沖上雄城,尤其是雄城后方的丹溪宗殘存勢力的修士,以那帶著面紗的女子為主,竟也都爭著要沖去時,白小純一拍大腿。 “這是首功啊!!第一個沖上去的弟子,就是大功一件!”白小純一想到這里,頓時覺得燃了起來,大吼一聲,身體速度轟然爆發,鐵蛋知道白小純的心思,瞬間而來,撞在他的身上,使得白小純借力,直接就一躍飛出時,他背后翅膀更是猛的扇動,速度再快一倍,如同流星,在這戰場上,超越眾人,直接就出現在了雄城中,踏在了一處殘缺的城墻上。 “玄溪宗,你們降不降!!”白小純驀然開口,聲音大吼,傳遍四周時,赤魂老祖苦澀,看了眼四周沉默的玄溪宗弟子,又看了眼白小純,目光深邃,他要考慮的是投降之后,如何與白小純化解恩怨……此刻目光一閃,以其老祖身份,居然向著白小純,抱拳一拜。 “我等……投降!” 這話語一出,四周剎那安靜,很快的,就爆發出陣陣嗡鳴,靈血二宗修士激動,玄溪宗修士也松了口氣,白小純更是覺得全身振奮,眉飛色舞,好不容易才壓制下來,他深吸口氣,抬起下巴,小袖一甩,傲然開口。 “我白小純彈指間,玄溪雄關,灰飛煙滅……” 話語剛出,突然的,從他的儲物袋內,露出小烏龜的頭,白了白小純一眼,感慨的開口。 “好久沒有聽到有人能把牛,吹得這么清新脫俗了。”未完待續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