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6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6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6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07 目標白小純

“十次煉靈,竟恐怖如此!!”玄溪宗內,幾個老祖紛紛無法置信,心神轟鳴,他們都尚且如此,更不用說玄溪宗的金丹修士了,一個個都頭皮麻,呼吸急促。 就算是血溪宗的眾人,也都在這一瞬,腦海轟的一聲,血溪宗的幾個老祖,同樣如此,他們之前就已將這把天角劍看的極重,可如今親眼看到此劍之威,卻不得不承認,他們還是低估了這把……鎮宗之劍! “十次煉靈……看來傳說是真的,十次煉靈后,物品會出現某種驚人的變化……此劍恐怕只差一絲,就可以成為真正的靈寶了!”血溪宗始祖深吸口氣,通過與靈溪宗的配合,他也漸漸看出了靈溪宗……實在是擅長隱藏,那種真正的力量,雖還是不如他們血溪宗,可若真的開戰了,血溪宗就算勝,也一定會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,就必定失去入主中游的資格。 甚至……在之后玄溪宗的大勢之下,怕是眼前這戰場的一幕,會出現在血溪宗的山門外。 天角劍與黑甲天牛的對抗,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,尤其是雄城上,此刻有一股氣機,隱隱鎖定在了黑甲天牛的四周…… 此刻,隨著天角劍的抬起,隨著黑甲天牛的尸分離,戰場上出現了短暫的寂靜,隨后所有靈溪宗的修士,都爆出了驚天動地的歡呼,士氣轟然爆。 與之相反的,則是玄溪宗的眾人,他們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宗門的至寶黑甲天牛滅亡,看著那黑色的鮮血灑遍四方,雄城內的玄溪宗修士,紛紛心神撼動,一個個低下了頭,心思更多。 就在這時,突然的,有人注意到了黑甲天牛的尸體內,那顆散詭異之力的晶石,在看去時,紛紛被其吸引。 而在戰場修士之前,現這晶石的,則是整個戰場上,所有的戰獸,那些戰獸一個個眼睛都直了,死死的盯著那顆晶石。 “王獸之晶,不對,這是假的!”血溪宗始祖,目光一掃后,忽然色變。 幾乎在他開口的剎那,在所有修士與戰獸之前,鐵蛋縮小成了巴掌般大小,猛然間爆出了驚天動地的度,直奔黑甲天牛的尸體,疾馳飛去。 它的目中露出渴望,更有瘋狂,度之快,直接化作一道長虹,剎那飛向黑甲天牛,白小純一愣,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,身體也隨之沖出,可還沒等他靠近,突然的…… 一聲嗡鳴,如同弓弦撥開的聲音,驟然間從玄溪雄城方向,直接傳出,更有一聲尖銳至極,讓人心神刺痛的破空之聲,瞬間回蕩。 可以看到,一道黑色的箭矢,眨眼間就從玄溪雄城內射出,度之快,肉眼似難以看清,前一眼還在遠方,可下一瞬,這支箭,就出現在了黑甲天牛的身邊! 它的目標,竟是鐵蛋!! 鐵蛋身體猛地顫抖,在這強烈的生死危機下,出一聲凄厲的嘶吼,想要避開,想要掙扎,可卻于事無補,這支箭矢,眼看就要刺入鐵蛋的眉心內! 白小純整個人瘋狂了,他的嗓子沙啞,他的雙眼赤紅,他的身體猛地沖出飛起,大吼中眉心的第三目,驀然睜開,通天法眼前所未有的爆出了這一刻白小純的所有潛力,化作馭力,如一只看不見的大手,向著那箭矢狠狠一抓,試圖阻止。 而白小純的身體,也展開了能揮出的極致的度,一瞬就靠近了黑色甲蟲尸體的附近,七竅流血,換來的馭力,終于使得那箭矢……微微一頓! 這一頓的瞬間,鐵蛋全身顫抖,急的避開,眼看鐵蛋避開,白小純內心松了口氣,可就在這時,突然的,那箭矢方向一轉,沒有繼續鎖定鐵蛋,也不是鎖定白小純,而是游刃有余的,向著那黑色晶石……直接射去! 度之快,居然比方才,還要快了不少,甚至只是一個沖擊,就直接將白小純的馭力,全部粉碎…… 這一切說來話長,可實際上極快,能在這戰場上反應過來的人,沒有多少,天空上的血溪宗始祖,此刻身體一震,頭皮都要炸開,驀然嘶吼。 “夜葬快退,它的目標……是你!!” 血溪宗始祖話語一出,直奔白小純而去,其他老祖也都反應歸來,神色變化,想要去救援,可卻來不及。 之前白小純看似兇險,可實際上隨時隨地,都有老祖留意,若是白小純遇到生死危機,他們會立刻出手。 可眼下,這一切生的太快,對方的時機取的太狠,又是白小純主動急飛去,還有鐵蛋危機,種種的事情以極快的度重疊在一起后,使得靈血二宗的老祖,對白小純的保護,終于出現了一絲……破綻! 這破綻,外人看不到,可玄溪宗豈能看不到,甚至可以說,這正是玄溪宗那位最強的赤魂老祖,親手布置出的……殺局! 白小純雙眼猛地收縮,來不及多想,那種強烈的生死危機,讓他根本就無法有太多的防護,此刻大吼中右手一把抓住鐵蛋,口中黑光一閃,龜紋鍋瞬間飛出,而他的身體,也用盡了全力,猛地收縮之下,整個人連同一樣縮小的鐵蛋,籠罩在了龜紋鍋下。 幾乎在白小純做完這一切的剎那,那支箭矢,直接就射在了黑色甲蟲體內的黑色晶石上,在碰觸的瞬間,轟鳴滔天,一道黑色的波紋驟然擴散,覆蓋方圓三十丈,所過之處,寸草不生,三十丈內,所有生命,如被抹去一樣,根本連慘叫也都無法出,就直接消散…… 就連黑甲天牛的身體,也都灰分湮滅,甚至這三十丈的地面,都比四周少了半丈之高,如成了一個平坑! 黑光無盡,一切消散后,只剩下一口黑色的大鍋,在這平坑的邊緣,一動不動。 四周所有人的目光,瞬間凝望時,那口大鍋顫了一下,慢慢抬起時,露出了白小純蒼白的面孔,他的目中帶著恐懼,他的身體在顫抖,那種劫后余生之感,讓白小純覺得眼淚都要流了下來。 “玄溪宗,我白小純與你們沒完,你你你……你們居然兩次對我偷襲!!”白小純聲音都尖了,他害怕啊,方才那一瞬,哪怕有龜紋鍋保護,可他依舊還是覺得自己置身死亡之中。 好在這口煉靈的鍋,在白小純的手中揮出了驚人的效果,否則的話,白小純覺得自己的小命,早就沒了,此刻心臟撲通撲通的,白小純心中的后怕,如同潮水,讓他雙腿都軟了。 “鐵蛋,你差點害死你爹,你知不知道!!”白小純爬出龜紋鍋,懷里的鐵蛋此刻低著頭,一副快哭的樣子,它是真的知道錯了。 白小純看到鐵蛋這個樣子,又舍不得訓斥了,滿心的怒火,凝聚在雙眼,看向雄城時,看到在城頭上,拿著一把大弓的老者。 “老不死的,你給你家白爺爺等著,你手里那把弓,我……我要了!!”白小純暴跳如雷,怒吼不斷。 “居然還不死!!”雄城上,赤魂老祖手中拿著一把青色的大弓,此弓充滿了滄桑,散某種天道的氣息,正是玄溪宗內的……第二件至寶,天弓! 那一箭,正是此弓射出! 要殺白小純,他們玄溪宗早就看出,哪怕金丹也都無法完成,唯獨老祖出手,可老祖程度的人物若出手,對方必定會阻攔,且明顯的,戰場看似混亂,可實際上靈血二宗對于白小純的保護,極為嚴密。 赤魂老祖根本就找不到機會直接滅殺白小純,所以,他才想到了這個辦法,以犧牲黑甲天牛為代價,將那沾染了一絲王獸氣息的晶石送出,引來鐵蛋,若白小純不救也就罷了,他赤魂認了,可只要白小純出現,那么……就可以去引爆那黑色的晶石,抹去四周一切存在,間接滅殺白小純! 只要白小純一死,就可以讓靈血宗痛的極致,更是分裂開來,到時候他們玄溪宗哪怕投降,日后也未必沒有翻身的可能! 可是……他算計了一切,最終卻現,這白小純竟這樣都沒有被滅殺后,他整個人的憋屈,已經難以形容。 眼看白小純沒死,靈血二宗的老祖,紛紛松了口氣,李青候更是身體顫抖,他方才整個人都懵了,還有戰場上白小純的那些朋友,也都一個個震動。 隨后,在那憤怒之下,靈血二宗的攻擊,再次爆,這一次,天角劍呼嘯而去,直接刺向雄城陣法,甚至靈血二宗的其他至寶,也都紛紛出現! 血色巨木,血鏡,種種之物,呼嘯間,轟擊如開天辟地!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