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7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7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7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04 強悍肉身

陰月化劫,如同長虹匹練,一瞬從林墓的紫色傀儡左手上,驀然飛出,寒芒逼人,甚至在四周還出現了雪花飄灑,一路直奔白小純,速度之快,剎那臨近。 此刻,林墓操控的紫色傀儡,右手陽日,左手陰月,整個人在半空中,如同神祇,氣勢滔天,雖然右手陽日被白小純的草木皆兵之法纏繞近乎封印,可左手的陰月,依舊帶著強烈的殺機以及讓人心神震顫的威壓,向著白小純,驟然逼來。 “白小純,給我死!!”林墓低吼,在他臨近的瞬間,白小純這里雙眼猛地收縮,這林墓極為不俗,讓白小純感受到了一絲威脅的同時,也激發出了他的瘋狂。 “是你死!”白小純一樣大吼,右手掐訣間,體內不死長生功爆發到了極致,無窮的血氣從他體內轟轟散出,眨眼的功夫,這些血氣就凝聚成了一把血色的大劍,被他一把抓住后,向著來臨的陰月,驀然一斬。 除此之外,他更是以其紫氣通天訣,從自身的靈海內,激發出了一滴屬于他自身的通天河水,與血氣融合后,化作了一個拳頭大小的血球,伴隨著血劍,一樣飛出。 這血球剛一出現,立刻讓四周所有修士,全部心頭一震,有種強烈的無法形容的危機感,猛的從心底滋生出來。 “那是……” “這氣息……通天河水?!” 四周之人驚呼失聲的同時,白小純的血色大劍,在一聲滔天的轟鳴下,直接就與林墓的陰月,碰觸到了一起。 悍然斬下,聲響撼動八方的瞬間,血球也直奔林墓而去,一時之間,二人交戰之處,天地色變,風云倒卷。 血光璀璨,哪怕是距離較遠的戰場上的修士,也都看到了這一幕,不少人心底震撼,甚至就連那些太上長老以及傳承,也都在看到這一戰后,雙眼微微一縮! 他們雖結丹,可在筑基的時候,也無法如白小純與林墓這樣,展現出如此驚人之威,雖是依靠了陣法與傀儡之身,可能做到這一點,也足以說明二人……超凡脫俗,都屬于是筑基境內的巔峰。 一股莫大的沖擊,以二人為中心,向著四周轟隆隆的擴散開來,白小純的天妖身扭曲,退后數步,半空中的林幕,他所在的紫色傀儡,此刻也傳來咔咔之聲,有數道裂縫出現,一樣后退。 二人都呼吸加劇,林幕如臨大敵,眼中露出精芒,仰天狂笑。 “你果然比九島強多了,可惜……白小純,這一次,你依舊還是要滅亡在此地!”林墓操控紫色傀儡猛地一躍,在半空中,他雙手驀然抬起,同時按向蒼穹。 目露奇芒的剎那,他的右手與左手,竟在頭頂重疊在了一起,口中如天雷般,爆出四個字! “日月,同輝!” 幾乎在這四個字傳出的瞬息,赫然有日月之影,重新在林墓紫色傀儡的雙手內出現,且這日月竟重疊在了一起,仿佛水與火的交融,帶著一股撕裂之力,如普照天下一樣,形成了強烈的光芒,轟鳴間,向著四方一瞬擴散! 眨眼的功夫,方圓百丈內的一切,全部都被這光芒籠罩在內,此光先是冰寒,又是火熱,最終融合在一起后,形成了一股奇異的力量,此力……似可化世間一切! 瞬間,百丈內除了白小純外,其他所有修士,甚至包括玄溪宗的不少人,都在這一刻,發出凄厲的慘叫,身體如被抹去……直接成為了虛無。 白小純呼吸略為一頓,他的天妖身,此刻都出現了不穩,在那光芒中,如同冰雪遇到了赤火,正在飛速的融化,按照他的預計,最多幾個呼吸,這天妖身所在的陣法巨人,就要成為飛灰。 危機關頭,白小純眼珠子都紅了,尤其是四周百丈內數十個同宗的死亡,更是讓白小純這里,心中如被撕裂,此刻右手猛的一拍儲物袋,抬起時,在他的手中赫然浮現了一百多個……光球! 那些光球,都是由引力斥力形成循環組成,完美融合后,處于一種既穩定又不穩定的狀態,里面容納的則是大量的毒霧! 此刻,這一百多個光球,被白小純用力向著紫色傀儡,狠狠扔出。 一瞬……這一百多個光球化作一百多道長虹,速度之快,呼嘯而去,哪怕是這日月同輝的光芒,竟也無法剎那將其融化,使得這些光球,全部都轟在了紫色傀儡的身上。 轟轟之聲擴散時,光球崩潰,大量的霧氣爆發出來,鉆入紫色傀儡內部! 這一切說來話長,可實際上很快就過去,白小純大吼一聲,天妖身在那日月同輝的光芒下,直接渙散,露出了天妖身下,那此刻融化了大半的陣法巨人。 在這巨人即將消失的瞬間,他用最后的陣法化身之力,低吼一聲。 “分陣!” 這兩個字出口,立刻陣法化身轟鳴,竟直接崩潰開來,余力推動化身內的靈溪宗弟子,向著四周猛的開來,而白小純這里,則是一躍而起,全身不死長生功爆發,金色的皮膚,天妖肉身的防護,再加上其驚人的速度,直接就沖出了光芒所在的百丈范圍! 與此同時,林墓所在的紫色傀儡,也在這一刻顫抖起來,有陣陣凄厲的慘叫,還有瘋狂的長笑,從傀儡內部傳出,這傀儡在半空哆嗦了幾下后,轟的一聲,竟直接在半空中分裂開來,一個個玄溪宗修士瘋魔一般的逃出后,林墓面色蒼白,帶著怒吼,也從這傀儡內飛出。 “白小純!!”半空中,林墓披頭散發,他本以為之前自己的手段,能將白小純滅殺最好,就算是不能滅殺,也可毀去其陣法化身,到時候自己憑著紫色傀儡之力,擊殺白小純將更容易。 可卻沒想到,自己拼著反噬,施展日月同輝,化去對方陣法之身的同時,自己的紫色傀儡,居然被那些該死的毒霧,直接廢去! 此刻,竟再次勢均力敵,二人都沒有了化身與傀儡,目光相互對望的瞬間,白小純看到了林墓目中的殺機,林墓一樣看到了白小純目中的瘋狂。 林墓心中一顫,他知道白小純肉身不俗,也知道自己的優勢是在術法,此刻正要后退時,白小純驀然沖出,他全身煞氣彌漫,撼山撞再次施展,整個人化作一道殘影,掀起破空的轟鳴,直接就出現在了林墓的身前,右手握拳,狠狠一拳轟出! “術法用完了,現在就比比我們的肉身,誰更強悍!” 四方轟鳴,林墓想要閃躲,卻發現自己的速度竟比白小純要慢了一些,尤其是身體,更是無法與那修行了不死長生功,如同兇獸一樣的白小純去比較,此刻心神狂跳,咬破舌尖噴出鮮血。 他的鮮血化作一面血盾,阻擋在了白小純的拳頭上。 可在碰觸的瞬間,這血盾雖沒有崩潰,可卻被直接轟的倒卷,拍在了林墓的胸口,林墓鮮血噴出,身體驟然后退。 “想跑?”白小純一晃追去,右腳抬起狠狠一踹,直接就踹在了林墓的肩膀上,林墓咬牙,身體下沉時模糊,再次后退。 他心中憋屈,可卻沒有辦法,若論修為,他自問不懼白小純,甚至術法之中,更是如此,可唯獨……這肉身之力,他實在沒有辦法與白小純比較。 如今沒有了紫色傀儡,他在白小純的追擊下,根本就沒有太多反擊之力。 “該死的,我等修士,修的是神通,求的是大道,圖的是長生,你你你……你居然修的是身軀!!” “唯有不死,才可長生,我自然要先修不死身軀!”白小純聲音帶著信念,在傳出時,竟讓林墓無言以對,轟鳴間,他再次噴出鮮血,被白小純一拳轟出老遠。 白小純目中殺機彌漫,身體一晃,再次追去時,林墓目中露出強烈的不甘心,更有瘋狂,雙手一揮,立刻袖口內飛出一個丹爐,這丹爐轟鳴間,直奔白小純而去。 白小純冷哼,速度沒有任何停頓,直接就與那丹爐撞在了一起,轟的一聲,這顯然是重寶的丹爐,竟無法阻擋白小純絲毫,反倒被直接掀飛,白小純的身影,如死亡之刃,在半空中化作一道弧形,向著林墓,直接斬來!未完待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