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6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6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6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03 戰林墓

3004連續兩次讓玄溪宗的劍陣出手,此事對于血溪宗以及靈溪宗的太上長老,血擘還有傳承而言,如同羞辱! 尤其是血溪宗,白小純的重要性,在如今的戰爭中,極為明顯,使得他們每個人的戰力修為,都提高了不少,一旦白小純死亡,血溪宗就會被打回原形,他們又豈能同意,此刻血溪宗的太上長老與血擘,紛紛施展殺手锏,不但逼退了玄溪宗的同階之人,更是殺向劍陣! 還有靈溪宗的結丹修士,一樣如此,李青候也在其中,之前眼睜睜的看著白小純兩次兇險,他心中焦急,此刻目中殺機閃耀,出手時四周草木幻化,殺向陣法。 在靈血二宗結丹修士的強力碾壓下,玄溪宗的結丹強者不斷敗退,劍陣無法再次轉移力量鎖定白小純,只能勉強對抗眾人。 白小純壓力頓時一松,可他記仇……方才那兩次的危險,讓他這里早就怒意彌漫,雖然知道這是戰爭,沒有對錯,有生有死,可他還是忍不住恐懼死亡。 “是你們想先殺我的……太欺負人了,你們的老祖對我出手,就連宗門的大陣都要殺我!”白小純向前一步邁出,身邊數萬修士,全部大吼一聲,如同潮水一樣,直接碾壓而去,所過之處,玄溪宗根本就難以對抗,不斷后退時,就要靠近山脈。 其他前線區域,雖不如白小純這里這么夸張,可也處于絕對的優勢,不斷推進下,玄溪宗的敗亡之局,已成難以逆轉之勢。 甚至不少玄溪宗修士,此刻就連反抗也都遲疑了,他們此刻沒有選擇投降,只是因為玄溪宗的山門還在,可以想象,若是山門崩潰……那么一同崩潰的,必定是絕大多數玄溪宗弟子的心神。 到了那個時候,歸降……已經成為了唯一的選擇,否則就是滅亡! 此刻抵抗之力的遲疑,也已經完全說明了這一點,甚至在不少玄溪宗修士的心中,此刻未嘗沒有一種心思……希望戰爭早點結束,希望靈血二宗,早一些攻陷山門…… 畢竟……沒有多少人,在必敗的局面下,依舊選擇自絕生路! 戰場之聲,撼動蒼穹大地,白小純望著山脈,望著山脈上的雄城,望著那不斷避退的玄溪宗修士,正要沖天而起,殺上這座雄城時,突然的……此城震動,從那防護光幕內,竟有大量的玄溪宗修士的身影,驀然沖出。 這些修士,是玄溪宗的后備之力,此刻戰爭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,也沒必要繼續保留,此刻全部沖出,雖只有數萬人,可看起來卻密密麻麻似鋪天蓋地,更有不少黑色傀儡,直接殺向白小純這里。 雙方剎那碰觸到了一起,嘶吼之聲,術法轟鳴,法寶之光,立刻化作無窮波動,擴散天地。 白小純在眾人之中,此刻眼睛赤紅,天妖身一躍,與兩個黑色傀儡,直接戰在了一起,撼山撞,碎喉鎖,紫氣大鼎,更有血劍斬下,一路廝殺時,他一把抓住一個黑色傀儡,神色帶著猙獰,竟用頭顱狠狠的撞擊過去。 轟轟轟! 在這撞擊下,那黑色傀儡顫抖,其內傳出操控這傀儡的玄溪宗修士的諸多慘叫,更有咔咔的碎裂之音,在這黑色傀儡身上不斷的擴散開來。 任憑另一個黑色傀儡,如何去轟擊白小純,白小純都沒有絲毫松手,一路撞擊,一路轟鳴,也就是七八個呼吸的時間,轟的一聲,被白小純抓住的那具黑色傀儡,直接崩潰,四分五裂時,白小純猛的轉身,天妖之眼,露出嗜血之芒。 他身后那具黑色傀儡,此刻身體一震,如被白小純目光所攝,竟飛快的后退,白小純冷哼一聲,在其退后的剎那,驟然追出,眉心通天法眼更是剎那睜開,馭力直接爆發,并非是試圖操控這傀儡全身,而是其一條腿! 在看向那條腿的瞬間,這傀儡腳步一頓,這一頓的時間雖短暫,可對白小純而言足夠,他一晃之下,整個人直接追了上去,借助沖擊之力,展開撼山撞,速度驟然爆發,快的超越了閃電,直接就撞在了這黑色傀儡的身上。 一撞之下,這黑色傀儡內傳出無數慘叫,竟直接就被撞碎了半個身軀,白小純的身體也有一些模糊,他右手抬起,一把抓住這黑色傀儡的脖子,正要狠狠一捏。 可就在這時,突然的,有一個冰冷的聲音,驀然間傳入白小純耳中。 “白小純,還記得林某么!” 隨著話語的回蕩,在那雄城內,飛出了一具紫色的傀儡,這紫色的傀儡,明顯與黑色不同,全身上下鑲嵌了無數的面孔,那些面孔栩栩如真,雖全部閉著眼,可卻都露出痛苦的表情。 而這傀儡,也并非極高,只有五十丈大小,操控者人數只有九人,說話的,正是正中間的一位黑發青年! 這青年相貌冷峻,只是面孔卻是陰陽臉,看起來極為詭異,目中帶著冰寒,此刻正看向白小純! 白小純目光一閃,看去時,與這青年對望的剎那,他立刻就認出了……此人就是他當年在隕劍深淵,滅殺丹溪宗的方林時,出現的漩渦內的身影! 當年白小純不知道對方是誰,可去了血溪宗后,隨著玄溪宗與丹溪宗的開戰,此人的名氣,也逐漸的爆發出來,似乎從暗處走出,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。 他……就是丹溪宗絕世天驕林墓,更是叛出丹溪宗,拜入玄溪宗,成為玄溪宗一位老祖的弟子,有關此人的身份,眾說紛紜,還有一種說法,是說此人本就是玄溪宗的秘傳弟子,被派去丹溪宗,成為暗子。 哪一種說法不重要,重要的是,此人如今代表的……是玄溪宗! 幾乎在二人目光對望的瞬間,林墓操控紫色傀儡,,從雄城上一躍而起,化作一道紫色的長虹,直奔白小純這里,轟鳴而來。 速度之快,剎那臨近。 白小純雙目一閃,右手沒有遲疑,狠狠一捏,直接將那具黑色傀儡的脖子,剎那捏斷,修為散出,轟入傀儡體內,滅殺所有操控者后,拿著傀儡那巨大的頭顱,直接向著來臨的紫色傀儡,狠狠一甩。 這黑色傀儡的頭顱飛出,帶著破空之聲,在靠近的瞬間,林幕操控的紫色傀儡全身光芒一閃,刷的一下,這來臨的頭顱,無聲無息,竟化作了飛灰。 這一幕,讓白小純心神微震,此人的強悍程度,在他看來比九島,似還要高出一些,此刻來不及多想,眉心第三目,通天法眼,驟然睜開。 在睜開的瞬間,那紫色傀儡全身,突然爆發出九種顏色的光幕! 赤橙黃綠青藍紫黑白! 九色光幕一出,剎那間就層層崩潰,可在崩潰之時,紫色傀儡卻沒有被白小純的通天法眼限制絲毫,反倒是隨著破滅崩潰,有陣陣刺痛傳入白小純的法眼內。 “早就留意了你這一招!”紫色傀儡內傳出林幕譏諷的聲音,臨近時,他雙手掐訣,立刻有赤陽之影,如同太陽,憑空出現,這太陽剛一出,火熱之力漫天,映照八方,被紫色傀儡高高舉起,向著白小純,驀然一擲。 “陽日之功!”林墓低吼,甩出時,那太陽轟鳴,越發龐大,很快就足有數百丈,帶著無上之力,轟擊而來。 白小純雙眼再次收縮,這林墓給他的感覺,極為強悍,甚至自己稍微一個不小心,都有可能隕落! 這種同輩之人的感覺,自從白小純天道筑基后,再沒有哪個天驕可以讓他如此,眼下,還是首次遇到! 此刻他如臨大敵,左手掐訣,右手一拍儲物袋,頓時取出大量的草藥,向前猛地一拋后,掐訣速度頓時暴增,目露奇芒。 “草木,皆兵!”隨著白小純聲音傳出,那些草木在半空中,竟瘋狂的生長,如同兵甲,眨眼間就足有數百,彼此交錯,形成大網,沖向那來臨的赤陽,直接就將其籠罩在內。 “滅!”白小純低吼,瞬間那些草木之兵組成的大網,直接收縮,一股毀滅之力爆發出來,就要將那赤陽分割! 林墓面色一變,冷哼中再次掐訣一指。 “陰月劫虹!” 這一指之下,頓時在他的身邊,左手上出現了一輪明月,這明月眨眼數百丈大小,散出無盡冰寒,就連四周虛無似都成為隆冬,在他一指下,瞬間飛出,直奔白小純! 一時之間,二人竟勢均力敵,看的四周三宗眾人,心神震動,尤其是宋缺,鬼牙等人,更是內心掀起大浪。 他們沒想到,居然有同輩之人,可以與白小純這里,平分秋色! 上官天佑更是目中赤紅,露出強烈的不甘心!(未完待續。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