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7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7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7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02 戰場楊威

劍有百丈,如要開天,畫出一道驚世的弧光扇面,仿佛似豁開了虛無,碎滅了空間,形成了一股尖銳的呼嘯之聲。 此聲傳遍四方,好似無數厲鬼尖叫,傳入心神時,讓方才要滅殺血梅的那四個玄溪宗筑基大圓滿修士,全部心神轟鳴,腦海驟然間如被一只大手深入,狠狠一攪,似要把整個腦袋都攪亂成為漿糊。 那種劇痛,非常人可以承受,這四個筑基大圓滿的玄溪宗修士,頓時七竅流血,勉強維持時,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,身體急速驟然后退。 他們的修為,在這一刻早已全部爆發,根本就不考慮任何后果,不考慮自己的身體能否支撐,甚至連生命的潛力都被激發出來! 因為那大劍的臨近,對他們的威脅,實在太大,這威脅超越了生死危機,那幾乎是……必死的浩劫! 時間仿佛一下子緩慢了,那血色大劍落下時,首先與第一個筑基大圓滿的玄溪宗修士碰觸,此人發出凄厲之音,全部修為散開,更是取出了大量的守護之寶,試圖阻擋,可那些守護之寶,在與大劍碰觸時,脆弱的不堪一擊,全部粉碎,大劍沒有任何停頓,直接斬在了這個修士的頭頂。 此劍太大,與其比較,修士身軀渺小,這一劍,沒有將其斬為兩半,而是直接……如蒸發一樣,轟的一聲,化作血霧! 一切身軀,一切靈魂,乃至儲物袋等所有物品,在這一刻,成為了血霧的一部分! 隨后是第二個,第三個,這二人一樣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太多,身體頃刻間就被大劍碰觸,轟轟之聲回蕩時,崩潰成霧。 而最后一個筑基大圓滿的玄溪宗修士,此人修為最高,身份也不大一樣,此刻雙眼赤紅,整個人如瘋狂,竟在那大劍來臨的一顆,取出了一枚玉簡,這玉簡猛的閃耀,散發出傳送之力,卷著此人的身軀,居然要傳送逃遁。 這一切說來話長,可實際上只是電光火石間,白小純的天妖身,降臨的一瞬,他的血色大劍,就轟然斬下。 劃開了虛空,成為了一道在這戰場上璀璨的長虹,甚至都引起了血擘以及傳承,還有太上長老的注意,哪怕是天空上交戰的三方老祖,也都側目心神一震。 眼睜睜的看著那三個筑基大圓滿的玄溪宗修士形神俱滅,也看到了最后一個修士,在那大劍斬下的同時,全身上下傳送之光閃耀,竟險之又險的……剎那消失。 分不清是他先消失,還是這大劍先落下,總之血劍落地時,大地轟鳴,咔咔聲下,出現了一道蔓延足有數百丈的巨大裂縫。 而那最后一個修士,已經無影無蹤…… 白小純長舒一口氣,無視逃走之人,轉頭看向身后的血梅,血梅的面具下,鮮血滴落,勉強支撐著與白小純對望一眼,目中露出復雜與奇異,就整個人昏迷過去。 一旁的血溪宗弟子立刻有不少上前,將其扶住,快速帶走。 白小純看出血梅雖傷勢不輕,可卻沒有生死大礙,以血梅的身份,必定會有最好的靈藥被血溪宗拿出。 而他也知道如今是戰場,自己哪怕有千言萬語,也需要等戰爭結束后,才可以去問對方,不過能在這里看到血梅,白小純心中也有振奮。 “這一次,你就不能繼續閉關了吧。”白小純心中美滋滋的,轉身時,看了一眼雄城的方向。 在他看去時,那傳送離去的四人中最后一個修士,赫然出現在了山脈雄城之上,這修士目中露出劫后余生的心悸,呼吸紊亂,目中卻露出猙獰。 “白小純,此仇我記住了,想要殺我,沒那么容易!!而你……總有防備不察之時,我總有機會……將你滅殺!!”這修士咆哮,也只有如此開口,才可以勉強壓下他對方才那一劍,以及對白小純那里的……恐懼。 此刻他深吸口氣,正要回到城池內,可突然發現,城池內的玄溪宗修士,在看向自己時,居然露出詭異的駭然。 “你們……”這修士一愣,忽然察覺到眉心有些刺痛,抬手一摸,滿手鮮血,他的目中露出恐懼,整個人身體顫抖,想要開口說些什么時,忽然的,他的眉心上,一道裂縫驟然出現,瞬間蔓延整個身軀,眨眼間,他的目光呆滯,整個人竟在半空……直接被分成了兩半! 這欲滅殺血梅的最后一個修士,他雖傳送出去,可終究還是慢了一步,不是在大劍落下前逃出,而是在大劍斬下后的瞬間,才遁走…… 鮮血灑落時,所有看到這一幕的玄溪宗修士,都心神狂震,驚恐不能自已。 而白小純四周匯聚而來的上萬修士,此刻也在短暫的沉默后,爆發出了驚天動地歡呼之聲。 “少祖!!” “血主!!” 聲音傳遍四周,就算是遠處沒有注意到這里的修士,也漸漸聽到了這歡呼聲,很快的,整個戰場上,血溪宗與靈溪宗的氣勢,越發的高漲,逐漸的蔓延,不多時,全部沸騰起來。 本就搖搖欲墜的玄溪宗,在此消彼長之下,節節敗退,尤其是白小純前方的那些玄溪宗修士,更是被影響巨大,進而蔓延到了小半個戰場,又延深到了大半個前線區域…… 這種難得的機會,靈溪宗與血溪宗的老祖,立刻就眼睛一亮,大袖一甩,驀然開口。 “決戰……玄溪宗!!” “總攻!!” 雙方的聲音同時傳出,更有大量太上長老,血擘以及傳承序列身先士卒,化作長虹,當先殺去,立刻大地上,這數十萬修士的大軍,轟轟前行,遠遠一看,化作了血海,翻滾咆哮,在那血海內,靈溪宗的巨人,邁著大步,似有萬鈞之力,勢如破竹! 大地顫抖,殺戮瞬間爆發到了這一場戰爭最激烈的時刻,玄溪宗眾人,一個個心神顫抖,瘋狂的抵抗時,天空上的玄溪宗老祖,也都看出了這一切的關鍵,就是……白小純! “白小純一死,一切就可解決!!” “擊殺白小純!!”玄溪宗的幾個老祖,雖知曉這一切,可本就不如靈血二宗,結丹修士被盯的很死,根本就無法出現在白小純的身邊。 “不惜代價,哪怕用筑基弟子的命去填,也要滅殺白小純!”隨著玄溪宗老祖的封命傳下,立刻戰場上,所有收到命令的玄溪宗修士,有的遲疑,有的退縮,可還是有一部分筑基修士,紅著眼,嘶吼沖出,從四周各個區域,殺向白小純所在之地。 更有一些黑色傀儡,邁著大步,怒吼而來,甚至天空上,陣法大劍呼嘯,這劍陣主要的防護對象,是靈血二宗的結丹修士,稍微一個疏忽,陣法就會被撕開,引起動蕩,可如今也顧不得那些,運轉此刻能分出的最大之力,似在鎖定白小純。 白小純頭皮發緊,身體剎那沖出,在其沖出的瞬間,他之前所在的地方,有數十把大劍從天空瞬間飛來,直接交錯而過,傳出轟鳴巨響,掀起陣陣沖擊。 白小純深吸口氣,身體顫抖,對于戰場上的危險,他如今體會極為深刻,如今雖避開大劍,可眼看半空劍陣還在閃耀,四周大量玄溪宗修士殺來,白小純也雙目更紅,整個人仰天大吼。 “殺!!”他仿佛再次回到了落陳山脈,仿佛再次回到了隕劍深淵,此刻全身煞氣縈繞,一沖之下,直接與一個黑色傀儡臨近,剎那就碰觸到了一起,紫氣化鼎,驀然砸去,轟鳴間,白小純右手碎喉鎖,如閃電一樣,直接卡主黑色傀儡的脖子,狠狠一捏。 咔擦一聲,這黑色傀儡全身震動,頭顱碎滅,身體要后退的瞬間,白小純頭皮猛的一炸,竟一躍直接抓住這黑色傀儡,低吼中肉身之力散開,居然將這黑色傀儡直接掄起到了半空中,蓋在了自己身上。 就在他做完這一切的瞬間,又有數十把大劍,從天空呼嘯而來,直接就轟在了這黑色傀儡身上,巨響回蕩時,黑色傀儡四分五裂,其內所有玄溪宗修士,俱都氣絕身亡。 白小純氣喘吁吁,借此再次避開這陣法殺劫,一沖之下,向著前方雄城,再次靠近,而他身邊的上萬修士,如今在這匯聚下,也數量增多,成了數萬人! “跟我一起,踏破此城!”白小純徹底生氣了,怒吼撼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