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9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9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9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01 沖冠一怒

“杜血梅,不管這一戰的最終結果如何,這一次……你死定了!” “殺了杜雪梅這種地脈九次巔峰之人,如同滅了血溪宗另一個無極子!!” “杜血梅,當初你滅殺我師弟時,可曾想過也有今天!”那四個筑基后期的修士,有的是為了戰功,有的是為了復仇,對于血梅這里,志在必得。 若是換了其他時候,他們還有顧慮無極子那邊,可如今宗門大戰,本就是你死我活,這樣就給了他們機會! 此刻出手,極為狠辣,更是不擇手段。 血梅鮮血噴出,甚至從那鮮血里,還可以看出一絲絲黑色,顯然是中了劇毒,對于吞并了大半丹溪宗的玄溪宗來說,毒……也一樣成為了他們的利器! 此刻慘笑一聲,血梅目中露出絕望的同時,看了眼天空,在那里,她的父親正在與玄溪宗的老祖交戰,根本就無暇分心,而其他血擘與太上長老,也都彼此正在進行生死戰,戰場太大,又豈能全部注意到,就算是有注意到的,被玄溪宗勁敵纏住,也無法快速來救援。 而她也不想父親因自己而分心,只是她身上的至寶,在這幾個月的不斷開戰中,早就消耗的差不多了,此刻苦澀中,她嘴角再次溢出鮮血,身體踉蹌,眼前已經有了模糊。 “要隕落在這里了么……”血梅苦澀,慘笑一聲,咬牙抬手,繼續掐訣施展術法,可以看到,在她的手背上,有一道似存在了一段日子的淡淡疤痕…… 那四個玄溪宗修士目中殺意更濃,呼嘯間,再次靠近,五人混戰在一起,血梅越發虛弱,節節敗退,甚至身上的傷勢,也越來越多。 死亡的陰影,越發的濃郁起來。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,白小純在千丈外,看到了這一幕…… 在看到血梅的瞬間,白小純心神一震,而后看到了血梅危機,白小純腦海嗡的一聲,這一刻,他腦袋里沒有太多的思緒,只有一個…… 救下血梅!! 只是那四個筑基修士還是其次,從白小純這里到血梅所在之地,間隔千丈,這千丈內,有太多玄溪宗的傀儡存在,白小純想要用最快的時間過去……根本就不可能! 除非,他可以更強一些,才能以橫掃八方的姿態,直接……殺過去! 白小純雙眼赤紅,仰天發出一聲撼動四方的長嘯。 “中峰修士,來!”隨著長嘯,白小純化身天妖,一躍而起,出現在了半空時,他的聲音,如天雷一樣,向著八方滾滾轟鳴擴散。 隨著擴散,濃郁的血氣,在白小純身上直接爆發,這血氣形成了血色的氣柱,沖入云霄中,使得蒼穹震動,就連那些老祖,都被驚動。 與此同時,隨著白小純身上血氣的濃郁,最先受到影響的,正是……中峰修士,因為白小純除了是血主外,他更是中峰血子! 戰場上,所有中峰修士,全部身體一震,有濃郁的血氣爆發出來,如同去輝映白小純的長嘯,更是從他們的體內,爆出一種沖動,要去向著白小純靠近! 這沖動根本就壓抑不住,若去壓制,體內修為都在不穩,而若不去壓抑,則修為戰力,在這一刻,以一種眾人狂喜的速度,正在不斷地攀升! 眨眼間,就有不少中峰修士,身體一晃,離開自己的區域,直奔白小純而來,很快的,血溪宗在這戰場上的修士里,所有中峰修士,都一一飛出,匯聚白小純附近! 而他們的血氣,更是在他們的身體之前,飄升時,直奔白小純而來,環繞在他天妖身的四周,不斷地凝聚中,隱隱的,要形成一把血劍! 白小純深吸口氣,身體向前猛地一沖,速度之快,轟然爆發,隨著沖出,越來越多的中峰修士來臨,隨著他一起,沖殺而去。 遠遠一看,血氣逐漸成劍,而白小純天妖身的四周,隨著中峰弟子越來越多,如同血海,浪濤翻滾,氣勢驚天。 仿佛這天妖身,此刻踏在血海上,在眾多血溪宗修士的簇擁下,于這戰場上,格外的明顯起來,遠處,鐵蛋一樣嘶吼,呼嘯而來,大量的戰獸隨之而動,地面顫抖,蒼穹扭曲。 還有不少靈溪宗的修士,也在看到這一切后,熱血沸騰,一樣加入進來,很快的,在白小純四周的修士,足有數千,如同一把利刃,從這戰場內,直接豁開! 而這,僅僅是站在白小純這里去看整個戰場,可實際上……這一刻,整個戰場的變化極大,甚至連各宗老祖都倒吸口氣。 血溪宗與靈溪宗,雖然初步融合,雖然部分弟子已成朋友,可總體而言,彼此還是涇渭分明,各自為戰。 兩宗加起來的十成戰力,實際上在這戰場上爆發出的,不到一半。 這也是玄溪宗還可以殘喘的原因之一,此事血靈兩宗都明白,可卻沒辦法去強行改變,畢竟這兩大宗門的融合時間,還是太短了。 可如今隨著白小純的出現,隨著他的一聲長嘯,隨著他身上那血氣沖天,立刻就不一樣了!! 他所在的地方,血溪宗戰力增加,靈溪宗戰獸激昂,更愿意伴隨在白小純四周,全力一戰。 而眼下,在他的爆發中,整個戰場上所有血溪宗的修士,他們的戰力,都在瘋狂的增長,這種增長,不分修為,下至外門,上至老祖,全部如此! 可以說,整個血溪宗的戰力,瞬間……提高了三成左右,在這戰場上,立刻就極為明顯,使得血溪宗紛紛吸氣的同時,靈溪宗的這里,雖沒有提高那么多,可眼看血溪宗瘋狂,他們也紛紛爆發出了全力,與其匯合在一起,形成了碾壓之勢! 尤其是以白小純如今所在之地最為璀璨,向他匯聚的修士,也越來越多,從之前的數千人,已變成了上萬人! 這里面更多的,是血溪宗的修士,因為靠近白小純,似乎是他們功法的本能表現,越是靠近,他們就越強! 在這戰場上,或許保命的方法有很多,可自身的強悍,絕對是其中之一! 白小純是一個粘合劑,以其血氣,粘合血溪宗,以其情感,粘合靈溪宗,把兩宗粘合在一起,這一點,在戰場上看起來,格外明顯。 靈溪宗、血溪宗,還有與他們交戰出手的玄溪宗,諸多老祖,此刻都心神震動,哪怕是在雄城內沒有外出,誓死守護的部分玄溪宗修士,也都被這一幕所震撼。 “他……就是白小純?!” “就是此人……造成了這一次的戰爭!!” “千面子老祖曾說過,白小純一死,靈溪宗血溪宗,就會自行崩潰!!” 在這眾人被白小純這里吸引時,白小純帶著無匹的氣勢與四周上萬修士,直接沖出,所過之處,所有玄溪宗弟子看到,無不心神震晃,下意識的就選擇退避,與血梅之間千丈的距離,在幾個呼吸的時間后,立刻就被無限的縮小! 而他的身后,隨著眾人的凝聚,那血氣更多,一把大劍的輪廓,已飛速成型! 血梅也聽到了身后的轟鳴,感受到了體內的修為在這一刻,竟恢復了一些,就連戰力也提高了不少,勉強的與那四個玄溪宗筑基修士交手,而這四個筑基修士,此刻也都心驚,他們不知道血梅與白小純之間的關系,此刻紛紛看了一眼后,都狠狠一咬牙,全部不惜代價,施展最強殺手锏,要盡快滅了血梅后,四散避開白小純此刻的鋒芒。 一個掐訣間身體幻化出一條黑龍,還有一個則是身子模糊,走出一個分身,另外二人,各自取出自身的重寶,分別是一條繩索,一根黑色的蠟燭! “杜血梅,受死!!” 黑龍咆哮,瞬間沖出,分身在后,手持巨劍驀然斬下,更有繩索在四周收縮,散出鋒利的氣息,最終則是那蠟燭自燃,有煙絲如刀,剎那臨近。 轟鳴中,血梅噴出鮮血,被那條黑龍直接撞在了身上,退后時,分身臨近,血梅掐訣,不惜反噬,右手一指,隱隱有梅花印記出現,與那分身碰到了一起,轟的一聲,分身碎滅,可她這里,身體也如斷了的風箏,直接被狠狠的拋出。 此刻繩索急速而來,蠟燭煙絲帶著殺機,瞬間臨近她不到三丈! 血梅凄然一笑,眼前模糊,仿佛時間都一下子緩慢了,她想起了很多往事……突然的,她隱隱聽到了一聲帶著憤怒與焦急的怒吼。 隨著怒吼的傳出,白小純的天妖身,從遠處一躍而起,他眼看血梅此刻生死危機,怒吼中右手抬起,向著身后一把抓住了那已完全成型的血色大劍,向著前方,向著那此刻猙獰要去絕殺血梅的四個筑基修士,狠狠……一斬!! “死!!”未完待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