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6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6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6)     

一念永恒295 拿去玩

許小山距離老遠,就看到了白小純等人,雖看不清晰,可那巨大的血劍,以及血溪宗修士身上的特殊的血氣,使得他這里立刻就判斷出了來歷,這才拼了一切,沖向這里。 “白小純!!”待看清了白小純后,許小山的眼淚都快要流了下來,扯著嗓子,趕緊大喊。 與此同時,九島也在一瞬,看到了白小純,雙眼猛地收縮后,忽然露出狂喜! “白小純……你居然在這里!!” “本以為今日只能擒這許小山一人,沒想到,竟遇到了你……白小純,今天你死定了!”九島大笑,他此番帶著二百多精銳修士,若是遇到靈血兩宗的精銳,或許有所不如,可眼下只是一掃,就看出白小純身邊的那些人,參差不齊,更有懶散,除了北寒烈三人外,其他的明顯都是在這場戰爭中的無名之輩。 對付這樣的一群人,他有把握,將對方全部滅殺,此刻笑聲傳出時,追著許小山,直奔白小純這里呼嘯而來。 他身后二百多修士,也有不少認出了白小純,一個個心神震動的同時,更有強烈的難以形容的殺意,轟然爆發。 顯然,他們已經知道了之所以有這一次的滅門之災,就是因為靈血兩宗聯手,而這聯手的關鍵,全因……白小純! 許小山頓時遲疑起來,可卻沒辦法,若是不靠近白小純這里,他必死無疑,眼下糾結時,目中發狠,他知道白小純對血溪宗的重要性,此刻極為后悔,正不知該如何時,卻發現不但白小純神色如常,他身邊的那數百兩宗修士,居然也都沒有半點慌亂,甚至還有一些人,看向九島眾人時,目中還有輕蔑與譏諷。 “啊?”許小山有些懵。 “小山不怕,本血主來救你!”白小純背著手,一臉傲然,看著來臨的眾人,干咳一聲,右手抬起一揮,隨著他的揮手,他身后的那些修士,在許小山的目瞪口地下,突然的一個個手中出現了數量不等的光球。 “放!”白小純大吼一聲,頓時他身邊的兩宗數百人,一個個也都隨之大吼,全部將手中的光球,猛的扔出,眨眼間,數百光球呼嘯而去,劃破天空,如同數百個流星,瞬息就直奔九島眾人。 九島一愣,他身后眾人也都遲疑,不少人立刻出手,試圖阻止,可剛剛碰觸光球,這些光球竟然可以無視他們的術法,強行到來,轟轟中自行崩潰爆開,每一個光球在爆開后,都散出大量的霧氣,轉眼間,九島等人所在的區域,立刻形成了一片濃霧。 這片霧氣肉眼可見的減少,與此同時,各種稀奇古怪的叫聲與嘶吼聲,從霧氣內不斷地傳出。 “我的肚子……” “天啊,我成仙了……” “不要過來,不要過來,這里是什么地方……” 聽著霧氣內的各種聲音,許小山面色驀然變化,失聲驚呼。 “尸峰瘟霧!!”他的身體強烈的顫抖,更是沒控制住,尖叫一聲,幾乎爆發出了全部力氣,猛的與那片霧氣拉開距離,面色都嚇的蒼白如紙,這霧氣對于別人而言,或許感受不是那么的深刻,只是親眼看到而已,可對許小山來說,那是親身體驗,意義完全不同。 甚至他現在,時而回憶當年,都覺得如一場一輩子都忘記不了的噩夢,眼下看到這霧氣再次出現,頓時恐懼到了極致。 就在他快速的拉開距離時,那片霧氣凝聚的快,消散的也一樣快,此刻已經散去了大半,露出了里面二百多個玄溪宗弟子,一個個古怪的身影,有的雙臂睜開,一臉陶醉,有的面如死灰,全身臭氣熏天。 還有的,居然相互抱在了一起……九島身體顫抖,身體外有一層光幕環繞,此刻這光幕正在飛快扭曲,他無法置信的看著四周的一切,目中露出匪夷所思。 “這是……這是什么神通,不可能,不可能,怎么會有這種術法!!”九島哆嗦,他的心中再次對白小純這里,產生了前所未有的恐懼,甚至與隕劍深淵的一切重疊在了一起,此刻尖叫一聲,還沒等白小純出手,他立刻就取出了一枚玉佩,狠狠一捏。 玉佩上有七色閃耀,顯然絕非尋常之物,此刻咔嚓一聲碎裂后,竟散出一股傳送之力,轟鳴間,直接卷著九島,就要傳送而去。 白小純雙眼一縮,知道這種可以讓筑基修士傳送的玉佩,對于一個宗門而言,屬于是戰略物質,極為珍貴,眼看九島要逃,白小純眉心通天法眼,突然睜開,一道金色的目光直接爆發,看向正在傳送中的九島。 轟的一聲,白小純的目光與九島這里碰觸的瞬間,九島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,身體依舊在那傳送之力下消失,可卻有一只斷臂,因白小純法目下的馭力,被強行分離出來。 幾乎在九島逃走的瞬間,白小純身后的數百修士,一個個低吼中剎那沖入戰場內,全力出手,與那些被嚴重影響的玄溪宗修士,廝殺起來。 “我記得你,當初圍攻我的眾人里,就有你一個!”北寒烈盯著一個面色慘白,捂著肚子,全身臭氣彌漫的筑基修士,獰笑中急速而去。 賈烈與神算子,也是帶著殺機,出手時術法轟鳴。 其他人同樣這般,且相互配合之后,將自身的傷亡降低到了最小。 這種廝殺,對于白小純身邊的這些人而言,早就輕車熟路,很快的,隨著一聲聲凄厲的慘叫回蕩,這場小范圍的戰爭,慢慢結束。 白小純有些遺憾沒有留下九島,可一旁的許小山,卻是被這一幕直接震懾,在一旁目瞪口呆,似乎都忘記了呼吸,尤其是他看著那些兩宗弟子居然彼此融洽,更是一同掃蕩戰場,甚至他看到北寒烈居然與神算子,二人居然在出手時,相互幫助后,許小山倒吸口氣。 “這怎么可能……”許小山使勁揉了揉眼睛,對于兩宗的弟子的融洽,對于這些人殺敵的手段以及方才那毒霧的戰術,已經是在腦海里掀起滔天巨浪。 半個時辰后,當眾人打掃完了戰場,飛向遠處時,許小山已跟隨在了白小純的身后,一臉討好,不斷地阿諛奉承。 “夜葬血主,白小純少祖,白師叔……那個,方才我看大家用的那些光球,給我幾個吧……” 白小純一臉得意,他覺得很自豪,尤其是看著四周眾人在這一場場的戰斗中,爆發出的驚人的戰斗力,他就覺得很有成就感。 “這一切,都是我的功勞啊……”白小純感慨時,斜眼看了看許小山,很是大氣的一甩袖子,扔出了幾個光球。 “拿去玩!” 許小山也感動了,小心的接過后,躍躍欲試,內心非常期待趕快再遇到玄溪宗的修士,自己好親自出手,讓對方知道一下,瘟魔毒霧的厲害。 時間一晃,又過去了兩個月,這場戰爭,如今已持續了大半年之久,僵局雖沒有被打破,可圍繞雄關四周的局部碰撞,卻是越來越多,雙方修士大都數十幾百人,分散在小半個天工洲內,廝殺慘烈。 而在這廝殺中,白小純這里,慢慢的將其名氣,徹徹底底的打了出來,所過之處,全部獲勝,而那光球毒霧,名氣之大還在白小純之上,使得前線區域的玄溪宗修士,聞風色變,瘟魔之名,轟動八方。 北寒烈三人,同樣光輝超出以往,尤其是許小山,竟后來居上,徹底的迷戀上了白小純的光球,每次出手,他扔出的光球更多,特別的執著致幻毒霧…… 甚至就連玄溪宗雄關內的老祖等人,也都聽說,紛紛咬牙,可卻不敢外出擊殺。 就算是太上長老與傳承之修,在靈血二宗的威懾下,也一樣也不敢輕易外出,雙方似都在醞釀……一場決定勝負的真正決戰。 而在這醞釀的階段,白小純的名氣,越來越大,憑著光球毒霧,憑著身邊數百人的瘋狂,如同蠶食般一點點滅去玄溪宗在外的修士隊伍,甚至間接的影響了玄溪宗對于決戰的布局,使得靈溪宗與血溪宗的老祖們,也都膛目結舌。未完待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