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6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6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6)     

一念永恒290 玄溪境內

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玄溪宗,處于天工洲內,與丹溪宗接壤,多年的戰爭,使得整個天工洲生靈涂炭,大地滿是一個個術法形成的深坑,更有部分區域,因陣法的崩潰,靈力紊亂,成為了絕地。 雖最終壓制了丹溪宗,甚至吞并了大半,可因靈溪宗與血溪宗的聯合,使得這場戰爭瞬間逆轉,玄溪宗內部的矛盾與紛爭,也驟然爆出來。 尤其是還保存著一定之力的丹溪宗,原本已處于絕望,滅門之日近在眼前,可如今,也掙扎中自愿成為靈溪與血溪的附屬,反抗玄溪宗! 一處處山巒坍塌,一處處湖泊消散,一條條山脈崩潰,大量的修真家族,無數的修士,在這戰場上,埋下了腐骨。 就連蒼穹,也都被改變,不再是晴空,而是成為了灰色,隨著靈溪宗與血溪宗的到來,蒼穹的顏色再次改變,血云翻滾,占據了大半,還有很大的區域,則是被白色的陽光擴散。 對于靈溪宗與血溪宗而言,彼此的初步合并,就算有白小純作為紐帶,實際上也很難放下成見,畢竟彼此多年敵對,那種不信任的感覺,很是強烈。 如果……沒有戰爭的爆,那么這合并實際上,只是一個笑話而已,用不了太久,就會重新撕裂,可……戰爭的出現,使得這一切,有了轉機。 尤其是與玄溪宗這一戰,靈溪宗與血溪宗,初步的進行了一些磨合,在這磨合中,彼此的弟子,都在慢慢的嘗試著適應…… 至于玄溪宗,當血溪與靈溪攻殺而來時,他們的準備不多,對于他們而言,這是一場噩夢,尤其是在需要時間融合不穩的丹溪宗的過程里,血溪與靈溪的到來,如同兩把鋒利的刀,直接刺開了玄溪宗的腹部! 短短幾個月的時間,玄溪宗損失之大,難以形容,整個天工洲,已被占據了近乎六成的區域,甚至就連山門,也都被攻破了十七個! 與其他宗門不大一樣,玄溪宗的山門并非一個,而是有二十九個山門,分散在天工洲的各個區域里,如同一張大網,操控整個洲的勢力。 此刻戰爭已經蔓延到了天工洲的中段,在那里,每天都有大大小小的戰爭爆,轟鳴之聲,距離很遠都可以聽到,大地的顫抖,更是持續極為強烈。 在靈溪宗與血溪宗的聯手下,玄溪宗甚至連防守的力量都欠缺,只能依靠一個個山門所在,去垂死掙扎。 同樣也是在這一次戰爭中,一個又一個天驕,如同經歷了風雨的考驗,寶劍鋒從磨礪出,橫空驚艷。 鬼牙,上官天佑,周心琪,公孫云,侯云飛……呂天磊,宋缺,許小山,賈烈,神算子……等等修士的身影,名字,都在這戰場上,形成了赫赫之威。 還有血梅,雖沒有參與靈溪宗之戰,可卻進入到了天工洲內,以其九次地脈巔峰潮汐,叱咤風云。 更有一個人,出其他人的預料,在這幾個月的戰爭中,殺人之多,哪怕是其同門也都心驚,此人就是……公孫婉兒! 哪怕是同階之修,竟也不是她的對手,甚至她還有過與玄溪宗太上長老對抗的戰績,讓血溪宗心驚,讓靈溪宗也都撼動。 同樣的,在玄溪宗內,也有天驕的身影,驚艷絕倫,九島就是其中之一,與當年的隕劍深淵比較,九島明顯的成熟了太多,再加上這一戰的艱難,他的名字,已成為了不少玄溪宗弟子的支柱。 還有丹溪宗內,也有天驕出現,此人名叫林墓,修行古丹種道訣,更是叛出丹溪宗,被玄溪宗九天老祖,直接收為弟子。 此人與九島,可謂是玄溪宗這一場戰爭里,最璀璨的星辰,在他們的光芒后,一樣也有不少人奪目而出! 其中丹溪宗的殘存之力里,也出現了一個女子,此女名為陳曼瑤,一身毒功越曾經的方林,更具備幻體之法,越曾經的趙柔,在這戰場上,曾以一人之力,拖延了一位太上長老,為戰事立下大功。 群驕如星,列位夜空,在這場戰爭中,一個又一個星辰,爆出了屬于自己的光芒,此刻,在這戰場的星辰上,又有一顆星辰,傳送而來。 這顆星辰的名字,所有人都知曉,都無法忘記,更不能忽視,他就是……白小純! 他雖之前沒有在戰場上出現,沒有過其他人所擁有的赫赫戰功,更沒有殺人無數,血流成河,可是……與那些璀璨的星辰比較,他的存在,更是無與倫比,他所做的事情,讓所有聽到之人,都心神轟動。 中峰血子,血溪宗血主! 傳承序列,靈溪宗少祖! 一人之力,扭轉兩宗大戰,一人化紐帶,讓兩宗融合,更是一手推動了這場……滅絕玄溪宗的戰爭。 他的存在,似在不知不覺下,已凌駕所有天驕之上,在其他天驕還在想著彼此爭奪立功的時候,白小純就已經站在了一個更高的位置,揮手間,改變戰爭的方向。 這……就是所有外界聽到了關于白小純信息的那些人,全部心神中真實的想法,九島曾嘶吼,對于白小純的恨,已瘋狂燃燒,還有那林墓,在聽到了此事后,他閉關了數日,出關時,曾言為白小純準備了一份大禮! 白小純雖之前不在戰場,可他的名字,始終于這場戰爭中回蕩,直至此刻……在這天工洲的邊緣,在已經被血溪宗以及靈溪宗攻陷,并且占據的區域里,遠離前線的位置,一處曾經的玄溪宗山門所在,一道驚天而起的傳送之光,劃破了蒼穹。 隨著光芒的擴散,在這陣法外,靈溪宗與血溪宗駐留在這里的修士,立刻看向陣法,一個個目光警惕,若有絲毫不妙,他們立刻就會傳信出手。 北寒烈與神算子,還有賈烈,也都在人群內,他們三人都被簇擁,明顯地位不一樣,原本以他們的修為與名氣,是應該在前線的,因受傷,才被送來這里。 這三人彼此都看對方不順眼,不但對北寒烈如此,就連神算子與賈烈之間,也都這般,爭功之事,在前線就時常生。 此刻看到傳送陣光芒閃耀,三人立刻目光炯炯,神算子甚至都開始掐訣去算了,北寒烈眼中有寒芒一閃,賈烈那里則是瞇眼,筑基大圓滿的修為波動,哪怕受傷不輕,也依舊驚人。 雖然這樣的傳送,極為頻繁,可每一次眾人都需要如此,畢竟在一個月前,就生過一起玄溪宗修士,不知如何改動了陣法,竟傳送到了一處被血溪宗攻陷之地,絕地反擊的一幕。 此刻光芒閃耀,慢慢的,四周眾人的心都緩緩放下,看清了這一次傳送而來的,只有一個人,可隨著此人的身影慢慢的清晰,當完全顯露出來,落入四周數十個兩宗修士的目中時,陣法旁的兩宗修士,全部睜大了眼。 “白師叔!!” “夜葬血子!!” 吸氣聲驟然傳出時,更有驚呼失聲,賈烈身體一抖,神算子掐訣的手呆了一下,北寒烈更是郁悶的冷哼一聲。 白小純的身影,赫然站在了陣法內,走出時,他四周所有兩宗修士,盡皆拜見。 “拜見少祖!” “拜見血主!” 白小純神色凜然,抬頭看著血色的天空,感受著四周吹來的帶著血腥的風,他心中長松一口氣,有種海闊天空之感,更是心中激動,他覺得自己終于擺脫了噩夢。 此刻吸氣時,他神色更為肅然,擺出前輩的姿態,目光如電,掃過四周眾人。 “戰事如何!”白小純淡然開口,一股無形的氣勢,在他身上擴散開來,四周兩宗弟子都目中狂熱,對于白小純,他們是真的服氣了,紛紛開口匯報戰績。 白小純聽著聽著,對于這場戰爭有所了解時,突然的,遠處有一道長虹,呼嘯而來,長虹內的,是一位靈溪宗的太上長老,此人度飛快,一路轟鳴,瞬間臨近后,看了白小純一眼。 “老祖有命,少祖白小純,可自行帶領部分修士,掃蕩后方戰場,滅絕在這片區域內,殘存的玄溪宗余孽,一路可便宜行事,不得有誤!”這位太上長老,白小純曾見過一次,此刻聽到對方的話語內,他立刻明白,這是給自己一個非常輕松的任務,不去前線,危險的程度就不高。 況且在被占領的區域里,都是自己人,玄溪宗余孽根本就沒有多少立足之地,這任務顯然是臨時為自己準備的。 “不行!”白小純心里美滋滋的,可表面上卻神情肅穆,目中露出凌厲之芒。未完待續。 書迷樓最快更新,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