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5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5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5)     

一念永恒288 天上的鳥是什么鳥
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最快更新!無廣告! 白小純雙眼驀然開闔,有精芒一閃而過,這光芒璀璨,于這洞府內,如同黑夜里的閃電,甚至都引起了四周無形的波動。 一股雄厚的修為之力,在白小純體內不斷地爆發,影響蒼穹的同時,也在他的身體經脈內,如海浪一樣一波波不斷呼嘯而過。 最終擴散全身時,又猛的循環回來,融入體內靈海中,消失在那前六層的化晶內,這前六層晶海,似乎堅固能承受萬鈞之力,任由這雄渾的修為之力沖擊,也都巍然不動。 轟鳴之聲,外人聽不到,只回蕩在白小純的心神中,仿佛回到了曾經的隕劍深淵的潮汐之時,白小純呼吸均勻,感受著體內修為的爆發,那是一種比之前要強悍數倍的力量之感。 “筑基,后期!”白小純抬頭大笑,神色振奮,更有激動,他覺得自己踏入筑基后,一直以來的努力,在這一瞬有了回報。 “從此之后,我白小純在筑基初期中,必定橫掃,哪個筑基初期敢惹我,我一巴掌呼過去,定叫他凄厲慘叫!”白小純抖擻的站起身,在起身的剎那,全身上下傳出咔咔之聲,竟在他的身后,赫然出現了第三具……天妖身!! 洞府外的蒼穹,原本就不斷地旋轉,有天雷滾滾,眼下,在白小純起身的瞬間,那漩渦內赫然出現了一具天妖身,而后在其旁,第二具、第三具天妖身,也隨之幻化出來。 三具高大無比的天妖身,在這蒼穹出現后,立刻就引起了靈溪宗駐扎在此地的修士,大量的驚呼與失聲。 “那是什么!” “這……這怎么像是法相!!” “天啊,白師叔到底修行的什么功法!” 血溪宗那里的驚呼,一樣不少,可相比于靈溪宗,因有少澤峰煉體的原因,使得血溪宗的修士,猜測更多。 “少澤峰煉體之法!!這是天妖身啊!” “夜葬……不愧是血主,在這煉體之法上,已到了如此程度,下一步……應該就是血煞身了!” 雙峰上,宋家老祖目露奇芒,鐵木真人也是目光深幽,他們都在這一瞬,被蒼穹中的那三尊天妖身所震動。 “葬兒的天妖身,似與少澤峰……不大一樣。”許久,宋家老祖緩緩開口,鐵木真人若有所思,二人相互看了看,都不再說話。 洞府內,白小純笑聲傳出,他此刻振奮無比,感受著自己的肉身之力的爆發,他覺得自己實在太幸福了。 “怎么會這樣,義父以及鐵木老祖給我的丹藥,應該不足以支撐我修行到這種程度才對,莫非……” “莫非是我在受傷后,激發了一些我所不知道的潛力,哈哈哈,一定是這樣!”白小純手舞足蹈,覺得這一刻的自己,實在是太厲害了。 “不行,不可以驕傲,我還需要努力,筑基后期后,我的目標是九層靈海全部化晶的筑基大圓滿,一旦大圓滿,我就可以沖擊……金丹境啊!!!”白小純一想到金丹境,整個人就忍不住的呼吸急促,雙眼冒光。 “聽說若能金丹,還可以增加至少五百年的壽元……五百年啊……如果我成功了,我就可以活過千年!!”白小純握住拳頭,雙眼露出瘋狂,一想到自己有可能活過千年,他就激動的無法控制,滿滿的激動。 “還有我的不死卷第二卷,我已完成了古象身,蠻鬼身,天妖身,接下來要凝聚更多天妖身去進行的……是修羅身,若是修羅身也完成了,那么就可以踏向……不死第二卷的終極,不死金剛身!!”白小純狠狠一拍胸口,大笑中就要走出洞府,要去看看此刻自己到底有多么強大。 可剛走出幾步,他忽然面色一變,以他此刻的修為,清晰的感受到在洞府外,有兩道長虹正飛速而來,里面的正是宋君婉與侯小妹。 顯然是察覺到白小純這里修為突破,閉關結束,要來看望。 一想到二女同時出現的恐怖場面,白小純面色瞬間蒼白,心底著急時,突然一拍胸口,立刻面色蒼白,身體搖搖欲墜,更是裝出一副虛弱的樣子,出了洞府后,宋君婉與侯小妹已飛快臨近,二人一見面,正要彼此譏諷,可在看到白小純那虛弱的樣子后,頓時面色大變,忘記了爭吵,飛快上前。 “小純哥哥,你怎么了!” “夜葬,怎么回事,剛才不是還很順利么。”侯小妹與宋君婉心中一揪,扶住白小純,不讓他走出洞府,扶著回到了石床上。 軟言細語,露出了讓白小純回憶里的溫柔,難得的沒有出現爭吵,看的白小純心里終于松了口氣。 “可能是剛才結束時岔了氣,我休息休息就好了。”白小純咳嗽幾聲,虛弱的開口,在二女的服侍下,躺在床上慢慢閉目休息。 侯小妹與宋君婉知道白小純需要靜養,半晌后輕步離去,直至她們走了,白小純雙眼忽然睜開,長吁一口氣,之前修為突破的喜悅,此刻所剩無幾,神情郁郁的發愁起來。 “怎么辦……”白小純愁眉苦臉,覺得這日子沒法過了……思索良久,琢磨自己還是繼續虛弱為好。 時間流逝,很快又過去了半個月,白小純也無法一直裝虛弱,只能讓自己面色慢慢好一些,況且這幾天里,宋君婉也似乎察覺到了白小純的裝病,侯小妹雖單純,可卻不愚笨,時而看向白小純時,也露出狐疑。 白小純嚇的心頭顫抖,覺得這樣的生活,實在太痛苦了,甚至都琢磨著要不要去戰場,可一想到戰場上的生死,他就遲疑。 “罷了罷了,我覺得還是可以忍的,或者還有什么別的辦法……”白小純抓了抓頭發,正考慮要再想個什么辦法時,忽然神色一變,趕緊裝出萎靡的樣子。 在他這萎靡的樣子露出不久,洞府外,侯小妹與宋君婉,又來了…… “小純哥哥,你這樣總在洞府內也不好,我陪你出去走走吧。”侯小妹溫柔的開口,目中帶著柔情。 “那個……”白小純遲疑了一下。 “夜葬,我輩修士,這點傷勢不算什么,走吧,在這落陳山脈走一走,活動氣血后,會加快恢復的。”宋君婉似笑非笑,上前扶住白小純的左手,侯小妹一瞪眼,不服氣的也上前,扶住了白小純的右手。 白小純傻眼,根本就容不得他開口與拒絕,他整個人就被宋君婉與侯小妹,直接架著……出了洞府。 甚至有那么幾步,他的腳都離開了地面……如同一個要被送上刑場的死囚,而身體兩側,二女彼此目光交錯時,產生的殺氣,讓白小純額頭冒汗,欲哭無淚。 此刻正是清晨,落陳山脈四周有薄霧彌漫,在那初陽中散出璀璨光芒,很是美麗,白小純被架著走出洞府后,有不少駐扎在此地的修士看到了,一個個都目中露出同情,趕緊避開。 白小純張開口想要說些什么,可很快就閉口,他覺得自己不能說話,否則的話,一定會更頭痛,于是索性一咬牙,琢磨著自己只是溜達溜達,應該……沒事。 正這么想著時,天空上,云霧間,有一只飛鳥飛過,此鳥全身赤紅,身姿優美,很是美麗,飛過時,劃出一道長虹,時而還發出清脆的嘶鳴。 “夜葬你看,那是血靈鳥。”宋君婉在一旁,看到天空這只鳥后,立刻驚喜。 “我血溪宗的血靈鳥,沒想到在這里也有,我以前在中峰的時候,最喜歡的就是血靈鳥了。” 白小純抬頭,看著天空那只鳥,正要點頭時,忽然的,身旁侯小妹所在的方向,一股殺氣爆發,更有不滿的聲音傳出。 “什么血靈鳥,這分明是我們靈溪宗的鳶尾鳥!” 宋君婉立刻怒視侯小妹,侯小妹不甘示弱,挺著小胸脯,也怒視宋君婉。 白小純夾在中間,此刻額頭已開始冒虛汗了,他隱隱覺得,事情的發展,很快就會讓自己頭大……還沒等他想到辦法,宋君婉忽然狐媚一笑,風情萬種,雙眸如秋水,掃了白小純一眼。 “夜葬,你說,那只鳥是血靈,還是鳶尾?” 侯小妹也不甘示弱,拉著白小純的手臂,一臉可憐兮兮,眼睛內帶著霧氣,央求的軟語問道。 “小純哥哥,你快告訴這個阿姨,這是一只鳶尾鳥。”未完待續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