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8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8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8)     

一念永恒284 旱炎出手

也同樣只有在白小純表現出了全部威懾的現在,他們才會不得不去聽白小純的話語,不得不去重視……白小純說出的每一句話。 對于靈溪宗而言,天脈弟子,傳承序列,可操控北岸所有戰獸,這一切的一切,已經使得白小純,在靈溪宗舉足輕重,超越了所有人,而顯然隨著其修為越來越高,最終成為靈溪宗的脊梁,也不是不可能。 對于血溪宗來說,當白小純露出血主之力時,他的重要性,就已經沒有之一了…… 他在的地方,一念之間,可以讓血溪宗戰力增加三成,也同樣一念之間,可以壓制一半。 甚至這一刻,血溪宗那位始祖,在看向白小純時,腦海里浮現的,是那具在通天河內的……血祖的驚天動地的身軀! “血主……能否操控血祖之身?”血溪宗始祖內心遲疑,他不敢強行鎮壓血主,不敢去賭,因為一旦輸了,代價將是血溪宗的覆滅! “融合成新的宗門,山門在何方?”靈溪宗內,鐵木老祖忽然開口。 “新的宗門,山門所在,不需要在任何一宗的故地,分脈空河院,就是我們新的山門之地!”白小純的思路越來越清晰,目中露出強烈的光芒,那光芒內,更有盎然的戰意!! 那是白小純與夜葬這兩個不同的身份,在融合后形成的與所有人記憶里的白小純,都不一樣的氣勢! “以我血主之力,可讓血溪宗戰力提高三成,以我戰獸之力,可讓靈溪宗戰獸,全部統一在一起,凝聚出更強之力!” “兩宗融合,如同兩把利刃并列,再去吞并玄溪宗,吞并丹溪宗,以如此強悍之勢,橫掃甚至吞并空河院余部,入主……中游分脈!!” “中游分脈,對我們來說,都是陌生的,在那陌生的地方想要扎根,我們能信任的,只有彼此!”白小純話語回蕩,雙宗老祖目中都露出深思,時而看向白小純后,也有喟嘆之意。 這場戰爭,是不可能繼續下去了,白小純對血溪宗太重要了,對靈溪宗一樣很重要,也只有這樣的人……或許,才真正的可以成為紐帶,成為契機。 因為,相比于血溪宗,靈溪宗相信白小純,同樣,相比于靈溪宗,血溪宗也只相信白小純。 漸漸的,四周雖還是寂靜,大多數人都在沉默,可還是有不少人開始交頭接耳,彼此低聲議論時,戰場內雙方劍拔弩張之感,也大范圍的銳減,似乎很快,就要消散大半。 白小純的心,也慢慢放了下來。 可就在這時! 血溪宗半空中的八位老祖里,當初主持不化骨蘇醒的那位……旱炎老祖,此刻雙眼一閃,目中有強烈的殺機,驟然爆發。 “一派胡言,定是你殘害了我中峰血子夜葬,冒名頂替,妖言惑眾,老夫滅了你!” 這旱炎老祖聲音冰寒,話語還在回蕩時,身體已轟然而出,速度之快,剎那臨近,右手抬起時,一股元嬰修為,似可毀天滅地,轟然爆發,氣勢之強,讓這蒼穹色變,讓大地顫抖,白小純的四周,更是憑空的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。 這漩渦轟隆隆的轉動時,形成了一股強烈的滔天殺意,化作了無窮劍氣,直奔白小純而來,使得他身體如被束縛,難以掙扎的同時,一股強烈的前所未有的生死危機,在他的腦海中轟然爆發。 死亡的氣息,從來沒有這么強烈過,這是一個元嬰老祖的出手,而白小純的修為,只是筑基中期…… 雙方之間的差距,如同江海與水潭! 可這還不是必殺之法,真正的必殺之法,是此刻臨近的旱炎老祖,右手抬起時向下狠狠而來的一掌! 這一掌剛出現,頓時轟鳴驚天,熊熊烈火瞬間爆發,燃燒蒼穹后,形成了一個百丈大小的火焰大手,一路燃燒虛無,帶著滅絕生機,可讓人形神俱滅,魂飛魄散之力,轟向白小純! 這旱炎老祖的出手,極為突兀,不但是靈溪宗的眾人沒有想到,哪怕是血溪宗的幾位老祖,也都沒有任何提前的預料,此刻雙方眾人,全部面色大變。 “旱炎住手!!”血溪宗始祖,聲音滄桑沙啞,此刻帶著焦急,近乎怒吼,右手抬起向前狠狠一抓,就要去阻止。 只是他的修為被壓制了一半,此刻出手時,雖碰到了旱炎老祖,可卻沒辦法全部阻止,只能讓其動作略緩一下。 血溪宗始祖面色一變,雙眼寒芒一閃,白小純的重要性,太大了,可以說這一刻,只要白小純一死,兩宗……勢必繼續開戰!!再沒有絲毫緩和的余地! 因為,紐帶已斷! 一旁的宋家老祖更是雙目猛的一縮,殺意轟然爆發,無論如何,白小純都是他的義子,有人當著他的面,要去擊殺他的義子,他豈能忍受,此刻低吼時猛的沖出,右手掐訣一指之下,頓時一道劍氣滔天爆發,直奔旱炎。 可同樣的,因修為被壓制了一半,在那轟鳴中,宋家老祖的劍氣直接崩潰,旱炎老祖的火焰大手,雖黯淡了一些,可依舊轟鳴間,直奔白小純。 與此同時,靈溪宗的一代老祖,整個人徹底暴怒,發出一聲驚人的咆哮,右手掐訣時,一條鐵索憑空出現,迎風見長,化作百丈,向著旱炎阻擋而去。 這一次的碰撞,超越了血溪宗始祖與宋家老祖,化作了滔天巨響,直接將那火焰大手,崩潰了一半,只是……旱炎老祖的提前出手,占據了先機,此刻哪怕被接二連三的阻擋,也依舊無法全部抵消! 殘破了一半的火焰手掌,在雙方修士的驚呼與怒吼中,向著白小純……瞬間而去。 “小純!!” “夜葬!!” 轟鳴間,火焰手掌臨近,白小純面色蒼白,那種生與死的感覺,在這一刻讓他整個人,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嘶吼。 他額頭青筋鼓起,全身傳出咔咔之聲,仿佛骨頭都要碎裂,在那強烈的威壓下,白小純有種直覺,自己這一次……九死一生!! 可他不甘心,此刻雙眼瞬間一片赤紅,低吼中雙手掐訣,一個紫色的燈籠,驀然間在他的手中出現,向著天空來臨的火焰殘掌,猛的一揮。 轟轟轟! 那紫色的燈籠直接燃燒,爆發出了擴散四方的紫色火焰,形成了一張巨大的人臉面孔,直奔殘掌而去,這紫色燈籠,是宋家老祖所賜,威力極大,可與旱炎老祖這樣的老怪比較,還是不如! 雙方剎那間碰觸,沖擊四散,巨響滔天時,紫色燈籠的火海碎滅開來,而那火焰大手,雖再次殘破了一些,可卻依舊帶著無上之勢,驟然臨近! 白小純噴出鮮血,身體被沖擊之力卷動,不斷地后退時,鮮血再次噴出,他咬著牙吞咽著血,右手抬起再次一揮,頓時一枚四色玉佩,在他的面前幻化出來,釋放出四種顏色,形成了四層光幕。 就在白小純做完這些的瞬間,那殘破的火焰大手,直接轟在了白小純身體外的四色光幕上,砰砰砰砰……這四層光幕,瞬間層層崩潰。 雖然每一次崩潰,都讓那殘破大手黯淡不少,可卻還是無法將其徹底抵消,眨眼間,在四周雙方老祖的怒吼,無數熟悉白小純之人的焦急撕心中,四層光幕,全部崩潰! 那殘破的大手,勢如破竹一般,直接轟在了白小純的身前,幾乎在落下的剎那,白小純右手已取出了一張符文! 正是那張…… 神力符!! 向著身體狠狠的一拍,將這張符紙,按在了胸口后,白小純抬頭發出一聲撼動八方的咆哮,體內不死長生功猛然爆發,轟轟之聲撼天動地,兩尊巨大的天妖身,驟然間在他的身后出現,仰天咆哮,這天妖身在神力符的作用下,超出了以往,直接將白小純的肉身之力,強行提高兩倍以上!! 與那來臨的殘破火焰大手,直接就碰到了一起。 遠遠一看,這一幕若繪成畫卷,一定讓人觸目驚心,火焰大手下,看不到白小純的身影,能看到的只有兩具似要逆天而行的……青皮天妖!! 轟轟轟!! 聲響震天,撼動八方,火焰大手在被層層削弱后,在這個時候,終于崩潰,化作無數火星四散的同時,白小純的兩尊天妖身,也出現了一道道裂縫,這裂縫越來越多,最終直接四分五裂。 而他的身體,也在這一刻,如同流星一樣,直接轟向大地,地面震動,出現了一個足有十丈之深的大坑! 坑內,白小純面如死灰,嘴角帶著鮮血,氣若游絲,直接昏迷過去,沒有人注意到,他的右手此刻有一道黑光微微消散。 幾乎在白小純昏迷的同時,他對于血溪宗眾人修為的壓制,也隨之……解除! 沒有人注意到,在旱炎對白小純出手的瞬間,落陳山脈上,有一只老猴,目中露出凌厲,同時在血溪宗天的云層內,也有一雙紅色的眼睛,閃動了一下。 《江山美人志》、《弄潮》、《官道無疆》作者瑞根新書《烽皇》,歷史玄幻類,崛起于草莽,發跡于戰場,縱橫于廟堂,本書會帶給你不一樣的玄幻感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