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8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8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8)     

一念永恒280 老祖不要再戰了

3004“就憑我是中峰血子!” 在這兩大宗門即將開戰,甚至已近乎短兵相接的剎那,白小純的聲音,傳遍四方,盡管聲音不是特別的洪亮,可配合白小純語氣的森然,還有這一刻他體內散出的滔天的血氣,使得他的話語,具備了一種難以形容的力量! 白小純不是刻意陰沉,而是在戴上夜葬面具的一瞬,他自然而然的,如同回到了血溪宗,那種森森冷意,那種驚天動地的煞氣,使得整個世界,似乎都靜了一下。 更重要的是,這話語內的含義,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讓這一刻交戰的雙方宗門,全部心神轟鳴,全部腦海震動,如有滔天大浪,轟隆隆的橫掃自身的整個天地。 遠遠一看,靈溪宗與血溪宗,如同比喻中兩團巨大的霧氣,那么靈溪宗的白色霧氣與血溪宗的血色霧氣,彼此已經有一部分,糾纏在了一起,可如今……這兩團霧氣全部靜止了,所有人的目光,在這一瞬,齊齊看向……處于這兩大宗門之間,被靈溪宗欲保護,被血溪宗欲滅殺的……白小純的身上! 尤其是此刻距離白小純最近的賈烈,更是睜大了眼,整個人腦海內如有天雷滾滾,身體猛地一顫,就連吸氣似都不會了,完全懵了,腦袋轟轟的,心神內都是白出的話語,以及……這一刻出現在他的面前的,戴上了面具的……中峰血子夜葬! “你……夜葬……”賈烈身體抖,自從血子試煉后,他對于夜葬的恐懼,已經是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,此刻整個人徹底的呆住了。 白小純身上散出的血氣與煞氣,使得他根本就不需要去驗證,就立刻感受到了對方……的的確確,就是……中峰血子夜葬! 不但是他這里此刻駭然失聲,他身邊的神算子,原本興致勃勃一臉振奮,要擊殺白小純來讓自己成名,可在這一瞬,在看到白小純戴上面具,化身成為他心中如噩夢般的存在夜葬后,神算子出了一聲尖叫。 “夜……夜葬……不可能!!” 不僅僅是他們二人,所有從血溪宗方向沖來,之前帶著獰笑,帶著殺機的那些血溪宗的弟子,此刻全部都倒吸口氣,全部睜大了眼,全部都是仿佛被一棍子敲在了頭上,徹底駭然。 “你你你……” “這……這怎么可能!!” “天啊,瘟魔夜葬……白小純……” “他們居然是一個人!!” 許小山差點咬下了自己的舌頭,他這一輩子,也沒見過如今天這樣匪夷所思,眼前這一幕,比整個尸峰都致幻,似乎還要不可思議,甚至他下意識的都有種錯覺,以為再次致幻了,此刻呆呆的望著白小純,許小山徹底傻眼。 還有宋缺,之前還是殺意盈天,可這一瞬,在這強行的逆轉下,他的思緒似乎都有些跟不上了,站在那里,目瞪口呆,身體抖,眼睛內露出的,是他如今這小半輩子,也不曾出現過的呆滯。 他更是難以接受這一幕畫面,對他而言,夜葬是自己的仇人,而白小純更是仇人,此刻這二人,居然是一個人…… 整個戰場,瞬間寂靜,甚至半空中相互斗法的兩宗老祖,也都一個個忘記了出手,彼此瞬間目光凝聚在白小純身上。 宋家老祖神色訝然中有著復雜,無極子目中帶著吃驚與疑問,靈溪宗一代老祖以及鐵木真人,都一臉不可思議,感覺荒謬非常。 那些傳承弟子與血擘,也無法避免的陷入呆滯中,而那與白小純有約定的三大血子,此刻在半空中,只覺得雷霆在腦海里不斷地爆開,似乎不會有消失的時候。 “夜葬……白小純?”少澤峰血子喃喃,覺得整個天地似乎都反了過來。 這一幕,不但轟動了血溪宗,在白小純戴上面具,化身夜葬的一瞬,他身后的靈溪宗眾人,也都一個個全部耳邊天雷陣陣,吸氣之聲在這落陳山脈,也都起伏不斷,引來無數嘩然與失聲的驚呼。 那一聲聲驚呼,帶著無法置信,帶著不可思議,帶著匪夷所思! 上官天佑原本還在冷笑,準備看著白小純去送死,可這一瞬,他整個人的眼珠子都快掉了下來,呼吸似乎都停止了,腦海一片空白。 鬼牙,公孫云,北寒烈,靈溪宗的這些天驕,全部都是如此,每個人都被這一幕深深的轟動,尤其是周心琪,更是眼睛瞪的老大,似乎整個世界在這一刻,都荒誕起來。 她更是想到了白小純曾經對侯的話語里,曾說起過,他白小純在的地方,夜葬不敢出現。 “這……這……”周心琪覺得這個世界都亂了。 而侯小妹,更是在不遠處愣了許久,她的小腦袋里,此刻無法將心目中最偉大的白小純,與心目中最恐怖的夜葬,重疊成一個人。 別說是她了,就連侯云飛,張大胖,黑三胖等人,任何一個,此刻都完全懵了。 李青候更是……仿佛不認識白小純一樣,呆愣愣的看著他。 在這些人震撼時,白小純望著前方血溪宗眾人,袖子一甩,聲音沙啞,可卻帶著無盡冰寒。 “看見本血子,還不拜見!”他話語一出,體內的不死長生功,驟然運轉,一股獨屬于血子才具備的氣勢,轟轟爆的同時,更是對整個中峰所有修士,產生了一股無法逆轉的絕對碾壓! 這種在氣勢上的碾壓,立刻就形成了強烈的威嚴,在這戰場上爆滔天。 賈烈一個哆嗦,第一個跪拜下來,神算子是第二個,很快的,這些方才還在瘋狂的血溪宗中峰弟子,在靈溪宗眾人的懵下,齊齊跪拜,就算是宋缺,在白小純身上的血子威壓下,也都不得不跪拜下來。 “拜見中峰血子!” 聲音越來越多,很快的,就連后方的那些中峰修士,也都顫抖中跪拜。 放眼看去,跪拜者成群,占據了整個血溪宗近乎兩成的勢力,這些人,都是來自……中峰! 只是……有一個人,白小純沒有壓制,她也沒有選擇跪拜,而是站在白小純前方十丈外,身體顫抖,目中帶著不敢相信,帶著讓白小純似乎不敢去看的復雜與悲傷。 她,是中峰大長老,宋君婉。 她的反應,與別人有一樣的地方,可更多的,卻是悲傷,夜葬失蹤后,她好久沒有休息好,甚至動自身的一切資源,去尋找夜葬,甚至還去哀求宋家老祖,直至在戰爭爆前,甚至在方才坐在大劍上時,她還在惦記夜葬的失蹤,心里始終惆悵。 她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,自己居然在戰場上,在這一瞬,在這樣的環境下,看到了夜葬。 宋君婉望著眼前的夜葬,在這四周的寂靜里,苦澀的開口,聲音凄傷,回蕩四方,讓人心痛。 “你……到底是夜葬,還是白小純,你……究竟是誰!!”宋君婉顫抖,目中紅,說道最后,她似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,向著白小純大喊。 白小純沉默,對于宋君婉,他自己也復雜,看著對方眼角的濕潤與紅,白小純目光看向遠處,輕聲開口。 “兩者……都是!” 宋君婉哭了,眼淚順著她的眼角流下,一滴一滴……落在了地面上。 “兩者都是……原來一切都是假的……”她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傻子,腦海里浮現與夜葬接觸的一幕幕,越是回憶,她的心就越是刺痛,到了最后,整個人如同一個軟弱無助的孩子,顫抖中,淚落如雨下。 白小純咬牙,抬頭看著天空上的兩宗老祖,高聲開口。 “我是靈溪宗準傳承白小純,我同樣也是血溪宗中峰血子夜葬,老祖,不要再戰了,戰爭不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法!” “你們不是需要一個彼此信任的契機么,我……可不可以成為這個契機!!”白小純焦急的開口,聲音傳遍半個戰場,讓所有聽到的修士,再次沉默下來。 在這整個戰場的沉默中,半空上的宋家老祖,遲疑了一下,夜葬居然是白小純這件事情,他一時也無法接受,可他確定一點,不管夜葬是誰,他都是中峰血子,修行的是中峰術法,且就算沒有這些事情,血溪宗雖在意血子夜葬,但這種關乎一個宗門存亡的事情上,他們不會允許一個血子來干擾。 此刻宋家老祖正要開口,可一旁的旱炎真人,比他還快一步,此刻冷笑之聲,驟然回蕩。 “血子夜葬,被靈溪宗挾持,靈溪宗卑鄙無恥,敢挾持我宗血子,今日老夫定滅你宗門,滅你傳承,滅你滿門!!來人,快把血子保護,帶回血霧內!”旱炎真人眼中寒芒乍現,森森開口時,大袖一甩,戰爭……再次爆!(未完待續。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