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2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2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2)     

一念永恒274 也曾少年輕狂過

直至離開了通天河岸邊,白小純精神抖擻,心里美滋滋的,將那句話牢牢記住,他覺得這句話非常實用。 “哼哼,以后看到一些不順眼的,我就拿出這句話嚇唬一番,定會把對方直接震住!”白小純回到百獸院內,琢磨了關于逆河丹的煉制方法,遲疑一番,最后一咬牙,開始煉制。 只是煉制逆河丹,需要以自身為爐,白小純在開始煉藥的第二天,就發出一聲慘叫,更有砰砰之聲連綿不絕,他立刻飛奔出了房間。 在跑出時,他的身后還不斷傳出砰砰之聲。 “怎么會這樣……”白小純感受著肚子內不斷地充斥亂竄的氣流,體會著這些氣流從身后爆出,嚇的鐵蛋趕緊跑了出去,很快的,整個百獸院的閣樓,都充斥臭氣。 白小純欲哭無淚,這過程持續了一整天才慢慢消散,嚇的他再也不敢去嘗試煉藥了。 “這玩意,不是人煉的,太可怕了,我煉藥的時候會炸爐,可煉這逆河丹,是以自己身體為爐,若是炸了……”白小純想到這里,更覺得恐怖,很擔心自己這么下去,會把小命給丟了,于是趕緊放棄。 “絕不煉了!”白小純想起這一天的凄慘,就覺得后怕,同時也深刻的體會到了自己煉藥時,外人的感受。 正感慨時,北岸百獸院外,有數道長虹呼嘯而來,張大胖,黑三胖,許寶財等人,一同出現,剛一踏入百獸院的閣樓,立刻就聞到了殘留在這里的臭氣。 “什么味道?”張大胖一愣。 “這……這是……”許寶財也吃了一驚,隱隱猜到了什么,覺得不可思議,一旁的黑三胖,如今已出落的亭亭玉立,雖皮膚略黑,可整個人英姿颯爽,此刻也皺起眉頭。 白小純有些臉紅,干咳一聲。 “那個……鐵蛋這幾天吃壞了肚子。” 鐵蛋在遠處,聽到這句話正要低吼,卻被白小純瞪了一眼,立刻委屈的趴在那里,眼巴巴的看著眾人。 白小純眼看張大胖等人狐疑,連忙繞開話題問道。 “不說這個了,你們怎么來了。” “我們來這里,是向你告辭的,明天,就是第三批傳送開始的日子,我們三人是一批。”張大胖沒追問臭氣的來源,望著白小純,沉聲開口。 白小純聽到這句話,內心一震,張大胖三人在他外出血溪宗的這段時間,修為提升很快,都成為了內門弟子。 此刻雖還沒有筑基,可也到了凝氣大圓滿的樣子,在戰場上雖作用不大,可若是大量凝聚在一起,或許以陣法催動,同樣可以展現出驚人之力。 白小純沉默片刻,不知道該說些什么,四周有些壓抑。 “這一戰,我們也未必會輸,而且既然一定開戰,那么在戰場上,大家一起殺敵!”黑三胖淡淡開口,話語一出,張大胖與許寶財也都打起精神。 白小純望著張大胖三人,他的眼前浮現出的,是隕劍深淵內,死去的那些同門,他無法想象,若是張大胖等人戰死,自己會怎么樣……他不希望任何人死去,不希望有戰爭,他希望的是大家都可以開開心心的活下去。 “小純,不要這么個表情,我們又不一定真的會死,來來來,我們好久沒喝酒了,這一次,我們一起醉一場!”張大胖哈哈一笑,從儲物袋內拿出幾個酒壺,分給眾人后,四人坐在這里,大口的喝著。 漸漸地,從開始的壓抑沉默,慢慢話也多了起來,張大胖笑著談論白小純入宗門內的那些囧事,還說起了靈尾雞。 “那別說,靈尾雞的滋味……好想念啊。” “都怪你們!”黑三胖有些臉紅,當年的偷雞狂魔事件,她也參與進去,事后被其師尊教訓的很慘。 許寶財捶胸,拉著白小純說著當年的血書,四人越喝越多,不知是誰提議再次偷雞之事,于是他們四個風風火火的去了南岸,拎著幾只靈尾雞,哈哈大笑的烤了。 直至黃昏時,在張大胖的建議下,四人又去了火灶房,這一次的歸來,火灶房的眾人,頓時激動,尤其是那些當年的幾個胖子,更是振奮的立刻準備了大量的食物,一起喝酒。 笑談之聲回蕩,就連侯小妹也來了,被白小純拉在身邊,紅撲撲的小臉,在喝了酒后,越發的嬌艷起來。 很快的,陳飛也不請自來,加入到了眾人的笑談中,這一夜,白小純醉了。 “三妞,你這家伙,當年我還以為你是個爺們,沒想到你居然是個女的!”白小純醉眼惺忪,指著黑三胖吼道。 黑三胖瞪了白小純一眼,哼了一聲,繼續喝酒。 “大胖,當年那個一臉麻子的師姐,就是那個把我送來這里的那位,你還說什么喜鵲在叫,你特別傾慕的那個,還記得吧,怎么樣,去表白一下啊。” “許寶財,你那份血書,當年都把你白師叔嚇到了!” “陳飛,你這孫子竟要去伏擊我,哼哼!” “白小純,每次我們分贓,你吃的最多!” “是啊,那碗底厚一點的事,如今都成為了火灶房的傳統了!” “哈哈,我還記得咱們一起去堵門……” “白師叔……我錯了……” 張大胖興奮了,一把拿出自己的大鍋,放在一旁,高聲喊道。 “寧在火灶餓死……” “不去外門爭鋒!”白小純扯著嗓子,大聲說道,黑三胖也激動起來,四周其他幾個胖子師兄,都抬頭大吼。 許寶財雖不是火灶房的人,但此刻一樣吼著,陳飛感慨,放開了一切,喊的嗓子都嘶啞了,眾人的聲音凝聚在一起,回蕩八方。 “靈株吃邊角,主桿不能碰,切肉下狠刀,剔骨留三分,靈粥多摻水,瓊漿小半杯。”白小純拿著一壺酒,大喝一口,繼續喊道。 “不對不對,現在不是六句真言了,又加了兩句,碗底高一分,靈雞送小純!”張大胖哈哈大笑,一拍白小純的肩膀,自己卻腳下一個踉蹌,醉倒在了一旁。 這種所有人的放縱,在平日里是不會出現的,可如今即將上戰場,沒有人能說自己一定不會死,既然如此,索性在這一夜,所有人都放開了心神,不斷地喝酒,不斷地大吼。 甚至更多的人,也都聞訊趕來,在這火灶房內,進行了一場胡言亂語酩酊大醉。 侯小妹始終陪在白小純的身邊,雖如此,可也架不住這哪怕修士也都承受不了的靈酒之力,慢慢的也都醉倒。 直至三更,火灶房一片安靜,白小純勉強睜開眼,看著四周的一切,感受著那種寂靜,他的雙眼慢慢露出了明亮的光。 他拿起一旁的酒壺,狠狠的喝下一大口后,緩緩掃視歪倒的眾人,似要記住這些面孔,手中的酒壺卻被攥的越來越緊,像是要將這一刻的時光,烙印其上,又或者是醞釀出了一種要改變天地的堅定信念,抑或其他…… 隨后腳下一軟,倒在了一旁,沉睡起來,酒壺上的手卻因太過用力而青筋盡顯。 第二天清晨,鳶尾峰,紫鼎山,這兩座山峰的光芒,沖天而起,轟鳴之聲回蕩時,大量身影飛出,直奔這兩座山峰而去。 張大胖,黑三胖,許寶財,陳飛,都在其內,更有傳承序列以及老祖出現,帶著這第三批近三萬人,傳送而去。 白小純躺在火灶房的地面上,睜著眼,望著張大胖等人消失,他的目中帶著深邃,更有執著。 “小純哥哥……我是第四批。”侯小妹在一旁,輕聲開口。 白小純握住侯小妹的手,聲音低沉,卻帶著堅定。 “一切有我!” 隨著第三批弟子的離去,整個靈溪宗內,已空了一半,而宗門的陣法,也隨著一座座山峰的爆發,正全方位的開啟。 直至數日后,靈溪宗內,落日峰,穹頂峰,香云山,這最后的三座山峰,驟然爆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光柱,沖天而起。 隨著爆發,靈溪宗內的陣法,徹底的完全的開啟,形成了封鎖。 鐵木老祖的身影出現,余下的幾位傳承序列,太上長老,甚至鄭遠東,也都露出身影,李青候、許媚香等人,也在其中。 幾乎所有的長老,內門弟子,外門弟子,此刻存在下來的,大都出現,他們中幾乎大部分,都是在這第四批傳送之列。 至于最后的第五批,那是底蘊的傳送,而這第四次,則是宗門弟子最多的一次,近乎五萬多人…… 白小純望著光柱,深吸口氣,緩緩走出百獸院,他的身后,鐵蛋跟隨,神色中沒有了往常的跳脫,似也知道要面臨戰爭,與白小純一起,化作長虹,靠近了光柱之處。 這里密密麻麻,人數眾多,不少人在看到白小純后,都下意識的向他靠近一些,即便是白小純頑劣,可隕劍深淵的事情,已證明了……越是危險的時候,白小純這里,就越是可以讓人信任! 這場戰爭,靈溪宗選擇在落陳山脈,依靠陣法,作為決戰之處,甚至從落陳山脈與靈溪宗山脈之間,還布置了七八道防線,為的就是一旦落陳山脈失利,就后退依靠下一道防線繼續交戰。 這場戰爭,不需要什么陰謀詭計,需要的就是一股鐵血之意、誓死抗爭,要讓血溪宗知難而退,要讓血溪宗知道,想要拿下靈溪宗,絕非那么簡單! 很快的,隨著眾人的到來,不多時……傳送,開始! 光芒沖天,如一只大手,托著這三座山峰上的一切生命,將他們送去……與血溪宗的交界之處,那里是…… 落陳,山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