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6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6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6)     

一念永恒265 啪啪

離開血溪宗后,白小純在半空中化作一道長虹,疾馳而去,蒼穹無邊,云層飄渺,那種身在天地之間,似能縱橫八方的感覺,讓白小純有種海闊天空之感。√ 尤其是血溪宗的勢力范圍內,放眼看去,就連叢林也都近乎血色,有很多的地方散出陣陣兇殘的氣息。 只是這些兇殘之處,在白小純身上的血氣擴散后,立刻就仿佛受到了驚嚇,頓時收縮,不敢露出半點。 整個血溪宗的勢力范圍,可以說都與血祖有些關聯,白小純的出現,可以對這片大地上的太多存在,產生一種在氣息與血脈上的碾壓。 即便是血溪宗范圍內的修真家族,白小純也絲毫不在意,他的身份在血溪宗內極為尊貴,血子外出,哪怕只是單獨一人,可依舊有太多的威懾,所過之處,通行無阻。 即便是遇到一些強悍的兇獸,也在察覺白小純身上的血氣后,紛紛避開,不愿招惹。 所以這一路,白小純一邊看著風景,一邊飛行,倒也輕松愉快,途中他時而修行,感受自己的不死長生功,在離開了血溪宗后增長開始逐漸的緩慢。 雖然無奈,可也沒有別的辦法,好在白小純有了血祖的傳承,對于不死卷融會貫通,使得修行度雖緩慢下來,但只要方法正確,還是可以提高度。 至于紫氣通天訣,白小純想了想后,沒有在血溪宗的勢力范圍內修煉,覺得這種標志性的術法,還是翻過了落陳山脈后再去練習為妙。 不過馭人,白小純心癢之下,在這趕路中嘗試了幾次,雖進展不多,可隨著修為的提高,以他如今筑基中期的靈力,倒也讓這馭人,多了幾分巧妙之處。 還有就是引力與斥力之術,白小純已研究了多年,不甘心放棄,在這趕路時,再次著手分析推衍。 一路上若是累了,白小純就找一個修真家族打打秋風,每次離去時,那些修真家族的族人,都會送出大禮,小心翼翼的恭送。 這一路走去,白小純很是感慨,對于自己血子的身份,越的有些舍不得,覺得自己這是放棄了好大的一份富貴。 “唉,我白小純實在太正直了,太有原則了,我為了靈溪宗,都放棄了這么多。”白小純越想越覺得自己這么做,非常的偉大。 “還有宋君婉……”白小純一想起宋君婉,就心頭微熱,腦海里浮現宋君婉那絕世的容顏,嘆了口氣。 “婉兒,正邪不兩立啊……”白小純一副正氣凌然的樣子,可心中卻覺得有些失落,回頭時,看了眼血溪宗的方向,這失落更多了。 越是遠離血溪宗,白小純就越的去回想在血溪宗的一幕幕,到了最后,他狠狠一咬牙,加飛行。 終于,他遙遙的看到了一座磅礴的山脈,這山脈縱橫無邊,似一條難以形容的巨龍,臥在大地上。 看似不遠,可實際上若是飛行,按照白小純的估計,自己至少還需要全半日才可。 “翻過山脈,就回到了靈溪宗的范圍內了……”白小純深吸口氣,目中露果斷,正要繼續飛行時,忽然的,遠處的天空上,有三道長虹飛過。 這三道長虹內,一老二少,老者筑基修為,其他二人則是凝氣七八層,依靠法器勉強飛行,那老者此刻正皺著眉頭,對身邊兩個少年喝斥。 “戰爭在即,你們是我水月家族的未來,可如此度,豈能在戰爭中保命!” “操控法寶飛行,雖需修為支撐,可技巧也是維持飛行的手段之一!”隨著老者的喝斥,那兩個少年都咬牙,全力操控身下的法器,可還是搖搖晃晃,其中一個更是不穩,直接從法器上摔落。 “廢物,家族花費資源培養你,莫非培養到了畜生身上!”老者袖子一甩,立刻接住,面色陰沉訓斥時,忽然察覺遠處天邊白小純的身影。 “哼,哪個不開眼的修士,不知道此地屬于我水月家族,嚴禁飛行,還不給我滾下來!”這老者正心煩,此刻袖子一甩,看向白小純時,話語回蕩,向著四周擴散。 白小純正飛行靠近,之前他就注意到這三人,原本沒打算理會,可還沒等飛過,那老者不知了什么神經,居然喝斥自己。 “你說什么?”白小純眼睛一瞪,看向老者三人。 這老者突然睜大了眼,仔細的看了看白小純后,頓時倒吸口氣,面色大變,身體都顫抖起來。 “那是……中峰血子,瘟魔夜葬!!” 老者面色蒼白,一想到之前自己的喝斥,頓時心驚肉跳,暗自叫苦后趕緊抱拳,向著白小純來臨的方向,深深一拜。 “水月家族,拜見血子大人!” 白小純冷哼一聲,到了近前后目光在三人身上一掃。 “你們如何知道我的去路?”白小純冰冷開口。 這三位被白小純目光掃過,那兩個凝氣少年頓時緊張,低頭時露出驚恐,就算是他們身前的那位筑基老者,也都頭皮麻,呼吸急促,腦海里浮現出自己得到的消息中,關于眼前這位中峰血子的無數狠辣的傳聞。 “我們不知道血子大人的去路,我……我水月家族居住在這附近,留意一切過往修士,方才察覺血子到來,趕緊過來拜見,請血子大人去鄙族歇息……” 白小純傲然的點了點頭,他覺得以自己現在血子的身份,做事情就要囂張一些,于是袖子一甩,緩緩開口。 “也好,帶本血子去你們的家族。” 老者心底顫抖,不敢不從,甚至臉上還要擠出笑容,趕緊帶著白小純回到了水月家族。 這水月家族在血溪宗范圍內,雖不算什么大的修真家族,可也比那些小家族強了太多,算是中等,占據三座山峰,山上種著翠綠色的果樹,與這附近的赤色比較,很是顯眼。 尤其是那些果樹的果子,顏色雖黑,可卻散出陣陣奇異的香氣,這香氣覆蓋整個水月家族,竟產生了一種朦朧之感。 白小純剛一靠近,就立刻察覺這些果子的奇異,輕咦一聲。 “血子大人,這些果子并非我水月家族種植,而是原本就在此地野生,血溪宗曾經也取走過一些,現此果有毒,不可吞食,也難以入藥,唯獨的作用,就是從這些果子上,可以產生出一絲絲的氣味,驅散一些兇獸的同時,也可以產生這種類似于幻境的朦朧……” 一旁的筑基老者見怪不怪,任何人第一次來到他們水月家族,都會被這些果樹吸引,多少年來,都被人研究了不知多少次,最終確定此物對修士無用。 白小純身體一晃,直奔水月家族,踏在第一座山峰上后,整個水月家族都驚動了,紛紛走出拜見,白小純沒有理會,而是來到一顆果樹下,拽取了一枚果實,仔細的看了后,確定了水月家族所說的確是真。 “草木萬物,千奇百怪……這種果實的氣味,居然可以形成幻境……”白小純好奇的看了眼樹木,現這里的果樹,大都似存在了很久的歲月,甚至順著這些果樹的脈絡,白小純在第三座山峰上,居然找到了一顆就連他也都分辨不出年齡的老樹。 這老樹極大,需十多人環抱,一半的位置已經枯萎,余下的一半似也生機不多,出現了枯黃的一幕。 在這里,那種果實散出的香氣也格外濃郁,白小純聞了一口,略有恍惚,隨著修為運轉,這恍惚瞬間消失。 “可惜了,若修為運轉之下,不是頃刻清醒,而是延緩哪怕一個呼吸的時間,這果樹的價值也將不同。”白小純搖頭,正要離去時,忽然神色一變,低頭看向自己的儲物袋。 他方才察覺儲物袋內,似有一絲氣息的變化,靈識一掃后,白小純神色古怪,揮散了四周的水月家族族人后,從儲物袋內取出了一個巴掌大小的龜殼。 這龜殼正是他在宋君婉洞府下活動的疑似永恒不滅之物,原本這龜殼雖是實心,也里面都枯死,可如今似乎在這老樹下的香氣里,仿佛引起了某種特殊的變化,龜殼內部居然松軟。 隨著松軟,一截綠色的尾巴露了出來,白小純睜大了眼,很快的就看到龜殼的四角,慢慢伸出了烏龜的綠色的四肢……直至連頭顱都伸出…… “這……活了?”白小純倒吸口氣,仔細一看,這龜殼雖出現了頭顱與四肢,可卻軟趴趴的拉聳在那里,沒有絲毫生機,如同一個布偶。 白小純看了半晌,覺得奇異,可卻沒看出太多端倪之處,順手一搖,烏龜的頭顱、四肢以及尾巴,隨著搖擺起來,摔打在龜殼上,出啪啪啪之聲……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