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6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6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6)     

一念永恒263 閨房盜寶

時間流逝很快,七天過去,在這七天里,中鋒的不少修士,都紛紛前來拜訪,甚至其他山峰之人,也都送來了拜帖,幾乎每一個到來了,都帶著重禮,欲與白小純化解之前的種種矛盾。 白小純用自己新琢磨出的方法,如對待神算子一樣去接見這些來拜訪之人,到了最后,他的名氣在整個血溪宗,竟更大了起來,甚至還有不少人對他這里,紛紛感激之余,也透漏出欲追隨之意。 白小純很滿意,他覺得自己這一次的事情,處理的很完美,琢磨著以后可以多用一用。 七天后,血子登基儀式展開,這一天,整個血溪宗的修士都出現了,無論是太上長老還是血擘,甚至就連老祖,也都出現了四位,在這萬眾矚目下,白小純登基! 當宋君婉身為大長老,送出中峰的血子袍時,當白小純揮袖間,將那血子袍穿在身上時,那一刻,血色的長袍中,夜葬那嚴肅的面孔,充滿了威嚴。 中峰修士,包括宋君婉在內,全部跪拜下來。 “拜見血子!” 這聲音陣陣回蕩,傳遍四方的同時,中峰爆發出了驚天動地的血氣,這血氣擴散四方,如同一根柱子撐天而起。 這一刻,夜葬的名字,被記錄在了血溪宗的史典里,成為了這一代的……中鋒血子。 其他山峰的修士,也都在這一刻拜見,雖不是跪拜,雖不是屬于他們所在山峰的血子,可血子的身份決定了,任何對其不敬者,都將是觸犯了宗門大罪。 白小純望著跪拜的弟子,心里感慨萬千,思緒連連。 中鋒的血子殿,這多年來沒有人具備資格居住的地方,從這一天開始,有了主人,那里將是白小純的洞府所在,外人不經傳喚,不可踏入半步。 就算是大長老宋君婉,也是如此。 這場登基典禮,進行了半天的時間后才結束,隨后其他三座山峰的大長老與血子,陸續來拜訪,在中峰血子殿內,舉行了一場宴會。 談笑中,白小純給人的感覺,沒有絲毫的不妥之處,宋君婉在一旁輔佐,時而看向白小純時,目中的復雜已經消失,神采更多。 只是從始至終,白小純都沒有看到血梅出現,甚至就連無極子老祖,也都沒有看到,直至宴會結束后,曲終人散時,白小純一個人坐在血子殿內,遙望遠方時,他首次的感受到了一種……權利之感。 “整個中峰……所有人的生死,在我一念之間。”白小純輕聲喃喃,望著夕陽落下,他所在的中峰,無時無刻都傳出波動,與他的身體共鳴。 這是身為血子,才具備的特殊之力,而白小純這里,不但中峰如此,甚至若是他想,他可以瞬間代替其他峰的血子,壓制所有。 “杜凌菲不愿與我相見,可我的問題,已經有了答案。”白小純搖頭,內心喃喃,他能登基成為血子,也就說明了血溪宗內,至今還沒有人察覺到他的真正身份。 這就說明了一切,白小純心底釋然。 “每個人的選擇不同,或許,你有你自己的選擇。”白小純沉默片刻,在心底,真正的將這一切放了下來。 只是在這血溪宗內,白小純已不愿久留,無論是他個人的原因還是戰爭的即將爆發,都不允許他繼續留在這里。 “是該到了離去的時候了……”白小純輕嘆,低頭時,看向大長老宋君婉的洞府。 身為血子,白小純有太多的辦法,可以支開宋君婉后進入她的洞府內,一切禁制,一切宋君婉洞府外的童子,白小純都可以輕而易舉的化解。 只不過這個任務,白小純沒有簡單的去隨意選擇,而是用他如今的血子的權利,單獨的為宋君婉創造了一個任務。 安排宋君婉去了血溪宗內的傳承秘境,在那里,有歷代血子結丹后的感悟,對于處于筑基大圓滿,即將結丹的宋君婉而言,在那傳承秘境里,她的收獲將會極大。 且這種唯獨血子可以進入的秘境,就算是老祖也不好直接干預送人進去,除非是當代血子,自動將這權益,送給別人。 宋君婉聽到這個事情后,看向白小純時,目中露出的神采,似乎可以融化一切,讓白小純有些承受不住,暗呼妖孽。 好不容易送走了宋君婉,同一天,宋君婉洞府外的童子,也被一些意外的事情支開,使得宋君婉的洞府,罕見的出現了沒有任何人守護的狀態。 此事也沒什么,畢竟在血溪宗內,沒有人有這么大的膽量,去闖大長老的洞府,況且也沒有這個意義。 在安排了一切之后,白小純平靜的走下血子殿,走在中峰上,此刻是黃昏,天邊一片橘黃,有微風吹來,四周沒有任何身影,只有白小純一個人,默默的走到了宋君婉的洞府外。 走過血湖,在洞府的大門前,他右手抬起一揮,整個中峰的陣法都在他的掌控之內,一揮之下,洞府大門無聲無息的開啟。 隨著大門的開啟,白小純的心臟跳動微微加速,他的目中露出強烈的期待,他來血溪宗時間已不短,從默默無聞直至現在如日中天,這一切都是為了那永恒不滅之物。 眼下,此物就在他的面前,唾手可得! “永恒不滅之物……到底是什么?”白小純深吸口氣,走入宋君婉的洞府內,此地他熟悉,如今緩步走去,很快就到了洞府的內部,也就是宋君婉的閨房中。 看著四周明顯帶著女性裝飾的洞府閨房,白小純干咳一聲,他覺得自己現在似乎有些偷香的感覺。 在這閨房內,白小純安定了一下心神,右手抬起掐訣向著地面一指,一道血氣化劍,直奔地面而去,瞬間穿透,挖出了一個大坑。 不斷的深入后,在這大坑下的數丈位置,白小純的劍氣碰觸到了一片如金鐵之物,以其劍氣之強,竟無法損壞絲毫,反倒是在碰觸后,直接崩潰碎裂。 甚至若非肉眼去看,在靈識中無法察覺絲毫,如同不存在。 白小純輕咦一聲,邁入大坑內,看到了在這坑底,是一處黑褐色的鐵片,這鐵片極大,覆蓋整個坑底。 “就是這里!”白小純右手觸摸了一下,立刻感受到了刺骨的冰寒,那些寒氣如同針,鉆入體內,白小純用了數種方法化解都效果一般,直至不死長生功運轉,才將其抹去。 順著鐵片所在的地方,白小純右手掐訣再次一指,血氣化劍,不斷地擴大這鐵片的范圍,直至在這大坑內部,又發出了一大片區域后,終于露出了更多的鐵片。 尤其是露出一個符文,這符文被刻在鐵片上,很是復雜,白小純看不出其含義,但能看到,在這符文的中心,有一個凹陷的部位,似乎可以放置一枚丹藥。 沒有立刻拿出那枚他在靈溪宗煉制出的丹藥,白小純先是研究了一下這依舊沒有看到邊緣的鐵片,半晌之后,白小純忽然深吸口氣。 “這中峰,實際上就是血祖右手的中指……那么這鐵片,或許就是一個鐵環,如同戒指一樣,戴在血祖的右手中指上!” 白小純回憶自己在血祖體內,獲得傳承,仿佛化身成為血祖的一幕,仔細的想了想,他隱隱有些確定,在那一刻,似乎血祖的右手中指,的的確確,帶著一個戒指! “儲物的法器,有很多種,這戒指……莫非是一個儲物法寶?”白小純沉吟片刻,右手一拍儲物袋,拿出了那枚丹藥,謹慎的放置在了符文中心的凹陷處。 這丹藥在放置進去的剎那,瞬間融化,隨著融化,符文驟然閃爍,散發出刺目的光芒,好在這里是洞府內,否則的話,外人很遠就可以看到這里的光芒。 白小純心跳加速,后退幾步,盯著符文所在之地,許久,這光芒慢慢消散,有咔咔之聲傳出,那片符文在白小純的目中緩緩改變,如同是解開了某種封印,慢慢的,竟出現了一扇光門。 白小純呼吸急促,看著光門,遲疑片刻后一咬牙。 “都到了這一步,怎么也不能停下了,我倒要去看看這永恒不滅,是個什么物件!!”白小純深吸口氣,向前一步走出,直接踏入光門內,身影消失。 出現時,赫然在了一處模糊的空間中,這里四周一片漆黑,不知范圍有多大,放眼看去,四周空無一物,唯獨在正中間,放著一個巴掌大小的龜殼。 在這龜殼上,擺著一片金色的葉子! 除此,再沒有其他物品。未完待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