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7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7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7)     

一念永恒261 杜血梅你出來

甚至他有種更強烈的感覺,自己不但可以一個念頭壓制所有人,更是可以一個念頭之后,散發自身的血氣,讓所有借助血祖修行之人,自身的戰力在剎那間暴增。 想到這里,白小純心跳更為加速,他眨了眨眼,腦海里不由得浮現出自己一抬手,整個血溪宗全部駭然的畫面。 可緊接著,他就想到了另一個畫面,那畫面里,他在抬手之后,血溪宗的人瘋了一樣要來滅殺自己…… “血……血魔!!天啊,你居然……成為了血魔!!”在白小純這滿腦子各種畫面時,真夜葬親眼目睹了這所有的一切,顫抖的發出了無法置信的尖叫。 血魔,血溪宗傳說中的存在,可以成就血溪宗,也同樣能毀滅了血溪宗! 這聲音傳入白小純耳中,白小純深吸口氣,神色驀然嚴肅。 “小點聲!”他一拍儲物袋,下意識的看了看四周,內心升起激動的同時,也滿是忐忑。 “我原本的目標,是成為大長老啊……結果卻成為了血子,血子也就罷了,沒想到最后竟成為了血魔……”白小純心里忍不住美滋滋的同時,也愁眉苦臉起來。 畢竟血魔的存在,或許有一部分人認同,可必定還是有不少……不愿有血魔誕生,一定會不惜代價的滅殺! “一定不能讓血溪宗的人知道……唉,太優秀了,實在是苦惱啊。”白小純感慨,抬起下巴,小袖一甩,神色上露出高手寂寞的樣子。 “我白小純彈指間,血溪宗灰飛煙滅……”白小純感慨,自己在靈溪宗做不到的事情,居然在血溪宗這里,真的……能做到了。 回想自己來到血溪宗后的一幕幕,白小純感慨更多,直至想到了血梅面具下杜凌菲的面孔后,他深吸口氣,目中露出一抹精芒。 “血梅……杜凌菲!”白小純深吸口氣,憑著體內的傳承,他向前一步走出后,立刻在他的面前,直接出現了一個漩渦,踏入漩渦的瞬間,白小純身影消失。 出現時,赫然在了血祖的身體外,在了血溪宗的半空中,在了那血氣形成的屬于他的巨大面孔之上。 隨著出現,血溪宗內,無數人都在各種猜測中等人,此刻看到了白小純的身影后,頓時傳出驚呼。 “出來了!!” “他在血祖體內停留的時間比以往其他血子要多了很久,莫非是另有造化?” “恩?這夜葬給我的感覺,似乎比曾經要強了不少……” 宋缺苦澀,許小山吸氣,神算子在人群內,心神都在顫抖,無數的目光,在這一瞬間都凝聚在了白小純身上。一個個都內心各種思緒起伏,尤其是中峰的眾人,更是身體一顫,來自白小純身上的威壓,使得他們不得不低下頭,更有一些直接跪拜下來。 整個血溪宗,全部震動,白小純站在半空,看到了那些血溪宗弟子對自己的態度,那種被萬眾矚目的感覺,讓他很是享受,若是換了其他時候,他一定是要擺出前輩的樣子,可如今他沒有理會,而是看向了血溪宗的祖峰。 在那里,他能感受到血梅的氣息。 成為血子也好,成為血魔也罷,白小純內心的喜悅雖有,可卻并非想象中那么的強烈,這一切,只因杜凌菲的出現。 “杜凌菲就是血梅……而血梅又是無極子老祖的獨女,在血溪宗地位尊高……”白小純沉默。 血梅是杜凌菲,這件事情,盡管白小純之前沒有半點預料,可此刻回想,似乎也能解釋的通。 沉默片刻,白小純雙眼一閃,身體化作一道長虹,直奔祖峰而去,隨著他的靠近,一道道神識從祖峰散出,在白小純身上凝聚,可卻沒有阻止他的到來。 很快的,白小純就靠近祖峰,沒有任何遲疑,直接踏上,按照冥冥中感應到的血梅的氣息,直接就來到了血梅的洞府外。 血梅的洞府四周,是一片梅林,洞府大門關閉,似其內的血梅,不愿見任何人。 在這梅林外,白小純望著洞府的大門,他想要去見一見血梅,他想要去問對方一個問題! 這個問題,從當年杜凌菲失蹤后,直至掌門鄭遠東說出暗子的身份,就始終如一根刺,扎在白小純的心里。 他想要知道,如果靈溪宗的一切都是對方刻意做出的虛假,那么使得二人關系真正升華的落陳山脈之事,到底……是真是假! “血梅,出來見我!!”白小純在血梅的洞府外,驀然開口,聲音傳出,回蕩四周,祖峰之人此刻都在關注白小純,也都聽到了他的話語。 洞府內的血梅,自然也聽到,可任憑白小純在外等了許久,也依舊沒有任何聲音從洞府內傳出。 “杜血梅,出來見我!!”白小純再次開口,這一次的聲音更為強烈,祖峰內的那些老祖以及太上長老,還有閉關的血擘,也都更為關注。 他們不知道血梅與夜葬之間到底是怎么回事,但似乎也可以想象得出,夜葬能在血梅與宋君婉的爭奪中,成為血子,必定是發生了一些事情。 時間流逝,直至過去了數個時辰,血梅的洞府內依舊沒有任何聲音傳出,安靜無比,白小純在梅林外,神色慢慢黯淡下來。 苦澀中,白小純搖頭,深深的看了一眼梅林內的洞府,半晌后轉身,向著山下走去,既對方不愿見自己,白小純也不愿繼續留在此地。 可還沒等他走下祖峰,一道長虹從祖峰上飛出,直奔白小純而來,化作一道身影出現在了他的前方,正是宋君婉。 白小純腳步一頓,抬頭時看向宋君婉,二人目光對望后,白小純看出了宋君婉的復雜,盡管是她給的白小純令牌,也曾說過哪怕對方成為血子,也不要讓血梅成功,但此刻相見時,那種復雜的思緒,依舊忍不住升起。 “我……”白小純剛要張口,宋君婉深吸口氣,向著白小純欠身一拜。 “宋君婉,拜見血子,還請血子移步,我宋家老祖有請!” 白小純沉默,將杜凌菲的事情壓在了心底,不去繼續思索,而是深吸口氣,他明白,自己成為血子之事,盡管已成事實,可若是血溪宗不認,那么局勢會因此多變。 “我來血溪宗的目的,是獲得那永恒不滅之物……若杜凌菲對人說出了我的身份也就罷了,若是沒有說,那么眼下宋家老祖這一關,我必須要挺過!”白小純思緒很亂,勉強打起精神,向著宋君婉點了點頭后,與宋君婉一起,去了祖峰上宋家老祖的洞府。 一路上宋君婉沉默,白小純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,直至到了洞府外時,宋君婉腳步一頓,回頭深深的看了白小純一眼。 “我答應你的事情,不會反悔,老祖那里我已詳細交代,在我心里,你已是血子,至于老祖那里如何看待此事,你能否真正成為血子,我已盡力。” 白小純點了點頭,再次深吸口氣后,心底一咬牙,走入前方的洞府內,在他踏入的瞬間,宋君婉遲疑了一下,快速傳音說出一句話。 “血子身份,在血溪宗內,也有數次被外人意外獲得,你……可以強勢一些。”說完,宋君婉轉身離去。 白小純看了宋君婉一眼,邁步時,已踏入洞府內,走了進去,很快就來到了洞府內部的大廳,剛一走入這里,他一眼就看到了盤膝坐在前方一處石臺上的宋家老祖! 宋家老祖坐在那里,蒼老的面孔給人一種歲月之感,四周有無形的波動,形成了威壓,籠罩四周的同時,在白小純進入的剎那,這威壓似被影響,竟直奔白小純而來。 轟轟轟! 來自老祖修為的威壓,在這一刻,驟然降臨在白小純身上,使得白小純腳步一顫,呼吸急促,如同被無數山峰壓下,身體不由自主的修為運轉,全力抵抗。 這抵抗只是一瞬,威壓就驟然消失,這一壓一收,使得白小純的修為之力,如脫韁的野馬,不受控制的爆發出來,身后兩尊天妖身,立刻幻化,體內的筑基中期的修為,也隨之散開。 就在這一瞬,盤膝坐在石臺上的宋家老祖,雙目驀然開闔,兩道精芒從其目中爆出,直接落在了白小純身上,仿佛要將他里里外外,全部看清。 好在面具之力逆天,在這一刻,盡管白小純修為失控,可依舊維持隱藏,使得宋家老祖的目光,在仔細的觀察了白小純一番后,似乎沒有查出端倪,慢慢收回。 這一切,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,可對于白小純而言,極為漫長,他的額頭有汗水流下,直至宋家老祖目光收回,白小純才長吸口氣,抱拳深深一拜。 “夜葬,拜見老祖。”未完待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