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6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6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6)     

一念永恒255 碎喉鎖再現

“時間到了,宋君婉,這一次真的要感謝夜葬,若非是他的出現,我即便是動用了殺手锏,想要獲得血子的身份,也還是把握并非十足。” “可現在,沒有了鑰匙,這血子的資格,非我莫屬!”血梅笑聲從面具下傳出時,再看肖青,楊,張云山三人,也都面上露出了笑容! 這三人身上的排斥之力瞬間消失,身體也恢復了一些運轉,雖還僵硬,可卻各自拿出了一枚……只有宋君婉與血梅才具備的……血子令牌! 這三枚血子令牌,顏色略有黯淡,似與宋君婉與血梅的令牌,還有一些差距,而他們的神情如常,顯然在來此之前,就知道會這個樣子。 “我原本打算是其他人爭奪了鑰匙后,額外再帶這三人進去,那樣的話,就可以碾壓你的護法了,可現在,結果一樣。”血梅笑聲傳出,目中帶著冰冷。 “血梅,你居然如此大膽,做出這種事情,這不但是作弊,更是觸犯我血溪宗至寶門規!!”宋君婉無法置信的看著這一幕。 她心中苦澀,這一幕,的確讓她近乎絕望,知道這一次的血子爭奪,已算輸了。 即便是夜葬沒有吸收鑰匙,血梅作弊之后,也依舊可以在下一關的血色古路上纏住自己,使得血梅自身,第一個進入血色古路的盡頭,踏入心房內。 “我一旦成為血子,誰還會在意今日之事!況且這三枚血靈,只可進入血路,進不得心房!”血梅微微一笑,看著天空,此刻天空上出現了一個漩渦,正轟轟轉動,漩渦內幻化出一條血色的古路…… 在那古路的盡頭,就是心房所在。 她身體一晃,直奔天空漩渦而去,肖青三人一言不發,也都相繼飛起,只不過臨走前,他們三個看了白小純一眼,目中有殺意一閃,但顯然知道輕重緩急,冷哼后直奔漩渦。 宋君婉默默的站在那里,苦澀中握緊了拳頭,她輸了,還沒有進入血色古路,就已經輸了,有肖青三人在,只要將她纏住,一切就都屬于血梅所有。 可她不甘心,此刻咬牙之下,一樣飛起,就在她飛向蒼穹漩渦的瞬間,突然的,一個低沉的聲音,在她耳邊回蕩。 “君婉何必絕望。”這聲音的出現,讓宋君婉身體猛地一顫,目中露出無法置信,瞬間低頭時,看到了下方被這個世界排斥,正逐漸消散的身影內,夜葬的雙眼,此刻睜開,如同黑夜里的閃電,可以撕開夜幕,撼動蒼穹,此刻一步走出,踏空而來,就出現在了她的面前。 “你……”宋君婉呼吸急促,這一幕轉變太大,讓她覺得不敢相信。 “我說過,要讓你成為血子。”白小純抬起下巴,淡淡開口,心底也在驚喜,之前那無上之意降臨時,他開始也受到了一些影響,可很快就恢復如常,看到了方才的一幕,此刻袖子一甩,拉住宋君婉的手,直奔漩渦飛去。 宋君婉玉手一顫,沒有掙扎,而是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神采,這一刻她覺得白小純異常可靠,順從的與白小純一起,化作兩道長虹,剎那飛向漩渦。 在踏入漩渦的瞬間,二人眼前一花,身影消失后,漩渦也散去,這片血色荒漠內的宋缺等人,身體全部模糊,一一消失,出現時,全部在了血祖世界外,血溪宗的半空中。 血子試煉第三關,名為血色古路,這是一條狹長之路,盡頭所在正是心房,血梅與宋君婉二人,第一個踏入心房者,就可以獲取血晶,成為血子。 此刻,在這條血路上,肖青、楊以及張云山三人,身影模糊,很快清晰,出現時三人立刻看向四周,可卻沒有看到血梅的身影,三人一怔,他們明明記得,血梅是在他們三人前踏入漩渦內。 就在他們詫異時,數丈外的古路山,此刻忽然扭曲,帶著一朵烙印梅花面具的血梅身影,快速出現。 剛一出現時,似乎血梅有些不太適應,但很快就恢復過來,看了看四周,雙目精芒一閃,正要直奔古路盡頭時,突然的,一旁的古路上,白小純與宋君婉的身影,也快速的顯露,宋君婉更是一步走出,直接就在了血梅的身前,阻止其去路。 看到宋君婉并非一人,血梅一怔,肖青三人更是面色微變。 “夜葬!!” “大家好啊,我們又見面了。”白小純瞇著眼,抬著下巴說道,目光掃過四周,驚詫的注意到了血梅身上不穩的氣息與傷勢,此刻竟然痊愈,尤其是右手背上的傷口也都消失不見,顯然是在恢復上有特殊的方法,很是不俗。 “什么神通,恢復這么快,那可是宋君婉血劍造成的傷勢,非同尋常!”白小純正好奇時,血梅目中寒芒一閃。 “肖青,你三人分出兩個,攔住宋君婉!”話語一出,血梅不理宋君婉,直奔血色古路而去,宋君婉正要攔截時,張云山與楊,毫不遲疑的展開重寶,轟擊而去,阻止宋君婉的攔截,更是要將宋君婉拖延在此地,他們以令牌進入此地,若血梅無法成為血子,宗門追究下來,他們必死,此刻早已豁出一切。 “你們找死!!” 宋君婉面色變化,有心脫離,可楊與張云山此刻修為全部催發重寶,他們不求能擊敗宋君婉,要的只是拖延,這一點他們自信可以做到。 只要拖延個十息,就可以決定血子歸屬! 眼看血梅已在十多丈外,直奔古路深處,宋君婉心急,而白小純這里,比她還要著急。 “不能讓血梅成功,她若成為血子,我不但永恒不滅之物拿不到,以我們之間的過節,她一定會公報私仇。” 想到這里,白小純大吼一聲,天妖身驟然爆發,氣息崛起時,身體向前猛地一沖,撼山撞再次展開,撞開肖青,殺入宋君婉與楊、張三人之間,右手抬起猛的一推宋君婉。 “君婉快走,一切有我!!”白小純吼聲在這血色古路上回蕩時,他雙手抬起,向著兩邊猛的一揮,立刻一股大力從他體內爆發,阻攔楊、張二人,任由二人的重寶,轟在自己的身上,可卻氣勢更強。 似一夫當關,萬夫莫敵! 氣勢如虹,身后天妖身更是咆哮幻化,肉身主力轟隆隆的擴散,一揮之下,讓楊、張二人氣血翻滾,倒退數步。 “夜葬,你找死!!”肖青目中露出厲色,楊、張二人也是怒極,三人一晃再次逼近,剛要聯手時,忽然的,白小純的眼中,露出一抹奇異之芒,右手突然抬起,一拳轟在地面上。 轟轟轟。 血色古路顫抖,形成沖擊,向著四周排山倒海而去,再次形成阻擋時,使得楊、張二人不得不避開,唯獨肖青猙獰的呼嘯逼近白小純。 “血色荒漠上人多眼雜,殺你會引起一些麻煩,可在這里,夜葬,你既然找死,老夫成全了你!”肖青冷笑,他之前就知道血梅的計劃,所以對于血色鑰匙并非志在必得,至于擊殺白小純的事情,也并非很熱衷,只是推動而已,可眼下,此地人少,這夜葬又跳出來自己找死,他殺意立刻迸發。 “這句話,也正是我想說的。”白小純忽然抬頭,眼中露出血色,更有一絲鐵血之煞。 “就算你有什么隱藏的手段,這一次,也必死無疑!”肖青右手驀然抬起,雙指化劍,血光刺目,形成劍氣,直奔白小純眉心而來。 強悍的修為波動,在他身上轟然爆發,仿佛一團烈火,隨著靠近,欲焚燒一切。 可就在他靠近白小純的瞬間,白小純的右手,以無法形容的速度,驟然抬起成爪,一把抓向肖青的喉嚨,一股吸力從掌心內猛的傳出,正是……來到血溪宗后,白小純從未施展過的……碎喉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