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6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6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6)     

一念永恒253 十鬼天妖身

白小純后退時,體內不死長生功驟然爆發,吸收他體內血色鑰匙擴散開的血氣,化作如天雷般的巨響,在白小純身上向著四周轟轟散開。 更是在這個時候,他的身后,九尊蠻鬼虛影幻化,齊齊嘶吼時,第十尊蠻鬼之影,也快速的開始了凝聚,更為狂暴的肉身之力,從白小純身上撼天而起。 血色荒漠,一共七把鑰匙,此刻六把被白小純吸收,甚至在這一瞬,白小純清晰的感受到,在遠處的方向,第一把鑰匙的波動。 仿佛這七把鑰匙加在一起才是一個整體。 來不及思索太多,白小純此刻呼吸急促,疾馳后退。 宋真的憤怒,在這一刻難以形容,他神色猙獰,嘶吼中身體化作一道長虹,瞬間直奔白小純,右手掐訣時一把血色的大劍在他身后形成,被他一把抓住劍柄,向著遠處的白小純,驀然斬下。 這含怒的一擊,凝聚了他筑基大圓滿的全部修為,使得那血色大劍在揮舞時,不斷地膨脹,足足到了數十丈長短,一劍斬下,虛無都扭曲起來,蒼穹有如雷的音爆轟開,四周八方,只能看到這弧形的劍光,直奔白小純斬落。 白小純頭皮一炸,此刻來不及多想,抬頭時雙手掐訣,全身修為激蕩時,凝聚肉身之力,更有體內三層化晶的靈海,也迸發出強勁的波動,融在一起時,不死長生功也飛速運轉,生生從體內擠出一絲真正的不死血! 這不死血剛一出現,立刻飛速膨脹起來,同樣化作了一把血色大劍,在白小純一聲低吼下,他雙手握住劍柄,向著來臨的血色劍氣,悍然對抗。 轟轟轟! 巨響震天,白小純噴出鮮血,身體驟然倒退時,宋真那里也是全身一震,體內氣血翻滾,正要追擊時,嘴角帶著鮮血的白小純,右手抬起,神色猙獰,向著宋真遙遙一指。 馭人! 在這危機關頭,白小純依舊沒有展現出靈溪宗的術法,可這馭人是他自創,雖有種種弊端與破綻,還不完整,但如今一出,依舊是讓宋真這里,全身猛的一頓,咔咔聲下,在他下意識的修為沖擊下,全身的衣服竟在這瞬息內……直接崩潰! 所有衣服,全部碎裂,有風吹來,一陣清涼…… 宋真呆了,神色茫然,下意識的低頭后,發出了一聲凄厲無比,傳遍小半個血色荒漠的驚人嘶吼。 “夜葬,我要殺了你!!”在這嘶吼中,宋真立刻換上衣服,全身顫抖,目中露出瘋狂,想要追擊,可這么一耽擱,白小純早就速度爆發之下,疾馳遠去,拉開了一大段距離。 白小純心驚肉跳,愁眉苦臉,這一次的血子試煉,他覺得味道怎么徹底都變了,幾乎所有人都針對自己。 “最后一個時辰,只要熬過這個時辰就一切都過去了!”白小純咬牙,正疾馳時,忽然他倒吸口氣,在他的感受中,遠處的那第一把血色鑰匙,居然向著自己所在之地,正飛速的靠近。 “我不想要啊……”白小純頭皮發麻,他之前好不容易才把眾人引走,如今身后宋真還在追殺,可眼下這第一把鑰匙,明顯是一個禍源,會把所有人的殺意都引來。 “你走開,別過來……”白小純眼淚都在眼眶里打轉兒,就算是吸收之后可以加快不死金剛卷的運轉,可他也不想拿自己的小命去賭,尤其是一想到所有人都要殺自己時,白小純身體一抖,趕緊改變方向,要遠離第一把鑰匙。 可就在他改變方向的瞬間,那第一把鑰匙的速度竟一下子暴增無數,甚至白小純似乎都聽到了那第一把鑰匙飛來的呼嘯聲。 “別過來啊……”白小純抓狂飛奔時,也就是一炷香的時間,在他身后的宋真瘋狂的追擊下,白小純猛的看向前方,只見在這片血色荒漠內,在白小純的前方,正有一道血色光柱,正飛速而來,看其方向,正是白小純所在之地。 赫然是一把血色鑰匙。 “不!!”白小純悲呼。 這正是那……第一個時辰出現的,第一把血色鑰匙,在這鑰匙的后方,則是十多個雙方護法,正疾馳追來。 這鑰匙原本被血梅的一個護法獲得,可在之前白小純的計策下,引的眾人爭奪,在這幾個時辰內,換了好幾手。 原本最后一次時,被宋缺拿到,正要后退,可卻不知為何,這血色鑰匙竟傳遞出一個大力,直接脫手飛出,化作長虹,自行飛遠。 這一幕,讓正在彼此爭奪的雙方護法,都吃了一驚,來不及多想,這十多人全部飛出,追擊鑰匙。 此刻正追擊時,他們也看到了白小純,看到了白小純身后,怒發沖冠的宋真,更是看到了那血色的鑰匙,竟速度一下子暴增,直奔白小純而去,眨眼間就到了白小純身邊,沒有半點停頓,瞬間融入他的眉心里。 “夜葬!!”宋缺眼睛都紅了,發出一聲凄厲的嘶吼。 “夜葬,不要啊……” “該死的,夜葬,你你你……” 他身邊的其他護法,也都一個個抓狂,不管是來自血梅的護法還是宋君婉的護法,這之前還在彼此廝殺的雙方,此刻都紅了眼,向著白小純這里,釋放出了滔天的煞氣。 白小純哆嗦了一下,欲哭無淚,他覺得這一次的血子試煉,徹底的變味了。 實際上不但是他覺得味道變了,宋君婉與血梅,早就有了這種感覺,此刻二人雖還在半空纏斗,可心中卻升起了太多荒誕之感,她們也察覺到了最后一把鑰匙被白小純吸收的事情,此刻心底都茫然起來,二人很快放棄了斗法,向著白小純所在的方向,疾馳而去。 “這不是血子試煉,這是殺我試煉啊……”白小純著急,咬牙逃遁時,他的身后,眾人比他還要抓狂。 最后的一個希望在他們面前,被他們眼睜睜的看著消失在了白小純的體內,整個血色荒漠如今全部鑰匙都沒了…… 所有護法,按照規則,沒有一個可以被傳送進入血色古路,這還不是最恐怖的,最恐怖的是……他們擔心這代表雙方團隊都失敗了。 如此一來,這第七個時辰過去后,他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被抹去…… 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……正是白小純! 此刻他們對于白小純的恨,已經是難以形容了,甚至還有不少人直接癲狂起來,要在被抹去前,親手滅了白小純。 這一刻,什么宗門,什么未來,什么責任,似乎全部都被扔掉了,殺意肆無忌憚的爆發,轟鳴回蕩時,竟有兩三個擁有重寶的修士,直接全力施展重寶,術法五光十色,神通驚天動地,向著白小純這里,瘋狂的宣泄而來。 白小純如同一只被踩了尾巴的兔子,上跳下躥,在眾人的追殺中不斷地飛奔,甚至他身后追擊的眾人,都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,似乎……夜葬這里對于被追殺,很是熟悉,如今逃遁時的每一次提速,都恰到好處的避開更多的神通術法,甚至還利用這些術法神通彼此間的沖擊之力,使得自身速度更快。 白小純感慨,他之所以這么熟悉,是因從靈溪宗開始,每一次闖禍后,幾乎都會遇到類似的事情,從開始的生澀,直至如今已是駕輕就熟,對于被多人追殺如何逃走的本事,已經有了本能…… 尤其是他此刻體內轟鳴不斷,不死長生功的運轉,正在全力吸收最后一把鑰匙的血氣,他的上方,第十尊蠻鬼之影,凝聚的速度越來越快,此刻正飛速的清晰。 隨著清晰,他的氣息也更為強悍,也就是半柱香的時間,在他身后眾人瘋狂的追擊下,白小純忽然腳步一頓,他的體內在這一刻,傳出了如雷之鳴! 在這雷鳴回蕩時,第十尊蠻鬼之影……完全凝聚,成功降臨! 更是在降臨的剎那,這十尊蠻鬼齊齊咆哮,全部走出一步,竟在半空中,彼此重疊在了一起…… “十鬼天妖身!”白小純目露奇芒,喃喃低語的剎那,一股驚天動地的氣勢,從他的身上,轟然爆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