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5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5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5)     

一念永恒246 第二關

3004這是賈烈第一次作為血子試煉的護法,他之前沒有經歷過這一切,也不知道其他人在這欲被認可的各自世界里,都有什么樣的經歷。 可他有種直覺……自己所經歷的與所看到的,絕對……與所有人都不一樣,甚至他隱隱有種強烈的預感,或許……古往今來,整個血溪宗內的血子試煉,也從來沒有任何人,能如眼前這夜葬一樣。 他不知道自己這感覺是否準確,但在這一刻,他看著世界在顫抖,萬物眾生在跪拜,他不由自主的,向著山頂上的白小純,跪拜下來。 白小純站在山頂,此刻他有一種很奇異的感覺,似乎自己一念之間,就可決定這個世界的覆滅…… 而他體內的不死長生功,也在這一刻快速的運轉,冥冥中,他仿佛聽到了一個聲音,在自己的耳邊呢喃。 “來……來……來……” 白小純猛的蘇醒,雙眼露出一抹精芒,沉默片刻后,他深吸口氣,右手從石碑上抬起時,整個世界的萬物,都散發出強烈的血光,這血光向著他凝聚而來,使得白小純四周,一片赤色。 這赤色的光,形成了一扇門,在白小純的前方緩緩打開。 望著這扇門,白小純沉默片刻,他知道這是通往第二關的大門,此刻低頭看了眼這個世界后,抬起腳,一步踏入門中,身影隨著大門與四周的血光,消失不見。 血祖體內,不知具體在哪個區域,這里存在了一片空曠,放眼看去,無邊無際,看不到盡頭所在,只能看到從下方豎立而起的一根根錐形的柱子。 這些柱子,形成了一個又一個平臺,彌漫在這空曠的虛無中,四周更是一片死寂。 在這眾多平臺中,有兩個平臺范圍最大,足有萬丈大小,彼此距離不遠,血梅與宋君婉,分別盤膝坐在一處平臺上,正遙遙對峙。 她二人來這里還不到一個時辰,與那些護法者不同,她們擁有令牌,不需要去獲得血祖的認可,能直接出現在此地,等待她們的護法降臨。 無盡血界的時間,與這里不一樣,此地一個時辰,代表的是無盡血界的一個月。 按照她們的判斷,至少還要再等幾個時辰,才會有護法走出無盡血界。至于血子試煉的第二關,需要她們兩個一起拿出令牌,才可以開啟,誰都不想提前打開,都要等自己的護法都到了后再開。 “宋君婉,你這么大的年紀,又何必與我爭奪血子身份,你宋家莫非找不到其他人了,要你這把年紀的老女人出手。”血梅冷笑,她們二人從到來后,就不斷相互諷刺,彼此都看對方不順眼,此刻血梅先行開口。 宋君婉眉毛一挑,正要反擊時,忽然神色一變,猛的抬頭看向上方,不遠處的血梅,也是目中瞳孔收縮,立刻抬頭看去。 只見在二人的上方虛無中,此刻傳來轟鳴,有一扇大門緩緩出現。 “這么快就有人成功獲得世界意志?這還不是一個時辰,對于無盡血界來說,連一個月都不到!”血梅雙眼收縮,內心吃驚,她對于血子試煉很了解,據說當年最快的一個護法,也是用了一個半時辰,也就是一個半月,才走出了第一關。 “此人是誰……那可是無盡血界,不但有敵對護法,更有無窮血獸,想要獲得世界意志的認可,必須要經歷苦戰,此人居然這么快!”宋君婉也是心底震動,大吃一驚,這樣的人物,若是她這里的還好說,可若是血梅的護法,則是她爭奪血子身份的強力阻礙。 可宋君婉回想所有自己的護法,那些人的面孔在她腦海里一一閃過,她覺得任何一個都不可能做到這一點,面色頓時陰沉下來。 一樣面色陰沉的,還有血梅,她也是回想了自己的護法后,也沒有把握,此刻目光陰冷,與宋君婉一起,盯著那扇突然出現的虛幻大門。 很快的,這大門內,慢慢出現了一個模糊的身影,這身影越來越清晰,幾個呼吸后,當徹底顯露在二女的面前時,宋君婉與血梅,同時失聲驚呼。 “夜葬!!” 血梅眼中殺機閃耀,內心帶著吃驚,呼吸微微急促,她無法想象,夜葬到底是如何做到,這么快的時間,就獲得了世界意志。 宋君婉在驚呼后,立刻喜悅,美眸流盼,凝望白小純。 白小純在踏入大門時眼前一花,此刻清晰過來,立刻就看到了這片區域的無數平臺,也看到了血梅與宋君婉。 “夜葬師弟來我這里。”宋君婉笑道,聲音滿是柔和,心底的驚喜無限。 血梅冷哼一聲,握緊了拳頭。 白小純眨了眨眼,邁步間走向宋君婉,很快就落在了她所在的平臺上,站在了宋君婉身后。 “那個……我是第一個?”白小純好奇的問道。 “當然是第一個,你是怎么做到的?你的對手是誰?”宋君婉甜甜的笑了笑,這笑容落在白小純眼中,他心中連呼妖孽,可神色上卻不露絲毫,抬起下巴,背著雙手,面容冷傲,一股煞意,在他身上擴散開來。 “很簡單,直接走過去就是,至于對手,我沒有問他的名字。”白小純平靜開口,一副深沉的氣質,從他的言辭中表露出來,仿佛孤傲無比,尤其是這簡簡單單的一句話,可以引起宋君婉與血梅的無限聯想,她們似乎可以想象的出,夜葬在進入無盡血界后,凝聚血劍,走一路,殺一路…… 從無數血獸中殺出,無視所有,睥睨天下,直至殺到了世界意志的認可。 宋君婉的雙眸,神采更多,就連血梅也都多看了白小純幾眼,只是很快的,二女就發現,白小純身上居然沒有任何傷勢,不由得神色微動,心底有些古怪。 宋君婉正要發問,白小純小袖一甩,淡淡開口。 “我累了,等第二關開啟時,告訴我。”他說著,走到一旁,孤高如青松,盤膝坐下,閉目一動不動,那剛毅中帶著冷酷的面孔,配合身上的煞氣,使得宋君婉要問的話語,咽了下去。 盤膝坐下的白小純,此刻內心早已笑開了花,得意非凡,他琢磨著自己現在一定是非常的超凡脫俗。 “不行,我要再加些動作,才會更逼真。”白小純想到這里,冷酷的面孔微微抬起,似在遙望遠方,目中慢慢的有了一絲悲傷。 這么一來,宋君婉與血梅,都是心神一震,越發的看不透了。 時間流逝,很快過去了一個時辰,上方虛無,再次出現了一扇大門,一個壯漢整個人帶著強烈的煞氣,氣喘吁吁的邁步走來,血梅在看到此人后,眼中露出喜悅,這壯漢向著血梅一拜,走到她所在的平臺,盤膝坐下時,目光落在了白小純身上,內心暗驚。 他本以為自己是第一個走出的,可卻沒想到,這夜葬居然比自己還要快。 隨著時辰一個個過去,陸續有護法走出,宋缺也在其內,神色疲憊,有傷勢在內,顯然他獲得世界認可的過程,凄苦無比。 直至五個時辰后,當最后一個護法也出現后,這第一關,真正結束。 宋君婉與血梅尋找的護法,都是千挑萬選,每個人都有其不俗之處,這一次居然勢均力敵,各自都有十人成功。 二人目光對望,都有寒芒,半晌后各自冷哼,回頭向著身邊的護法交代第二關的重點。 “血子試煉的第一關,被認可者才能通過,這是你們護法之間的爭奪,我不參與,眼下這二關,會更殘酷,我也會參與進去!” “第二關,名為血色荒漠,這條路沒有盡頭,每七個時辰會出現一次寂滅風暴,一旦出現,所有在血色荒漠上的生命,都會死亡,成為枯骨。” “而這里,是通往心房的唯一之路,所以,我們只有七個時辰的時間,而通過這血色荒漠的唯一辦法,就是鑰匙!”宋君婉目中露出凌厲之芒,望著眾人,緩緩開口,不遠處的血梅,也正對她的那些護法,說著類似的話語。 “每個時辰,都會在這荒漠中,任何一個方向,幻化出一把鑰匙,拿著鑰匙的人,若能保存到最后,當第七個時辰結束后,就可以被傳送進入血色古路內,通過古路,就可直通心房……而我和血梅,不需要鑰匙,可直接通過。” “鑰匙一共七把,代表最后能和我和血梅一起進入血色古路的,最多只能有七個護法!”宋君婉緩緩開口,隨著她的介紹,這血色荒漠的殘酷,也慢慢在眾人面前展開。 白小純神色微變,除了宋缺外,其他幾個也都面色變化,其中一個中年修士遲疑了一下,低聲問道。 “沒有拿到鑰匙的人呢?” 宋君婉看了這中年修士一眼,淡淡開口。 “因為這是一次團體之戰,而獲得鑰匙最多的一方,那些沒有拿到鑰匙的弟子,雖不會被傳送進入血色古路,可也不會被抹去,而是淘汰。 但……拿到鑰匙少的一方,失敗的人,將在七個時辰后,被抹去!這是規則,老祖也救不了!” “所以,這一次不是你們自相殘殺的時候,除非是鑰匙在血梅護法手中,你們可以去隨意爭奪,但若是自己人獲得,禁止自相殘殺! 因為若自相殘殺,最終不但我這里失敗,你們也會死在這里……” “諸位,你們要么是我宋家族人,要么則是有我給予的承諾,我若成為血子,諸位前途無量,答應你們的事情,一定完成。我若失敗,血梅成功,諸位將與我一同墜入深淵!”宋君婉深吸口氣,起身向著白小純等人抱拳,深深一拜。(未完待續。。。)